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如雪华衣(上)

    第七章如雪华衣(上)

  华山,落雁峰。群山绵延,起伏延伸到天际,云蒸霞蔚,雾气缭绕,分不清哪是山,哪是天。放眼望去,黄河渭水如丝缕,漠漠平原如星罗,恢弘峻伟之势,不可言说。

  正值盛夏,山涧两侧绿涛翻滚,松声如怒,汹涌着迫近耳膜。绝壁如削,一顷万丈飞瀑,九天银河般泻落而下,溅雪碎玉,化为山花烂漫间的一泓碧潭,是为黑龙潭。

  长风浩荡,扑面而来,吹起山颠那一袭如玉青衣,翩然如仙,似欲乘风归去。他负手崖边,黑色长发迎风飞扬,清俊眉目间笼着淡然的悠闲,目光透落天际云雾缭绕处,悠远而平静。

  “西岳出浮云,积雪在太清。连天凝黛色,百里遥青冥。白日为之寒,森沈华阴城。昔闻乾坤闭,造化生巨灵。…….”清越的声音似从云端飘落,悠然而自得,“华山,不愧为奇拔俊秀第一山,中南落雁,西峰莲花,东峰朝阳,风姿各异,鼎峙而立,上擎碧霄九天,下踞浩浩渭河,当真令人乐而忘返啊。潭老前辈,你说是不是?”

  他身后,站着十几个持剑人,个个剑光凛凛,怒目而视,为首白须老者目中精光闪动,胡须剧烈颤抖着,心想自己一定会被这小子气得短命十年——华山派,自来是武林正道中响当当的名门大派,华山掌门贺史恒一手碧霄剑法纵横当世,七剑客的落雁剑阵亦是睥睨一时,江湖中人谁不忌惮三分?

  可是,这个擅闯华山的青衣人,非但把人家的武功禁地,祖师墓陵当成自家菜园子随意闲逛,而且又是声东击西,又是金蝉脱壳,把他们这些追捕者耍的团团转,面子丢尽。今日好不容易将他围追堵截在落雁峰,被包括七剑客在内的华山精英力量围住,眼见插翅难飞,他却是一脸散漫悠闲,竟跟他们谈论起华山风景,…….是可忍,孰不可忍!

  白须老者谭烬气血上涌,不禁暴喝如雷,须发轧张,罡气隐隐呼啸——“阁下究竟何妨神圣,趁掌门师兄出门之际,犯我华山,乱闯乱撞,毫无忌惮!竟是欺我华山无人么!”

  “谭老前辈,这话从何说起?”青衣人负手临风,衣袂飘飘,飞瀑间弥漫开的水雾,丝丝缕缕,缠绕在他清俊的眼角眉梢,化为了微微笑意,“天下山水皆有灵性,慕某寻山寻水而至,不过游子天性,沾染些天地之灵罢了,怎当得起肆无忌惮四个字?……华山无人?我可没这么说哦,难道诸位华山英豪都不是人么?”

  “混帐!”白须老者谭烬反驳不过,怒目圆睁,一掌“巨掌劈山”宛如风雷骤至,轰然压顶,激得漫天砾石飞尘,狂乱搅动,仿佛可将天地万物绞成齑粉!

  华山二当家,“西岳狂龙”谭烬,已经动了杀心,誓将此人格杀当地!

  青衣人轻轻拂袖一挥,仿佛拂去了凝在眉梢的一滴露水,云雾缭绕间,他的玉色衣摆甚至未曾飘动一下,那泰山压顶般的掌力如同泥牛入海,登时消弭于无形!

  众人脸色齐齐一变,握着剑柄的手止不住微颤起来,谭烬更是脸色煞白,长啸一声,身形如剑拔地而起,双掌如山,轰然出招!登时,天地隆隆,仿佛炸开一个个响雷,风云呼啸变色,那山,那水,也在这狂猛的掌力下颤抖起来!

