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现世魔王

    第九章现世魔王

  时近黄昏,夕阳已没,云天交接的地平线,那抹妖艳绯红的血色,却一波一波荡漾开来。

  暮色中的荷花村,沉静安谧,曲江静静流淌,在村东铺展开一泓碧色清谭,满谭荷花,开的正艳,映得霞光也失了颜色。

  村子里,空寂无人的街道上,两道一高一矮的身影,相依而行。仔细看来,那个从头到脚缠满了绷带的高个子,几乎把全身重量都压在身形单薄的少年身上,他们身后,还拖着一个手脚被绑住的人,木板在崎岖石路上颠簸着,那人昏迷中微微皱起了眉,似不胜痛楚。

  ——“小恩公,你可要想清楚哦,一旦踏出这个家门,再要回来,是很没面子的……”

  ——“小恩公,你难道不心疼你家解大哥?那家伙憨而且傻,现在肯定心急如焚,要追来呢,男子汉的尊严荡然无存;不追呢,又不放心咱们几个老弱病残——若是饿死,冻死也就罢了,万一遇到坏人,被人稀里哗啦砍成肉酱,死的难看无比,岂不让他痛苦内疚一辈子!……”

  ——“唉,真是个狠心的人哪……即使以保护之名,狠下心去伤害一个全心全意相信你,保护你的人,也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你给过他选择的机会了吗?他也认为你将危险全部揽下,把生的希望留给他,是件很伟大的事情吗?这样的结果,对于他,太不公平……”

  ——“喂,喂,小恩公!不会来真的罢?你看看你身后那家伙,半死不活的,再拖几步,他就呜呼哦吆了……”

  ——“…………”

  “闭!——嘴!——”

  隐忍多时的人终于爆发了,月白衣衫的少年咬牙切齿地瞪着他,目光冒火,

  为甚么明明是很悦耳迷魅,醇酒般醉人的声音,偏偏有本事把人气的一佛出世,二佛生天?!

  语气渐渐变冷,一字一顿道:“你,到底走不走!”

  “……”

  迷人的声音乖乖闭上了嘴,眼波却蓦的迷离如雾,略带幽怨地瞅着他,小小声道:“好凶。”

  晓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停了片刻,微微冷笑道:“说这样一番大道理,是怕离开解大哥,以后没饭吃呢,还是怕在外一露面,就遭人追杀呢?”

  柔而魅惑的大眼睛眨啊眨,简直要滴下泪来:“这样说话,也太伤人心了……小恩公救了泓的命,泓就是小恩公的人了,如果你执意要走,天涯海角,上刀山下火海,泓也绝不会皱半下眉毛!人家只是怕你今后受苦,罗嗦几句罢了。”

  晓语一阵恶寒,拍拍身上竖起的寒毛,刚要说甚么,肚子却忽的传来一阵奇异的咕——咕——声,不由红晕满面,尴尬地扭过头去!泓微微一愣,旋即毫不客气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简直要跺起脚来!

  不知何时,有焚香的气味,缓缓弥漫飘荡,似乎从每家每户的窗口中透了出来,又似乎来自天上地下,慢慢将人间红尘之气,洗涤一空……

  不过,似乎没人注意到。

  两人向前走了几步,泓忽然抬起脚,诧异道:“你有没有感觉到,大地……在晃动?”

  仿佛感应到他的话,平静如水的地面蓦然轻微晃动起来,宛如投入了石子的湖面,泛开层层涟漪,前浪推着后浪,使那震动愈发强烈,整个大地仿佛狮象齐吼,万马奔腾,起伏不定。

  房屋剧烈颤动着,噗噗掉着腐朽的屋瓦,街道两侧,树叶子沙沙战栗不已,鸟儿惊惶漫天乱飞,街侧,不时有朽掉的木窗,横杆,轰轰砸下来!

  街心的两人跳着脚躲避,险些站不住脚,几欲摔倒,一根大枯枝脱落下来,眼看砸到地上躺着的人,晓语忙一脚揣开,枯枝砰裂,木屑乱飞,他低低痛呼一声,几不可闻,——腿上的伤口,想必又裂开了……

  天边的霞光,依然殷红如血,仿佛撕裂了九万里苍穹,而飘落下无尽的血雨——而原本剔透如蓝水晶的碧穹,如被一只巨手搅动着,渐渐的,有风雷之色隐隐呼啸。

  剧震之下,泓的眸子迅速笼上了一层死灰之色,他半挂在少年肩头,口中却依然慵懒调笑道:“嘻,昔日……黄帝合鬼神于西泰山,……一出行便驾着象牵着龙,风伯……在前面扫地,雨师……后面跟着洒水,架子大的很。……我兰陵公子泓一踏入江湖,……不但风雷变色,无意中跺了一脚,立即闹地震了,哈哈!……比黄帝老儿还威风!”

