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作戏

    突遇刺杀的樊嘉自然没了寻花问柳的兴头,命人收拾起三个阵亡护卫的尸首之后,他便和练钧如等人匆匆离去,接下来的烂摊子,则自有容奇等人负责处理。堂堂周侯长子竟然在本国国都之内遭遇刺客,而且还遭了一番奚落,不啻是天大的事情,因此樊嘉前脚刚踏进自己的府邸,周侯樊威擎便派了内侍前来询问究竟,最后竟是干脆把所有当事人都召进了宫城。

  尽管并非第一次出入周国宫城,但练钧如还是禁不住暗地留心四周的禁卫。人人皆道是炎国军力天下无双,然而,仅就他在周国观察到的景况,那些禁卫和城卫便都是战力非凡的角色,倘若周侯以前只是韬光养晦,那么,万一四国再起纷争,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正如意料那般,昭庆殿中除了周侯樊威擎之外,王姬离幽也同样在场。她第一眼看见儿子就禁不住站了起来,目光中尽是浓浓忧色,此情此景落在练钧如眼中,便不由令他想到了那刺客临死时的高呼,“欺母逼弟”的罪名非同小可,若是樊嘉真的坐实了这个罪名,别说周国世子,就是要保住如今的地位也不容易。练钧如眼看着樊嘉和离幽母慈子孝的模样,怎么都想不通,这所谓欺母之说从何而起。

  樊威擎早已得知适才乃是许凡彬出手相救,又见其人乃是炎侯义子,因此不仅口头好好感谢了一番,又命人取出宫中珍藏的玄天甲相赠。所谓玄天甲乃是取北夷特产的玄鸟羽翼捻线编织而成,等闲刀剑根本无法刺入砍伤。这玩意北夷不过也只有数件而已,可见其珍贵。许凡彬本就不是矫情的人,对于这类护身至宝自然不会拒绝,谦逊几句之后便收了下来。至于斗昌等三人虽未及援手,却也是各有厚赐,所得均为周国国库珍藏,比之那些寻常珍宝来说,无异于稀世之宝。

  王姬离幽总算相信了儿子樊嘉别无损伤,这才转身面向众人,目光中满是感激。“今次嘉儿能够平安无事,全赖诸位相救,我一介女流,也没有什么好感激的,他日便从宫中择几个温柔贤淑的侍女送给各位作为谢礼好了!”

  练钧如和许凡彬固然是大吃一惊,斗昌和冯聿铭却全都是大喜过望,连忙上前行礼谢过。这三人都是色中恶鬼,平日在国中都是无女不欢,此次住在樊嘉的公子府中不敢恣意,算是憋坏了。而洛欣坚自忖身份有所干碍,却是不敢直言拒绝离幽的美意,见周侯目光始终朝自己这边射来,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权衡再三也只得谢恩而已。

  如此一来,练钧如和许凡彬便没有了拒绝的余地。他们都知道,王姬离幽赏赐的美女虽然一定是绝色,却不一定消受得起,毕竟没人可以担保她们的忠诚和可靠。

  “幽夫人有赐,我等哪敢推辞?”练钧如只能一句话定下了基调,接着才试图从中套取一些隐情,“今日之事虽突然,但观那刺客行迹,不仅早有准备,而且悍不畏死,临死前甚至口吐狂言,若有百姓误信了这些话,恐怕非同小可。嘉公子乃是千金之躯,今后也难保没有小人算计。”

  樊嘉听得脸色大变,心中立刻浮现出了那句可怖的话,不由生出几分杀机。无奈当时在场的不知有多少人,就是想灭口也寻不到时机借口,他也只得暗自恼恨而已。反倒是王姬离幽嫣然一笑,显然不以为意:“嘉儿乃是我唯一的儿子,那刺客临死前的话又怎可取信于人,不过意图挑拨而已,兴平君殿下不必忧心!”她斜睨了一眼丈夫的表情,又似突然想起了一事,“若是论起辈分,我该算是你的姑母,今后你便无需一口一个君侯夫人的。你大可称呼主上为姑父,称呼我为姑母即可!至于嘉儿么,横竖长你几岁,称呼一声大哥也就是了!”

