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撺掇

    四夷的意外蠢蠢欲动让中州上下顿时乱成一团,自然,四国诸侯是担心本国武备,而华王姜离却是装作一副极为关切的模样。四夷尽管时时扰边,但对于中州富饶之地而言,危害实在是微乎其微,甚至可以这么说,倘若没有四夷牵制了四国的大部分兵力,那四国的国力军力要比眼下更强,对付起来也就更加不易了。

  由于练钧如在军机大事方面并无多大见识,伍形易又有心将其撇开,因此本来事务繁忙的他顿时清闲了下来,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事关军事,本来伍形易派在他身边的孔懿和明空便都告了假,一心一意地和四国诸侯商量开了对策,这样一来,练钧如立刻感到身边的压力减轻了许多。自朝觐之日以来,四国诸侯无一人对他的身份提出异议,他也就顺势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光,如今即便是伍形易,也不再限制其在华都内的活动,只是一二十个随身护卫却是无论如何都少不得。

  这一日,洛欣远和闵西全联袂求见,开口就是邀请练钧如出去游历散心。言谈间,两人仿佛是不经意地流露出即将归国的意思,练钧如大愕之下,思量自己无事可做,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待到练钧如带着护卫随两人出发之后,闵西全才笑称练钧如老是困在御城之内,还未赏玩过华都风光。练钧如已经提醒,方才想起自己这月余以来始终在应对着各种情况,一根神经绷得紧紧的,确实应该找一个机会松乏一下。不过,当着外人的面,他还是禁不住埋怨了几句,无非是指两人太过狡猾而已。

  不过,难得在华都之内结识了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尽管知道对方很有可能是敌非友,练钧如还是感到心情稍稍轻松了一些。待到问清一行人的目的地时,闵西全和洛欣远却都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坚称定会使他满意,让练钧如好不疑惑。

  “这里不是朝堂之上,我就僭越几分称呼你一声练公子好了!”洛欣远摇扇笑道,“我的练公子,你可知道,坐在你这个位置可以拥有华都内外的多少产业?我知道你现在压根没有什么准备,不少人手也是陛下和伍大人委派的,可是这么下去自然不是道理。身为上位者,还是得有自己的班底才行!”尽管他似乎比练钧如还要小上几个月,说起话来却故意装得老气横秋,逗得闵西全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练公子,你别听欣远贤弟胡说,他那分明是为了自己作势。”闵西全突然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透露道,“这一次长新君樊威慊并未跟着周侯而来,听说就是想要将欣远接回去。也不知周国贵胄是什么道理,长新君虽然位分尊贵,却也是只有欣远这么一个义子,所以想要早早地接他回去承袭爵位,听说陛下和周侯已经答应了。至于我么,父侯还在和陛下商议之中,多半也会另派质子前来中州,怕是要和练公子告别了。”

  练钧如听得眉头大皱,须知四位质子无不是四国中第一等的贵胄子弟,此次突然有两国提出换人,其中蹊跷便有些古怪了。这几日华王姜离一反常态没有频频召见于他,却只是和四国诸侯密商过几次,这已经令他陡起警觉,如今闵西全又故意透露了这一点,岂不是意味着有人瞒着他在计议一切?尽管心中已是惴惴不安,但练钧如仍是竭力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甚至还逼出了几许惊喜之色:“全公子此话当真?那我可是要恭喜你们了,你们俩一旦回国,可以说是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自然会大展抱负,只是今后想要见面就难了!”

  洛欣远毕竟年纪尚小,面上便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而闵西全则只是摇摇头,便寻了个由头岔过了这个话题。此次出行,练钧如在两人的提醒下换了一驾未带标记,但更为宽敞的马车,因此三人得以同车而行。至于随侍在练钧如身边的严修则是令洛欣远和闵西全频频侧目,饶是好奇得很,两人却知机地没有询问对方来历。

  到了地头,拉开马车的帷幕,练钧如便听得一阵喧哗的声响,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人头攒动的景象,竟是一个无比热闹的集市。尽管惊叹于此地的繁华热闹,但练钧如知道自己的处境,哪里敢轻易到人多的地方招惹是非,因此不免露出了一丝不快之意。“两位公子,此处的人也未免太多了一些,你们俩究竟是和我卖的什么关子?”

  闵西全微微一笑,朝着前方努努嘴道:“此地就是华都最富盛名的地方天宇轩,因为无论你要求如何,都能在其中找到合适的人选。外头的不过是普通大户人家在挑选奴仆,里头的才是真正的权贵云集之地。练公子,你初在中州立足,万不可凡事由他人料理,无论是家将还是家奴都应该及早调配。我听说,陛下早已下令为令尊加封阳明君,又册封你为阳平君,这都是中州内的顶级爵位,加上随着爵位赏赐的大笔财物,你绝对应该好生算计将来。”

  他说着说着便嘎然而止,面上掠过了一丝尴尬,“对不起,这些话本是不该我说,只是一时性起,倘若练公子真的没有此意,那就算我多嘴,趁着主事者还没出来,我们现在回转也来得及。”

  洛欣远接着闵西全的一个眼色,也在旁边帮衬道:“练公子,世上之事向来如此,你虽然表面看来位高权重,却没有几个心腹,万一事机有变,连一个靠得住的人都没有,这样下去岂不会被他人架空?你放心,此地之内多半是各国罪奴,不少人都是待死之囚,后来才被主事者赎出,只要你能待人以诚心,让他们忠心耿耿容易得很。”

  练钧如禁不住两人的巧舌如簧,竟是真的有些心动。然而,当他看着满脸谀笑迎上前来的那个所谓天宇轩主事时,脑际突然一亮。若是真的依照闵西全和洛欣远所说,两人此次都要归国,那么,今次的相邀便大有问题,说不定,正是周侯和夏侯在后头撺掇。可是,自己如今的安全都是华王姜离委派的甲士和伍形易的人护卫,即便是买上再多的家将家奴,也不过是给姜离赐下的几处产业添些人口,轻易到不了他的身边,这大费周折地究竟有何用意?

  既然暂时想不出什么名堂,练钧如也就只得行一步看一步,在闵西全和洛欣远的左右陪伴下,跟在主事者的后面进了另一条僻静的通道。不用他多罗嗦,那些精锐甲卫就护持在了他的身前身后,一副如临大敌的态势,让前面的肥胖主事心惊胆战,一个劲地琢磨着闵西全和洛欣远究竟带了什么样的人物过来。

  这一处通道虽然幽静,练钧如一路走来,却是看到不少身穿粗布衣物的男女,却是动作敏捷,脚步轻盈,等闲没有丝毫声响发出,端得是训练有素。闵西全见练钧如眉头一扬,便趁热打铁地道:“这些人都是质素上佳的货色,也只有达官显贵才能走这一边。这些人之中,不少曾经都是炙手可热的世家子弟,只是因为兵灾或是见罪于王侯才被贬为奴隶,男子大多都习有武艺,而女子更是才貌兼具。今日我们早已打过招呼,让公子见识一下真正的极品,待会你就自己好好挑选就是!”

  然而,练钧如的心神却是已被不远处的一对少年男女吸引了过去,一时间,竟是没听到闵西全在说些什么。

  PS:由于准备下周强推,所以本周更新不得不放慢到一天一章,强推期间将一天更新三章,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十一章 撺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