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游说

    由于适才的事情闹得不小,因此练钧如并无意在此处对孟明说些什么,毕竟,他如今想要的不是扶助樊嘉登上世子之位,也不是让长新君樊威慊能够得掌大权,而是想方设法地令两人的矛盾激化。樊威慊乃是一世名将,所谓北狄入侵被其如此看轻,自有他笑傲周国的本钱,既然孟明乃是孟族将来的家主,又和长新君不和,那么,让其矢志投靠樊嘉便是最好的主意。当然,最可靠的就是自己能够笼络此人,不过练钧如心知肚明,这不过是妄想而已。

  结了帐之后,练钧如只得和严修两人扶着大醉不起的孟明,步履蹒跚地向门外走去,这里已经上演过一场全武行,虽然客人走得差不多了,但万一城卫过来,光是解释就得费不少功夫。照他们俩和掌柜的说辞,两人乃是孟家故交子弟,这才会识得孟明这个当朝上大夫,如此一来,倘若真有城卫到那酒肆查探,也不会引起多少麻烦。

  出了酒肆,练钧如和严修就停住了脚步,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扶着一个醉汉实在太过碍眼。严修略一沉吟,贴在孟明背后的右手便缓缓输过一道真气,运行一周天之后,原本毫无知觉的孟明突然睁开了眼睛。

  “孟大人,你刚才在酒肆中大醉,你看是我们兄弟俩送你回孟府,还是先在其他地方安置一下?”练钧如趁着孟明神志恢复清明,连忙开口询问。他知道,弄成这副模样的孟明绝不会回孟府惹人笑话,倘若没有猜错,怕是会找一个可靠的地方先醒了酒。

  果然,孟明只是犹豫了片刻便指了一条路,和孟府完全是两个方向,随后便又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足足十几种不同的酒灌进肚子里,饶是神仙也非得醉倒,更何况他本就是心中有事?直到到了地头,练钧如和严修方才面面相觑,那块赫然写着楚情馆的匾额把两人都给吓住了,此处分明就是青楼行院之地,想不到孟明回丰都未久,就染上了这等纨绔习性。

  由于两人扶着的乃是此地常客,因此老鸨芮娘只是略略扫了一眼便换了一副殷勤的脸孔。“哟,奴家道是何人会这般模样前来光顾,原来是孟爷!两位小哥真是辛苦了,这孟爷就是如此,不会喝酒还偏偏要逞强,让人可恼!可不知奴家那女儿茵仙为何就看中了他,真真是缘分情孽!两位小哥也真聪明,孟家家法大,你们若是这样送他回去,甭说他如今是上大夫,就是真的当上了上卿,孟老爷子也是照打不误!”罗罗嗦嗦道了一大堆,芮娘才吩咐龟奴上前搀扶,一边忙不迭地遣人去唤茵仙。

  人如其名,随着一阵环佩叮当的响声,一个清秀的盛装女子出现在了练钧如两人跟前,不同于寻常青楼女子,她的云鬓上只是斜斜地缀着一只金步摇,脸上也未曾浓妆艳抹,只是薄施脂粉,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情。只是那层薄薄的纱衣上满是各种外形独特的环佩饰物,几个精巧的金铃正随着她的步子发出阵阵悦耳的声音。她的目光只是在练钧如二人身上停留了片刻,便立刻转到了正在灌着醒酒汤的孟明身上,脸色也微微一变。

  和芮娘打了一个招呼,茵仙便示意练钧如两人扶着孟明随她上楼,直到把属于自己的阁楼大门关上,她方才饶有兴味地转身打量起二人来。“两位小哥,孟爷回丰都不久,应该没有结识什么人才对。看你们两个的年纪,似乎不可能和十年前的孟爷有什么交情,倘若我没有猜错,二位和孟爷应该不是在酒肆中偶遇才是!”

