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欢场

    樊嘉虽然年纪轻轻,却早已是花丛中的老手,一见到北冥节身后的四女时,他的眼睛便放出了贪婪的光芒。只见那北冥节未曾在其他各席上停留半步,直接来到了樊嘉和练钧如一席前,躬身行礼道:“小人北冥节,见过二位公子!楚情馆能得二位贵客莅临,真是无上的荣幸!”

  一众客人顿时更为愕然,须知北冥节平日待客向来不卑不亢,纵是权贵也不能令他退步毫分,这才能护得那位艳名无双的名姬如笙周全。如今他竟然对那两个年轻人卑躬屈膝,显而易见对方的来头之大。再说,所谓公子都是国中的真正贵胄,此刻一出现就是两位,怎能不让人感到惊奇?

  樊嘉哈哈大笑,口气也就没有适才那么小心,从对方的言辞中,他便知这北冥节了然自己的身份,故而愈发得意。“北冥先生不必如此,今日我只谈风月,不论其他。”他瞥了一眼身旁的练钧如,又笑道,“平日我都是混迹于其他倚栏之处,想不到楚情馆换手之后竟有如此场面,早知道,我就早带兄弟前来见识了!”

  北冥节连称不敢,又奉上了一堆的逢迎话,这才令身后的四名少女上前侍酒。在旁边的客人看来,这四名少女都似是青涩的果实,衣着上也大异于寻常青楼女子的暴露轻狂,浑身上下尽皆遮得严严实实,外头还另裹着一层轻纱。练钧如凝神望去,只见他身边端坐的两女都是含羞带着浅笑,眉目间流转的风情,竟是那种小家碧玉的婉约雅致,不见一丝一毫的*之色。他心中惊叹之余,却听樊嘉也是击节赞赏:“好,好!我也见识过不少绝色,却是今日最为满意!北冥先生,我闻听如笙小姐美名,是否能请得她前来见上一面?”

  那些起先还心中嘀咕不已的宾客不由大喜,须知名姬如笙一向是架子极大,即便来的是炙手可热的权贵,她也往往是信口拒绝,丝毫不在意得罪人。此时樊嘉的话语虽然宛转,却隐隐流露出命令之意,谁都想知道,北冥节这个老板该如何应对。

  “公子既然有命,小人又怎敢不从?”北冥节竟是爽快得紧,“只不过,如笙小姐乃是小人千方百计方才请来在楚情馆逗留,色艺双全不假,却并非小人能够说动的。若是公子真的有意,不若亲至如笙小姐绣阁,如此一来,如笙小姐感动公子诚心,一定会亲自作陪,如何?”

  “如笙小姐乃是一代名姬,怎可轻易在人前露面?若是你想要一见佳人,便应当照规矩投上名帖!”还不待樊嘉出口答应或拒绝,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便高声鼓噪道。其人不仅肥胖不堪,而且面目极为庸俗,言谈间也不放过身边的那个女子,上下其手,将一个美人弄得娇喘连连,旁边的宾客无不侧目。此人本是夏国纨绔子弟,自从奉父命来到周国后,发现了这一处妙地就流连忘返,只可惜他虽然和楚情馆中的绝色美女销魂无数,却连如笙的一根毫毛都未曾碰过。如今樊嘉一来,这北冥节就奉承着要如笙侍客,他怎能憋得住这口气。

  “哦,想不到如笙小姐如此金贵!”樊嘉本来已是有心答应,听得他人竟敢在旁边帮腔,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若是我不想这么麻烦,而是直接想要一亲芳泽呢?”他一时气怒,话便说得硬梆梆的,听得那胖子更加难忍。

  “小子,你不要猖狂!如笙小姐乃是一代名姬,岂是你说见就见,轻易亵du的!”胖子狠狠一拍桌案,倏地站了起来,眉宇间狠厉之色毕露,“别以为你是周国权贵子弟就可以无法无天,告诉你,我可是堂堂正正的夏国斗家的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樊嘉就动了真怒,“来人,将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扔出去,直接送给令尹鲁嘉佑!本公子倒要看看,这个出言不逊的肥猪有什么本事!”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随侍一旁的两个护卫立刻应承了一声,气势汹汹地冲上前去准备动手。

  “大哥且慢!”练钧如在听得对方说是夏国斗家时,便不由脸色一变,连忙凑近樊嘉耳边,低声打圆场道,“不过一句玩笑话,若是为了这点小事闹得朝野皆知,岂不是正中了对方下怀?大哥要整治这种家伙,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没必要在这个时候。你若是真的想见那如笙小姐,我为你上楼去请就是了!”

