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妥协

    各怀心思的两人再也没有说话,待车驾到达钦尊殿时,一个侍从上前匆匆禀报道:“启禀使尊殿下,陛下和伍大人已经在钦尊殿中等候您多时了!”

  练钧如不由微微皱眉,此时此刻,若是华王姜离单身前来商议,那还顺理成章,可这伍形易也跟在后头赶到此地又是何意?只看先前的光景,这两人应该是水火不容才对。他左思右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懒得思考这么多。如今诸多事务头绪繁杂,凭他那点小小见识,能应付得过来就不错了,哪里还能先知先觉地做好准备。他转身对严修嘱咐了一声,便跟在那侍从身后往钦尊殿行去。

  一路行去,他却是暗自心惊,只见御城内各处的守卫几乎陡增了一倍,四处可见头脸陌生的持械禁卫。练钧如心知自己根底尚浅,心中却是渐渐生出了一股怒气,不管华王姜离是有意为之还是心存试探,他都必须有所反应,否则必会被他人认为心中有鬼。想着想着,他的步子突然一停,脸色也随即大变,须知按照常例,御城之内的守卫全由八大使令掌管,而如今伍形易手揽大权,应该不会轻易让华王姜离染指才对。那么,难道他们两人已经达成了某种妥协,还是华王姜离根本就已经了解了自己身份中的玄机?

  “殿下,殿下!”前头领路的侍从见练钧如突然止了脚步,不由愕然回头唤道,“陛下他们已经在钦尊殿中等候了将近一个半时辰,您是不是……”他还想开口提醒什么,见练钧如脸色有异,目光中更是带了几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连忙知机地闭上了嘴。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从,这些大人物的事还是少插嘴的好。好在练钧如虽然心情极其复杂,却没心思和一个微不足道的人过不去,因此只是挥手令其继续前行。

  推开钦尊殿大门,练钧如果然发觉里头济济一堂,除了华王姜离和伍形易之外,其他使令一个不少,颇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架势。他心中冷笑,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行至华王姜离面前躬身行了一礼道:“今日我去安置那些家将,想不到耽误了这么多功夫,让陛下久候了。” 他说着便摇摇头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神情,“若是知道养几个人有那么麻烦,当初全公子和洛公子一意劝我时,我也懒得费那些功夫。”

  华王姜离竟是亲自起身将练钧如扶起,这才不以为意地笑言道:“练卿乃是尊贵之人,区区几个家将自然是应当的,若非闵西全和洛欣远想得周到,朕便要背上小气之名了。”他见周遭众人都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便话锋一转道,“朕和伍卿家确实有些要事和你商议,这才召来了所有使令,所为之事你也清楚,无非就是蠢蠢欲动的戎狄。”

  分明是借口!早有觉悟的练钧如眉头一皱,口中却哦了一声,仿佛恍然大悟地道:“我听说陛下已经和伍形易就此事商议过多次,四方诸侯也都有了十全打算,难道此事仍旧有变么?可惜了,我不懂军机大事,在这种事情上着实没有什么心得,陛下若是相询于我,怕是要失望了!”

  这句话一出,其中蕴含的深意顿时让在场众人尴尬不已,伍形易勉强克制住不耐情绪,沉声道:“殿下骤登大位,属下也不敢以戎狄之事劳烦。只是四夷来去如风,陛下和各位诸侯定计之后,已经决定让殿下游历四国,如此方可知战阵辛苦,也好真正了解天下大势。”

  一旁的使令明空见练钧如大愕,连忙趁热打铁道:“殿下,伍大人所说只是其一,所谓战阵凶险无比,吾等为属下,自然不敢让殿下轻易涉险。此次朝觐结束后,周侯将会将洛欣远带回周国,然后他将会把幼子樊季留在华都,请太傅大人以王道教化,以便将来交好中州。洛欣远这一次归国后,周侯便欲为其长子樊嘉行冠礼,因此,陛下和伍大人商议后决定,让殿下换作另一个身份,并率王军一师随周侯至周国巡视,一是可以出席周侯长子樊嘉的冠礼,二是为了慰劳抗拒北狄的将士,三是让天下百姓重新了解中州的决心,免得为人污蔑陛下只知坐视诸侯抗敌!”

