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义子

    炎侯阳烈这几天的气性相当不好,不仅是因为朝觐时受过那一番奚落,更多的是因为女儿炎姬阳明期的奇怪举止。尽管炎姬那一次并未向父亲透露在天宇轩中的所见所闻,但阳烈最终还是从许凡彬处辗转得知,女儿曾经见过练钧如,这一点令他暴跳如雷。

  若是论身份地位,练钧如并无不妥之处,毕竟,中州使尊之名威震天下,所代表的是至高无上的王权。然而,在炎侯的心中,一个本来出自山野的少年,又哪里可以配得上自己的女儿。正是因为这个道理,当日在隆明殿,他才会出言阻止炎姬的奇怪举动,可却没有料到,自己这个眼高于顶的女儿竟会真的对练钧如生出兴趣。

  “彬儿,你倒是说说,寡人如今应该如何?”心烦意乱的炎侯挥手召过许凡彬,竟是满肚子的火气,“明期这个孩子向来都是不兜搭那些贵胄子弟,让寡人放心得很,如今竟是突然变了模样,难道真是女大不中留么?”

  许凡彬心中苦笑不已,面上却只得恭恭敬敬地道:“父侯息怒,小妹兰心蕙质,她既然会对使尊殿下有所兴趣,应该有她自己的道理,不一定就是所谓男女私情。不过,依我当日所见,这位殿下确实不简单,做事毫不拖泥带水,敢于一掷千金为几个区区家奴置下兵器的,我敢说天下权贵并没有几人能够办到。不仅如此,我总觉得洛公子和全公子竭力撺掇这位殿下置买家将,内中似乎别有详情,而他也应该已经察觉到了。”

  炎侯冷哼一声,似乎有些不以为然,“一个乡下穷小子,不过是走了一点运气,否则又哪会有如今的风光?暴发户而已!”他见许凡彬不敢反驳,不由深深叹了一口气,“彬儿,寡人膝下只有明期这么一个女儿,至今也没有子嗣可以承袭大位,每每想来便是扼腕叹息。唉,你无论文韬武略俱是不同凡响,为何不是寡人的亲生骨血?若非寡人和你的师傅早有约定,你又是身负重责,让你娶了明期,寡人再将这诸侯之位传给你,又何来烦恼之处!”

  许凡彬闻言心中感动,他虽然被炎侯收为义子,却因为卑微的出身和师傅的嘱咐始终保持低调。旭阳门中弟子多为朝中贵介子弟,他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若非得到师傅旭阳门主宠爱,再加上炎侯阳烈的器重,断然不可能身居首徒之位。如今炎侯一语道破心意,他顿时再难抑制心中感激,双膝跪倒在地,颤声道:“父侯器重,凡彬铭感五内。儿臣自知出身低微,决计配不上小妹,还请父侯打消此意!不过,父侯尚在鼎盛之年,后宫诸位夫人也必定会有子嗣,还请父侯放宽心!凡彬既受父侯和师傅养育之恩,便当尽心竭力以图报效!”

  炎侯阳烈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上前亲自扶起了义子,“彬儿,你有此意,为父就颇感欣慰了。你的身份地位皆为寡人赐予,旁人谁敢说三道四?练钧如区区一个山野草民,得了机缘尚且可以居于庙堂之上,又何况你堂堂旭阳首徒?天下四大门派之中,无忧谷不过装神弄鬼,寒冰崖一群女子难以成事,黑水宫行事诡秘,难上台面,只有旭阳门秉承我炎国阳氏血统,光明正大,足以为一时领袖!你虽不能接替寡人的大位,但有朝一日,必定可以傲视群雄,成就一时之大业!”

  炎侯这这一番话说得气势十足,说到最后的“大业”二字时,他竟是忍不住运出了旭阳门最纯正的霸气心诀,身旁的许凡彬竟是隐隐被压服得抬不起头来,心中更是生出了高山仰止之感。勉强镇定了一番心神,他方才点头道:“父侯之心,儿臣明白了,定会将旭阳门发挥光大,令其他三门望之悦服!”

