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风满楼

    第六章风满楼

  那一日,劈柴归来的解琬推开院门,刚兴冲冲喊了句——“晓语,今晚有骨头汤喝喽!”,还未说完,便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院中血迹斑斑,猩红刺目,遍地是浸满鲜血的布料团,活象刚经过血腥杀戮的屠宰场……

  他心猛地一悬,呼吸尽失,目光捕捉到石凳上坐着的月白身影,才微微舒了口气。

  晓语的脸笼在淡淡霞光中,霞光映入他璀璨明亮的眸子,一瞬间,仿佛明丽绚烂过万家灯火,“你回来了。猜猜,今天我捡到了什么?”

  解琬别开目光,仿佛被这光芒灼伤了眼睛,“捡到钱了?”

  “错!”晓语笑嘻嘻站起身,一把掀开脚边长长的草帘子,“看,我捡到一个人!”

  这,还是一个人吗?解琬倒吸一口冷气,望着地上这团模糊的血肉,脸面已被猩红糊住,辨不清楚,本该是手脚的地方白骨森森,寸寸折断,全身上下仿佛被千万把刀狂砍乱绞,后用大碾石寸寸碾碎似的,支离破碎,令人悚然心惊!

  “这,这……是甚么?”

  晓语绕着模糊的血人走了一圈,叹道,“捡到他时比现在还惨呢!全身上下骨骼尽碎,碎骨头刺进了胸腔,险些将心刺破了……我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将他碎掉的手骨脚骨,腿骨,胸骨一一接好,再把裂开的皮肤缝起,缝了好几百针呢。到底是谁,心狠至此,竟对他施了如此酷刑!——不过说起来,我从未见过意志如此坚强之人,刮掉胸腔淤血那十几块碎骨时,他醒了一阵子,疼的血汗大滴大滴往下流,愣是未吭一声!与关公大叔有一拼哪!”

  “嗯。”解琬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少年却忽的雀跃地跳到那人身边,“他眼睛动了!动了!噢!好疼!”捧着伤腿惊天动地喊起来!

  这一夜,解琬辛辛苦苦卖柴赚来的骨头汤,尽数入了这“人”腹中,连同家中翻箱倒柜所能找出的所有口粮。

  这一夜,村里静的出奇,沉沉夜色中,仿佛有一双巨大的手,死死扼住了小村的喉咙,死去一般。一弯如钩新月,冷冷挂在天边,洒落了漫天银光,清冷如霜。

  …………………

  ………………….

  第二日。

  “你回来了。猜猜,我今天又捡到了什么?”少年笑眯眯问。

  “不会,不会…….又捡到一个人吧?”解琬有些结结巴巴。

  “答对了!解大哥聪明了耶!”少年笑嘻嘻地掀开脚边的草帘子,更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夹杂着尸体腐烂的气息,解琬忍不住呕吐起来——

  这一个,不只血肉模糊,身侧,掉落的每一块肌肤都泛着诡异的黑紫色,那黑色中仿佛涌动着甚么活物,疯狂吞噬着黑色汁液,令人悚然欲呕!

  “这个人,中了苗疆甚为罕见的毒物七幽蛊,不仅要受万蛊噬心之苦,中蛊之人七日之内,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上肌肤被子蛊啃噬,腐烂溃死,一块块剥脱下来,直到剩下一具白骨。不过,你看,”他指着地上鲜血横流的人,“他呀,肯定是个自恋的家伙!宁死也不愿自己肌肤寸寸烂掉,竟生生自个儿将腐烂的血肉剥了下来!蛊虫还在动呢!”

  “剥……剥下来,便好了罢?”舌头仿佛已不是自己的了,解琬闭了闭眼睛,问道。

  “若是如此,七幽蛊怎配称苗疆四大至毒之一?”晓语叹道,“一旦中了七幽蛊,无药可解,无人可救。即使狠心把身上肌肤一寸寸割掉,噬心的母蛊始终长驻心脏,驱赶不了。下蛊之人一催动,马上会有成千上万的子蛊释放出来,啃噬肌肤,而且一次比一次猛烈凶残——我只能为他除掉继续溃烂的肌肤,暂时稳住母蛊而已,可是,若是遇到下蛊人,…….哼!如果遇到他,我一定把这恶毒家伙,抓起来,狠狠揍一顿!”

  仿佛听到他的话,血泊中一双眼睛蓦的张了开来!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似春风抚绿了万千垂柳,温煦而舒适,又似浩浩碧穹之上,云卷云舒,说不出的慵懒惬意,忽而,又似万丈飞瀑间,最柔美的那一泓水波,微微荡漾,不知是水波化为了眼神,还是眼神化为了水波,揉碎了一山风光水影,醉了一瀑生灵……

  微微漾起一抹笑意,邪魅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心头怦然若狂,魅惑众生的魔眸终于闭上了。失魂落魄的解琬怔怔望了许久,挥手抹去额上的冷汗,抬眼,却看见少年眨动着依旧澄明透彻的明眸,如最璀璨动人的水晶,仿佛丝毫未受魔眸的影响,不由怔住。

  这天晚上,家中断了粮,解琬终于咬牙去向村里最有钱的坊长借了三两高利贷。整个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最是刻薄吝啬的坊长居然一声不吭的借给了他,——但不知为何,总有种怪怪的感觉,是他透着诡异光芒的眼神,还是过于静寂的厅房,抑或是……解琬忽然回头望去,那扇朱红大门却砰的一声,紧紧闭上,门侧卧着条黑漆漆的大狗,黑亮皮毛乱糟糟铺撒在青石板上,像一摊早已凝固的鲜血…….

