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芳心千重似束

    第四章芳心千重似束

  却说晓语蹲在一堆锦绣衣衫间,暗暗咬牙,掌力蓄满,准备一开门便给他致命一击!

  夜,黑不见底。铺天盖地的漆黑中,只听得见擂鼓似的心跳声。

  “谁!”蓦的一声娇叱划破寂静,触到柜门的手微微一滞,听得外面清亮动听的少女声音喝道:“大胆狗奴才!深更半夜,竟敢闯入本宫闺房,不想活了!——尝尝本宫七七八十九种夺魂针!”

  黑暗中的小乞儿翻了个白眼,只听叮叮当当细小金属落地的声音中,男子声音低笑道:“尊贵的小郡主,在下冒昧造访,有失礼数,不要见怪啊,郡主金枝玉叶,千金之体,万一不小心伤了自个身子,可是大大不妥。”

  “看不出你这副鬼样子,武功还不赖!嗯,说话倒是斯斯文文,难道是传说中的雅贼?本宫饶了你,快给我滚出去……呀!”少女惊叫一声,盛气凌人的语调中有惊恐颤抖:“你……你想作甚么?”

  “嘻,这柄九转轮刀乃兵府库无上珍品,千年难遇的奇兵利刃,削金断玉,触血即死,只要轻轻一剖啊,郡主美丽的鼻子可就扑通一声掉下来喽……”小郡主倒吸一口冷气,男子声音依然笑意微微,却透着丝丝渗入骨髓的冰冷:“乖乖小郡主,告诉大叔,神草紫车藏在哪里?”

  “什么紫车绿车,本宫怎会知道?喏,你出去穿过这片芭蕉,过了流荷桥,再走半多个时辰,进馨德门就看见芙蓉苑了。里面花花草草有的是,你自己去找嘛!”少女声音嗔怒道。

  “你在装傻么,尊贵的小郡主?”暗夜中,九道锋刃闪着凛冽寒芒,抵在少女秀美的脖颈上,男子声音愈发冷的刺骨——“那我便告诉你,神草紫车如何到你武家之手的。”

  “传说神草紫车来自昆仑神欲之谷,千年才长一寸,有九头鸟翼豹身的风貕兽看守。神草之效,没人真正知道,据说得到它,美貌之人可以青春永驻,怕死之人能够长生不死,练武之人一夕之间称霸武林,有野心之人可一统天下……总之世间所有梦想之事,都可如愿以偿!——当时,年纪尚轻却已声名赫赫的神医何思儒,孤身一人闯入昆仑,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断万年修蛇于青巯之泽,历经千辛万苦,千难万险,终于找到了神草紫车。而后与万年神兽风貕兽斗志斗勇,殊死相博,那场大战之惨烈残酷壮丽辉煌,竟令神欲之谷满陌繁花,瞬间齐齐绽放如春,谷外却依然风雪漫漫,冰封万里,十天十夜后,何思儒终于抱得神草归,成就一段堪比神魔的武林传奇!

  可是,这样一个旷世奇男子,出谷没多久便不知所踪,几年后,他竟不知为何,入宫当了御医,成了众矢之的。这一当就是三年。三年中,多少觊觎神草的人手段使尽,多少毒计阴谋明枪暗箭,他都凭着惊才绝艳的智慧胆识一一粉碎了。

  三年后,就是二十三年前,高宗忽然驾崩,经查竟是有人蓄意下毒所致!这件史无前例的御前下毒案,牵连无数皇家贵胄身死族灭,连当时政绩颇佳的太子李贤,亦因此事被贬为庶民,流放巴州。宫廷御医无一幸免,尽数被诛杀,官至太医署丞,宫廷第一御医何思儒更因首犯之责,满门抄斩,家产充公。而这起惨绝人寰的株连案中,受益最大的人正是你爹,梁王武三思!你爹带人将何家上上下下掘地三尺,但上报朝廷缴获品中却无此物,不是你爹私吞还有何人?哼,你不说也罢,我这便剥了你衣服,再一层层剥下你的皮肤,看你还敢不敢嘴硬?”