  “好,很好!”炎侯阳烈忍不住仰天长笑,许久才止声,满脸欣慰地看着这个白衣少年,“寡人果然没有看错人,小小年纪就能有所担当,比那些旭阳门中的贵介子弟强上百倍!怪不得你师傅口口声声称许不已,就连明期那丫头也对你言听计从,赞不绝口!既然你有如此大志,寡人有一事要交给你去办,你可敢接下?”

  “儿臣有何不敢!”许凡彬被炎侯煽动之意极强的话激起了浑身血性,抬头朗声答道。

  从炎侯书房走出,许凡彬的脸上却多了几许怔忡之意。他虽不是豪门出身,但在旭阳门和宫中多年,也是见惯了权贵之中的钩心斗角,你争我夺。从小就被灌输了接掌旭阳门的意识,他对于这个重大的责任并无反感和推辞,可是,就是刚才,他视若父亲的炎侯说出了一番让他错愕惊诧不已的话,每一句无不重重敲击着他的心防。

  “大哥,难道父侯又责备你了么?”正在廊柱边呆呆发愣的他突然听到了一个有若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炎姬阳明期身着一袭罕有的白衫,巧笑嫣然地站在那里,眸子里闪动着好奇的光芒。“是不是父侯又为难你,想让你说出当日的见闻?”

  许凡彬自失地摇摇头,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驱出脑海,这才走近炎姬身侧,郑而重之地嘱咐道:“小妹,此次你和父侯一起回炎国,我身有要事,怕是难以陪你了。你应该知道,父侯平素最为宠爱你,但婚姻大事,你却不可视同儿戏,若是惹恼了他,怕是连庄夫人也护不住你,你千万好自为之!”

  炎姬大讶,手中的帕子竟也是悄然落地,“大哥竟不和我们一起回国?”她见许凡彬露出一丝苦笑,随即恍然大悟,“定是父侯又让你去做什么艰险的大事!唉,大哥,你身为旭阳门首徒,乃是将来要领袖群伦的人物,又何必为了那些事情如此奔波?不行,我得去见父侯,非得让他打消主意不可!”她说着说着便怒不可遏,竟是绕过许凡彬,直接往炎侯的书房冲去。

  “小妹,不可莽撞!”许凡彬堪堪拉住炎姬的胳膊,用力过猛之下,竟然将那薄若蝉翼的白衫撕破了一条口子,顿时尴尬地转过了身去,“父侯待我恩重如山,他的重托我自然应当竭力完成,你就不要胡乱揣测了。总而言之,我的吩咐你最好能够记住,千万别让父侯他老人家生气,万一他雷霆大怒起来,事情就不可收场了!我先走了,小妹你好自珍重!”言罢他竟没有转身告辞,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去,似乎炎姬身上有某种让他惧怕的东西。

  “大哥,希望你能够永不后悔才好!”炎姬默默地念叨道,苦笑着看了自己的衣衫一眼,忍不住摇了摇头,“十五年习武,始终未曾近过女色,就连看我的时候也始终像看一个小妹妹,为何竟有人卜卦说你会耽于女色而误了大事?那些所谓未卜先知的高人,又如何能断定这种玄虚?哼,我炎姬阳明期绝不会相信什么天命,师傅曾经说过,倘若真的有心有志,逆天改命并非不可能!”

  她的俏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不合时宜的煞气,随即便面色大变,竟是直接盘膝坐地调息起来,一阵艳红和惨白过后,她的神情终于恢复了常态。“看来师傅说得没错,我确实太过好强了,逢魔之琴不知有过多少主人,却无一能有好下场。”她喃喃自语道,随即便转身离去。花园中突然刮来了一阵颇为怪异的风,桂花树上开得正茂盛的馨黄桂花顿时星星点点地飘然而下,瞬间使大地为之变色。

  

  

第十六章 义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