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说和

    “呵呵,想不到兴平君殿下会专程从战场赶回来,真是令本君意外啊!”长新君樊威慊一踏进大殿便似乎满不在乎地关上了大门,饶有兴味地打量着练钧如的神情,“此间的来由相比兄长已经告诉了殿下,怎么,殿下是来说降还是别有他意?”他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上首周侯专用的椅子上,眸子中闪动着熠熠光彩。

  练钧如见对方没有避忌的意思,心中不由一动。他却并不坐下,反而是缓缓拾阶而上,走近了樊威慊身侧。“长新君大人,我也不卖关子,我那姑父百般求恳,便是让我前来说和的。至于所谓的降或是不降,不过是外人眼中的东西罢了,大人乃是当世枭雄,难道还会在乎区区污名或是谣言?”他一手扶在桌案上,一手轻轻地在那国玺之上轻轻抚过,“如今我那姑父已经真正控制了孟明所率的周国大军,足足数十万人,若是真的计较起来,怕是你们两人只有两败俱伤一途而已。”

  樊威慊轻蔑地一笑,随手取过桌上的一份奏疏,抖手丢了过去。“殿下不妨看看上头说些什么,那些将领的联名效忠书都在此地,就算他们迫于形势屈从了我那兄长,将来也是要吃亏的。再说了,除了那些周国军队,我还有不少后手,白白放弃这一次的大好机会,我岂不是自寻死路?殿下应该知道我那兄长的脾性,别看明面上是什么明君贤臣的那一套,暗地里却是相当自负,我若是退让,他能轻易放过我?”

  “大人错了,姑父是骑虎难下,所以只能忍气吞声,而你也是一样。”练钧如屈指在那奏章上弹了一下,又想起了外间孔懿和明空适才的吩咐,“那些将领即便会服从你,但是底下的士卒早已在看到姑父的时候便没有了战意。这些年来,姑父虽然并未大肆征召军士,却是对立功的将士大加犒赏,其亲民之举更是天下称道,大人此次乃是推翻一位‘明主’,到时候不但史书会加以口诛笔伐,就连陛下那里,也会有人前去告状,说不得会惊动了其他三国诸侯,到时候,富甲天下,强盛一时的周国又会如何?”

  樊威慊终于沉默了,诚然,他还有不少未曾使用的砝码,可是,正如同练钧如所说,倘若周国真的陷入内乱而无法自拔,那么,得益的就是别人,一旦被外兵入侵,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而已。可是,他心底还有最后一丝疑惑,眼前的这位兴平君殿下适才毫无惧意地侃侃而谈,和先前在周国上下君臣面前表现出来的矜持和浅薄难以相比,难道此人先前一直在藏拙?

  “哈哈哈哈,殿下真是说得通透,好,我也是爽快人,如今情势一时不明,我纵是退让一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周国不是他樊威擎一个人说了算,这一点我可是要说在前面,至于丰都么,我也不稀罕,让给他也就是了,不过,我那封地太小了,怕是容不下我那些随从和臣子吧!”樊威慊狡黠地一笑,讨价还价的口气就出来了。

  此时,练钧如的目光正好撞见了樊威慊的眼神,两人竟同时大笑了起来,似乎极为畅快。练钧如从袖中取出一物,像是揣着烫手山芋一般将东西丢了过去,脸上的神情却是平淡得很,“此物乃是行前姑父给我的,乃是这一次谈判的底线,我也没打算拆开,大人不妨看看,估计条件就这么多了,再增加的话怕是也难以成功!”他转身伸了一个懒腰,施施然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这才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对方的举止。

  眼见练钧如这么痛快,樊威慊心中的疑惑就更深了,却只是不动声色地拆开弥封,一目十行地扫视起其中内容来。突然,他重重一掌击在扶手上,霍地站起身来,逼人的神光紧紧瞪着练钧如的眼睛,身上也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杀机。

  “大人不用这副做派,我可是胆小之人,禁不起这样的惊吓!”练钧如一手捂着胸口,举止颇有些做作,“那可是姑父给我的东西,断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出入,长新君大人若是真的觉得不妥,我可以回去向姑父复命,好歹我也是走了一遭,也对得起姑母向我父王的进言了!”

  樊威慊本意就是想诈上一诈,看看兄长和练钧如究竟还有什么玄虚,谁料练钧如竟丝毫无惧。他也是聪明人,听到最后一句时便明了这位华王义子的用心,神情也逐渐缓和了下来。“殿下如此热心,原来是为了这个,不过,你如此大方将底线都露给了我,就不怕我那兄长反悔么?须知幽夫人可不是寻常角色,不仅将我那兄长玩弄于掌心,就是陛下也对她言听计从。立储之事乃是天下大事,她会如此轻易地认承你?”

