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家将

    对于寻常百姓而言,二百金无疑是可以让他们过上一辈子的大笔财富,而对于此刻的练钧如而言,这区区二百金则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仅是先前华王姜离在封爵时的赏赐,就有足足万金之多,再加上后来陆续封赠的诸多田产以及四位诸侯朝觐时的馈赠,他的家产之丰厚,可以说是富比王侯。

  练钧如眼神大亮,竟是直接离座而起,朝着那跪在地上的高明走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高明几乎埋入双手中的头颅,他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一个战士的悲哀。十八个人一起买下确实是一个好主意,不提别的,仅仅是这些人身上具有的气势,就足以让他万分心动。“很好,林主事,这十八人我全都要了!”他压根不看那胖子一脸惊喜的模样,又出口问道,“若是他们先前都有随身兵器,也麻烦你一同卖给我。这些身经百战的勇士,寻常兵刃应该配不上他们!”

  林主事顿时大喜,就连那些黑衣汉子也是脸色大变,刚才还俯伏于地的高明更是惊喜交加地抬起了头,满脸地不可思议。确实,当初他们被人追杀,连兵刃带人都落入了着天宇轩主人的手中,为了那个人的安全而不得不签下卖身契,从此就沦落成最卑贱的奴隶。然而,和他们的百金价值比起来,那些高家精心打造的兵刃却要珍贵得多,十八人的兵器加在一起,至少得值上千金。为刚刚买下的家奴置办如此珍贵的东西,那个即将成为他们主人的少年,也就是那个中州使尊,究竟是真的有一掷千金的豪气还是那种容易糊弄的败家子?

  林主事早已从闵西全的暗示中明了对方身份,自然不会以为练钧如可欺。他略微盘算了片刻,便小心翼翼地建议道:“公子,他们的兵刃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十八套铠甲和长戈佩剑,再加上另外配置的盾牌,足足得将近千金,您确定真要一并买下?”

  千金!在场诸人不由都是大愕,而练钧如也是吃了一惊,这些活生生的人尚且只需二百金,而那些兵刃装备竟要千金?他瞥了一眼闵西全和洛欣远,见两人都是始料不及的模样,方知此事他们俩也不知情。沉吟半晌,他又将目光转向了那些黑衣汉子,只见这些人都是一脸狂喜,心中的疑惑顿时就放下了。

  “唔,我既然开口答应了,那就不会为了区区千金而反悔!待会你带人将东西送到,我自会一并付迄。”练钧如终于下定了决心,既然真的购来了这十八名家将,那便无须为了省钱而降低这些人的战力。

  果然,他这句话一出,那仍然跪在地上的高明顿时感激涕零地叩首谢道:“小人多谢公子恩典!公子既然肯为吾等一掷千金,吾等必将尽心竭力为公子效死!”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也瞬间全都俯伏于地,齐声道:“吾等愿为公子效死!”

  练钧如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直到如今,他都不明白这些勇士为何会屈从于像天宇轩这样的奴隶贩子,更是为了区区几件兵刃而感激涕零。不过,眼下显然不是弄清楚这些的时候,他前世就品味过权力的滋味,自然不会因为这些人的矢志效忠而心有所动。不仅如此,他的心中隐隐约约仍徘徊着一缕怀疑,这些人的忠诚,究竟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可靠?

  “你们都起来吧!”练钧如沉声吩咐道,待众人纷纷起身肃立之后,他又对林主事嘱咐了几句,无非是送人回去那一档子事情。

  那林胖子见轻易做成一笔大买卖,早已是笑得满脸放光,示意那些黑衣人先行退下之后,便忙不迭地上前奉承道,“公子果然是宅心仁厚,换作常人,又怎会为了几个卑贱的奴隶而花这样的价钱?那些兵刃都是杀场利器,在任何人手里都能发挥奇效,不见得非他们才行,像公子这样大方的人,小人倒是头一回瞧见。”为了防止练钧如反悔,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话点透,那些东西可都是了不得的凶器,若是闯出点什么祸事,他这个小喽啰可是担当不起。

