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妖刀璇玑

    第一章 妖刀璇玑

  长安,朱雀大街。

  晨风徐徐,微凉气息拂面而来,分外舒爽。朱雀大街两侧柳枝低垂,拂行人面,柳莺在树影流光间婉转滴沥,柳叶摇曳着,阳光清透,流泻而下。

  七月的清晨,干净而纯粹。

  大街上渐渐有了叮叮当当的车马声,赶市的,寻亲访友的,出外踏青郊游的,来自各地的商贾,顶着薄露,踏入繁华的都城,开始了寻富之旅。丝袍乌履的读书人早早踏上学堂之路,边走边摇头晃脑咏读着诗句;贵胄子弟们骏马飞驰,狂风似的,呼啸着掠过街心……偶尔,有高髻翠钿,披半透明纱罗披帛,束腰长裙的年轻女子,袅袅婷婷飘过,娇靥贴的细细花钿,随着柳絮,悠悠飘落下来,像一场繁华迷幻的梦。

  街两侧鳞次栉比的店铺,陆陆续续开了张,小伙计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拆门板,扫地,擦桌子,……新一天的忙碌即将开始。缕缕灰尘在明亮的光线中,轻盈飞舞,散发着温暖尘世的气息。

  人群中,不知何时,冒出一个小乞丐,身着褴褛的灰袍,宽宽大大套在身上,显得不伦不类,头顶扎着破烂头巾,几缕乌发调皮垂在耳边,跟着他的脚步跳跃着。他脸面,脖颈满是黑灰,看不出容貌。他蹦蹦跳跳在人群中穿梭,乍看并不起眼,可细细看来,嵌在黑脸盘上,那双骨碌碌转个不停的明亮眸子,灿如星辰,只一眼,便令天地风云俱失了颜色。

  街边,蜷缩着不少和他同样衣衫褴褛的乞丐,眼神哀怜,渴望着来往行人的善心。但大多数人连看也不看一眼,脚步不停,匆匆而过。小乞丐一路走来,不时掏出几个铜板,叮叮当当抛到破碗中,笑笑走开。周围行人莫不投来狐疑的目光,他却毫不理会,旁若无人的,边走边张望着长安渐现的繁华风采。

  “起来!起来!给我搜!”忽然,前方传来粗鲁的叫嚷声,只见一群家丁模样的人正沿街搜着什么,摊铺全被翻得乱七八糟,扔了一地,可怜摊主稍有抵抗,便被打的头破血流,连街边的乞丐也遭了难。身后一锦衣玉带,粉脸却青紫肿如猪头的贵公子捂着脸,指手划脚指挥着,那些人粗暴的将周围人推开,啐一声,继续向前搜。

  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不是前两天当街调戏妇女,被自己教训个鼻青脸肿的恶少吗?那天还趴在地上,哭天抢地地诅咒发誓,以后会重新做人,再不欺负老百姓……才仅仅几天,就故态重萌了?小乞儿皱起了眉头。

  “不知道这次是哪个倒霉家伙,得罪冉大少,简直自个儿往死路上走,唉。”

  “哼!冉祖雍那个混蛋侍御史,整日价像条狗一样跟在梁王后面,一副奴才样,生出的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真想打他个满地找牙——”

  “嘘——你不想活啦?”先前说话那人噤如寒蝉,慌张地向周围望望,悄声道,“谁不知道,在京城,梁王就是天。姓冉的是他‘五狗’之一,连三高官官都得恭恭敬敬的,他弄死咱们些小老百姓,不跟弄死只蚂蚁似的!别说啦!快走啦!”

  “……”粗布荆衣的年轻人恨恨捏着拳头,双眼烈焰熊熊,整个人似乎燃烧起来,终于忍不住冲上前去!

  一双裹着褴褛衣衫的小手,忽然拦在了他胸前!

  他愤懑扭头,却撞进一双明亮璀璨的眸中,瞬间僵住!那眸子,仿佛浩淼星空中闪烁着的星辰,又仿佛沉沉暗夜升腾的灿烂焰火,波光流转,在身上停留的瞬间,只觉呼吸灵魂一同抽走,剩下空茫茫的躯壳,被抛弃在广袤宇宙之中……

  那眸子的主人淡淡的敛回目光,似对这种直愣愣的注视已习以为常。转了转眼珠,他拨开众人,大摇大摆走到冉大少身后,拍拍他肩,笑道:“猪头,不是在找本大侠吧?”

