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一语乾坤

    第二章一语乾坤

  是夜,偌大长安城陷入了沉沉静谧之中,长戟明盔的执金吾们在大街上巡逻着,唐时禁夜,日落三百声铜钲响后,是不允许任何人在街上闲逛的。更漏声声,从渺远的夜空传来,仿佛敲碎了如水的月光,洒落一地。

  梁府。

  庭院中,玲珑水榭,卧于一汪碧水之上,纯白如雪的莲,在月光下拢起娇颜,沉沉入梦。远远的回廊石径间,不时有士兵巡逻走过,踏碎了一地虫声。

  水晶绣灯在风中微微摇晃,水榭的回廊上,忽的传出说话声,惊醒了一池的睡莲——

  “王爷,这是皇上身边的怀公公送来的密信,请王爷过目。”

  水榭中迎风酌酒的几个人,放下酒杯,目光投射过来。坐在最下首的正是脸面淤肿的贵公子冉峰,他身上全无白日的嚣张气焰,只略微拘束地转着手中玉杯。他左手边身着四品朱红绫罗官服,一脸谄笑的老官员,面孔与他有几分相似,正是他的父亲,侍御史冉祖雍;右侧坐着一皮肤黧黑,憔悴沧桑的中年官员,眼光总是游移着,跳跃不定,闪烁着邪恶而惊惶的气息。靠近首座,是一个谋士模样的人,他相貌平凡之极,却有一双漆黑如夜的眸子,凝视着这样阴沉的眸子,仿佛无尽的黑暗汹涌而至,将人心魂坠入地狱中去。

  这一刻,他沉沉的眸子正全神望着临风而立的高大身影,锐利锋芒在瞳孔间跳动,如魔鬼的烈焰。那薄衣轻裘的高大身影,冷冷转身,一张线条冷硬,如刀雕刻而成的面孔,露在柔和水晶灯光下。两鬓微霜,面容却俊美如神雕,风采逼人——一瞬间,灯火仿佛黯淡下去,莫名的肃冷气息,扑面而来,裂人心魂。

  他挥手令老管家退下,拈着这封千方百计躲过执金吾,送来的加密信,神色淡然无波,掷到谋士面前,淡淡道:

  “子襄,念。”

  水榭中其余三人惊羡地望着这个叫“子襄”的谋士,梁王对他,是何等的信任恩宠!郑愔郑子襄,传说有神鬼莫测之机,心思诡秘,冷酷无情,是当今梁王最得宠的幕僚……看了眼父亲巴结谄媚的表情,冉峰在桌下暗暗捏起了手指——今夜,他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谋士脸上却无一丝受宠若惊,声色不动地接过密信,应道:“是。”

  “谨梁王殿下:今日下朝后,皇上与众妃嫔于御花园赏花两个时辰,用午膳两个时辰,午后幸于上官昭容的赋情楼,之后相王李旦,太平长公主忽然觐见皇上,于御书房密谈三个多时辰,内容不祥。相王与长公主走后,皇上神色悒郁,在书房踱来踱去,似有未决之事,而后召见宰相魏元忠,黄门侍郎宋璟,连同给事中严善思,秘密议事,连传三道密旨于中书省……据中书舍人谢大人透漏,明日将有剧变!王爷诸事小心,谨防万一之事。小怀子拜上!”

  话音未落,冉祖雍老脸已剧烈颤抖起来,“相王长公主……素不参政,魏老儿与宋驴一向是我们的死对头,圣上连番召见,…….莫非对王爷起了疑心,下旨查抄?那明天,明天……”

  想到梁王一旦倒台,自己也脱不了关系,查抄家产没家为奴是小,满门抄斩也说不定,不由全身都哆嗦起来。

  面相黧黑的官员道,“相王长公主向来视王爷为眼中钉,恨不能除之后快,魏宋二人更不必说。依之逊看,圣上优柔寡断,想是信了竖子谗言,但又不忍诛杀殿下,故透漏口风于小怀子,以通风殿下,让殿下暂时避避风头,他日定可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对对对!王爷还是暂时避避风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事情平息,再图大业!”冉祖雍连声附和道。

  高大魁梧的身影一动不动,冷冷望着雾气缥缈的水面,夜风吹起回廊挂着的蔷薇风铃,清脆的如同天籁。这是小月溪——他最小的女儿,特地命人悬挂的,风一吹,仿佛九天玄女拨动十二种仙乐,淙淙如高山流水,…...

