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刺杀

    转眼到周国已是数日,除了连日不断的宴会邀约之外,练钧如几乎抽不出半点空闲,每日在权贵中敷衍,久而久之竟觉得连脸上表情都僵硬了。偏偏送来的请柬从不见少,而且个个都是推脱不得的人物,除了周侯王姬之外,上卿尹南和孟明之父上卿孟韬也在邀约者的行列,好不容易应付完这些人,练钧如竟发觉手头又多出了一张分量颇重的帖子,上头赫然是长新君樊威慊的名字,时间便是明晚。尽管尚不清楚周侯兄弟之间的纠葛,但练钧如心知自己身上的重责,不敢轻易涉足这滩浑水,因此已是觉得脑际隐隐作痛。

  正在踌躇间,严修突然匆匆走了进来,附耳轻声道:“那位嘉公子来了,看情形似乎颇有兴致,你是否要见他?”自从周侯刻意将他安排在其长子樊嘉的府邸之后,这些天来,这位嘉公子是频频出入,有时是询问中州景况,有时则是闲聊天下大事,总之是没有一天的消停。练钧如虽然不想如此高调,但想到自己此行就是为了保证离幽唯一的这个儿子登上世子之位,只得打起精神应付此人。

  “兴平君殿下,我可是又来打扰了!”樊嘉一进门便放高了声音,“你这些天老是在各家府邸中转悠,竟是未曾好好逛过丰都城。怎么样,是不是随我领略一番丰都气象?”他说着便神秘兮兮地凑近了些许,“须知丰都美女可也是天下闻名的呢!”

  练钧如只觉哭笑不得,然而,对方热情相邀,他就是想要拒绝也寻不出理由,但是,樊嘉摆明了是要寻花问柳,这随同前去又多有不妥。沉吟片刻,他只觉眼前一亮,“嘉公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只我一人前去未免无趣,你也知道我那四位扈从乃是四国诸侯钦点的,不若邀着大家同去一游丰都,如何?”

  樊嘉虽为周侯长子,却是个没架子且好热闹的人,这些天也早和那四人熟识了。练钧如一提议,他自然是爽快答应,如此一来,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便从其公子府出发了。十几骑高头大马行在道中央,寻常民众无不迅速躲避,不少识得这位嘉公子的更是行礼不迭。樊嘉年近二十,承袭了父母的优点,生得是风liu倜傥,倾慕的周国名门淑媛不计其数,就是在风月场上也是第一流人物。一路行来,那些小家碧玉的目光便多数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当然,其后锦衣华服的练钧如等人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其中不乏挑逗之意。

  斗昌和冯聿铭正大叹周女多情,许凡彬却是凑近了练钧如些许,神情也有些警觉。“殿下留意,我刚才发觉人群中似有反光之态,保不准有人心怀歹意,您看是否要通知嘉公子?”他早觉四周气机有异,言语间更是觉得身后汗毛倒竖,颇有些危险到极点的感觉。

  “许兄不若前去护持嘉公子,周围虽有歹人,却似乎不是朝殿下而来!”不待练钧如回答,孔懿便远远地传音道,其坐骑也是逐渐靠近练钧如身侧。只见练钧如身侧的严修也是频频目视不远处的一个小贩,显然心有所动。

  许凡彬立时了然,刚想动作,只见一道匹练似的银光直朝马背上的樊嘉卷去,一时间,炫目的光芒笼罩了整条长街,人们却都是呆站在原地未曾反应过来。樊嘉的护卫虽然一开始慑于那惊人的气劲,随即便纷纷醒悟到了自己的职责,两个近身护卫一声怒吼之后便双双策马跃至樊嘉跟前,牢牢用身体构筑成一双屏障,另一人则是挟起樊嘉躯体便往地上滚去,试图以此脱出那道银光所指。

