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巧遇

    虽然遭到一口回绝,但炎姬的面上反而现出了一缕微笑,显然不以为忤,俯身又施一礼后方才退下。炎侯却是抬头看了练钧如一眼,目光中尽是警告之意。殿上众人听过了这绕梁不绝的乐声,对于其他的歌舞献艺便都失去了兴致,草草敷衍了一阵之后方才各自退去,此时却也已经是夜半时分了。

  练钧如端坐于车驾之内,脑中却仍是不住地浮现出炎姬那动人的面庞,旁的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发觉思绪实在混乱,他只得狠狠心将所有美好的印象都驱出脑海,一心一意地想起姜离刚才说过的话。

  尽管名义上,四国诸侯都已经在今日完成了朝觐的使命,但论起时日来,这些人还要在华都城内停留很久,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盘算。适才的宴会上,华王姜离曾经轻描淡写地提起过四国质子先前的作为,尽管把罪责都归在了那些奴仆身上,但仍是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不出练钧如所料,暂时投鼠忌器的四方诸侯对本国质子都是严厉地斥责了一番,随后就在天子驾前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真正的举动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练钧如心中清楚,倘若没有他这个所谓使尊出世的消息,这件事情就永远不会掀上台面,至于那个魏方,则是只有死路一条而已。

  他正在思量间,不防马车嘎然而止,顿时一个踉跄,险些坐立不稳。身后的严修突然侧身而起,悄然护持在他的跟前,眼中已是现出了炯炯神光。难道是有人行刺?一个不好的念头突然冲上了练钧如的心头,然而,他一想到身后还有八大使令随侍,胆气又壮了起来,须知如今乃是非常时刻,又有谁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前来行刺?

  “前方究竟何事?”久久不见驭者有任何反应,练钧如不由生出一股不耐,一把掀开了面前的重重帷幕。只见那回归御城的必经之路上,一驾华贵的马车正好挡在了道上,不少护卫随从正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少数几人则是在上下忙活着。不远处的人群中,一个被众人簇拥着的身影再次进入了他的眼帘,那绝色容光和浅浅笑意,不是炎姬又是何人?

  “启禀殿下,这是炎姬的车驾,听说是车辕突然断裂。”驭者早已被炎姬那绝世容貌所慑,听了练钧如问话也没反应过来,好半晌方才开口答话。不待练钧如吩咐,伍形易等人便策马上前,皱着眉头看着那群堵住去路的人。

  炎姬阳明期也没有料到今夜会如此倒霉,和父亲一同出了王宫之后,宫中内侍又传来华王姜离旨意,将炎侯召入了宫,她只得在护卫扈从下返回府邸。谁料行至半路,这马车的车辕竟然断了,实在是蹊跷得很。不过,炎侯的护卫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因此她并不担忧有人暗中图谋,待到看到后方赶来的车驾时,她已是眼睛一亮。

  “炎姬殿下,在下伍形易,可是您的车驾出了什么纰漏?”伍形易从马背上跃下,快步走到炎姬跟前,微微欠身问道。

  炎姬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神情,这才手指马车道:“伍大人,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车行至半路居然断了车辕,着实古怪得紧。倘使父侯在,我尚可和他共乘一骑,可现如今却是麻烦了,我不会骑马,若是勉强为之,万一有所闪失,连累的就是他们了。”她说着说着便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看着马车上的练钧如道,“使尊殿下,若是真的无法,您可否搭载我一程?”大约是因为不在宫内,她的说话也就没有那般拘谨,那一笑更是现出几分小儿女之态。

  练钧如一听炎姬所言,便知道今次怕是难以躲过去,索性大大方方地出了车驾。“炎姬殿下的车既然坏了,我身为地主,自然该送你一程。”这个时候他再拒绝,非被人称作矫情不可,横竖伍形易等人皆在,应该也不至于传出什么谣言。至于这个时代,男女大防的道理似乎还没有普及过,炎姬的求助也算不上逾矩。

  “那就多谢殿下了!”炎姬见练钧如答应,顿时转身对那些仍在忙活的人吩咐道,“你们留几人在此地收拾,若是遇着了巡城的军士,再设法将车修好就是。其他人暂时在前边开道,免得有什么不知好歹的小人惊了使尊殿下!”

  练钧如听得哭笑不得,只能将炎姬让上了车。然而,车上空间有限,严修见又挤进来一位美貌少女,立刻知机地下了马车,找了一匹马后方才牢牢护在车身一侧,惹来炎姬频频目视。“殿下,这位是您的扈从?竟是比几位使令大人更为忠心耿耿,殿下真是好福气呢!”她说着便瞧见自己的侍婢沁雪抱着逢魔古琴,撅着嘴坐在另一匹马上,立刻又调转话题道,“适才在隆明殿中,沁雪这妮子太过轻狂,居然在殿下面前放肆,还请殿下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她计较才是!”她一边说一边弯腰行礼,脸上却没有几分歉意的表示。

  练钧如心中苦笑,却不敢干受对方一礼,连忙还了半礼道:“炎姬殿下言重了,沁雪姑娘乃是真性情。再者,我自幼生长山间,不知古琴珍贵也是可能的,沁雪姑娘一时口快而已,我又怎会责怪?”说实话,直到现在,他尚且摸不透炎姬的用意,只能小心翼翼地敷衍着。

  “殿下果然不是那等小肚鸡肠的人。”炎姬显然对练钧如的回答甚是满意,却仿佛突然忆起了什么,不由掩口笑道,“我们俩殿下长殿下短的,听起来着实别扭。嗯,我自小随绎兰夫人学琴,这人前礼数不可少,却都是勉强为之,毕竟这都是繁琐至极的东西,稍有错处便会被人诟病。现在只有我们两人,殿下倘若不嫌弃,就如吾师绎兰夫人一般,直呼我名如何?”

  练钧如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他对炎姬确实心存好感,却知道两人间隔着重重沟坎,绝不是能够轻易越过的,因此竭力劝告自己打消非分之想。此时此刻,这样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在面前吐气如兰,并示意他可以直呼其名,难道是意味着……他正想脱口称对方明期,猛地又想到车后众人,原本有些迷失的心神又恢复了几许清明。“炎姬殿下虽然如此说,但直呼你的名字绝对不妥,若是你真的坚持,我便去掉殿下二字,称你为炎姬如何?”

  炎姬的心中颇为赞许,面上却装着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勉强点头道:“唔,殿下之意我明白了。先前殿下在隆明殿中所言,我句句铭记在心,自习琴起,他人皆以为琴技乃陶冶情操,荡涤心神之道,却从未有人将其与兴衰历史结合在一起,殿下此言令我茅塞顿开,一时间得窥琴道至境,这才在殿上提出了那样非分的要求,让殿下为难了。”

  练钧如本以为炎姬的亲近是有其他意图,见她突然又转回了琴道,不由意兴阑珊,但还是竭力打起精神道:“炎姬,不瞒你说,我那只是一时之感慨,哪里有什么真正见识,所以万不敢当指教二字,这才拒绝了你。我初时观那些旧损斑斓的古琴,不由生出物是人非的感叹。历朝历代流传至今的那些古琴,兴许在某朝某代、某时某地的琴人雅集上相聚过,如今却流落不同人之手。炎姬乃是驭琴大家,将来必定会将琴道发扬光大,我在此谨祝你能够超过乃师,成为琴道女杰!”

  

  

第九章 巧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