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定计

    ***宴过后,商侯府邸中只剩下了寥寥数人,然而,其他三国的诸侯却不约而同地留了下来,交谈几句之后便进了密室。中州朝臣为了避嫌,早就纷纷告辞离开,亭台楼阁间,只有几个贵公子模样的人在那里徜徉踱步,而阳无忌却是毫无所觉地在那边自斟自饮,似乎不知道盛宴已经结束。

  许凡彬奉义父之命守在外边,目光不可抑制地投注在了阳无忌身上。不知怎地,他从对方身上感到一股深深的敌意,不止如此,阳无忌的眼神中,还隐藏着很多复杂情绪,让他望之心悸。尽管知道阳无忌并非义父中意的接班人,但许凡彬早知自己肩上大任,对于这位炎侯幼弟并没有多大恶感。如今这第一次正面相见,阳无忌便摆出这份态势,顿时让他极为不喜。略一沉吟,他便背转了身去,眼不见为净,他可不想为了一个心高气傲的贵胄子弟而坏了自己心情。

  阳无忌见许凡彬转身避过了自己的目光,心头怒火立时更甚。他紧紧握住了手中酒杯,额上已是青筋暴起,却始终未曾发作。那一日和兄长在书房中的谈话,已是彻底断去了两人间明面上的那一丝情意纽带,若是再让冲突升级,他便今生今世别想重归炎国。想到这里,阳无忌的脸色便开始一点点地恢复正常,就连充斥着怒气的眸子也逐渐清明了下来,只是面上的阴寒之气愈发鼎盛。

  华王姜离却是邀了练钧如同行,出乎意料得是,伍形易打发了人扈从练氏夫妇回倚幽宫之后,竟也是亲自上了天子鸾驾,如此一来,中州明里暗里权势最盛的三人,终于再度坐在了一起。与上一次会面时不同,练钧如分明能够察觉到,横在姜离和伍形易之间那股似有似无的默契,而恰恰是这一点令他分外警觉。

  鸾驾之上,三人久久未曾说一句话,仿佛谁都不愿意打破这难言的沉寂。终于,华王姜离长叹一声道:“练卿和伍卿都不是外人,朕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不再拐弯抹角了。练卿大约一直在为远去周国一事而耿耿于怀,那么,朕便想解释一句,此事并非仅仅是妥协,而是借力之举。此次周侯换了幼子樊季入质中州,换回洛欣远,为的就是压制长新君一派日益高涨的势头,洛欣远还年轻,要授爵也不在目前,加之流言日盛不利于周侯的贤名,所以他才会下这么大的决心。周侯虽是难得的明主,其弟长新君樊威慊却也并非等闲人物。此次你前去周国,最主要的的就是出席周侯长子樊嘉的冠礼,须知周侯必将会在其后册封其为世子。”

  姜离见练钧如凝神倾听,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樊嘉乃是朕的王妹离幽所生,无论是从哪一点看,朕都不会任他人夺去属于他的诸侯之位,因此,练卿此次的任务不可谓不重。另外,所谓的三年之期也不过是百姓前的一个幌子,再说,朕也没有让你始终待在周国的意思,对外也是声称让你游历四国。一旦周国事了,你就先去夏国一次,夏侯嫡长子闵西原已经给朕来了好几次急信,告称其父欲废长立幼。其人懦弱不可虑,相比夏侯庶子闵西全,让他登上诸侯之位才是最好的选择。伍卿,接下来就由你说吧,朕和你算计多年,如今有了练卿,不啻如虎添翼,中州的将来有望啊!”

  伍形易微微一笑,身子稍稍前倾,这才沉声道:“殿下,你如今也看到了,四国诸侯虽然野心勃勃,但其国内也是一刻难以消停,这就是陛下费尽心思布下的好局。所以,当属下得知殿下曾经和汤舜允会过面时,便确定最后一个机会也已经来了。殿下游历四国,且又背着陛下义子的名义,便可吸引绝大多数人的目光,正好可以容陛下在华都好好布置,虽不能说是扫清颓势,但至少也可以挽回危局。当初屠村的那些黑衣人,属下直至如今也未曾查到下落,所以说,这一次也是引蛇出洞之举,是难是易,便要看殿下是否能够屹立不倒了!”

