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风情万种

    第十二章风情万种

  素衣公子笑意挑上眉梢,上前一步,拱手道:“淮北神策宫南华雪,这是舍弟南华炎,误会一场,还望不要见怪。不知三位如何称呼?”

  他温文尔雅地微笑,晚风飒飒,吹起他衣角,真似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了。

  晓语与泓偷偷换了个眼色,彼此眼中滑过一丝狡黠的笑意。泓拍拍屁股,站起身,一本正经地还礼,

  “原来是神策——宫大公子,二公子,久仰,久仰!”

  他嘴上说着久仰,眼中却无一丝这种意思,“策”字咬的老重,听起来倒象个“厕”字,气的红衫人牙根咬碎,恨不能揍他一顿,南华雪微微一拱手,脸上笑容依然温文尔雅。

  “我呢,单名一个泓字,人称玉树临风风liu潇洒洒脱不羁万人迷;这位是我家小恩公采晓语,尊号圣心妙手枯树逢春春guang外泄小神医,啊——”晓语一脚跺过去,他发出一声长长惨呼,“错了,错了,是春guang灿烂小神医!解大哥单名一个琬字,虽非江湖人,也是一条响当当的硬汉子!”

  日后,当这两个被泓随口杜撰的怪异名号,成为了江湖人人传诵的武林传奇,晓语每每想起,都恨不得把他掐死,这是后话。

  南华雪继续微笑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无意冲撞了各位,真是百死难赎其罪。神策宫虽然简陋,倒也有些别样景致,珍品古玩,奇巧兵器,值得一提的是我华樱宫的厨子,做的一手好菜,只说一道浑羊殁忽,内酥外脆,滋味百变,比之皇宫还胜一酬,可谓人间极品啊,”他徐徐观察着他三人脸色,“诸位若是不嫌,不妨到神策宫盘桓几日,泛淮河,赏银船,更有美味佳肴,轻歌曼舞日日相伴,也好让在下略尽地主之谊,抱歉之情。”

  晓语早一脸垂涎欲滴,雀跃道:“浑羊……”还没说完,便被泓一拐挤到后边。他脸上也笑的春guang灿烂,

  “还是不麻烦了。泓是九命之猫,被南华公子打几掌没甚么,万一哪天打到我家小恩公身上,却没有第二颗乾坤丹续命了。”

  南华雪俊脸上登时浮起尴尬红晕,他强笑道,“这个……是误会……误会,不会再发生了……”

  晓语努力想探出头,泓反手一掌把他按回去,笑道,“就算误会好了。不过,老宫主刚刚逝世,神策宫镇世之宝‘鸾青鸟’不翼而飞,正是忙乱之秋,两位的日子一定不好过罢,我们怎好意思再去打扰呢?”

  众人脸色齐齐一变,想不到被人当面揭了伤疤,南华雪脸上微笑再也挂不住,阴沉下脸,红衫的南华炎早按捺不住怒火,赤鞭一甩,怒道,“不知好歹的东西!今日爷非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身形如一道红焰,鞭光赤红,幽幽闪动,向他们罩来!

  “阿炎,住手!”南华雪大喝一声,素衣飞展,如漫天雪花狂舞,不知何时一条银鞭霍然抖开,银光凛凛,与那红光激烈相撞,宛如两条巨蛇相斗,光影陆离,映得暮空明亮如白昼!

  鞭影一触即分,两道身形从空中缓缓飘落下来,素衣人神色平静,南华炎脸色却已涨成了猪肝色,凌厉目光寒电般钉在他脸上,“南华雪!虽然你是长子,爹爹生前却是宠爱我胜于你,有意将宫主之位相传!现在你处处与我作对,到底是甚么意思!”

  “二公子,你这就不对了,”他们身后走出一名青衣人,皱眉道,“自古以来,以嫡长为尊,老宫主猝然离世,未留只言片语,按理当然应立大公子为宫主。大公子顾全大局,处处忍让,你不要误解了他的好意。”

  “韫老,规矩是死的,但人是活的,老宫主生前多次说过,二公子天赋异禀,可继其衣钵,二公子做了宫主,老宫主在天有灵,也一定会欣慰的!”另一青衣人眉眼冷冷的,走出来道。

  “大公子谦谦君子,有老宫主之气度胸怀,非他不足以挑大任!”