  练钧如却似毫不在意地挥挥手道:“兵刃自是凶器,我如何使用难道还需要你提点么?林主事,我既然来了,虽然有所收获,却是还不准备收手,你若是还有什么顶尖的人物,就请不要藏私的好。”话音刚落,还不待林主事回答,练钧如便听见炎姬的轻笑声。

  “公子还真是大手笔,你这么一来,到时候浩浩荡荡归去的车队就颇为可观了。不过,天宇轩确实非同凡响,居然能赎出这些炎侯本是志在必得的高府家将,不愧号称能解百忧。”炎姬突然站了起来,缓步朝林主事走去,眼中闪过一丝异芒,“只不过,阁下号称这些人都是从炎侯那里赎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她倏地扯下了面上轻纱,双目寒光凛凛地问道,“本宫身为炎侯独女,为何没有听说过这种事?还有,你将这些人卖给练公子,难不成是别有用心?”

  始终坐在炎姬身边,一言不发的许凡彬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平素性情温和、深得宫中仆婢爱戴的炎姬竟会骤然发难,一时间竟是愣在了原地。待想清楚事情关节之后,他也顿时脸色大变,身形一动便护在了炎姬身侧,右手已是蓄势待发。

  尽管面前的少女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但林主事竟是被对方凌人的气势迫得连退三步,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却又觉得周身上下被杀气团团围绕,竟是动弹不得。一旁的闵西全和洛欣远也都是被这一变故所慑,竟是不敢上前劝阻,只是呆呆地坐在原地。

  炎姬的雷霆之怒练钧如全都看在眼里,此时此刻,他才消去了心头最后一丝忐忑和疑惑。自从适才碰巧遇见炎姬开始,他就担心是周国、夏国和炎国联手炮制了这一场好戏,因此即便他从那十八个黑衣汉子出现开始,就始终按照着对方的期望反应,谁料最终竟是这个结局。他望着林主事求救的神情,心中反而轻松了下来,悠哉游哉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他方才好整以暇地开口问道:“想不到林主事竟是对我撒了一个弥天大谎!既然如此,那就请你好生回答炎姬殿下的问题,我可不想买回去的人还要犯了炎侯的忌讳!”

  林主事只感到额头冷汗淋漓,他哪里会想到今次竟会撞见这样身份的人。本来,像闵西全和洛欣远这样的贵公子便鲜少会亲身到这个地方来,更何况是炎姬这样的天之娇女?“炎姬殿下,这个,小人乃是从敝上那里得到的消息,说是炎侯已经下令撤销了对高家流亡在外人等的通缉,所以这才大胆将这些人拿出来展示。若是,若是您有所不满,小人,小人收回就是!”他一边哭丧着脸告饶,一边又朝练钧如打躬作揖道,“使尊殿下,小人哪里敢欺瞒您,此事绝无虚假之处,这些人也都是货真价实的高府家将,您……”

  炎姬和练钧如早在对方叫出使尊二字时就不约而同地勃然色变,在这种地方,此人突然变得如此大胆,无非是背后靠山极硬。炎姬瞥了身旁的许凡彬一眼,这才露出了一个慵懒的笑容,“算了,这本就是父侯的事情,更何况使尊殿下都已经看中了,即便他们真的有罪,本宫也会令父侯不再追究。不过,林主事,你当众揭穿殿下身份,胆子倒是不小啊!”她狠狠瞪了一旁的闵西全和洛欣远一眼,便开口对许凡彬道,“大哥,我有些累了,今日出来也大饱了眼福,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许凡彬自然不会拒绝这个义妹的要求,点点头后便向练钧如出言告辞,却压根不理睬闵西全和洛欣远两人。练钧如待到这一对看似璧人的少年男女离去之后,方才阴沉着脸对另两人道:“全公子,洛公子,今次你们可是给我惹了大麻烦!”

  

  

第十三章 家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