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如雪华衣(下)

    慕芎目光微微闪动,跃过了众人头顶,温柔的笑容如同拂面春风:“多谢了,雪衣使。”

  他目光跃落之处,缓缓走出一道雪衣身影,肌肤胜雪,明眸如冰,一袭白衣纤尘不染,透出玉洁冰清的清冷韵致,竟是个极美的女子。与青衣人温柔神色相反,她的神情却是极冰极冷,那灿烂泻落的和煦阳光,一落在她冰冷的身上,仿佛瞬间凝固,如万古玄冰。

  她向众人走来,阳光清澈,她的肌肤仿佛透明,白衣如雪,宛如不食人间的仙子,踏着清晨第一抹露水,翩然而至。然而,每个人的心都咯噔一声,呼吸骤失,喉咙似被什么紧紧扼住,——

  殊衣教的雪衣使,风恋荷,这个拥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和同样美丽容貌的女子,却是江湖中人人闻风丧胆,惧之如鬼神的夺魂阎王!

  见必杀令,如见风恋荷;见风恋荷,便预示着,你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她素雪似的纤手中,执一柄薄刃银剑,不盈三寸,寒气森然,仿佛来自地狱——有血珠,从她雪色的剑尖泠泠滚落,崖颠与她相距几十丈之遥,她竟然在所有人毫无知觉下凌空飞剑,千里取臂么?

  众人已骇的面无人色,随着她的脚步,俱俱退后,齐刷刷为她闪出一条路来!

  雪衣女子冷冷走过来,看也未看吓傻了的众人一眼,掷给青衣人一纸信笺,漠然道:“教主有令。”

  “哦!”青衣人脸色瞬间凝重起来,展开信笺细细一阅,掌心真气一催,笺纸顿成一团灰烬:“得令!”

  雪衣女子待他阅毕,转身便走,山风拂起她的雪衫,猎猎飞扬,如瀑的黑发间,有道紫色流苏细细飞舞,仿佛琼雪玉枝上飞舞的紫色精灵……

  “站住!”六道身影横空飞出,宛如白虹贯日,刹那间将她包围其中。胡须轧张的一名中年剑客蔑视地瞥了眼在地上缩成一团的谭烬,怒喝道:“雪衣使擅闯华山,伤我师叔,怎地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今日除非从我六人尸体上踏过去,否则还请雪衣使留下说个明白!”

  他六人心性相通,本已抱了必死之心,此时剑虽折断,杀气隐隐呼啸,冲天而起,令漫天变幻风云,也黯淡了几分!

  风恋荷冷冷望着他们,足尖一点,身形翩然而起,六道身影如影随形,紧跟而至,出手毫无退路,招招是玉石俱焚的招式!雪衣女子清啸一声,宛如长空鹤唳,震的每个人脸色煞白,心似乎要从胸腔中跳出来,——

  许佟客眼见着那道雪色流光,划破了六人凝集而成的罡气,血雾漫天,喷洒如雨,心痛如焚,箭般弹射而出,手中断剑已如疾风闪电,疾速飞出!

  雪色光芒蓦的如星光般,璀璨万分,两道光芒一撞,宛如电雷石火,一片金属碎裂的声音中,万千银光碎末瞬间迷了众人眼,光华迸散……

  待一切云清雾散,那一袭如雪华衣已消失不见,六人倒在地上,睁着不可思议的眸子,肩头血涌如泉!满面血污的青年剑客低头看着胸前的伤口,怔怔的,无法言语——

  那一剑,已刺入他胸膛,再入一寸,他的生命便就此了结……可是,为甚么,这个冰雪似的女子,竟在最后一刻,蓦然停手?

  风恋荷,死神风恋荷,也会有心慈手软的时候么?

  “今天,是什么日子?”临风而立的青衣人似有同样的疑惑,挑了挑眉,自言自语道。

  同僚数年,虽未深交,他也知道,在这个冰雪女子心中,除了一个人,世人皆如尘芥的。她杀人,从未留情过,这也是殊衣教夙清阁悚动天下,从未失手的原因!

