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三)

    第二十一章众里寻他千百度(三)

  很久以后晓语回想起初见的情况,身上都会冒出一身冷汗,当此之时,若不是何疏衣等三人均中了参差蠹毒,他这样冒失的举动,早已死了千百次了。

  可是现在……颈侧一把寒光凛冽的银剑,背心一柄毒刺折扇,四把对准了他周身要穴的长剑,杀气逼人——只要他再动上一动,这些人绝对会拼了命,在他身上戳上几个窟窿……

  至于嘛,真是,不过抱了下你们教主的脖子,小气巴拉的~~……

  围绕船舱的大堆婴蛇发出了呜呜的警告声音,脸上再次出现了嗜血的凶恶表情。

  “都退下。”清冷的声音淡淡说道。

  众人收剑,风恋荷忍住喉间翻腾的气血,薄刃银剑依然横在这不知来历的少年颈侧,有些犹豫……何疏衣向她打了个放心的手势,左手看似无意的,放在少年腰侧死穴上,她才松了口气,收剑入鞘,——看来,一切尚在掌握之中……

  晓语明眸流转,忽然俯在他耳边,轻轻说,“我知道你现在很虚弱,不能跟人交手,也不能让那人妖看出来,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紫衣男子面纱后的目光一冷,按在他死穴上的手不由重了几分,这少年,竟看穿了他的中毒脱力,他若多说一句,断不可留……

  “人妖叔叔,你还杵那干嘛!”晓语丝毫不知自己一只脚已踏入了鬼门关,恋恋不舍放开手,转而抱住了他的手臂,回眸笑道,“你的人打不过我们的人,你的蛇变成了我们的蛇,趁我大哥还没发火,你还不赶紧跑路!”

  柳春水额前渗出了薄薄的汗珠。

  何疏衣轻挑了下眉,金大富已经心直口快的嚷嚷开了——

  “喂喂喂!臭小子,谁跟你是‘我们’!!你哪根葱,敢跟我们教主称兄道弟,也不怕闪了舌头!!”

  晓语横了他一眼,“你以为本大侠愿意跟你搁一块儿啊,少自作多情~~,我大哥还没开口呢,哪轮的到你说话的份!”

  “嘿,嘿,你还拿着鸡毛当令箭哪你!”

  “大哥,他敢说你是鸡毛?!”

  “我没……教主——我不是那个意思……”金大富一滴大大的冷汗。

  “好了。”何疏衣挥挥手,结束了他们之间无聊的争辩,晓语得意给他做了个鬼脸,想跟他斗嘴,修炼五百年再来吧!~~~

  “柳春水,今日本座留你一条命,回去告诉你家宫主,这笔账殊衣教记下了,翌日定连本带利讨回……滚吧。”

  清冷的声音冷入骨髓,直迫的那柳春水冷汗涔涔,他看了看丝毫无疲弱之态的殊衣教主,和环伺四周虎视眈眈的婴蛇,——谋划这么久,原本稳操胜算的局面,竟顷刻间被人翻转,他们反倒成了落败求饶的一方,这一切……都缘于这月白衣衫少年的出现!他怨毒的望了那少年一眼,恨恨道:“小子,我记住你了……我们走!”

  “谢谢,下次我会记得洗脸,被你记得我都觉得恶心。”那一眼看的晓语像吞了条蛇一样恶心,他现在满心喜欢着“新认”的这个大哥,对这要害他性命的家伙自然就不客气了,“孩儿们,送客!”(人家认你了吗?!还孩儿们,你孙悟空啊你~~~~……)

  江面登时哇哇声一片,离船舷最近的十几条婴蛇腾空跳起,气势汹汹的向他们扑过来!胜石之光仿佛激发了它们体内的力量,它们比之前的攻势快上百倍,如流星闪电,转瞬间便趋至面前。

  “啊!!!——”柳春水一声惨叫,嘶哑颤抖的不似人声,“我的脸……”

  璇峰食指一捻,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咒语,一脚将一名重伤倒地的黑衣人踢过去,婴蛇攻势神奇般滞住,啪啪落回水中,那黑衣人瞬时便被撕的粉碎,血染江水!众黑衣人趁机将满面是血的柳春水搀起,跳上小船,张皇逃去!

