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接见

    周侯樊威擎对最近的进展极为满意,坐拥千里之地,又有绝世美貌的妻子,确实已是一个男人最大的成就。不仅如此,此次中州朝觐居然还带回来一个兴平君姜如,比之他想象中的收获更大,毕竟,华王姜离膝下无子,只要能够将姜如掌控在手心里,将来再设法将其扶上中州王位,那便有了辅佐中州王室的大义名分,这比一个区区方伯的口头承诺要名正言顺得多。

  得意洋洋的他在昭庆宫中来回踱步,举止间丝毫不见往日沉着冷静的气度。一个人独处时,他便不是那个贤名远播海外的明君,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已。“唔,嘉儿如今正和姜如在一起,是不是需要另赐一座府邸?等到冠礼过后,寡人便册封嘉儿为世子,如此一来,樊威慊那边若有异动,寡人就可以下手了!不管如何,寡人创下的大好基业,绝不会让旁人插足!”

  门外前来报讯的内侍刚要启门奏报,就听得里头一阵自言自语的声音,连忙畏缩地退了回去,这种时候,听见什么都是了不得的大事。好一会儿,待到里头没有动静之后,他才乍着胆子禀报道:“启禀主上,无忧谷万先生求见!”他口里说得恭敬,心中却是万分疑惑。须知无忧谷虽属四大门派之一,但门人一向潜修天道,鲜少踏足人世,即便是入世,也向来是为了消弭天灾人祸,在民间口碑极佳。此时只不过是四夷蠢蠢欲动,天下兵戈未曾大起,这无忧谷传人上这里来干什么?

  周侯樊威擎却是一惊,脸上的神气全然敛去,俨然一副镇定的架势。当他从内宫中徐徐走出来的时候,每一个内侍都能感觉到他们的主上散发出的那种赫赫威势,便情不自禁地额首点地以示恭敬。谁都能感到,今次无忧谷传人前来觐见这位君侯,所为的绝非小事。

  万流宗站在大殿中,心中古井无波,仿佛旁观者一般欣赏着巍峨的宫殿。人说周侯贤明开通,乃是一等一的明主,就连他那位师妹也是这般称道,他便不由好了奇。天下沽名钓誉者何其多也,他倒想看看,这位周侯究竟有什么本事,使得周国富饶安泰闻名于天下。

  正在沉思的他突然听得外面传来一声高喝——“主上驾到!”转身过来,万流宗恰恰和樊威擎的目光来了一次正面交击。两人俱是自负之人,此时虽感对方目光犀利无比,却都不想示弱,足足对视了许久才收敛了外放的气势。

  “无忧谷万流宗参见君侯,早闻君侯之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天下叹服,百姓归心。”万流宗含笑深深一揖道,举止飘逸出尘,看上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樊威擎并不敢托大,亲自上前扶起万流宗,神情间毫无自矜之色。“哪里哪里,能得万先生这一句称道,寡人实在是荣幸得很。相传无忧谷传人每次现世总能大放异彩,为一时之领袖,今日见了万先生,寡人便想到了尊师当年的风采。不过,万先生既然承袭了‘万’姓,想必已然成为了下一任无忧谷主的当然人选,真是可喜可贺!”他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面前的青年,只见此人白衣飘飘,面容极为俊朗,却给人一种极为清新的感觉。然而,樊威擎何等人物,仅从其深不见底的眼眸中,便看出了此子绝非表面那般脱俗,看来,无忧谷也并非好相与的。

  万流宗暗叹这位周侯的细致,却只是微微一笑,并不作否认。两人既然已经说了场面话,接下来就不必再旁敲侧击了。万流宗欣然落座,这才说出了自己来意,“君侯,家师数月之前也发觉了星象有变,因此极为忧虑。四国鼎立数百年,却始终未曾分出胜负,而中州也在使令尽力维持下屹立不倒,这都是使尊未曾出世造成的。如今使尊已然应运而生,四国诸侯又尽皆入华都朝觐,声势之大天下皆知。君侯,我此来只想向您请教一事,您就如此确定使尊入世能使天下安泰么?”