  夜色沉沉,繁星点点闪烁,如无数双窥伺人间的眼睛,风,掠起榕叶,沙沙的响。

  虫声,忽的繁落如雨。

  “解大哥,最近村里静的很奇怪呀。”躺在晃晃悠悠的吊床上,少年仰首苍穹,风卷起他额前的发,轻轻舒卷。

  “嗯。”解琬的床让给了那两个至今昏迷未醒的人,便在檐下打了张地铺,天为盖地为席,夜风沁然入骨,倒是舒爽的紧。

  “晚上,狗都不叫,好像被甚么吓住了。”

  “嗯。”困意渐渐袭来,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来,解琬打了大大的哈欠——明天还要起个大早,赶到长安集市卖柴,该睡了。

  “晨鸡也不报晓了。”

  “嗯……”

  “更重要的,碧莲姐姐今天没有来耶!”少年在繁花翠叶间翻个身,叹了一声,露珠噗噗落下来,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流萤飞舞,远远望去,似舞动着的点点繁星。

  “……”轻轻的鼾声在夜色中响起,月光洒落,檐下熟睡的高大身影,勾勒出疲惫不堪的线条。

  夜色,沉而静谧笼罩下来,月光依旧如水。

  许久许久,弯月斜斜挂在树梢,又移向房梁,渐渐隐没在起伏绵延的远山,露水打湿了藤床的茸叶,凉意浸透薄衣。

  “山雨欲来风满楼,”藤床上的人蓦的吐出模糊的音节,仿佛低低的梦呓,渐渐沉入安谧夜色之中,“暴风雨,……要来了么…….”

  ………………..

  第三日,天气竟是大晴,浩浩苍穹宛如最纯净的蓝水晶,连一丝轻飘飘的云絮也无。

  当晓语同样笑眯眯的问了同样的问题时,解琬感到头嗡的一声,认为不得不跟他说明一下情况了。

  “晓语。解大哥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扶危济困,悬壶救人,那两人,若非被你捡到,只怕早成了一堆白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是——”仿佛承受不住少年清澈如水的目光,他深吸了口气,缓缓垂下眼帘,“你要知道,我们不是救世主,救不了世上所有人。这个世界,只要有利益冲突,有权势争斗,有贪妄,有求而不得,便有杀戮和死亡。你看我朝与突厥交锋,兵戎相交,战死沙场者何止千万?敌方之人固然不曾顾惜,可是即使自家阵营的数百万雄狮,就能面面俱到,一一救回来么?再看盛夏以来,河南十四洲发大水,淹没的民舍民田不计其数,哀鸿遍野,生灵涂炭,你又能悉数救得过来么?……晓语,并非解大哥心狠,这第三个人,是万万,留不得的。”

  “……”

  晓语沉默了片刻,凝视着缓缓坠落的如血夕阳,淡淡道,“我从来不是甚么救世主,也非包容一切罪孽杀戮的至圣神明。战场之上,兵戎相见,为国家百姓而战,生死不蹈,我无权阻止;天降之灾,生灵遭难,亦非我等凡夫所能挽救。——可是,只要能做到,只要可以阻止,我绝不允许,有生命在我面前无辜陨落!……解大哥,若是你嫌弃晓语麻烦,我,便带他们,搬出罢了。”

  光芒在他璀璨的明眸中跳跃,绚烂辉煌,他小小的身子默立在风中,夕阳余辉为他镀上了淡淡的金光,宛如沉默的神袛!

  解琬心中一阵气苦,他的语气神态,分明嘲弄着自己的吝啬小气!这么多天的悉心照顾,倾心相交,如许情义都不足以令他相信自己么!这样的生死情义,说抛就抛么!这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孩子,如何知道,他维持这个家的举步维艰,如何知道,他的破旧茅屋已经抵押出去,下一步,他们只怕要流落街头了!

  伤其四指,不如断其一指,这样的道理,他明白么?

  泣血夕阳中,胸口剧烈起伏的男子,咬紧牙根,忽然大步迈进茅屋,砰的一声将门摔上!

  屋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巨响,仿佛桌椅板凳绊倒成一团,有苍老的声音惊惶问道——

  “琬儿,琬儿……没事吧……摔着没……唉哟,老天爷哪!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吵甚么架!这可怎么是好!这孩子,开门呀!你……你要出了事,让娘怎么办呀…….”

  晓语淡淡垂下眼帘,风,沙沙吹过,藤床在榕叶间晃晃悠悠,榕花的花瓣飘落下来,仿佛翩然而舞的精灵,一切如旧,静谧恬淡的不似真实,——

  可是,过去的,已经永远过去。

  这样的静谧,但愿,永远不要被破坏……

  默默将骨骼尽断的“人”细细绑在木板上,伤骨未长好前,是不能有分毫移动的。至于中毒的那个,全身绑满绷带,宛如巨大的蚕茧......他黯然一笑,扶起来靠在自己肩头,拖着木板,缓缓向外走去。

  垂落在肩头的手指动了动,耳边,蓦的感到温热的气息,有醇厚迷人的声音低低笑道——

  “不惜以这种伤人伤己的方式决裂,其实,是为了保护他们罢?小恩公……”

  ***

  因为CECT——6和期末考试,一段时间不能更新了。

  紫漫痛心疾首的说。

  

第六章 风满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