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临行

    华王姜离即将排遣其义子兴平君姜如前去周国的消息很快在华都传了开来,街头巷尾,几乎人人都在议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贵胄少年。不过,天子膝下别无子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在不少人心目中,这位所谓的义子也许就是承袭王位的不二人选,毕竟,一个姜姓就能解去一切疑惑。只有少数大臣心中有数,倘若真是华王姜离择定的储君,那便绝不会去四国之地冒险,这个派出去的兴平君姜如,应该只是和周侯商议后妥协的产物。不过此等大事,没有一个朝官敢于宣之于口,无不是静观其变。

  与此同时,周国和夏国将迎回原本入质中州的两位公子,另派他人的消息也同时散布了开来,甚至有传言说,夏侯闵钟劫将废长立幼,另立庶子闵西全为世子,而周侯之弟长新君樊威慊也在边关蠢蠢欲动。一时间,各式各样的谣言充斥着大街小巷,与此相比,围绕着中州朝议大夫——商国信昌君汤舜允的去留而进行的一系列暗中行动,便显得微不足道了,毕竟,这位公子在中州呆了足足十年,平日也是低调得很。

  商侯汤秉赋虽然厌恶这个侄儿,对其才能也是万分忌惮,却是禁不住几个近身内侍在耳边的叨咕,再加上此次随行的两个名士都早已被汤舜允花大价钱买通,并允诺了不少好处,因此迎回信昌君的呼声日渐高涨,国内的军方更是头一次放出了强硬的回应,理由很简单,西戎的攻势已经展开,汤舜允统率大军时,曾经对西戎十战十胜,被称作军中战神,如此将领始终搁置在中州,浪费之大不言而喻。若仅仅是因为这些缘故,汤秉赋也许还会拖延一阵,但不少流言已是传入他的耳中,似乎其他三国诸侯也在暗中取笑他的伪善。

  如此一来,比周侯樊威擎更爱惜名声的商侯汤秉赋终于上书求告,决定以自己的幼子换回汤舜允,毕竟,他的世子早已成人,他日若有差池,这诸侯之位也决计轮不到汤舜允接掌。接到文书的华王姜离却是态度微妙,先以汤舜允位居中州朝议大夫,功劳卓著为名不肯放人,而后又以其精通武略,欲委任其为镇西将军。汤秉赋心烦意乱之余,愈发坚定了把汤舜允弄回国中监视的念头,五日之内连上七本,终于使得华王姜离下旨认可。

  状似安分守己的汤舜允尽管待在府中,却无时不刻地在关注着外界的动静。伯父汤秉赋的举动他廖若指掌,而华王姜离那欲擒故纵的把戏也没逃过他的观察,在他看来,所有的人不过都在演戏,只有汤秉赋一人被蒙在鼓里。他在中州十年,经营却未曾停过一刻,当年在商国军中埋下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成长得郁郁葱葱,就连商侯汤秉赋,如今怕也是难以控制所有军队,这就是他最大的筹码。一旦脱困,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何愁大事不成?

  练钧如也无暇顾及外界的情况,他如今正在紧张地进行着行前准备。伍形易早已将王师无锋布置在了边境之上,而那些精锐扈从更是枕戈待旦,时刻准备响应召唤。由于这一次的四国朝觐乃是时间紧迫下匆匆而为,所以四位诸侯全都弃了车驾,骑乘国中的异鸟远来赴会,周侯的三足青鸟就是其中之一。因为这个缘故,准备扈从大军便不切实际了。对于各国诸侯来说,所谓异鸟乃是国中最珍奇的物事,数目绝不会过百,即便是以此次诸侯出行的盛况,也仅仅在重臣和家眷之外带了四十名近身甲士,其余人马尽是在国境蓄势待发而已。