  练钧如只觉周身冒上来一股寒气,眼前的姜离和伍形易两人,竟似浑然一体,如此说来,难道伍形易早就将自己的冒牌身份一一告知?他愈想愈觉得此事大有可能,顿时如坐针毡,只是勉强维持着面上的镇定,不时用目光在两人脸上打量,尽力不露出心底的恐慌。

  练钧如掂量一番,最终还是开了口:“陛下,你和伍形易的意思我懂了,并非我惜一身之命,只是使尊生死也同样关乎天下大局,当日那些黑衣刺客都是身手不凡之辈,若是没有相应的手段……”

  话未说完,伍形易便抢过了话头。“殿下,这就是属下派王师——无锋随您同行的道理,再加上孔懿和明空的辅佐,等闲刺客决计近不了身。明里,这些王师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协助抗击北狄;暗里,这却是保护您自己最强的力量。无锋本来有两万五千人,不可能一次过境周国,而是先行驻扎中州与周国接壤的边境,抵达周国边境后,与您随行的共计五百人,皆是以一敌百的勇士。殿下若是好生使用,自保有余之外,尚可行震慑之效,这都是陛下和周侯事先商议好的条件。”

  事已至此,练钧如竟是一时找不到该说的话。毕竟,比起华王姜离和伍形易这一君一臣来,他浸淫在朝局中的时日尚短,要真正看透一切,需要得是无比的阅历和经验,而这恰恰是他最缺少的。练钧如心知肚明,他在华都即便再尊荣,也不过是表面,难以在华王姜离和伍形易眼皮底下笼络人心,布置势力,与其徒享使尊身份地位,还不若在外头苦心经营,说不定能得另一番景象。当然,若能在他国种下可以存身的势力,将来他便有了后退的地步。

  伍形易见练钧如低头不语,误以为对方仍有顾虑,便又凑前了一点,语气中多了几许神秘之意。“殿下不是曾经从属下那里拿走了四只雏鸟么?那是上古异种雷鹏的后代,若是好生驯养,将来比之吾等使令的骑乘博乐鸟强上百倍,就连赫赫有名的旭阳金乌也决计不能相提并论。若非四只雏鸟和殿下您十分亲厚,怕是属下也割舍不下。殿下在外三年,只要驯养得法,这些小家伙便都足以长成。”

  练钧如被伍形易忽东忽西的说辞转悠得心里发虚,不过,他很快就醒觉了过来,见一旁的华王姜离正满脸期待,他便郑而重之地深深一礼道:“陛下,无需多说,如今我身属中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别无转圜之处。既然您和伍形易都认为此计可行,那我这个受了陛下诸多礼遇的人也就应该竭力效劳才是。”他突然扬起了头,眉宇间焕发出了异样的神采,“既然周侯已经知道了陛下将派义子兴平君姜如随他归国,那其他三国诸侯又如何?倘若事情流传太广,恐怕会令心怀叵测之人有可乘之机!”

  姜离傲然大笑,声浪却奇怪地未曾引起外界任何响动,练钧如见伍形易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心中不由恍然大悟。

  只是片刻,姜离深沉的声音便不断传入他的耳畔,“练卿放心,其他三国诸侯自然已是得了消息,他们将借着陪伴朕义子的名义,令国中贵胄随行护卫。炎侯派出的乃是义子许凡彬,其人是旭阳门首徒,无论武功智计,应该都是一流人物,而其他三国相信也差不到哪里去,都是最心腹的亲信。如此一来,你这游历各国之举便有名正言顺的说法,若是遇着袭击,他们奉了君命无法袖手,就暂时将四国绑在一起了。话说回来,此次四夷突然蠢蠢欲动,怕是一时半会消停不了,练卿在外也得小心战事才是,这种地方若是出了纰漏,朕也无法怪罪。”

  练钧如重重点了点头,心里明白,眼下该是时候将魏方派出去了。趁着所谓游历的机会暗中布下势力,这才是他的存身之道。

  

  

第三章 定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