  夜色中,那小船轰的一声升起一道五彩焰火,直冲云霄!

  何疏衣若有所思的微微蹙眉。

  晓语已被吓呆了,他真的、真的只是想吓唬吓唬这个人,想不到婴蛇有这样强大的力量……紫衣男子清冷的手在他手上轻轻拍了拍,有种莫名的让人安心的力量。晓语勉强笑了笑,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大声喊道:“不好,快离开这艘船!舱底放了zha药!”

  众人俱俱色变,只听巨大一声轰响,船舱已塌了大半,尘烟漫天!船舱开始剧烈摇晃起来!“教主快走!!”腾起的烟尘迷乱人眼,轰隆隆的爆炸声接连响起,何疏衣一把扯住转身反望船舱里钻的少年,“还不快走,去那里作甚!”

  “咳咳……咳……”晓语被呛得连连咳嗽,边挥手激荡四射的木板碎屑,边挣着身子往里冲,“冉峰在里面昏着呢!还有泓……咳咳……我去把他们拖出来!……你走……别管我……咳咳……”

  “教主!快离船吧!!属下扶您过去!!!”离他最近的剑客离昭焦急的大喊,“再不走来不及了!!”

  何疏衣心中涌起淡淡的烦躁,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绪,才刚相识,这不明身份的少年竟如此轻易牵动了他的情绪——真的,留不得了……心念间,手下微微一松,少年已挣开他的手,如离弦之箭冲进那还在不断爆炸着的船舱!与此同时,离昭一把携起他,足尖一点,拼尽全力纵身跃向三丈之外的潇湘画舫!

  ………

  “船要沉了……咳咳,”已被另一剑客潵骅救回的金大富转头四处张望,“咦,臭小子呢?……糟糕!他不会还在那艘船上吧!……”

  紫衣男子静静站在船舷边,面无表情看着,无数婴蛇被火溅到,哇哇惨叫着,眨眼间,舱塌了……船栏折了……水在不断涌入……对面的画舫已摇摇摆摆开始下沉,那被炸的一片狼藉的废墟上,忽的伸出一只纤瘦的手臂,无助的向上抓举,……抓到的却只是空气……

  何疏衣的心仿佛被这只小手狠狠揪了一把,他冷冷一挥手,刚要对离昭说些什么,忽然听惊呼声起,那废墟中站起了一个浑身是血的黑衣人,手中倒提着一把长刀,摇摇晃晃,却无比狠辣的,向那只小手刺去。

  天地间蓦的一寒,如浸冰水。

  一道光,仿佛最轻微的一抹月色,又仿佛最柔和的一缕微风,转瞬即逝。

  黑衣人惊恐万分的瞪着眼前长身玉立的紫衣人,咽喉正中多了一抹殷红,正慢慢涌出血来……这就是传说中堪比神魔的殊衣教主吗?!神剑盘郅,不出则已,出必血染苍天……这个鬼魅般的紫衣身影怎样瞬息间移到他身前的?不过——“你,你中了参差……蠹,……竟然……动用内力,神仙难,难救了……”痉挛的手颤抖着,忽然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刷的——扯掉了眼前人的面纱!

  可惜,当他双目圆睁,看到的一刹那,他的心脏已停止了跳动。

  晓语张开了眼睛。

  把他抱在臂弯中的殊衣教主俯首,冷冷清清看着他,于是,他看到了……一双永生无法忘记的眼睛……

  那是一双紫色的眼眸,光华流转,宛如两颗变幻莫测的紫晶,令人目眩神迷……他从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可以包含如许丰富的韵致,孤傲,冷漠,清高,狠厉……月光垂落在他的眸间,紫色的瞳仁流转万千,却分明有种微微的悲悯之情,仿佛俯瞰人世的神佛,堪破世间一切贪嗔怨恶,清明冷澈……

