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炎姬

    隆明殿中此时是济济一堂,天子一声令下,群臣无论是否别有要事,全都聚在了此地,再加上几位诸侯带来的重臣和四国质子,竟是热闹非凡。自从第三十五世天子之后,中州鲜少出现四方诸侯共朝的盛况,因此这一次华王姜离算是大大挣了一回面子,苍老的脸上也是神采飞扬,煞是得意。

  这等盛会,王姬离幽自然不会缺席,当这位艳名远播天下的贵妇和周侯一起出现在殿上之时,不少人都禁不住发出阵阵惊叹。前一次她和周侯一起来朝时,为了表示庄重,她穿的是一袭黑色长袍,因此很难凸显出多少美貌,而今日便大不相同了。

  身为中州王姬,周侯夫人,她显然是经过了精心打扮,一袭深紫色的曳地长裙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美好身材,而外头的同色短纱衣则是给人一种朦胧之感。她头上缀着的是来自南海的稀罕珍珠钗环,颈项中只有一枚晶莹剔透的玉坠,却是王室贵女故老相传之物。缓步前行间,一股如香似麝的淡雅清香从她的身上阵阵袭来,吸引了诸多人的目光。

  尽管夏侯和商侯都是见惯美女之人,国中也是姬妾无数,此时此刻竟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目光中尽是熊熊欲念。平素阴沉的夏侯闵钟劫甚至忍不住嘀咕道:“绝代尤物,真是绝代尤物!也不知道樊老头如何消受得起!”商侯却是平素端着君侯架子的人,饶是心中再有妄想,脸上也很快便摆上了一副肃穆的神情。

  正在殿上诸人皆为王姬离幽的风韵倾倒之际,外间内廷事务官又大声通报道:“炎侯阳烈,携女炎姬阳明期驾到!”这一声呼喝顿时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若是单单炎侯来临,他们自不会过于留心。可驭琴炎姬之名享誉天下,美名甚至直追王姬离幽,不仅如此,就连炎侯夫人庄姬,相传也是一位绝色美人,只是鲜少有人见过。推母及女,这炎姬虽然年幼,应该也是容色无双才对。

  只不过片刻功夫,大殿入口便出现了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只见炎侯身着绯衣,一手牵着炎姬的手,步伐极为从容。炎姬阳明期这一年正好十三岁,尽管身形尚未长成,却已是一副十足的美人相。和王姬离幽顾盼间流露出的成熟风情不同,炎姬的青涩看上去就如同幽林明月,内敛而清雅。贵为炎侯独女,她的身上却没有几分耀人的配饰,周身上下就是一袭翩翩绯衣笼罩,一头秀发任其披散而下,只在脑后用一条黑珍珠链轻轻绑住,愈发衬托得气质不凡。

  练钧如对于王姬离幽的媚惑之态并不在意,却在第一眼看到炎姬时沉醉了进去。“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天下竟有如斯美女!”然而,背后的一声轻咳让他立刻清醒了过来,目光也从迷离转为了清明。不说对方乃是尊贵无比的炎侯爱女,就是以中州如今和炎国交恶的处境,他也不可能有多少妄想。尽管伍形易曾经将炎姬的驭琴之技夸奖得天下无双,可他那时见炎侯形貌,怎都不可想象对方会有这样的女儿,如今看来,却是自己浅薄了。这等集山川日月灵秀于一体的少女,在这乱世之中,也只能生于王侯之家,否则又何来太平?