  为了这个所谓兴平君的身份不为寻常人看穿,练钧如需要的掩饰还着实不少,然而,伍形易传授的一种变脸秘术却轻而易举地弥补了这一切。由于练钧如本就身具魂力,因此领悟了寥寥数句口诀之后,他便迫不及待地尝试了起来,仅仅是须臾之间,他的脸五官稍作了变换,只是移动了少许位置便显得张扬而锐气十足,正是寻常贵胄子弟给人的感觉。

  只不过,在伍形易的反复警告下,练钧如也明白了这种所谓的变脸之术并非随心所欲,用多了不仅有所损害,而且很可能导致面部僵硬,因此也就断了尝试那种高难度变脸的打算。除此之外,他还费了好大气力改变说话的声线,力图使旁人无法识穿,毕竟,要是人家知道堂堂使尊竟然离开了华都,这漏子就捅大了。

  料理完一切的伍形易匆匆回到自己的居所,却愕然发觉里头多了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他仿若司空见惯般地微微一笑,这才自顾自地坐了下来,“你这么晚前来,应该是不放心那位殿下吧?”他也不计较对方的沉默,取过清早沏下的香茶,咕噜噜地一饮而尽,随意用袖子擦拭了两下,又起身踱了两步,眼神突然变得冷冽了下来,“真正使尊殿下的尸体你也见过,一切都没有挽回的余地,而这位冒牌殿下也被事实证明不是那么容易控制。既然如此,不让他在外头吸引各国的注意力就太可惜了!”

  “可是,伍大哥,你不觉得这样做太过自私了么?”黑衣人口中的声音是那样软弱无力,他倏地抬起头来,伸手抓下了头上的风帽,这才一字一句地道,“我知道真正的使尊殿下身死,让你很是为难,可是,我们这样利用一个无辜的人,难道不是草菅人命么?伍大哥,你曾经说过 ,要让天下万民重沐王道,可如今你这么做,又和当年欺压百姓的权贵有什么分别?”风帽之下,赫然是一张少女清秀而苍白的脸,尽管算不上十分的绝色,那种坚决却带来了别样的异种风情。

  “孔懿,你不要忘记了自己如今的身份!”伍形易再也难掩心中怒气,厉声喝道,“当年是谁害得你们姊妹分离?是谁救了你那垂危的父亲,又是谁教授你武功学识?天下百姓何其多,倘若我事事畏首畏尾,要到何时才能真正让天下一统?”

  伍形易来回在室内踱着步子,声音几近咆哮,眉宇间也尽是狰狞。“我告诉你,莫说真正的使尊殿下已经死了,就算他仍旧活着,我也绝不会放弃自己的心念!练钧如既然要远赴周国,中州便得推出另一个傀儡应付民众,否则老是斋戒祈福可不行。真正的使尊殿下虽然已死,但其尸首经我多番炼制,足可应付一般场面,就是中州三右也察觉不到差异,如此一来,就正好遂了陛下心愿。孔懿,你此次扈从练钧如前去周国乃是奉了王命,你千万不要忘记,你可不是那个冒牌货,而是一个真正的使令!”

  孔懿用一种看着陌生人的表情死死地盯着曾经敬仰的大哥,许久才垂下头去,艰难地吐出了一句话。“我明白了,伍大哥。”她颤抖着盖上了风帽,随即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她今夜此举本就是逾越,却没想到会从伍形易口中听到这般回答,直到此刻,她才发觉,自己似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直至孔懿的背影全然消失,伍形易才重重地一掌击在几案上,那茶盏扑地跃到空中,一道锋芒倏地闪过,瞬间将那光滑润洁的茶盏分作了两半。“孔懿,你不明白,天底下要使尊性命的,远不止四国诸侯!”说着,伍形易的脸上掠过一丝凌人的杀气,转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股温和而又暖人的笑意缓缓在他的脸上弥漫开来,一时间,室内凝肃的气氛一扫而尽。

  突然,伍形易似乎想到了什么,身形一动便往门外掠去。御城之中,只见一条迅疾无伦的黑影在亭台楼阁的阴影中一闪而逝,夜,愈发深了。

  

  

第五章 临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