  只听嗤嗤——利刃割裂衣衫的声音,在静谧夜色中尤显得惊心动魄,夹杂着少女哭喊的声音:“住手!你这下流无耻的狗奴才!…….再不住手,本宫要把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住手啊!我真的不知道什么紫车草!不知道啊…….救命啊!来人哪!……”

  “不用白费力气了,外面的侍卫已统统见阎王去了!”男子阴沉沉的笑意中,绝望的少女闭上了俏美眸子,任无尽羞愤屈辱愤怒不甘,铺天盖地笼罩过来!

  砰——对面柜门猛的被踢飞!

  一道黛青身影轻盈如烟,转瞬掠至他们面前!窗外淡淡光芒洒入,少年背对着灯火,傲然而立,一身束身青色骑马装,愈发英姿飒爽,风采逼人!只随随便便站着,仿佛星敛月沉,天地黯淡,光芒从他身上一点点迸出,耀花了人眼!

  脸蒙黑纱的黑衣人动作僵住,眯着一双锐利眸子扫视着少年,夜风吹起他的衣袂,竟给人轻如飘絮的虚无感,仿佛那黑衣之下裹的是空气…….近似半裸的少女此刻睁大了盈盈秋眸,怔怔望着他。雪色肌肤泛着象牙般的光泽,月光流泻而下,明眸皓齿,柳眉如黛,眼波似水,竟是极美之姿!

  少年冷冷道:“放开她,我带你去找紫车草。”

  黑衣人瞳孔蓦的缩紧,宛如被针刺了一下:“你,知道紫车草在哪?!……哼,想骗爷么,你小子鬼鬼祟祟躲在柜里,怕也是为神草而来吧!”

  说到最后一句,眸中杀气大盛,手中九转轮刀隐隐发出吟啸之声,光芒蓦的四射!少年却似毫无所觉,淡淡一晒,径自走向他身边的少女,单脚挑起散落地上的锦衾,裹住少女瑟瑟的身子,垂眸道:

  “我本是府中裨将之子,与小郡主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自小发誓非卿不娶,非君不嫁。我一生别无所求,只求侍奉在郡主身边,为她生,为她死,山崩地裂,海枯石烂,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怎奈,我身份低微,容颜鄙陋,梁王瞧我不上,发现之后,竟把我全家赶了出府。我自知配不上尊贵无双的月溪郡主,今夜能见上一面,死而无憾!你若相信,我便带你去寻;若是不信,便杀了我俩,但如此一来,你也休想再见神草踪迹了!”

  月溪郡主愣愣望着他,不知是衾被的作用,还是他的话,僵冷身子渐渐发烫起来,粉颊更是火烧一般,娇艳欲滴。却不知少年垂落眸子中灿烂爆发的笑意——

  若师父听到了这番话,一定会把他大卸八块吧?

  黑衣人眸光闪烁着,似在掂量他的话是真是假,杀他二人易如反掌,但要不是今夜,恰好梁王深夜入宫,芙蓉苑刺客潜入,大部分警卫都赶过去救援,他才得以潜入这澜月阁,——若杀了他俩,恐怕日后想进梁府亦是难如登天…….他虚飘飘的手掌一扬,叹道:“罢了,只要能找到神草,我便饶了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夜已三更,快点动身吧。”

  少年瞟了眼窗外,夜色中花影扶疏,芭蕉滴露,不时有幽幽流光一闪而逝,仿佛流连花丛的萤火,闪烁着神秘的气息……他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俯身将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的少女抱起,踩着一地散落碎衣,向内房的绣榻走去。“郡主身子娇贵,站久了恐怕着凉,请大侠稍等。”

  少女被他抱在怀中,娇容绯红如火,心头砰砰乱跳着,仿佛全身血液沸腾了一般,听他喃喃自语,不知在说甚么,羞红了脸轻声问:“喂!你,你说甚么?”