  谁也不知,惊采绝艳,传奇一样的天下第一教主何疏衣,竟有一双异乎常人的紫瞳,——传说中受过帝女诅咒,会给身边所有人带来噩运的“妖魔之瞳”……多少年了,他一直深入简出,鲜少出现在人前,世人只道天下第一教主神秘莫测,神龙见首不见尾,又有谁知,那双面纱后的紫瞳闪烁过怎样复杂痛楚的光芒……这个秘密,只有殊衣教最高层不足十人知晓,而其余,看见过他眼睛的人,无一生还。

  水,已漫过他们的脚踝。船,顷刻即倾。

  “救……救他们……”晓语吃力的指向身下覆着的两人,眸光渐渐涣散开来,语气却是抑不住的惊喜,“你,你……的眼睛好漂亮……为何……总戴着……面……面纱……”

  意识渐沌,天地飞旋着,陷入漫漫黑暗之中……

  ***

  夜色中,欸乃声起,一艘小船飞速破浪而行。远处,几声巨大轰响后,那艘大船在飞扬的烟尘火光中,渐渐隐没。

  “你看到了吧,”半老徐娘的陶妈一身黑衣劲装,周身散发着一种狠厉煞气,再无半分老鸨的媚态。她的目光却是痴迷的,流连在船头负手而立的湛蓝头发男子身上,缓缓说道,“他明明知道你在舱中,却不闻不问,要不是我把你救出,你早葬身江底了……”她满意的看到沉默着的泓周身控制不住颤抖起来,缓步走近他,痴痴道,“他的满心满眼,只剩下那个殊衣教主,哪还记得你!——泓,这样的人,还值得你为他效忠吗?……”

  终于,终于还是被放弃了。早已预料到了,不是吗……男子薄削的唇角缓缓弯起,划出一道冷酷的弧线,夜色中,有一丝淡淡的,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落寞,滑落眉梢。

  她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一头海水般湛蓝的长发,夜风飞扬起他的发,有种动人心魄的美,“若我陶颜为你放弃毓星海宫九幽星主的身份,泓,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起,再不理会江湖纷争?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星主!”抓着船橹的梦岚惊呼,“怎可把您的身份告知这个人!他,他是柳星主指名要了的人啊!……”

  九幽星主是毓星海宫最神秘最难以对付的人物之一了,她精通易容之术,变换着不同的身份和容貌,谁也没见过她的真实面目,她行踪飘忽诡异,今日她是淮青舟上头牌花魁的老鸨,明日有可能是皇宫中风情慵懒千娇百媚的贵妃……除了宫主,谁也不知她身在何处,何种身份面目,她掌握着毓星海宫的情报命脉,遍布天下的情报网都要经由她手,再汇总交由海宫之中——千万人的生杀予夺,往往只在她一念之间。二十八位星宿实力有强有弱,尔虞我诈已久,但谁不忌惮这个女煞星几分……

  如今,她竟为了这个素昧平生的俊美男子,甘愿放弃倾尽天下的权势?!……梦岚三女心中惊骇万分,却只紧抓着船橹,不敢表露出来。

  小船轻轻摇晃着,粼粼的水面碎裂,一潭夜星,登时化为了万点星光。

  “唉,……”月光下俊美如神祗的蓝发男子忽的幽幽一叹,唇角勾起玩世不恭的笑,他转过身,陶颜的手落了空,僵在半空。“你不懂,九幽星主。”

  “你,你怎么……”他,他不是被给了周身十八处大穴么……陶颜眼中寒芒大盛,惊疑不定的望着他。

  “别怕,我的穴道跟正常人不同而已。”泓好整以暇的摸着下巴,温温柔柔告诉她,分明是笑着的,眸光却渐渐冷下去,冰寒彻骨,“我对那些狗屁江湖纷争,没有半分兴趣,你是不是九幽星主跟我有什么干系……若非我愿,天下又有谁能困的住我……可是……怎么办呢?离开了那个孩子,泓可是会死的哦……”

  啪!水花四溅!一道蓝影消逝在水面,远远的,向那艘渺小成光点的画舫游去。

  “……陶颜,你陷他于险境,早该死千次万次了……好自为之……”

  ***

  

第二十一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