  尽管明空和伍形易的话都说得冠冕堂皇,天花乱坠,但练钧如还是本能地察觉到一丝危机。历来使尊确有奉王命巡视各诸侯国的先例,但那至少是他们站稳脚跟之后。可以想见,像他自己这般有名无实的使尊,只要一离开中州之地,会遭遇什么危险俱是未知数,更何况还是假借其他人的名义。可是,只看华王姜离略有些虚伪的笑容和先前伍形易颇有些逾越的口气,他就知道这一次并没有任何反对的余地。

  “原来如此,看来各位都已经安排周到了,我也早想一览周国风情,此次就要周侯多多照顾了!”练钧如突然展颜一笑,也稍稍解了殿中僵持的气氛,“只不过我来中州未久,若是轻言离开,怕是百姓中的议论绝不会少。陛下可有相应对策?”他虽是向华王姜离问话,目光却是盯着一旁的伍形易,似乎想从中看出些什么。事到如今,他已然断定,华王姜离、伍形易和不在此地的周侯樊威擎三者之间,应该是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

  姜离早知练钧如会有疑虑,因此胸有成竹地道:“练卿放心,此次你是以寡人义子兴平君姜如的身份前往周国,至于中州百姓,朕会以你斋戒祈福三年的名义告示天下,除了这里的人之外,应该无人会知道此事。周侯乃是贤明之主,朕以为你此次周国之行必定能够有所收获才是。”

  华王姜离既然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练钧如自然寻不到话头,气氛顿时一片沉寂,各怀心思的君臣都在做着各自的打算。沉默了好一阵子,姜离才再度开口道:“练卿,此次朕不得不委屈你了。四国朝觐本是盛举,无奈背后暗潮汹涌,朕虽然和伍卿家多方周旋,却仍是只能避战一时。中州之地虽勉强能和一国抗衡,却是绝不能抵挡四国合力之威。如今四夷蠢蠢欲动,四国便不能分心他顾,不过能拖延时间也只是有限。练卿并未精习使役之术,此次借着引王师出征之名,可以趁机磨练此术,如指臂使则更佳。”

  他说着便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来回踱了几步,目光中隐现神光。“朕自幼便立志重振王室,谁料天意弄人,十年前大病之后便再无余力,如今天赐练卿,若再不振作,朕便再无脸面对列祖列宗神位!四方诸侯之中,周侯贤名最盛,其人爱惜羽毛,又和王室有亲,朕先前和他暗中商议多次,许他方伯之名,如此,他便可以尊王攘夷的名义号令诸侯。不过,这都是打退北狄入侵后的事情了。而这关键之处就在于练卿你,倘使寡人派其他人前往周国,定然无法安周侯之心,以兴平君这个身份再加上练卿你的才干,才可以勉强镇压局面,若是可以,还能拉拢下一代的周侯。不过,中州从未以形同入质的方式向外派过钦使,此事乃是中州至今最大的耻辱,朕也不想宣之于天下,唉!”

  练钧如听得头晕目眩,他万万没有想到,华王姜离会让他充当所谓质子的角色。然而,按照先前所学,王军八师二十万人,光是一师也足足有两万五千人,让他带着那么多人前往周国,又全然不像普通质子。伍形易和姜离究竟想干什么?辛辛苦苦扶植一个使尊,又轻而易举地将他派出去,这究竟在干什么?

  伍形易倏地站起身来,手中已是多了一本薄薄的绢册,郑而重之地双手奉上。“殿下,此物乃是历代使尊遗留的珍品,属下一直代为保管,如今就交由殿下了!此次随同殿下前往周国的乃是属下精心训练的王师——无锋,其中全都是武勇绝伦之士,佐之以使役之术则能够傲视群雄,殿下可择机而动。另外,属下还会令孔懿和明空随行,定能佑护殿下平安。”

  

  

第十五章 妥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