  少年俯在她耳边,一脸认真道:“你,比五师兄家那头猪还重哎!拜托,以后少吃点!”

  “……”满腔柔情顿时化为万丈怒火,小郡主俏美眸子几乎喷出火来,“你……你敢取笑本宫?大胆狗奴才……”

  少年忙捂住她的嘴,低声道:“不想话你就说,外房有个人可是兴致勃勃要剥你的皮哦!”

  “你!”这一招果然有效,火爆的小郡主乖乖闭上嘴,少年向她扮个鬼脸,把她放在床榻上,又悄声道:“待会,你看我俩走出门外,马上开始尖叫,声音越大越好。记住,走出门再叫!”

  屏风后一双灼灼目光,盯着榻边窃窃私语的两人,黑衣人眸中疑窦如暗云汹涌起来,忽见少年俯身在小郡主光洁额上吻了一下,柔声道:“还有滑雪楼的小三,芙蓉苑的薛爷爷,以后都托你照顾了。今日一见,就是永别了,保重!——乖乖听话,把晓语忘了罢。”

  “晓……语……”

  小郡主漆黑长发散落在雪枕边,仿佛大朵大朵盛开的墨莲,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渐渐润湿,扑扇着如同逃不脱的迷蝶,

  当一滴泪滑下脸颊的瞬间,黑衣人听到了她微微暗哑的声音:

  “臭……小子!你敢不回来,本宫……追到阎罗地府,也要把你抓回来!”

  ****

  那一晚,发生了许多事,飞速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酒楼茶馆,以各个不同版本继续流传。

  那一夜,皇城风起云涌。三内之一的兴庆宫忽然失火,大火蔓延至三位皇子居住的长庆宫,侍卫来报,第二天即将册封为太子的谯王李重福,不知所踪!当时与梁王,皇后娘娘掷双陆,玩得甚为高兴的皇帝也发了急,命令羽林军全面搜索皇城内外,最后却在赋情楼,发现了醉醺醺的谯王,他衣衫凌乱,双目赤红,发狂似的扑向皇上最爱的宠妃上官婉儿,侍卫死伤一片,上官婉儿在护卫掩护下逃出赋情楼,晕倒途中!此事一出,皇上龙颜震怒,大发雷霆,当下将谯王李重福贬谪流放,永不准再回京城!

  万人之上的堂堂皇子,一夕之间,沦为了阶下囚!

  据观望流放的京城百姓言,重枷严锁的谯王一路上嚎啕大哭,时而大骂什么安乐陷害,时而说是鬼附身,大呼冤屈,观看的人都心酸落泪。真实情况永远不会有人知晓了,只是风光一时的谯王,险些成为九五之尊的李重福,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断送了前途,如同过季的芙蓉花,一夕之间,凋谢了。

  那一夜,梁府前所未有的纷乱。一向冷静沉默的星陨,忽的癫狂如魔,芙蓉苑中的静心湖惊涛骇浪,巨浪滔天,冲塌了好几座曲亭回廊,而此时月溪郡主的闺房竟有刺客闯入,在踏出房门的一瞬间,刺客被门外埋伏的弓箭手伏击,一名重伤败走,很快被其他侍卫擒住,另一名却因闪避及时,不知所踪!据侍卫言,那黛青衣衫的少年仿佛已知道有埋伏,刚踏出门,便就地哗哗一滚,躲过了飞蝗般射来的箭矢!

  令他们百思不解的是,他们为何抛下被点了穴道的小郡主,单独出了房门呢?还有一向刁蛮任性脾气暴躁的小郡主,听他们报告了情况后,竟命人赐了赏银,只是,那俏美动人的眼角眉梢,蒙上了淡淡的阴霾......

  故事,才刚刚开始。

  

第四章 芳心千重似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