  一句话把进门就倒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孟明吓了一跳,他几乎是立刻便站起身来,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了一股浓浓的杀意。“二位,我和你们并不相识,不知二位如此费心所为何事?”他的问话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不待练钧如二人回答,他便冲着茵仙一笑谢道,“多亏你的提醒,否则,我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

  既然为人识穿,练钧如也就没了躲躲藏藏的打算,他自顾自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之后,方才直截了当地问道:“孟大人,如今你乃是当朝上大夫,那你可曾知道,主上究竟是为了你的才能而提拔你,还是为了你的家族而提拔你?”尽管茵仙一个青楼女子也未曾回避,但练钧如清楚,能够在孟明面前如此说话,此女必定已成孟明心腹,所以只是微微瞟了她一眼,未曾提出别的异议。他情知自己目前是在为樊嘉当说客,因此口气不由自负到了十分。

  孟明闻言脸色一肃,他不是傻子,练钧如竟然敢于这么问,便意味着眼下情势有如浑水,他自然得小心翼翼。“主上恩宠,孟明铭感五内,不论是为了孟家还是为了我的才干,又有什么分别么?阁下年纪轻轻便想来套我的口风,未免太过狂妄了!”他冷哼一声,嘴角上的那分不屑愈发深重了。

  练钧如故意抬头看了看严修,这才失望地摇摇头。“孟大人此言差矣,你身为孟家长子,却在建功之后沦落到胥方城城守的位置,是谁在当中捣鬼你应当清楚。如今嘉公子已近冠礼,主上虽执掌国中大权,军权却多半落于他人之手,孟大人身为曾经的边关武将,应当知道军权旁落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一旦嘉公子成为世子乃至下一任的主上,有人便会名不正言不顺,一旦如此,则……”说到这里,他却止住了话头,脸上全然是高深莫测的表情。

  孟明早已听懂了对方的言下之意,然而,他的疑忌未曾全部消除,毕竟,倘若这两个弱冠少年乃是长新君樊威慊派来的,那他就是多说多错。“我孟家世受历代主上大恩,自然会竭力报效主上,阁下若是意图挑拨,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孟家虽然不掌丰都兵权,却还是可以将居心叵测之人交由主上处置!怎么样,二位,究竟是束手就擒还是让我亲自动手!”他轻蔑地一笑,右脚向前跨出了一大步,双拳也是咔咔作响。

  “不用了,孟大人既然如此说,就算我二人白费口舌就是!可惜了,孟家数百年的基业,怕是要毁在你的手里!”练钧如仿佛不在意似的露了露袖中的一块金质令牌,正好让孟明看在眼中,这才站起身来,“话不投机,那我们兄弟二人就告辞了!”这块令牌乃是樊嘉所赠,公子府上下能够拿到此物的寥寥无几,外头却是无人不识,因此练钧如也不虞为人识破自己身份。

  “请留步!”孟明倏地反应过来,连忙出口拦阻,语气也缓和了许多,“请恕孟明适才孟浪,实在是不知二位身份,所以才有那些试探之语。唉,我虽然出身世家,不料却早早得罪了那一位,这才在仕途上一路蹉跎。不过,孟家乃是周国世族,阁下就真的认为,一旦那一位得手就不会放过我?”

  刚才一直未曾开口的严修终于悠悠答话道:“孟大人,你乃是下一任的孟家家主,将来要继承上卿之位的人。倘若那位大人真的看重孟家,当年又怎会将你发落到胥方城?就拿眼下的情形来说,主上刚刚对你有所器重,尹家的那位就站出来挑衅,焉知没有人在后头挑唆撑腰?尹家和孟家虽然并立多时,但一旦孟家因你而式微,则尹家必定独大,到时候那位大人再寻一个借口除去尹家,岂不是周国之内皆是他的天地?”

  孟明听得一身冷汗,对方如此赤裸裸地下断言,他已经能够完全肯定,这兄弟俩乃是公子嘉的说客。一想到平日那位公子嘉礼敬叔父的恭谨模样,再想想眼前两人适才的言辞,他只能长叹一口气,颓然地倒在了椅子上。果然,他还是要替孟家要做出选择,而那个选择,只能是周侯长子樊嘉吗?

  

  

第十六章 游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