  樊威擎苦笑着摇摇头,“万先生,寡人身为一国之君,自然是有私心的。如今中州贫弱,觊觎者不计其数,四国之外又有四夷,万一事机有变,岂不是便宜了那些夷人?中州已然有数百年未曾出现使尊,此事是吉是凶无从而知,只不过,寡人的处世之道向来光明磊落,绝不屑于背后那一套。寡人在华都曾经见过使尊殿下数次,其人确实非同凡响,不可小觑。再者,炎侯暴虐,麾下将士却是四国之最,倘若被这等人谋夺了天下,岂不是百姓之苦?”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但听在万流宗耳中,却有一股欲盖弥彰的意味。他心中冷笑,口中却赞道:“君侯高义,百姓定会明白。不过,天下乱相已生,非一人之力能够挽回。如今中州传出使尊斋戒祈福的消息,其用心殊为可疑。我无忧谷虽然有无忧之名,但谷中子弟仍有亲友在世间,所以我此次奉师命前来,也是想恳求君侯适时出面,解决天下乱局。”

  樊威擎听得怦然心动,然而,他是老谋深算的人,岂会因为万流宗的几句逢迎而轻易应承。仅是思量片刻,他便换上了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无忧谷的心思也正是寡人最为担忧的,自第一代天子华王统一神州以来,四国和中州便始终秉承着制衡之道,一个使尊便使四国无法妄动。然而,自巫蛊之乱之后,历代天子便无法获得使尊的辅佐,从此中州积重难返。寡人世袭周侯,何尝不想令天下归一,只是治理周国一地已是繁杂,又枉论神州天下?无忧谷的好意,寡人心领,若是四国能有人让天下宾服,寡人定当奉令而行,绝不违背。”

  万流宗这才真正觉察到周侯樊威擎的不凡,目光中多了几分佩服。他长笑一声后起身深深一揖:“君侯请恕流宗无礼,刚才的话并非家师所言,而是我自不量力,想一试君侯心胸。想不到君侯大贤若斯,居然不为我妄言所动,实在令人钦佩之至。”他见樊威擎脸色数变,情知自己成功地乱了对方心绪,不由信心更足,“君侯高义我已然见识,天下共主虽然诱人,但无法使百姓安泰者不可能窃居其位,唯有德者居之。无忧谷虽然一向不问世事,但这个时候绝不会退缩。今次我万流宗奉师命向君侯献上令符一枚,将来若有事,君侯自可得我无忧谷的全力支持!”

  樊威擎这才觉得大为震动,无忧符虽然有名,但自无忧谷之名传遍天下以来,能得此物者寥寥无几,枉论万流宗刚才所说的那个承诺。天下四大门派,旭阳门暗助炎侯,历代门主更几乎都是炎侯亲族;寒冰崖门人多美艳女子,向来与商国往来甚密;黑月宫潜势力庞大,掌握着天下最精准的消息渠道,立场却是摇摆不定,时而襄助中州,时而与四国暗通消息,行迹最为诡异;而最神秘的无忧谷却是鲜少插手天下大局,此次的举动更是从未有过。

  权衡利弊得失的樊威擎终于难以拒绝这莫大的诱惑,倏地站起身来,竟是以一国之尊向万流宗躬身一礼,慌得万流宗连忙偏身避开。只听樊威擎感慨万千地道:“寡人一向对无忧谷的慈悲心怀敬仰,想不到今日竟能得到如此承诺,真是三生有幸。万先生放心,寡人并非无德之人,除非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动用此物。周国如今富甲天下,寡人就是有心逐鹿,也不会陷百姓于危难。中州历代天子虽然有所失德,却并未有极恶之处,乃是天下共主,寡人也绝不会轻言背弃,这一点还请万先生转告令师。”

  万流宗望着御阶上自信满满的周侯,突然生出一种深深的疑虑。师傅认为能够以无忧谷一隅之地影响天下大局,是否真的自负了一些?天下奇人异士之多,并非明面上那寥寥数人,他已然听说了周侯樊威擎携华王义子回丰都的消息,尽管那位兴平君姜如的来历尚不清楚,但是,一旦周侯起了挟天子而令诸侯的心思,师门的盘算就要落空了。不过,无论怎样,无忧谷入世的第一步已经迈出,今后便再没有退缩回圜的余地。

  “先祖那早已失去多年的荣耀,一定会在我的手里重新复活!”万流宗走出宫城,脸上突然焕发出异样的神采。

  

第十三章 接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