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飞火流星

    夜色,无穷无尽蔓延开来。

  夏虫,无休止的鸣唱着,萋萋如雨。横栏上望不到尽头的蔷薇风铃,在风中叮咚相合,空荡荡的水榭中,杯盘狼藉,只剩下落寞的水晶绣灯,微微摇晃,凉风如水。

  空旷的曲廊中,蓦的飘下一条轻盈如烟的身影,翩然落地,不惊轻尘。他穿着宽大的褴褛衣衫,头系破旧头巾,正是白日的小乞儿。只见他大口大口呼吸了几下,拍胸自语道:“憋死了,憋死了!想不到这鬼地方暗藏了这许多绝世高手,唉,早知道,该跟七师叔学习龟息大法的!——皇帝老儿总算做了件象样的事,他再不立太子,天下可又得改姓武了。”

  他舒展下酸软的腰肢,从怀中摸出一物,这是一枚三寸长短,绯红如血的石雕,月牙形,雕满了繁复华丽的兽形图腾,柔和灯光下,图纹变幻莫测,仿佛狰狞巨兽振翅博起,裂面而来!看的愈久,愈觉胆战心惊,好似灵魂被它撕裂一般!

  这石雕,正是璇玑留给他的东西。璇玑塞给他那瞬间,眼神蓦的锋利如刀,娇容上痛楚不甘纵横如藤,——这石雕究竟有何秘密,是某个远古部落遗落的圣物么,握在手里,隐隐热气上涌,仿佛一条火蛇蜿蜒而上…….他左看右看,看不出所以然,只觉神秘诡异之极,便随手揣到了怀中。想到璇玑之死,心思黯然下来,仰首苍穹,夜色苍茫,漫天繁星点点。

  璇玑一生,无论功过是非,那样的传奇绚烂,该化为万千星辰中的一粒,永久闪烁在宇宙之颠吧?

  璇玑姐姐,果如晓语所料,冉峰说服了梁王,你可以入土为安了……安息吧。小乞儿默默祷念着,苍茫天空中蓦的划过一道璀璨光茫,照亮了半笼星空,陨落天际……

  …………..

  沿着回廊前行,水波荡漾,睡莲幽幽香气飘落在夜风之中,曲廊回环,九步一折,十步一回,水榭玲珑,亭台雍容,处处透出奢华靡丽的气息。可恨梁王武三思,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也许,这每一根雕栏之上,都浸淫着无数百姓的血与泪……小乞儿恨恨踢了一脚曲廊栏杆,咚的一声巨响!

  ——“谁在那里!”

  远处树丛小径间传来一声暴喝,脚步声杂沓而至,一队巡逻卫兵拨开树丛,向曲廊方向涌来!

  卫兵东张西望了片刻,嘟囔了几声见鬼,继续向前巡视去了,小乞儿从横梁上跳下,冲他们的背影做个鬼脸。哼,除了刚才那个幽灵似的“蚀痕”,还有谁能捉到他?

  刚走几步,周身猛地一凛,寒气从脊梁嗖嗖升起,如浸冰水,几乎下意识的,将头微微一偏。

  耳边,轻微破空之声倏忽即逝,竟是一根青绿松针!径自射透了檀香木雕栏,劈空而去!

  小乞儿心头一凛,转身望去,却连半个鬼影也无,一盏盏血色绣灯无风而动,像一双双恶毒的眼睛,诡异的凝视着他!

  流萤依然在夜空中飞舞,夜很静,很静,虫儿忽然失了声。

  漫天星光,蓦然前所未有的绚烂,光芒点点。

  “哪……哪里来的乌龟王八蛋,快快滚出来!少在小爷面前装神闹鬼!”小乞儿心脏突突跳着,似要迸裂出胸腔,手指攥紧,低低喝道。

  话音未落,夜空霍然一亮!灰蓝天空原本暗沉沉的,霎时镀上一层银色光芒,晶莹闪烁,仿佛最纯净的阳光照射下,天山颠峰的冰钻璀璨万千,又仿佛天宇间星辰瞬间爆发,灿烂流星雨纷落人间。那银光,似流光,似利电,似星雨,似万千飞雪,无处不在,恍惚间,世上每一粒微尘,每一片落叶,都化为牛毛细雨似的光芒,铺天盖地……

  世间暗器何止千万,——七菱金钱镖,柳叶飞刀,乾坤圈,如意珠,袖箭,背弩,飞蝗石,雷火弹,…….甚至血滴,泪水,唾液,……每一滴都可置人死命。但这些依赖外物的暗器,如何比得上无穷无尽的星光?

  火树银花合,星落陨如雨。

  暗器之魔——星陨,他只用一种暗器,暗器的名字叫,飞火流星!

  漫天的星光,飞舞的流火,就是他的武器。那满天飞舞的飞火流星,超越光速,更超越一切生命极限,没人能够逃过。只要一丝丝流光沾上肌肤,灼伤血液,只要沾染一滴血液,便如同天雷勾动地火,将血管寸寸炸裂,血肉四溅!更为恐怖的是,飞火流星之药引,天下独一无二,每次用过之后,死亡之人的鲜血被全部放干,星陨,便以这死人之血,重新炼制飞火流星的引子......

  当生死悬于一线,人的潜力会悉数逼出!