  所有的惊讶目光齐齐射来,冉大少涨红了脸,手指哆嗦着指向他,“是——是…..”

  “是!是你个头!”没等他说完,小乞儿重重一拳砸到他眼上,惊呼声中,冉大少惨叫着,捂住眼跌倒在地。

  旁边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暴喝一声,扑上来,长刀还未挥落,小乞儿身形翩然而起,破烂的衣袂纷飞间,砰砰砰几脚,那群家丁们已躺在地上呻吟不已。

  小乞儿转动着手腕,嘻嘻笑道:“上次你跪在地上,求本大侠饶你,发誓说再为非作歹,就是龟孙子,给我磕一百个响头,想不到死性不改。龟孙儿,快快磕头吧,磕的又快又响的话,我可以考虑免几个!”

  人群中有快意的笑声响起,先前说话那人早不知跑到哪了,年轻人静静看着,嘴角弯了起来,寒酸破旧却干净的衣着掩不住他英气勃勃的气息,如同林间傲然挺立的寒松。

  这时,跌坐在地,凝视着他的冉大少,忽然笑了。笑意浮在他青肿的脸上,有了毒蛇般诡异恶毒的气息,他漆黑漆黑的瞳仁中,蓦的映出一道妖艳血红的光芒!

  那光,正来自小乞儿的身后!

  “小心!”听得年轻人的疾呼,小乞儿身形已平平飘出数丈,可那妖艳之刀光如附骨之蛆,瞬间追至,漫天地俱被笼罩在血色刀光之中,分不清哪是刀,哪是影。无穷的压迫感,铺天盖地,似要把人五脏六腑碎成尘芥!

  仿佛,漫天飞舞的繁花,也抵不过这一刀的华丽;仿佛,这一刀挥出,不是杀人,而是一场绚烂多姿,艳若荼靡的生命之舞,是绮窗雕栏下美人的低诉,是鸳被绣枕前情人的喃语,妖冶凄迷,无法用语言形容。那一瞬间,小乞儿看到了一张如此难忘的脸,那是绝对的冷,冷的心,冷的魂,冰雪雕成的眼神,看一眼整个人心脏停止,血液冰结。可绝对的冷酷中透出一种蚀骨销魂的妖媚,媚惑万千的风姿,一颦一笑,都透着媚骨天成,只一眼,让冰结的血液重新腾如沸水!

  她慵懒的纤手,似乎漫不经心地递出了这一刀,那样的妖艳魅惑,冷酷无情,似乎她杀人,本就天经地义,任何人,都理应成为这样完美刀法下的亡魂!

  “妖刀”璇玑!

  传说,她生于灵蛇谷中,因蛇形练剑,以蛇胆为生,十多岁时心智尚不健全,如无知孩童。她招式诡异,毒若妖蛇,而且招招纯乎天然,毫无雕凿痕迹,无隙可寻。十三岁她出谷,空手杀死成名大侠十八人,轰动一时,十五岁于死亡涧,夺得被天下诅咒的绯红妖刀,从此突飞猛进,进展之速,当世几乎无人可以比肩,十六岁,冷艳的持刀少女连灭崆峒一十六帮,血流成河,妖冶凄迷的刀光成了地狱象征,时人谈妖色变。她一门心思尽在研究刀法之上,杀人全凭喜好,看不顺眼,杀!言语不逊,杀!甚至,看到蹩脚的刀客,她会认为那是侮辱刀道,杀!……直到有一天,仇人如蜂蚁汹涌而至,设下无数毒局,群起攻之,她重伤败走,从此不知所踪。

  按年龄,她也该近不惑之年,可是这样的妖媚,这样的冰冷,仿佛凝固了千年时光,永远停留在豆蔻年华。

  …………..

  漫天绯红妖冶的刀光中,小乞儿仿佛看到了他的血液,点点挥洒在天宇间,如绽放着千朵万朵血色的婴粟花。

  “当!”金属崩裂的刺耳声,仿佛寸寸刮碎了人的心脏!

  绯红色的碎片洒落一地,女子震惊望着手中片片迸碎的弯刀,恍如千年执着的梦想碎落一地,失却了冷艳魅惑,丝丝沉痛震惊在眉尖沉浮——

  为甚么?为甚么?她苦练了三十年的儇妖刀法,终于达到了最后一层“血婴僳”,竟被人一招击破,连刀,也碎成了齑粉!她,甚至不知,对方如何出招,如何一击而退,如何毫无痕迹收回的。

  这是,每一个刀者,都无法接受的耻辱!

