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坐骑

    帝凯伦尔学院作为一所全大陆著名的军事大学,管理上也与其它学院有着很大的不同。完全是按照王国军队上编制的需要来安排学科的。每个学员必须在五年内学完25门科目中的所有课程。如果有三门科目不及格则被开除,返送到原部队。当然很少有人被开除的,因为这里的每门课程都是在战争中相当实用的,一般来说只要学员大体上了解每门科目,就可以毕业。

  学院的科目分为“战略布署及整体归化”,“战术详解”,“诸兵种详解及多兵种配合”,“防御实用战术”,“攻击完全指南”,“大陆地理”,“骑士礼仪及修养”,“单兵野外生存及训练”,“骑士术”,“剑士术”,“长枪术及长戟术”,“弓箭手术”,“刀斧手术”,“攻城及守城战术”,“平原作战战术详解”,“高原及雪原战术详解”,等。而每位学员必须选修五门主课,在毕业时这五门主课的成绩直接与以后回部队时的军衔挂构。

  由于恩届斯的到来并不是学院招生的时候,所有的宿舍都没有空铺。所以学院把一间废弃的仓库改成恩届斯的单独住所,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没有人愿意和他呆在一间宿舍。我们的男主角一号显然对于能够一个人住上这么大一间“豪华”的屋子感到十分的欣喜,这可是他十七年来住得最好的屋子了。于是在他入学的第一个星期内十分卖力的把“房间”整理一新。因为他的学友们都十分喜欢到他这里来参观,当然“参观”他的成份远远比参观他的房子多。

  半个月后恩届斯被砬彻尔叫到院长室。“住在这里还习惯吗?”砬彻尔微笑着问,“感觉这里怎么样?”不懂恩届斯比他高大的多,毕竟恩届斯算是他半个侄子。

  “啊,当然好啦。”恩届斯快乐的回答,“这里的人对我都很好啊!”显然他已经完全将才到这里时大家对他拔剑努张的情形给忘得干干净净了。

  “你是知道的,想在我们这里学习是很刻苦的啊!”

  “啊!我不怕啊,我很能吃苦。连凯特叔叔都考我呢。”

  “那好吧,等下我安排你一下具体学习的事,从今后你可要认真学习啊,千万不能给你的凯特叔叔丢眼。明白吗?”砬彻尔虽然对恩届斯的战力很相信,可对于学习战术这些事可无论如何不敢指忘太多。如果到时他不能合格毕业,砬彻尔就不知道以后怎么向凯特交待了。

  砬彻尔叫教务主任带恩届斯详细解释一下学院的教学科目。并告诉恩届斯三天之内必须去教务主任那儿提交自己的五门主修课。

  显然砬彻尔的判断没有错,恩届斯在听说那一大堆科目后的作出个很吃惊讶的表情。他对于战争学院,更准确的一点讲是对战争的理解完全只是上去砍或劈两种动作的变化和运用而已。不过我们的男主角显然也不是那种轻易退缩的,在困难面前后退对于野蛮人是种耻辱。在大体上理解了一下各科目的意思之后,他立即向教务主任提交了他的五门主课:“单兵野外生存及训练”,“骑士术”,“长枪术及长戟术”,“刀斧手术”,“攻城及守城战术”。显然野蛮人对于什么战术和战略完全不感兴趣,更不说什么所谓的“骑士礼节”了。

  在听到教务主任向自己汇报这一情况后,砬彻尔也只能叹息了一下。毕竟和传说一样,野蛮人是世上最好的战士,而不可能是一个好军官。

  让砬彻尔叹息的远不止这些,恩届斯在以后开始学习后惹出的笑话更是让我们的伟大王国双星之一伤烦了心。

  说到学习,也并非让所有老师感到头大。说句良心话,恩届斯学习得很刻苦。无论什么课,他都很认真的去学习,包括“骑士礼节”。虽然他的大脑学习反映很慢,每一节课都有很多东西来不及接受,但他都认真的用笔和纸“记录”下来(那些字老师都怀疑可能连恩届斯自己课后都辩认不清)。

  同理论学习比起来,恩届斯的实践学习能力可是强多了,无论是剑法还是刀斧术以及骑术。忘了提一下恩届斯的坐骑和所有的人的不同,他骑的不是战马(以他全负武装时的重量,足够把战马压死。),当然也不会是龙(野蛮人和龙一见面就会主动攻击)。所以学院院长兼他义叔砬彻尔大人特地为他从首都春城的老朋友,现任王国魔法协会副会长——沙特魔导师大人那要来一只多角磷牛。本来砬彻尔想让恩届斯骑战象的,不过考虑到恩届斯的攻击速度和战象不少配合,也只好放弃。多角磷牛的特点是防御力强,奔跑迅速快。另外对光系魔法有绝对免疫力,当然这和它长有鳄鱼一样的磷质角状皮肤有关。它的缺点是性情相当爆躁,当看到不顺眼的生物会主动快速冲过去,把对方顶死在头顶的三只硬角上。所以捕捉多角磷牛需要一般是需要土系中级魔法师才行。事先了解好多角磷牛的行走路线,先施放中级土系魔法“流沙术”或是“软土术”在它的必经之路上,接着去人引怒多角磷牛冲到经施过术的地方……最后则是大堆人一捅而上,把它捆缚。由于多角磷牛只产于全大陆的最西端的土耳乐荒原,想到那里去还要穿过很大一片沙漠,即便是到了那,找到一只多角磷牛的机率也极为渺茫。再加上全大陆够称得上中级土系魔法师的还不足二百人,所以在哈伯伦王国也仅仅有这么一只多角磷牛,是王国魔法学会为了研究它和它对光系魔法的免疫特点而捕回来的。

  与捕捉多角磷牛相比,想驯服一只多角磷牛当坐骑则更加困难了。当木笼一打开,憋了一肚子火的“坐骑”不顾一切的向他未来的“主人”冲了过去。和西班牙斗牛不同,恩届斯没有请任何人帮助,脱掉上衣赤手空拳迎了上前。双手先掰住多角磷牛的两只角,然后扭跨上多角磷牛的粗牛颈。如同驯马一般,骑着因为狂怒而四下蹦跳的多角磷牛上下颠簸不止,事后据一位当时在现场的目击者称,两只“魔兽”相互扭斗了有近五个小时,最后四条腿的因为体力不支败给了两条腿的“魔兽”。从此偶们的男主角终于可以告别只能两条腿走路的历史,捅有了陪伴他一生的“魔战骑”。在此后无数的战斗中,恩届斯的这匹坐骑成为无数与他为敌的恶梦,恩届斯并没有仅视它为他的坐骑,更多的视之为他的“战友”,并给它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大角”。

  

第三章 坐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