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二)

    仿佛转瞬之间,天地摧裂,风云剧变!

  “哇——”一声凄厉的婴儿叫声划破了夜空,仿佛撕开了长长一道血口,腥风逼人而至!

  江心一轮孤舟上,奔到甲板的小厮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旋即剧烈呕吐起来——这江水,这江水……

  清冷月光洒落,江面波光粼粼,银光闪烁间,赫然仰着一颗颗婴儿的头颅,密密麻麻,拥挤着,瞪着诡异而恶毒的眼睛,空洞的望着甲板上的众人。

  江心一轮孤舟,江面浮动着成千上万只婴儿的头颅,鲜红的血,不断从它们苍白的唇角滴下,嘀嗒,嘀嗒,仿佛重锤,敲在每个人心上!耐力稍差的人都忍不住呕吐起来。

  “婴蛇!......”雪衣女子喃喃道,脸色苍白,眸子却沉静似水,“婴蛇魔物被封印于灵蛇谷多年,久未现于世,竟会出现在这里。”

  “婴蛇向来听命于万兽之灵的‘胜石’,”金大富抑住一阵阵翻涌的恶心感,担忧之色溢于言表,“璇真老儿用‘胜石’封印婴蛇后,发过誓永不出谷,难道谷中有变?”

  说话间,婴儿的凄厉叫声再次传来,只见静止的婴儿头颅蓦然疯狂涌动起来,瞬间爬满了潇湘画舫的舱体,婴哭声此起彼伏,撕裂着人们的耳膜!

  “点火!”紫衣飞扬的男子冷然喝道,衣袖烈烈扬起,好似风云变色,广袖挥处,婴儿哭声凄厉瘆人,血如喷泉,轰然跌落下去,瞬间便被其他婴蛇吃得干干净净,船上众人趁机迅速点起火把,占据了弦板,挥舞火龙,将婴蛇逼退下去!

  婴蛇聚在距画舫丈外,惨白面上露出阴惨惨的表情,哇哇叫着,拍击着细长的蛇尾,看来甚是畏火。

  “哈哈!——”大笑声远远传来,夜色正浓,烟波迷蒙间,一艘画舫乘波而来,檐头几盏莲花纱灯在风中颤颤摇曳,朱光流转,宛如暗夜中诡异的眼睛,映着画舫壁檐雕起的青莲,明灭不定。

  正是淮青州当家花魁之一的青黛画舫。

  “何大教主,柳某的礼物您可欢喜?……”远远的,船舷上立着数名黑衣人,其中一名身形袅娜,面容妩媚的女子,掩嘴娇笑着,声音却是出奇的沙哑粗嘎,似是男声:“这满江的婴蛇,可是从灵蛇谷千里迢迢运过来的,多可爱的宝贝儿,你怎么舍得这样吓它们?”

  紫衣男子淡淡道:“原来是毓星海宫的柳星主。”

  画舫行的近了,纱灯光晕朦胧,勾勒出那人妖媚的侧影,他用兰花指捂住胸口,娇笑:“哎呀,何教主竟然记得春水,好让春水受宠若惊啊!”

  “呸!你这个不男不女的死人妖!”华衣锦服的金大富啐了一口,鄙夷道,“柳春水,凭这些狗屁婴蛇,也想困住我们,未免太小瞧我们殊衣教了!”

  柳春水俏脸微微一沉,他生平最恨人家叫他“人妖”,此时按捺下怒气,哼了一声:“死到临头还嘴硬!”他丢了个眼色给身边的黑衣人,此人身段奇高,面容隐于暗影之中,动作僵硬地从腰间抽出一笛,瞬间,呜咽如泣的幽幽笛声弥漫开来。

  哇!!——江水中涌动不休的婴蛇,仿佛吃了兴奋剂,窜起数尺,惨白的脸孔怪异扭曲着,向围在中央的潇湘画舫凶猛扑来。一个小厮恐慌后退,惨呼声还未发出,便被一口咬住了半边头颅,血喷涌而出,劲风呼啸,数千只拳头大小的婴蛇前赴后继扑了上来,浑然不顾同伴被劲风撕裂的血肉!

  笛声幽怨悱恻,若有若无飘浮在江面上,清冷月光下,凄厉声音大作,汹涌扑上的婴蛇仿佛遮盖了人类的希望,只余下炼狱般狰狞的杀戮!杀!杀!杀!漫天的血肉!漫天的残肢头颅!剑气交织纵横,容渊剑寒如冰雪,寒芒吞吐,上下翻飞,出手狠厉无情,雪衣女子一身雪衣早被鲜血浸透,宛如浴血的修罗,煞气逼人,可是这样的杀戮何时才是尽头,婴蛇愈涌愈多,她的力气却似慢慢淘尽,周身发软,手臂气力一泻,右臂猛地一阵钻心刺痛,一头婴蛇已咬在她的左臂之上,生生扯下一块血肉来!

  “弃船!”