  “子襄,依你之见呢?”

  郑愔沉黑的眸子闪动着,声音平静如水,“京城十万大军,决定着皇城安危——可以说,皇上的宝座安稳与否,与三军直接相关。其中,羽林军一万尽在左右羽林将军李多祚杨元啖手中,巡营军三万握于千里神箭刘幽求将军之手,飞骑营六万由京兆尹梁衍全权调度——宋大人,是吗?”

  宋之逊官至光禄丞,对此自是了如指掌,连声称是。

  “殿下于刘将军有恩,梁衍为殿下的得意门生,三军之半数掌控于殿下手中。若皇上果真欲对殿下不利,必先折其羽翼,削其军权,分其财势,否则一旦兵变,破宫犯阙,后果不堪设想。即使皇上想不到,以宋璟之智冠天下,断不会出此下策。”

  宋之逊,冉氏父子目瞪口呆,对他刮目相看,哪还说得出话?梁王似早料到,嘴角抿起冷硬的线条,面沉如水,空中飞舞的流萤似被凝住,惊惶地一闪一闪着。

  谋士凝视梁王片刻,低声道:“王爷想必也猜到了,以相王,长公主之尊,宋璟,魏元忠之智图谋之事……毫无疑问,皇上,已决心立储——立储大典,就在明日!”

  喀!一声刺耳裂响!精美金杯被捏得粉碎!

  金沙缓缓从他指缝间泻下,在风中洒落开来,弥漫着冰冷肃杀的气息。除了郑愔,在场之人脸色煞白,呼吸尽失,惶惶不安地望着他面无表情的脸。

  “之逊,立即回宫,告知皇后娘娘,请她无论如何拖住皇上!”宋之逊唯唯诺诺应声,匆忙退走。

  “蚀痕!”

  树丛中悄无声息飘出一道黑影,仿佛地狱中的幽灵,灯光洒在他身上,如被吸收了般,黑如漆墨,令人心悸。“去公主府,令训儿(武崇训)与公主马上入宫觐见皇上,快!”

  黑影倏忽间消失,冉峰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时,听得梁王冷冷声音又道:“冉大人,随本王进宫!”

  眼见夜色中,梁王等人的身影渐渐远去,冉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慌忙追过去,扑倒在地,泣道:“小子今日累璇玑姐姐惨死,还请王爷降罪!”

  冉祖雍狠狠瞪他一眼,慌忙跪倒在地,老泪纵横,为儿子求情。

  梁王皱了下眉,璇玑之死,对他如折臂膀,痛彻心扉,但此时此刻,他实在无心此等琐事。“璇玑技不如人,羞愤自杀,也怪不得你,起来吧!”

  冉峰依然俯身不起,“敢问王爷,璇玑姐姐的尸体如何处理?”

  梁王冷冷道:“丢到乱葬岗……这等没用的东西!竟连一招都接不住,死了倒也干净!”

  “王爷请三思!璇玑姐姐跟随王爷十几年,忠心耿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若这般胡乱葬了,被旁人得知,熟悉内情的知是璇玑姐姐叛离在先,不知道的却误以为王爷天性凉薄,不堪为主,天下有识之士谁还敢来投靠?小子死不足惜,可是,若因此累王爷英名受损,属下离心,小子就是死个千次万次也难逃罪责!王爷明察啊!”冉峰俯身在地,磕头不已。

  梁王深深望了他一眼,俊美的脸神色微澜:“璇玑为本王出生入死多年,本王岂是无情之人?子襄,传令下去,以五品之礼,厚葬于塔园。”目光带着一丝微微赞许,瞟过俯身在地的冉峰,又道:

  “想不到冉小子有这等见识……祖雍,你不必随本王入宫了,回头带去项大夫那儿,好好给冉小子治治伤。”

  冉祖雍喜出望外,连连应声,却没发现,梁王眼中一闪而过的冷冽锋芒!郑愔阴沉沉地望着他,那漆黑的双眸,如同万丈深渊,一旦踩入,便是万劫不复…..

  ****

  

  

第二章 一语乾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