  刚才还在谈笑风生的斗昌和冯聿铭瞬间都冲了出去,却依旧落在了许凡彬身后。只见这位旭阳首徒骤然宝剑出鞘,身影随着那道银白剑光诡异般地划出几道弧线之后,跃空朝下狠狠击去。刹那间,那银白色的绚烂剑芒收于一点,竟是毫无花巧地和许凡彬手中宝剑撞击在一起,顿时响起一阵悦耳的金玉交击之声。适才挡在樊嘉身前的两个护卫已是倒飞了出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生死不知。而斗昌和冯聿铭已是一左一右挟制住了那似乎毫发无伤的刺客,许凡彬却是脸色苍白,手中宝剑的锋刃上竟出现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

  两个当事人并不好受,许凡彬虽然临时赶上,但毕竟力道尚未运足,再加上又是好不容易在万千剑芒中找到了实体,能用得上的真力不过六成,自然抵不上对方全力一击,眼下已是强弩之末。那刺客则料错了先机,如今左右尽是强敌,虽未曾受伤却也难以持久。双方只是僵持了片刻,那长得毫无特色的刺客便脸色大变,恨恨地瞪了许凡彬一眼之后便撂下一句话:“樊嘉,别以为旁人不知道你的玄虚,欺母逼弟,你哪里配当周国世子!”言罢他也不多话,竟是横剑自绝,丝毫没有逃遁之意。

  樊嘉在听了那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之后,脸色已是变得铁青,见那刺客自绝更是目现凶光。他也不理会那生死未卜的两个护卫,几步冲到自己的坐骑旁,一拉缰绳便跃了上去,就这短短几步功夫,人们便听到了一阵马蹄声。长街尽头处,一群身穿甲胄的骑士已是现出了身影,如同疾风般冲进了场中,为首者一声叱喝,众人便齐齐勒马。待看清樊嘉等人的面目之后,为首将领顿时大惊失色,号令部属下马之后,他立刻趋前单膝跪下行礼道:“卑职城卫偏将容奇,参见嘉公子!”

  樊嘉脸现怒色,声音也变得无比阴沉:“容奇,本公子问你,这长街之上突现刺客,是否你城卫失职?今日若不是本公子的几个护卫誓死救主,再加上兴平君殿下和几位他国贵胄正好都在,本公子怕就要陨命街头了!尔等疏于职守,该当何罪!”

  容奇早已看清场中景况,顿时汗流浃背,欲出言辩解却找不出万全说辞,竟是只得谢罪道:“卑职罪该万死,未曾料想丰都有此凶徒,还请嘉公子恕罪!卑职一定尽力追查此事,给嘉公子和主上一个交待!”他见樊嘉丝毫不搭腔,只得以求助的目光看着不远处的练钧如等人。从刚才樊嘉的话语中,他已是听出了那些人的身份,一想到今日那刺客几乎得手,他便是浑身发冷,此时更期望那些贵人能再救自己一回。

  尽管练钧如震慑于这诡异的刺杀以及那一句不明所以的话,但此时他眼见樊嘉当街兴师问罪,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上前劝解。“嘉公子,今日骤生突变,我看还是交由这位容将军的好。”他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策马上前,行至樊嘉身侧方才低声道,“你那两个忠心护主的护卫还生死未卜,这兴师问罪之举放在以后也行,否则传扬出去,岂不是被人诟病?”

  樊嘉只是一时被愤怒和恐惧冲昏了头脑,此刻经人提醒,立时醒悟到了事情轻重。他狠狠瞪了容奇一眼之后,方才对自己剩下的几个护卫吩咐道:“你们去看看陈四和陈五伤势如何,若无他们拼死相救,说不定就被那刺客得逞了!”他又瞟了已经杂乱不堪的街市一眼,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随后高声喝道,“此人已经伏诛,传本公子之令,今日受惊百姓一律赏赐百钱以作压惊之用,如有损伤,本公子也将一律负责医治!”

  这两句话传开之后,刚才还惊惶失措的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欢呼,“嘉公子万岁”的呼声此起彼伏,一时间竟似无人记得刚才还有人横尸街头。

  

  

第九章 刺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