  几乎同一瞬间,他身后七名同样装束的剑客挺剑出招,如游龙出海,又似灵蛇蜿蜒,七把剑,七道银芒,幻化为漫天寒光如网,呼啸间似撕裂了风声,瘆的人心神俱碎!

  青衣人的前方,万丈深渊如同黑龙仰首,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着他的陨落……后面站着的年轻弟子们,嘴角已微微上扬起来。然而,没等化为笑容,已僵在嘴角,全身石化般动弹不得!——

  一泓青锋潋滟,寒光流转,横在风中,映得眼前七人须发皆碧,煞白的脸色也绿了几分。

  剑尖碎了一地,七剑客持着断剑,面面相觑,再看看衣袂飘举,宛如神仙中人的青衣人,眸中羞愤,震惊,耻辱之色交替闪烁。其中一名青年剑客大步迈出,惨然一笑道:

  “七剑客之灵剑许佟客受教了!敢问阁下尊姓大名,让我等死也死个明白!”

  落雁峰颠,风声呼啸,飞瀑激起万千水雾,直扑人脸。脸色难看的谭烬,一击失利,捂胸而立,目光灼灼的望着他。

  青衣人回刀入袖,望着众人,微微一笑道:“在下慕芎。”

  话音一落,惊呼声此起彼伏,谭烬踉跄后退一步,手扣紧腰间,面无人色,七剑客咬紧了牙,更是发不出一声来!

  神龙山,擎雨峰,江湖第一教教主何疏衣,自来是江湖最神秘最可怕的传奇。殊衣教势力之广,教徒之众,俨然堪与王朝抗衡,其行事亦正亦邪,不拘礼法,为名门正派所不齿,视之为洪水猛兽。但慑于它的强大势力,双方自是井水不犯河水,彼此还算相安无事。

  如今,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温润如玉的青衣人,竟是神秘传奇中的一员,“刀神”慕芎么!

  青年剑客蓦的爽朗一笑,那笑容,却莫名的有些惨淡意味,“原来是殊衣教清衣使慕芎。败在刀神手下,也算有幸,可是剑在人在,剑折人亡,许佟客不才,先走一步!”

  话语刚落,他身形冲天而起,在青衣人微变的眸光中,电雷石火一般,向那万丈深渊直直跃去!而其余六人如同约好一样,纷纷将剑一抛,风驰电掣似的跃落崖间!

  “不可!”青衣人挥袖一展,如清风拂面,却霎时将六道身影阻滞空中,动弹不得,同时足尖连点,如腾云驾雾,闪电般在半空接住了许佟客!此时他们身子已在崖外,只见他袖间青锋光彩涟涟,连击崖石,将下坠之势一缓,身形便如疾风,向峰颠卷来。

  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谭烬蓦的动了。他扣在腰间的手猛地一震,那墨色腰带发出碎石裂帛的声响,瞬间化为万点寒芒,速度快的无法想象,向青衣人周身罩去!

  谁会知道,与暴雨梨花针不相上下的千铁粒子,才是他“西岳狂龙”谭烬的致命一击!只需一扣,那千道淬满剧毒的铁粒子,便会瞬间,将人打成千疮百孔!

  峰颠,风呼啸掠过,雾气蓦的迷离如梦。

  那一瞬间,仿佛有雪色的流光一闪而逝,快的,让所有人都以为是错觉。

  一声长长惨叫,如负伤野兽的哀嚎,撕裂了人的耳膜,激起无尽凄惨回音!一只手落在了地上,还在痉挛颤动着,血迹如红梅般绽放开来。

  青衣人站在崖颠,衣袂飘扬,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温润的笑意,仿佛千万年来,他就一直站在这儿,背负碧天云海,温柔的微笑。他身侧,刚捡回一条命的许佟客,目光茫然望着捂着断臂,倒地呻吟的白须老者……

  那漫天的铁粒子,竟是要将他,也一起诛杀罢?

  慕芎目光微微闪动,跃过了众人头顶,温柔的笑容如同拂面春风:“多谢了,雪衣使。”

  ***

  回来了嘿,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紫漫呢?

  

第七章 如雪华衣(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