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字字珠玑

    第十一章字字珠玑

  泓死死盯住少年的手,声音已经抖成风中落叶,仿佛见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小……恩公,你…….手里拿的,是甚么?”

  晓语莫名其妙地望着他,“这不是——”

  刚说了三个字,那全身绷带的人已经抢前一步,不知哪来的力气,狠狠一把攫住他的臂,嘶声道:“当日你夜闯梁王府,浑身浴血,还险些被飞火流星炸死,得来的,就是这个东西吧!难怪,难怪,长安城里人心惶惶,梁王出动了死士三百,铁卫四十,甚至暗魔星陨,绝影蚀痕,也现了踪迹,以前所未有的阵容大肆搜索长安城……这神草……这神草……”声音已经颤抖零落的说不下去。

  如果天下人知道,这人人趋之若骛,欲争之而后快的神草紫车,竟被他随随便便拿在手里,当成算命的爻草用,不知会不会把他大卸八块,再千军万马把他踩死泄愤?

  晓语只觉骨头都给他捏碎了,手掌如火的灼热烧伤了他的肌肤,火烧火燎的痛楚蔓延开来,痛的说不出话来。解琬先是一愣,本能的伸手去挡,“放手!”话音未落,泓的指尖如同鬼魅,将少年手臂一折一甩,少年被猛地甩开,那其貌不扬却散发着幽幽香气的神草便落入他手掌中!

  他的身形疾风般退开数丈,狂笑道:“‘神欲之谷,紫墨化谭,其心有草,名曰紫车;其仪也陋,其馨也渺,巍巍盍极,神诸天赐。’——神草既已在手,泓何愿不达!哈哈!待泓王霸天下那一天,再与小恩公共享这大好河山!告辞了。”

  晓语又惊又怒,怒喝道:“想不到你竟是如此卑鄙之徒!”两袖一展,欺身追过去,一道光芒从袖间飞出,直扑身形疾退的泓!解琬亦是急怒之下,抽出玄铁弩,搭弓张弦,只待一箭便将他射个透明窟窿!

  蓄势待发之际,只听周围丝丝之声隐隐不绝,仿佛毒蛇吐信,蓦的,街两侧墙壁挂着的翠茂藤萝,轰然炸裂,无数双绿色的触角蔓延开来,光芒如电,向泓急卷而去!那藤萝间闪烁着幽幽的光芒,宛如一双双诡异的眼睛,光影重叠,真真假假,漫天都布满了那样诡异的绿光!

  泓的身影在绿光包围中模糊不清,藤萝触角仿佛有生命般,进退有度,狠辣无情,任他身形变幻,始终如影随形纠结在他周身。泓双手在胸前划过,一道利光从指尖射出,绿色触角竟发出一声人似的惨叫,蓦然缩回,洒下一地的殷红!再待攻时,泓已趁此间隙急冲而出,那碰到他身躯的藤萝纷纷委顿,瘫倒在地,仔细看时,竟是一个个藤萝为衣叶为裳的人,长臂血涌如泉,宛如被砍断似的。

  泓的身形在空中闲闲飘下,漫天翠色碎屑中,忽然涌出排山倒海的大力,封住了他所有退路,一股足可摧天裂地的力量,轰然向他击去!而泓前力已竭,后力乏继,眼睁睁的看着扭曲的气流,携着死亡气息疾速而至!

  “快射!”

  电雷石火间,晓语急向身边喝道。解琬虽不明他意,手上却是快于意识,一枚风火似的箭弩骤然而出,直冲气流中心的泓射去,竟在泓被那股力量击中同时,嗖的射穿了他的肩胛!泓被两股巨力狂摔出去,鲜血如同地狱焰火般喷洒一地,委顿下去,不知死活。

  晓语差点晕过去:“天哪!我不是让你射他!”慌忙跑过去查看他是死是活。解琬直直站着不动,望着瘫在地上的泓,眼神透出莫名的古怪。

  青烟散去,天光微微,微凉晚风中,数十名褪去翠藤恢复原貌的青色衣人捂着伤臂,面无表情地站着,眼光中却有掩饰不住的悸动光芒,最前面是两个面如冠玉的俊俏公子,一人素衣如雪,气度凝练,另一人红衫似火,飞扬跋扈,两人手中各抓着一枚神草,第三枚被他们合抓在手,脸上露出欣喜若狂,又恍如梦境的表情,嘴唇颤动,说不出话,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如此轻易得到了这世间至宝!

  这时,委顿在地的泓微微抬起头来,眸光衰弱的仿佛随时会死去,那一抹动人神魄的魔魅光芒,依然波光流转。

  他扯出了虚弱之极的笑容,对少年道:

  “他们……终……终于……肯出来了么……”

  少年将他半身扶起,快指如飞,为他点住肩头几处大穴止血,语气不知是讽刺还是怜惜:

  “你演的这么逼真,他们再不出来,岂不辜负你的演技!”

  演……戏?!

  宛如晴天霹雳,将众人击的四肢僵直,无法动弹,素衣公子只觉心脏蓦的停止了跳动,血液凝固,从紧捏神草的手指,一寸寸僵化成石!

  方才的惨烈夺宝,恩断义绝,原来……是在演戏,只是……想把他们引出来?!

