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一 风恋荷(下)

    ——“老爷,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躲一下吧——那群人绝非善辈,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他们——”

  ——“我已派人随后各送去了黄金千两,他们既已收下,便不会在生事端——今天你没看到他们听到金子的贪婪表情!哼!什么顶天立地,舍生取义,全是狗屁!没事啦,夫人!”

  ——“可是………”他们要的,恐怕不仅仅是千两黄金……

  ——“好啦,好啦,快睡吧!”打个哈欠,将被子拥至胸前,翻身咕哝——“妇道人家,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

  夜,静极,不知名的虫儿时不时凄凄唱着。

  更漏咽,满院霜华如雪。

  轱辘声隐约传来,碾碎了多少水晶般美丽脆弱的梦。

  淡月朦胧,若隐若现,静静俯瞰着人间,仿佛想看清这静谧神秘的夜色下隐藏着怎样的罪恶和阴谋……

  ………

  ………

  一切来得那么突然!

  命运从漫天乌云中伸出一支黑手,蓦的扼住了她的咽喉,甚至来不及呼叫!

  那一夜具体是怎样已记不清了——只是漫天喷洒的血腥,断臂残肢,火光冲天,映红了半片夜空!她看到一群黑衣蒙面人匆匆扛着一箱箱财宝仓皇而出,最疼她的古老管家拼命要拦,却被拦腰砍成两截,血雾喷天,尚有知觉的上肢犹自微微抽搐;惊慌失措的丫鬟们尖叫着四散而逃,转眼钗鬓花靥便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火光之中,父亲最钟爱的紫库墨晶水吊钟啪——被砸了个粉身碎骨!她看到父亲怒吼一声,暴怒冲过去,却被一剑挑破了胸腹,血涌如泉,五脏六腑都流出来………“荷儿,快跑!!快跑啊!!!”娘缭绫衫子上血迹斑斑,凌乱不堪,却紧紧抱着黑衣人的脚踝,向她嘶喊——她又看到了那双阴鸷怨毒的眼睛,此时却充满了令人作呕的淫光,狞笑着向娘走去………

  跑!跑!跑!在娘凄厉的惨叫声中,她拼命奔跑的身躯仿佛已失去知觉,空空荡荡,如在云间飘浮,蝴蝶花早已碾落成泥,白纱裙遍是血污——狂奔!狂奔!狂奔!逃离这个血腥的世界!!这些嗜血如命的禽兽!!可是,出口在哪里?天堂在哪里??娘——娘——

  神情恍惚中,她看见周围躲躲闪闪的目光,那些平日受她父亲恩惠,对她阿谀奉承极尽讨好的人们,如今却漠然别过头,装作没有看见这个已精疲力竭,生死悬于一线,随时会被身后紧追不舍的蒙面人杀死的小女孩——

  呵——她恍惚地笑着,原来这才是世间的真面目啊——狰狞——丑恶——令人作呕——

  如许世间,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感受到凛冽的寒光已逼近身后,尖锐的刺痛似乎已刺穿心肺,一瞬间心冷如死——

  砰——剑锋硬生生折断!!

  一道纤直孤傲的紫衣身影抱住了她,满手鲜血,却一刻也不停顿,冲开剑网,飞掠而去!

  那是他也仅是九岁的少年啊,凭着一股狠劲,一身并不高明的武功,愣是冲进了这生死未卜的是非之争中!

  当夜,月落西天,暗夜沉沉,一个紫衣少年抱着白衣小女孩,不知经历了多少围追堵截,流了多少鲜血,挨了多少剑,紫衣被鲜血浸透,孤傲的眉宇间充满不顾一切的疯狂………

  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他们终于逃了出来。

  *****

  “记住!——要活下去!!”浑身是血的紫衣少年望着小女孩空洞得仿佛失去灵魂的双眸,淡漠说道,“这个世界谁活着都不容易,活着必须有足够的力量!除了自己,谁也救不了你!人——必须自救!!”

  说完,紫衣少年转身离去,蹒跚着,几欲跌倒,一路血迹……

  砰——背后传来身躯倒地的声音——

  他咬了咬牙,终是不忍,转头望去——脸色惨白的小女孩已然跌落在地,蓬头散发,眼神涣散,白纱裙血渍斑斑,如同没有灵魂的木偶。

  紫衣少年缓缓走过去,恍不可闻地轻叹一声,扶她起来,苍白修长结满血痂的指插进她发间,轻轻的,一缕一缕将她瀑布般黑亮的发梳开,理顺,然后解下头上的缎带,仔细地给她系好——每一个动作都轻轻柔柔的,温柔呵护着,仿佛对待他最珍爱的宝贝——

  那一份无以言表的珍惜与呵护,蓦然击中她最柔软的心底,她终于大哭

  起来!

  清晨的阳光轻轻洒落,洒在他们的头上,肩上,洒在他们身后碧绿无垠的草原上,空气中飘浮着青草的清香,若有若无——浑身血迹的紫衣少年怀中,那个白纱裙的小女孩哭了许久许久,仿佛将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从此再也不会哭!

  紫色的缎带在晨风中轻盈起舞,恍若精灵………

  …………

  …………

  当她再次醒来,已被天山雪尼带回了天山,在漫天冰天雪地中,她心中刻骨入髓的除了复仇还是复仇,——雪色空茫中,常常会想起那道孤高清傲的翩影惊鸿,心中涌动着生命无法承受的复杂情感——听师父说,当年为了让路经此地的天山雪尼收留她,紫衣少年固执地背着小女孩,跟随在雪尼身后两天两夜,不吃不喝,踉跄着,跌倒后吐出一滩鲜红的血,爬起来继续走,脸色惨白的如同随时会死掉——

  那样强大执着的意念啊,以致心冷如冰的师父都忍不住动容………

  可是,茫茫人间,碧落黄泉,何时才是相见之日?!

  月冷千山,冥冥归去,回首却经年,憔悴天涯路,怎奈何,一缕相思,隔溪山不断?

  ……………

  ……………

  十年后的武林中,“天山玉女”的名号誉满江湖,如同天山颠峰的冰雪,冷冽逼人,锋芒毕露,却也心狠手辣,亦正亦邪,据说她将扬州一帮少侠折磨了三天三夜,筋骨尽断,鲜血流尽而亡,悚动江湖!!

  而当年孤高清傲的紫衣少年也成了名动天下的江湖第一教教主,淡漠一如既往,清如琉璃的双眸却再也不会流露那般柔软的感情——

  初见之时,如同天地初开,喜悦雷霆电击一般麻痹全身,以往种种如风般呼啸而过,席卷汹涌……她捂住胸口,半天无法说出话来——

  可是——为什么他的眼里没有哪怕一丝起伏,平静无波,仿佛亘古不波的古井………

  他……他已经忘了自己么?!!!

  白衣少女的心一点点冷了下来,如浸冰水,浑身竟止不住颤抖起来,——

  “风恋荷愿追随教主,誓死效忠教主,今生今世,永不反悔!!若违此誓,如同此钗!!”玉钗在手中喀声折断,凝脂般的纤手顿时鲜血直涌!

  跪在地上的白衣少女垂眸,冰雕玉塑般一动不动,——

  既然你已忘记,那么,就穷极我一生之力,偿还你,陪你永生永世!!!

  ……………

  ……………

  

番外一 风恋荷(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