  樊嘉这才冷哼了一声,挥手示意两个护卫回来。就那一会儿的功夫,那个胖子的随身侍卫就全都被鼻青脸肿地扔了出去,自己也是几乎遭殃,此刻见对方停手,撂下一句狠话后便如蒙大赦地准备开溜。“小子,你等着,惹了斗家人,我和你没完!”

  练钧如横竖看着这个胖子不顺眼,砰的拍案而起道:“斗家人又怎么样,如今夏侯的外甥斗昌就在丰都,阁下是不是要他来和你一见?”他说着便露出了一丝讥诮和轻蔑的微笑,“来人,回府去看看斗兄是否有空,让他前来见见这位同宗!”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品出了其中滋味。能请得动斗昌的,又怎会是平凡人物?须知斗家不仅是夏国世家,而且斗昌更是夏侯的外甥,怎么想也比那胖子更尊贵。果然,胖子一听这话就脸色大变,嗫嚅了好一阵后,竟是一跺脚就转身离开了,和丧家犬没什么两样。

  樊嘉不由哈哈大笑,起身拍了拍练钧如的肩膀,一副解气的模样。“如弟好手段,这种拿家名唬人的家伙,就该如此处置!唔,北冥先生,既然你说要请如笙小姐,我便请如弟代劳,如何,想必如笙小姐也不会拒绝吧?”

  北冥节见那胖子离去,仿佛也是吁了一口气,笑容可掬地点头道:“自然可以,不过若是这位如公子能得如笙小姐垂青,怕是嘉公子就要失望了!”事到如今,他竟是一语直接道破两人身份。一听到嘉公子三个字,全场之中寂静无声,不少人都在暗地捶胸顿足,人人都知道公子樊嘉乃是喜好风月之人,为何适才始终没有想到,竟是失去了阿谀奉承的机会。

  樊嘉先是一愣,随后便朝着练钧如挤眉弄眼,“如弟,你听到了没有,北冥先生已是说得分明,若是你真能拔得头筹,那我也只能认命了,哈哈哈哈!”他见练钧如似乎有些尴尬,便忙不迭地催促他上去,反倒是没注意北冥节拆穿了他的身份。练钧如犹豫半晌,最终点了点头,又和身后的严修打了个眼色。

  北冥节见目的已经达成,告罪一声后便引着练钧如往后院而去。只是穿过一条回廊,前院的嘈杂声便如同潮水一般退得无影无踪,练钧如环视四周,只见目之所及处,尽是郁郁葱葱的林荫草木,顿觉神清气爽。

  “兴平君殿下,如笙小姐的绣阁就在那小楼之上,我未得召唤,就不过去了!”北冥节的步子突然停了下来,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座清雅小楼道,“殿下能盘桓多久,就得看如笙小姐的心情了。不过,我还是想敬告殿下,如笙小姐不是寻常女子,您若是能得她青眼相加,对您今后的大业极有帮助,希望殿下能够把握机会!”

  这话说得古怪,练钧如本就是觉得有些蹊跷,此时听北冥节话里藏着机锋,眉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然而,只看北冥节似笑非笑的神情,他最终还是迈开了步子,对于那位未曾谋面的女子,他突然生出了无穷无尽的好奇。北冥节能够在知道兴平君这个身份之后,还说出这种狂言,足可见其人身份并不寻常。

  走出十几步之后,他突然停了下来,似乎不经意地留下了一句话。“北冥先生,能够如此算无遗策,看来你还真是一位能人,经营这楚情馆似乎不是你的本业吧?不过,我那兄长却并非好气性之人,你还是去多多应付他才对!”

  看着练钧如消失在了小楼入口,北冥节不由苦笑,那句话虽然平常,警告之意却是清清楚楚。如今的情势愈来愈乱,他之所以一改往日隐于幕后的习惯,突然出现在前台交接权贵,为的就是及时把握局势。他抬头望着头顶的朦胧月色,深深叹了一口气,这身不由己之说,不仅适用于朝堂权贵,也同样适用于他这种江湖草莽。

  练钧如在两个侍女的引路下,一步步地踏上了藏月阁。从进入此地的第一步起,他的好奇心就情不自禁地被吊了起来。只看前头两个侍女的待客之道,他就可以断定,所谓的名姬之说,怕只是糊弄外人的言辞而已。果然,两女只是把他安置在了一间雅室之内,便一前一后进了珠帘,竟是连香茗也未曾送上一杯。

  练钧如却是悠然自得地坐在那里,仿佛如自己家中一样自在。不知怎地,他总觉得此地的一应陈设都露出一股天然亲切的意味,心情也不知不觉地轻松了下来。阵阵清幽的香味,不断地从珠帘之中散发了出来,引人无限遐想。

  

  

第十二章 欢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