  晓语一脸无辜的望了下石化的众人,慢腾腾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瓶子,倒出香气四逸的丸药,极不情愿地塞进他嘴中,瞪他道:

  “演演戏装个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也就罢了,谁叫你逞英雄,真个伤这么严重!你可知道,乾坤续命丹世间只有八颗,珍贵无比,就给你这样糟蹋了!”

  说到底,还是心疼他的乾坤续命丹啊!

  泓郁闷地咳了口血,丹药在腹中化开,不愧为绝世珍品,登时化作无数细小热流,流向四肢百骸,舒畅无比,肩头血洞仿佛神奇愈合一般,加上晓语银针刺血,为他疏血化淤,胸前灼痛渐渐减轻,涣散的眸又神采奕奕起来。

  “你……你敢骗我们!”红衫公子恢复快些,跳起脚来,神情暴怒,仿佛一团熊熊烈火,要扑过来将他们焚成灰烬!

  泓唇边漾开一抹邪笑,“没有骗你们哦!那个,确实是神草——只不过不是何氏大侠从神欲之谷采的,而是我兰陵公子千里迢迢,在苗疆圣女逦雅•嘉南娜那万人膜拜的神殿中取来的。——也差不多啦!”

  晓语看看再次石化的众人,一脸同情,低头对泓道:“你是怎么逃过苗疆九寨十八峒的围追堵截,把人家圣草偷到手的?莫非身上有甚么绝世奇毒?”

  泓抛了媚眼,柔媚蚀骨,比世间任何女子还要娇柔妩媚,一侧的解琬心中猛跳,忙转过头不敢再看他,他魅惑一笑,声音带着魔鬼般的诱惑,“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天下第一美男子,被苗疆圣女看上了,将圣草作为定情信物赠与我。而我是为了逃婚,才从苗疆回到中原——你信是不信?”

  晓语瞅了瞅他缠满绷带的脸,坚定摇了摇头,——

  “我宁愿相信母猪会爬树。”

  “…………!!”邪魅的眸蒙上了一层薄薄雾气,波光盈盈,“太伤心了……为甚么小恩公总感受不到我的魅力呢?”

  “你有甚么魅力!”晓语忽然松手站起,躺在他臂挽的泓砰的摔在地上,痛的龇牙咧嘴,少年却毫不怜惜的踢着他的腿,——“别装死了,快给我起来!——就是死人,吃了乾坤续命丹,也能一蹦三尺高啊。”

  “就不起来!”

  “快点!”

  “踢死我也不起来!”

  “那我踢啦!”

  “喂!喂!真踢啊!啊——啊——踢到脸了!我的花容月貌啊!——”

  …………

  两人吵地不可开交,仿佛丝毫没有看见石化的众人己经愤怒成火人,随时会挥鞭杀过来。这种有恃无恐的态度,倒令素衣公子有些踌躇,他拦住红衫人怒而挽开的鞭花,低声道:“不可鲁莽,二弟!”

  “让开!我去杀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红衫人怒喝道,赤鞭如蛇,腾的弹直!

  素衣公子淡淡道:“你今天杀了他们,恐怕明日便有人血洗神策宫了。”

  “…….??”红衫人愕然不解,皱眉望向他。

  “这三人均非简单人物。你看左首的年轻人,衣着虽然寒酸,却不惊不乱,风姿卓绝,隐然禀龙虎之气,方才那一箭穿金裂帛,速度之快,世间有几人能敌?再看那撒泼耍赖的怪人,诡异邪气,真真假假,武功却是不弱,连藤角之阵都困不住他,我与他对掌时,发现他体内真气阻滞,好似受过严重损蚀,若非如此,他的功力决不在我之下。但是,最可怕最应该提防的,却是那个年纪不大的黑脸盘少年!“

  “哼!那小子除了谎话连篇,还能作甚么!”

  “你错了。”

  素衣公子淡淡道,“其一,他虽无内力,武功也差,轻功却是数一数二,要抓住他恐怕并不容易;其二,他小小年纪,竟令身边两大绝世高手俯首听命,必有其过人之处,不可小觑;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身上,竟有乾坤续命丹!”

  瞟了下红衫公子困惑的表情,他续道,“乾坤续命丹,世间只有八颗,其中两颗供于大唐皇帝的七庙大鼎中,两颗隐于南海渺仙宫祈君尊主之所,一颗在死亡之渊,一颗在苍浪之滨,都是人所不能至之处。最后两颗,其一在神龙山擎雨峰江湖第一教教主何疏衣手中,另一颗则由四位少林悟字辈不世高僧,共同守护。无论他来自哪一方势力,都不是神策宫惹得起的,你明白吗?更何况,爹刚刚过世,局势动荡,根基不稳,这种麻烦,万万惹不得。——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吗?”

  意味深长的说完最后一句,红衫人胸中一口气登时泄了,沮丧收鞭回腰,一脸不甘,“随便你。”

  素衣公子笑意挑上眉梢,上前一步,拱手道:“淮北神策宫南华雪,这是舍弟南华炎,误会一场,还望不要见怪。不知三位如何称呼?”

  他温文尔雅地微笑,晚风飒飒,吹起他衣角,真似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了。

  

  

第十一章 字字珠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