  少年踉跄了几步,伸手扶在墙上,土坯墙噗噗掉着灰尘,随时会倒塌似的。他很无语的望了眼神色慵懒的泓,忽然缓缓微笑起来,他的脸色本黯黑无光,这一笑,竟是奇异的动人,眸光璀璨胜过万千碎钻,光彩灼目!

  他微笑道:“真正令风雷变色的人,来了。”

  漫天惊惶飞鸟中,大地震动愈来愈烈,有轰轰的脚步声从街角传来,仿佛千军万马狂卷而来,响声震天。泓转头望去,只见一个朦朦胧胧的巨大影子,宛如洪荒时期的凶猛巨兽,裹挟着一团一团的砂石尘土,向他们移动过来,每一步,都象踏在地核深处,轰——的一声,将大地踏出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

  泓摇了摇头,道:“你错了。”

  “……?”

  “这,哪里是一个人?”泓散淡的语调中笑意微微,“分明是牛魔王现世啊。”

  “沙风暴”的中心离他们越来越近,狂沙扑头盖脸而来,刮的人呼吸困难,不多时三人身上已覆了厚厚一层灰尘。晓语勉强睁着眼,那渐行渐近的巨影,渐渐现露出轮廓来,——

  先是一大堆烂稻草似的毛发,色泽焦黄,鹳鸟筑上几百个窝也不嫌挤,那毛发间,蓦的有铜铃大小的两道亮光射出,炯炯发光。再向下仿佛缠着一圈圈皮裙之类的衣料,鼓鼓囊囊的,已磨损的瞧不出色彩;身躯庞大如牛,偌大两个黑乎乎鼻孔悬在半空,呼呼喷着热气。晓语也不禁笑起来,若是戴上个大鼻环,确实与牛魔王一般无异了。

  牛魔王在离他们几步的距离停下来,瞪着牛眼俯视着只齐他腰的两个人。瞬间,一切风暴地震都停息了,仿佛甚么都没有发生过,风,吹散了漂浮的灰尘,天地忽然安静的可怕。

  “怕了俺崂山魔王牛三郎吧!”庞然大物显然把他们的微笑当成了谄媚,呼哧哧喷着热气,满面须发得意颤动着,“把他交出来,然后,滚!!”

  声音滚雷般碾过大地,轰隆隆不绝于耳,砂石四溅,栖鸟乱飞,巨大的眼睛恶狠狠瞪着他们,仿佛一旦说个不字,便毫不留情将他们拍成肉酱!

  那热气直喷到他们脸上,一股腐败腥臭的气息,熏的他们竦人欲呕!

  晓语沿着墙根移动几步,皱眉道:“他几天没洗澡了?”

  泓轻喘了口气,笑道:“我看他从来没洗过澡。”

  晓语忽然轻笑一声:“我们发发慈悲,让牛魔王干净一些如何?”

  泓挑了挑眉,“不知小恩公有何妙计?”

  晓语但笑不语。崂山魔王见他们谈笑风生,彻底蔑视了他的权威,怒从心起,大吼一声便探手过来,登时风雷轰隆,大地震颤,仿佛整个天地崩塌,轰然向他们压下来!

  晓语清喝一声,滴溜溜旋转如风,仿佛流泻而出的月光,又似一丝微不可觉的清风,竟在如山的掌影中冲天飞起!在那巨掌轰一声将土坯墙拍的粉碎同时,探手入怀,电雷石火,一道红光流星似闪过,顿时,牛三郎森林般浓密的须发腾得着了火!

  庞然大物愣住了,火势迅速蔓延开来,他的头很快变成一个偌大火球,火光熊熊,他才发出惊天怒吼,狂冲乱撞向远处的荷花谭冲过去!

  晓语拍拍手,得意笑道:“嘿嘿,这一招叫,火烧藤甲兵。泓,怎么样……咦,泓呢?”

  一双手正从废墟中虚弱地伸出来,努力晃动着,晓语一惊,赶紧跑过去,把他二人挖了出来。“喂!泓,你……你没事吧?”

  泓摇摇晃晃扶着墙,努力想站起来,“我……没事!不过,天上……怎么这么多星星啊……哦!天黑了……天黑……”

  身子一软,砰地倒了下来!

  “黑你个头!”晓语奸笑着扶住他,趁机狠敲了他一计,嘿嘿,一路被你罗嗦个够呛,不趁此报复更待何时!这就叫有仇不报非君子!

  刚敲了两下,忽然一股冰寒凉意,嗖嗖沿脊柱直窜心口,全身血液轰的冻结成冰——

  那天,那霞光如血的天空,真的一下子黑了!

  

  

第九章 现世魔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