  电光石闪的瞬间,小乞儿腕间飞出的透明丝线,幻化成光圈,笼罩周身,同时,整个人化为一道利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疾飞入水!

  这一旋一跃,如疾风闪电,穷尽他毕生之力,武学之颠!

  哗——平静湖水宛如巨龙掀开,狂卷汹涌!

  水面,泛起一团一团的猩红血泡,触目惊心!

  还是迟了,流光沾上了他的左腿,在他入水的瞬间蓦然炸开!腿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爆痛,全身仿佛被生生撕成了碎片,猩红的湖水灌进鼻腔,热辣辣的腥气冲彻肺腑!小乞儿死死咬住下唇,不让一丝呻吟逸出嘴角,手脚并用,拼命向前游去!

  岸上传来野兽负伤般的嘶吼声,惊人心魂。湖水蓦的波涛翻滚,涛惊浪骇,湖面如怒龙兴风作浪,好似要将这天地裹入浪涛之中。小乞儿被震的头晕眼花,耳际轰鸣,昏昏沉沉随水漂浮,几乎晕眩过去——

  飞火流星的药引留在了他体内,星陨已经震怒若狂,欲以内力将他震伤至死!

  岸上火光大盛,划开了静谧夜色,嘈杂人声纷纷向水榭边涌来。梁王府,从未如此纷乱过。

  这个时候,露出水面,便是死路一条…….他咬牙,拼尽最后一丝力气,逆水而行,水下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待得久了,肺要爆炸一般,脸面涨成青紫,腿已经麻痹地失去知觉,水波翻滚汹涌着,吞噬他体内不断流出的鲜血,脑海渐渐一片空白……

  不要放弃,永远不要放弃……黑暗中,蓦的冒出一道声音,宛如重锤当头落下,头脑一个激灵,有甚么尖利的刺痛呼啸而过……

  是谁的声音,那样的熟悉缥缈,仿佛是梦里魂里,跋涉了千山万水,用生命追寻的眷恋?

  再坚持一下就好,坚持一下……缥缈声音从幽冥中传来,划开一团混沌的黑暗,一点点将他心底的力量唤起——狂乱水波再一次汹涌卷来,小乞儿手中丝线猛地甩出………

  爬上岸,已是筋疲力尽,他四肢一摊,像泥水般瘫躺下来,累得魂飞魄散,只剩下空茫茫的躯壳,连一根脚趾头也不想动。

  不知躺了多久,夜色沉沉,星光黯淡,橘黄色的宫灯一盏盏熄灭,薄雾凝成了露珠,挂在树梢,夜风吹来,啪的滴落下来。

  远处,忽然有脚步声咚咚传来,晓语头嗡的一声,深深吸了口气,艰难挪动伤腿,一跛一跛,移到一扇黑黢黢的窗前,不管三七二十一,纵身爬了进去。

  脚步声从窗前经过,没有停顿,小乞儿长长舒口气,扶着窗慢慢站起来,藉着窗外淡淡光芒,打量下屋中摆设。这是间极雅致芬芳的闺房,靠着绮窗雕栏,放着一架风尾瑶琴,精致的梳妆台,鸾凤铜镜,散乱放着玉钗凤簪,金钿花红等,金兽猊还在袅袅飘着龙涎香。透过水晶帘,内房玉屏风后绣帷低垂,呼吸低微,似乎有人在熟睡。

  小乞儿刚一动,腿上那无法忍受的剧烈痛楚让他险些呻吟出声,拖着脚挪到柜前,翻了件骑马装,换掉身上湿冷的衣服。

  衣柜中绫罗绸缎,五光十色,仿佛长安锦绣尽集于此——这般奢华,定与梁王关系匪浅,很有可能是他的宝贝女儿……小乞儿撇撇嘴,恶作剧地将身上的血抹了一柜子,吓唬吓唬她也好。腿上伤口被水浸泡的惨不忍睹,指甲大小的一个个血洞开始有溃烂迹象,血肉模糊,看的他嘴角不由抽搐了几下,掏出一瓶伤药,涂上,又撕了件衣料,简单包扎了一下。

  若非他熟知飞火流星之毒之烈,若非他轻功举世无双,少有人敌,若非遇险时身边恰恰有一谭湖水,现在的采晓语,恐怕已成了一具放干血的僵尸了。

  有仇不报非君子!星陨,下次再让我遇见你,一定把你大卸八块,炼成飞血人肉流星……小乞儿暗暗恨道。想到那药引不知沾染了多少死人血肉,现在自己体内流窜,不由一阵恶心。

  忽听咯——的一声,有人纵身翻窗进来!他大吃一惊,忙跳进柜子藏起。只听悉悉簌簌的脚步声停了片刻,似在打量房间情况,接着是轻微翻箱倒柜的声音,晓语心头一震,这厮莫非也有自己同样目的?梁府戒备森严,固若金汤,以他的绝世轻功,躲开护卫尚险象丛生,好几次险些被发现——这厮武功定然不弱……不好,一会儿他便搜到此处,如今他腿脚不便,气力尽失,如何敌的过?心中一躁,腿上伤口突突炸痛起来,疼的龇牙咧嘴,听得外面那人“咦“了一声,脚步声瞬间已到柜前。

  晓语蹲在一堆锦绣衣衫间,暗暗咬牙,掌力蓄满,准备一开门便给他致命一击!

  ****

  

第三章 飞火流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