  “我自然不信,否则又岂会将希望寄托在长新君大人身上?”练钧如轻轻叩击着扶手,面色终于变得有些凝重,“我虽然年幼,却也知道天下诸侯无不对中州大位虎视眈眈,所以绝不会轻易答应这种事情。这些年来,怕是安居在各国中的王室后裔绝不在少数吧?长新君大人,我既然能把底子透给你,自然便是有所求,若是将来你真的为我臂助,那么,周国的内斗还有悬念么?姑父此次遣我前来,不就是认为以我的身份,大人你不敢留难么?他又何曾真的为我着想?”

  “好,好!”樊威慊终于爽快地点了点头,“殿下真是聪明人,知道该如何决断最有利益。”他这才颇有些得意地重新落座,一条一条地说出那绢帛上的条件来,不说还好,一一听过之后,练钧如愈发感到不安。此次被人迫出丰都,论理应该是周侯夫妇的奇耻大辱,又怎会这样轻易善罢甘休,甚至还允诺了这么多优厚条件?他起初未曾拆开弥封,本就是为了足以取信樊威慊,现在却不由有些懊恼,早知如此,刚才就不应该把话说满才对。

  “看来殿下也觉得蹊跷了,不是么?”樊威慊突然发问道,笑容中也现出了几许讥诮,眉头却舒展了开来,“若是他口口声声都是让我认罪,那兴许我还会觉得心安,可是,他除了晋封我属下不少亲信的爵位之外,便是划了好大一块地方给我自治,甚至还准备册封欣远为我的嗣子。这条件过于优厚便是反常,事有反常即为妖,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不过,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既然殿下能够如此信任我,我就勉为其难应承下来好了。”

  他微笑着取出了一枚精致的玉符,这才感慨道:“此物乃是我用来联络心腹属下的信物,欣远那里也有一枚,殿下用此可以寻求帮助,当然,各地信使会随时和我联络,殿下若是有什么过分的要求自然不可能兑现。”他略略顿了一顿,随后的话语便有一些含糊,“将来若有机会,殿下证实了您真有天子的气度,或者我真正登上了周侯之位,自然可以另外结下盟约。”

  练钧如上前郑而重之地接过那玉符,赏玩了好一阵子便收入了贴身的锦囊之中,又从怀中掏出一柄看似平常的匕首,轻轻地搁在了桌案上。“这乃是我生父曾经送给我的东西,于我而言珍贵非常,便以此作为交换。长新君大人,今后倘若你能真正制衡姑父,能够掌控北狄,让父王在四位诸侯之外再册封一位诸侯也不是不可能,一切,都取决于实力和气度,这就是我此来的缘由。”那柄匕首并非镶金嵌玉的俗物,看上去却有几分隽永的意味。

  樊威慊先是一讶,随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手指只是在其上轻抚了片刻,便冷不防地将匕首抽了出来。然而,入目的一切让他大吃一惊,只见那锋刃上蓝汪汪一片,分明是淬过剧毒,看得他暗中倒吸一口冷气。

  “长新君大人,如今你应该知道,此物不是我杜撰捏造来蒙混过关的吧?”练钧如似乎有些不舍,许久才勉强移开了目光,“身处庙堂之高,也正如同这匕首一般,要么藏拙,要么则是雷霆一击毒辣无比不留后路,大人,我说得对不对?”

  樊威慊先是沉默不语,随即竟将匕首脱手朝练钧如掷去,差之毫厘地从对方耳畔擦过,匕首顿时深深地陷在了地上的青砖上。“殿下既然有此决心,我自然奉陪到底!想不到今日能够一睹殿下的真形真性,真是值得浮一大白!”

  练钧如刚才是压根就没反应过来,待到看清地上的匕首时,他已是几近腿软了。他当然不会以为樊威慊会痛下杀手,但是,以他的年龄阅历又何曾应付过这样赤裸裸的威胁和试探?良久,他方才苦笑着摇头道:“长新君大人,你若是想要对饮,大可不必如此,我敢不奉陪?”他一边说一边举袖擦去额头汗珠,仿佛是吁了一口气。

  “好,我就先灌醉了你,否则这谈判过于轻易,岂不是让我那兄长小觑了去?”樊威慊哈哈大笑,上前轻易收起匕首后,猛地击掌三下,大殿的门终于被人缓缓推开了。

  

  

第七章 说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