  清冷的声音蓦的响起,只听轰然一声,气贯长虹,漫天婴蛇雨登时破开一个缺口!一道紫衣翩影拔地而起,顺手牵起身边已重伤虚脱的汤邑,凌空向青黛画舫飞去。风恋荷眸中闪过狠厉的锐芒,挽起一道剑花,将逼近身前的婴蛇绞碎,紧随其后。

  未等柳春水反应过来,何疏衣等人已如鬼魅般立于身前,一把薄刃银剑横于他颈前,冰寒之气激得他一个冷颤,有些结巴道:“风,风姑娘,……有话好好说,先把剑放下来,……万,万事好商量嘛……”

  “啪!”一巴掌把他娇媚的脸甩成了五指山,金大富捏着指头,满脸恶心兮兮的表情:“商量个屁!杀你这种变态人妖,只会脏了风姑娘的剑!说,你们毓星海宫到底打什么鬼主意?”

  柳春水最爱惜他的脸,不顾银剑在他颈上划出血痕,尖声愤怒喊道,“混蛋!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死胖子,你要落到我手里,我一定要你死的很难看!”

  “噗嗤——”船舱暗处,一声忍俊不禁的清脆笑声打破了他们的互相攻击,双方同时警觉喝道:“谁?!”

  一个身穿月白衣衫的少年施施然走出来,走到他们面前,弯起了一双慧黠的灵动眸子笑:“胖叔叔,人妖叔叔,不要吵了。胖叔叔,你要省点力气,待会你昏倒了,这个人妖叔叔会趁机报复回来了。”

  “你!”两人难得异口同声,双眼瞪圆,柳春水的表情是“你怎么知道?”金大富是“小子胡说八道,找揍!”接着,仿佛印证他的话,金大富一阵眩晕,周身瘫软地扶住了弦板,那把光华流溢的银剑也蓦的掉落,身后四名殊衣教剑客刷的拔剑环立四周,眼中却闪出不明所以的光。

  雪衣女子喘了一口气,拄剑的手微微痉挛,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急迫:“教……教主,不……要动内力,我们……中毒了……”

  一双xiu长清韧的手扶住了她,面纱后清清冷冷的目光看向柳春水,这样淡然无物的目光却让柳春水冒起虚汗,“嘿嘿……何教主,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要是再动用内力,神仙难救……”

  少年转了转灵动眸子,正色道:“其实你们中了一种叫‘参差蠹’的毒,看这样子,毒性已侵入了奇经八脉,再动用内力,会伤了心脉,那就糟了。不过,人妖叔叔,他们这么厉害,不用内力也能把你打败哦!”

  柳春水恶狠狠看了他一眼,心中却有了一丝胆怯,他身边异常瘦而高大的黑衣人幽灵似的忽然开了口,僵硬的声音一字一顿:“柳星主,婴蛇,解决掉他们。”

  江面数不清的婴蛇仿佛回应他的话,开始哇哇叫着,蠢蠢欲动,月光下惨白的脸极其瘆人。少年拍着鸡皮疙瘩,连忙向里面移动了几步。

  金大富抓紧了船舷,说话也断断续续了,“喂,你……你是璇真老头…….什么人,为何……可召唤婴蛇……难道你偷了…….胜石……”

  柳春水得意笑道:“臭胖子,死到临头不妨让你死个明白,他便是璇真老人的大弟子璇峰,璇真老人作古前将召唤之术传给了璇峰公子。至于胜石,早在很多年前被他师妹璇玑盗走,已不知失落何处,现在,婴蛇只听从璇峰公子一人,哈哈!

  金大富冷哼了一声,少年眼中透出古怪的神色,好奇问道:“僵尸大哥,胜石什么样子啊?”

  僵尸男子不理他,摸出笛子,就要发动最后一场攻击,忽然眼光一下子不动了,他看到对面的少年,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月牙形的石雕,嘀嘀咕咕着什么,竟嘶哑的失声惊呼——

  “胜……石……?!”

  少年讶然抬头看他,那璇峰已经猛虎一般向他扑来!

  “滴上你的血!快!”一个清冷却透着迷人磁性的声音喝道,少年下意识的服从了,他的左腿还在渗着血,只需要一秒的时间。

  那一刹那,红光大盛,亮彻夜空,宛如神灵降世!

  江面死一样的寂静,无数张婴儿的面孔呆呆的张着嘴巴,惨白的脸,竟有种……敬畏而虔诚的表情?……

  璇峰颓废的瘫倒在地,柳春水慌忙扶起他,在血红色光芒映照下,怔怔的不知所措。

  少年望着手中还在散发着强烈血红光芒的石雕,晶莹剔透,那狰狞巨兽仿佛要裂石而出,撕裂天地一般,他的血慢慢渗入繁复华丽的纹路中,巨兽的眼竟缓缓张开,碧眼如海,似有生命般,血红光芒反而渐渐黯淡下去。

  少年只怔了一会,忽然转身,慢慢走到那静静伫立的紫衣男子身边,仰起头,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明眸如月牙弯起,笑眯眯道:

  “你的声音真好听。你叫什么,……我喜欢你。”

  **

  俺胡汉三终于回来啦!~~~终于把这个极度纠结的一章写完啦,

  

第二十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