  随着炎侯携女向天子问安之后,宴会便正式开始了。一轮轮的劝酒声中,练钧如无可抑制地向嘴中灌下了一杯杯美酒,只是始终没有向炎姬那边望去。而早已与会的一群贵公子,则是频频向炎姬献殷勤,希望能博得美人芳心。大约只有阳无忌辈分有碍,只能默默地坐在一边,就连天性谨慎的汤舜允也夹在奉承的人群中,为的只是博美人一粲而已。

  姜离望着自斟自饮,和旁人丝毫不搭调的练钧如,目光中掠过一丝忧虑和明悟。处在姜离这样的年纪,炎姬这样的美貌少女便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了,而练钧如却不相同。尽管他派给练钧如的都是美貌端庄的侍女,平日也不见对方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这一次却似乎对炎姬一见倾心,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想到这里,姜离不由抬手示意全场肃静,这才微笑着对炎姬道:“朕早闻炎侯有女冰雪聪明,琴技天下无双,可否为在场诸位演奏一曲,也好让我们欣赏一番这绝世技艺?”

  炎侯面色一变,正待开口拒绝,却不防身旁的女儿盈盈立起,行至殿中深深一拜道:“陛下明鉴,臣女当年随绎兰夫人学琴,夫人曾经教导过,琴者,传五内之音,不可轻言亵du。昔神农氏继伏羲而王天下,上观法于天,下取法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削桐为琴,绳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焉。陛下和各位大人若是想听臣女弹奏一曲,臣女也不敢怠慢,只求在场各位能说出此琴来历,则臣女必定奉上一曲,以为陛下和诸位大人助兴!”尽管年幼,但炎姬的谈吐流利,不卑不亢,让本来还有些担忧的炎侯阳烈畅快不已。他点头认可后,随侍炎姬的侍婢沁雪就双手捧着一具古琴出了炎侯坐席,屈膝跪于炎姬身侧。

  姜离虽知炎姬有意为难,却觉心中有趣,哈哈大笑道:“好,好!果然不愧兰心蕙质之名,朕就准了!天下制琴者虽多,名琴却少,诸位卿家,倘若你们谁能说出炎姬此琴的来历,朕重重有赏!须知炎姬的琴艺虽然闻名天下,献艺的次数可是不多,大家可不要错过了这大好机会!”他又瞥了一眼练钧如,心中不由暗叹,就算在场有人能够侥幸成功,练钧如这个山野出身的少年却是不可能居于其列。不过,他本心就是不想这对少年男女搅在一起,因此转眼就将这个念头抛在了一旁。

  沁雪得姜离允准后,便捧着那琴一席席走过,却只许近观,不许亵玩,此物乃是炎姬最喜的珍宝,她自是不能让那一等俗人坏了清气。不出炎姬所料,尽管那些贵公子都自负不已,却是无人得识,就连中州太宰等喜好乐理清音者也丝毫不例外,诸人都是扼腕叹息,显然是不作指望了。行至练钧如跟前时,沁雪有意多停留了片刻,她早知此人乃是中州使尊,地位尊贵非凡,却是出身山野,料想也不知道此物的珍贵,再加上早先听到自家主上在朝堂受辱,便有意出言暗讽道:“殿下,此琴之珍贵,不知千金可买否?”

  练钧如睹琴思人,待听清楚沁雪的言下之意后不由大怒,他前世自幼体弱,虽然谈不上学什么经义道理,那位教授他琴艺的大儒却是享誉朝野,技艺精深之处,想必也不会逊色于炎姬的那位授业恩师绎兰夫人。不过,前世之中他也未曾习过辨琴之术,此时若是胡言乱语,不仅中了对方诡计,而且还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他思来想去,脑际突然出现了一句旷世名句,心中默念几遍之后,他便浮现出一丝颇可玩味的意味,总不能让区区一个侍女小觑了去。

  “看这琴年代久远,果然是珍物。可惜啊可惜!”他突然长声叹道,“千古寥落独琴在,犹如老仙不死阅兴亡!但凡传世之琴,不惟音声品质超凡,其形制、沐漆、断纹、题款等,皆可令人品鉴玩味,此琴也是如此。世事多变,无论此琴的历代主人是否曾经大放异彩,如今也皆已作古,炎姬殿下能够得此名琴,大约也是天意!此物本君无能辨别,看来是无福消受这旷世之音了。”他言毕便现出了萧索之态,摆摆手示意沁雪退下。

  

  

第七章 炎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