  这一句话来得突然,别说练钧如有几分措手不及,就连一旁的周侯樊威擎也是微微色变,许久才明白了其中深意。“夫人此议颇佳,寡人既是天子妹婿,就僭越几分,称呼兴平君殿下其名可好?如今嘉儿冠礼在即,这样尚可更加亲近几分。”

  练钧如自知眼前乃是寄人篱下,连忙躬身一礼道:“姑母此议甚好,今后侄儿便要请姑父和姑母多多照顾了!”若是换作从前,这种虚词敷衍的勾当他是最为痛恨的,但眼下为了保全自己,更为了保全远在华都的父母,他便不得不这样做。不管曾经如何萌生死志,如今他都算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心志自然是不同以往。“侄儿自幼便是父王暗中抚养长大,从未受过几分亲情,如今姑父姑母如此关怀,实在令我心中感激。”他一时意动,竟是真的垂下泪来,身旁诸人无不侧目。

  饶是樊威擎和离幽先前曾经百般怀疑过这个少年的身份,此时也是有几分悸动。他们都知道华王姜离的那个嫡亲弟弟死得早,是否留下子嗣也是无从得知,所以对姜如这个突然冒出来,声称是华王姜离义子的少年颇有些怀疑。不过,中州王室的直系子嗣如今极为艰难,能够掌握一个,将来兴许便可以挟天子而令诸侯。

  “唉,我苦命的侄儿!”离幽前行几步,竟是轻轻地将练钧如揽在怀中,目光中现出无限慈爱和温柔之意,“我那兄长行事常常瞻前顾后,唯有这件事处置妥当,若是任你在封地中长大,便真的苦了你。如儿,你如今乃是陛下的义子,说不定将来还要继承华王大位,万不可如此懦弱,一定得坚强起来才是,知道了么?”说着说着,她的眼中已尽是水光,须臾便泪如泉涌。

  练钧如唯唯诺诺地听了,表面装得感动无比,心中却是觉得可笑得紧,先是假冒使尊,随即又是假冒那个子虚乌有的兴平君姜如,他在这个世界竟是和假冒有缘,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不待他答话,周侯樊威擎便上前劝解开了,“夫人,过去的事情就不用提了。唔,让如儿和嘉儿住在一起,他们兄弟俩便能更加亲近,这样不就行了么?”他又指指后头几乎呆若木鸡的许凡彬等四人,笑吟吟地道,“再说了,四国英才皆伴在如儿身旁,你还担心他作甚?”

  樊嘉早已被眼前这一幕弄得目瞪口呆,瞅着正好有空挡,连忙点头称是。“父侯说得是,如今四弟去了华都,儿臣正好就少了伴儿,现在如弟奉了天子旨意前来出席儿臣冠礼,乃是天赐良机让他得享亲情,母夫人就不要再悲伤了!”

  离幽这才止了悲声,转身用帕子拭去了脸上泪痕,这才强打着笑脸道:“好了,今日你们都受了惊,便不用先回嘉儿的公子府,本宫在昭阳殿中为你们设宴压惊,至于主上就去忙国务好了!”她冲樊威擎丢了一个眼色之后,这位周侯便只得苦笑着离去,只留下了面面相觑的练钧如等人。

  离幽纤手一挥,旁边便有内侍婢女匆匆前去准备,而这位周侯夫人,中州王姬便展开了她独特的攻势。那种惊人的媚惑之态下,饶是斗昌等人见惯美女,也是禁不住被其套出了众多话语,而早有准备的洛欣坚和许凡彬则是苦苦抵挡,背后已是出了一身冷汗。此时此刻,连同一样招架不住那温柔话语的练钧如在内,众人都见识到了这位幽夫人的水磨功夫。

  

  

第十章 作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