  小乞儿愣愣站在原地,地上的冉大少早滚爬到一边,交战瞬间扑过来救援的年轻人,被无所不在的刀气所伤,胸前鲜血淋漓。

  “发乎心,止于意,随心所欲,率性而为,不失为刀法大境界!可是,璇玑,”缥缈的声音蓦的响起,如同天外之音,时远时近,虚无飘渺,却又近在耳边,叹起轻微的叹息

  “你心拘于一念,有了牵绊,必然有所碍滞。未出招时,你已败了。”

  小乞儿屏气循声,远远望去,一道翩若惊鸿的青衣身影渐渐远去,闪着玉般温润光芒,消失在琉璃屋檐之间。

  “发乎心,止于意,随心所欲,率性而为……”女子喃喃道,阳光下,红衣如血,恍惚间似化为一摊鲜血。她凝视着手心残存的尖锐刀柄,眼神渐渐澄明透彻,如千年凝固的沉谭泛起清澈涟漪,层层抵达心灵深处。

  “刀神……果然是他——哈哈!”她突然肆虐无忌的放声笑起来,愈加魅惑众生。红衣飞扬,她纤影纷飞于空中,手中无刀,却有耀眼光芒从手心飞出,慑人心魂!她就这样不停舞着心中之刀,仿佛要把生命中所有璀璨绚烂绽放于这个瞬间,那绯红如血的衣衫,如同魔鬼的池沼中,千万朵红莲一夕间绽如荼糜,战栗了所有生灵!

  所有人呆呆望着她,为她的魅惑,为她的癫狂,为这近于完美的刀法。

  “请转告梁王殿下,恕璇玑不能再为殿下效力!再造之恩,来世再报了!”阳光洒落,女子停住身,面容似有淡淡光芒点点迸出,绯衣如血,殷红欲滴。冉大少愣愣点头,又惊惶摇头,茫然不知所措。

  “妖刀”璇玑,是梁王身边四大暗卫之一,武功已至颠峰,——他是仗着爹爹颜面,费尽气力,将她借来。如今却被人一招击败,那人,究竟有怎样高深莫测的力量?若他与自己为敌……跌坐地上的贵公子蓦的打个寒战!

  “啊!”

  却听小乞儿惊叫一声,身如飞燕,瞬间已到璇玑身边,可是已来不及!

  半截刀柄已整个没入女子胸膛!鲜血,如朵朵凄艳的红莲,在胸前肆虐绽放!

  “快!马上运气保住心脉!”小乞儿娴熟点住她胸前两处大穴,血依旧咕咕而出,他微微皱眉,挥袖一展,七根银针霎时没入她体内,顿时潮水般急速衰退的力量如遇堤坝,再无可流泻分毫。

  “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小乞儿拍拍胸口,明眸流转,却有不加掩饰的责备,“不过,只能暂时稳住气血衰败,创口太深,需十个时辰之后,血凝心固,才可拔刀。再调养半年,人参吊命,也就好了,可是以后你就摸不到你心爱的刀,只能绣绣花啦!好好的,干嘛寻死?”

  璇玑眼波盈盈,望着责备她寻死的小乞儿,有些啼笑皆非。他似乎忘了,那一刀,是挥向他的,若不是青衣刀神援手,他已经身首异处。她微微咳了下,崩裂的伤口撕裂生生得疼,忽然纤手一动,霍——刀柄已拔出,登时血如泉涌,再无回天之力!

  “我璇玑一生追求刀道……今已得闻,堪破至理,死而何憾?……败在刀神手下,我心已足……”

  “呸呸!”小乞儿气的跺脚,“什么至理假理!生命就是无上真理!命都没了,还谈什么至尊刀法!”

  璇玑微微笑起来,冷艳魅惑的娇容,忽地有种解脱的安宁祥和。她费力想抬手,血却疯狂从她身上蜿蜒而下,浸透了大片的青石板。小乞儿忙握住她的手,刚要说话,心却猛地一动,手上仿佛被塞进什么东西。

  女子眼神渐渐涣散开来,冷冷的,妖媚的,魅惑的声音荡漾开来:

  “刀神……殊衣教的刀神……得罪了殊衣教,……只有死路一条……我璇玑……岂能死在他人手上……?”

  ………………..

  …………………

  

  

第一章 妖刀璇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