  “今……今天,是七月十五……”吓瘫了的众人中不知谁说了一句,“盂兰盆节,是引幡招魂,百鬼转世轮回的日子……”

  “哦!”慕芎温润的唇角挑上了一抹孩子气,恍然大悟,盂兰盆节么,魂灵转世,三界轮回,也是教主最重的日子,或许,在那永远高深莫测的眸底,也有一丝温柔的眷恋罢——眷恋着某个已逝之人的归魂……

  无怪乎如此,这一天,即使最为冷酷无情的风恋荷,也是不杀人的……

  看向站起身,面如金纸的谭烬,唇边的微笑渐渐消失不见,“慕某敬你当世名侠,原以为是条烈骨铮铮的好汉,不想竟使出此等阴毒手段,自家人也不放过。取你一臂,你还有何话说?”

  谭烬嘎声道:“成者王败者寇,败了的人,还有甚么可说!”垂下眼帘,将满目怨毒之色,毒刺般,深深刺进心底!

  “七剑…….要小心,你们这个师叔哦!…….”

  青衣人广袖一展,山风猎猎,仿佛御风而翔一般,在清风云霭间蓦然飞起,几个纵跃,便消失在沉沉山峦之间…….

  荷花村——真是个美丽的名字呵,据情报,银楼杀手,崂山鬼,洞庭锦瑟坊,至少三路人马已经赶过去了,他此行,还能找到,教主所要的那个少年么?

  …………

  …………

  山脚下,一队人马正沿石阶,蜿蜒而行。

  策马缓行的一群人中,为首是一老一少,老者华发苍颜,神情威严,正是华山掌门人贺史恒;少者年纪虽轻,却是一身沉稳之气,颇有当家人风度,乃贺史恒最得意的大弟子商千末。他们一行应少林方丈之请,在嵩山盘桓数日,今日归家,虽风尘仆仆,心情却甚是愉悦。

  一匹枣红色鬃马哒哒跑在最前方,马上坐着的明丽少女衣衫飞扬,娇俏笑容比这夏日骄阳还要灿烂,时而策马狂奔,时而催着身后的华发老者快行,洒下一路银铃般的笑声。

  师徒二人说说笑笑,不时因着少女娇憨的话语相视而笑,渐行渐近,已望得见耸立在峭壁翠涛间的那扇山门了,老者抚须颔首,微微笑着,听少女甜美声音大喊道——

  “二师兄!——三师兄!——师姐!——谭叔叔!——我们回来啦!——”

  渺远的回音还在广袤山林间回荡,山鸟噗噗惊飞的声音中,那崖侧,蓦的滚出一个浑身浴血的人来,断了一臂,血污遍处,看来甚是可恐!

  来人匍匐在地,声音颤抖如风中落叶:“掌门师兄……全死了,十八堂的精英弟子,全死了!”话未完,便伏地大哭起来!

  华山掌门这才看清是二当家谭烬,竟是这般的狼狈相,忙纵身下马,将他搀起,沉声道:“别急,慢慢说!”

  明丽少女已经扑了过来,揪住他的衣衫,有晶莹的泪珠在明眸中闪动,嘶声道:“你胡说!许师兄呢!二师姐呢!还有海叔叔!冥师弟!…….怎么会死!怎么会死!他们武功那么高,有谁杀的了他们!!!”

  血污满面的谭烬摇了摇头,几滴老泪从他紧闭的眼帘滚落——

  “七剑…….都死了……被他们逼得,跳崖自尽了…….”

  贺史恒缓缓站直了身子,他的表情,平静的无一丝波澜,可那一瞬间,天地仿佛承受不住那重压,轰然坍塌!

  他平静的问:“谁做的?”

  谭烬睁开眼,心中的毒刺根根迸射而出:

  “殊,衣,教!”

  ***

  

  

第八章 如雪华衣(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