  “二公子有勇气有魄力,正是开拓神策宫新局面的不二人选!”

  “大公子!“

  “二公子!”

  …………

  …………

  数十名青衣人分成两派,彼此吵嚷不休,推推搡搡,混乱一片,南华雪与南华炎两兄弟也冷眼望着对方,一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晓语和泓却在一旁拍着手谈笑,不时指手画脚,挥着手臂喊“打!打!”“对对!左拳取他肾俞穴!”“唉!真笨!”“朽木不可雕,没办法。”看的不亦乐乎,兴奋不已。

  解琬对这两个恶劣的家伙彻底无语,一把提起两人脖子,趁着暮色,悄悄向后溜走!

  忽然,一阵悠扬动听的琴声远远飘来,柔和馨乐,仿佛漫天繁花飞舞,无数翩跹仙女舞动着仙宫妙音,三人脚步蓦然顿住。琴音却忽而一改,柔美清澈的箜篌之音缓缓弥漫开来,仿佛华美绚丽的凤凰浴血重生,光彩炫目……

  混战一团的神策宫人渐渐停了手,似被这绚烂的音乐耀花了眼,那箜篌声中却袅袅飘出一缕空灵飘逸的箫声,宛如飘然世外,超凡脱俗的高林隐士,于峭崖飞瀑前奏出一曲灵动出尘的渺音来,洗尽人世尘埃……

  嘈杂的街面已经安静的呼吸相闻,众人睁大了眼睛,如痴如醉,呆呆望向仙乐飘来的方向。静寂中,泓却蓦的微笑起来,朗声吟道:

  “风潇潇兮,易水犹寒;

  英雄去兮,杳杳不返;

  慨然叹兮,击筑而畔

  凛然悲兮,何处玉关?……

  …………”

  仿佛迎合一般,渺远的夜空响起了高亢清亮的击筑之声,音色清醇,隐然有悲壮苍凉的余韵,与他清音朗朗的吟声交相互应,慷慨激昂,让众人心中荡起悲凉的豪情,好似英雄暮年,壮心不已…….

  “…………

  …………

  蒹葭苍兮,白露为霜;

  有彼佳人,在水一方;

  一日不见兮,三秋之长;

  巧笑之倩兮,美目盼扬;

  有匪君子兮,如擢如琅;

  既见君子兮,莫掩行藏………

  …………”

  泓微微笑着,迷人声音依然抑扬顿挫,音调一改,有着某种勾魂摄魄的意味,众人中稍读过书的人都吃吃笑起来,南华雪微微眯起眼睛,解琬摇了摇头,只有一头雾水的少年摸摸头,不解其意。

  筑音果然渐渐凌乱起来,在他说到最后一句,发出铮——一声高亢巨响,中断了。一个清亮甜美的少女声音勃然怒道:

  “臭浑蛋,胡说八道甚么!”

  一弯清冷盈月跃出天际,泠泠光辉洒落地面,仿佛洒下了薄薄一层银霜,可是,月下的每一个人只觉天地黯然失色,所有光辉都汇集到眼前这五个衣袂飘飘的绝美女子身上,令人醺然欲醉!

  她们踩着月光而来,仿佛谪落人间的月下仙子,晚风扬起飘然的长发,拂过那凝脂般白皙的肌肤,美的不似真实。细细看来,五人却各有各的美丽韵致——怀抱箜篌的女子一袭锦绣华衣,端庄典雅,宛如画中仕女;身披轻薄紫衫,长裙曳地的女子臂挽七弦琴,抿嘴轻笑着,笑靥微微,流动着温婉柔美的气质;而樱唇横萧,倩然而立的白衣女子眉眼清冷,此时正冷冷打量着众人,目光微转,最终却落在了少年身上;碧绿衫子的少女杏脸桃腮,娇俏可爱,左手持着乐筑,右手握一小巧玲珑的竹尺,圆溜溜的黑眼珠瞪大,瑶鼻微微耸起,嘟嘴生着闷气。

  最绚烂的,却是中心那一袭烈烈红裳,如同最耀眼的阳光,吸引着所有目光。她的容貌未必比的上身边的四位绝世美人,只是,那皓雪似的肌肤,波光流转的凤眼,幽幽扇动的浓密长睫,及雪颊边那颗盈盈欲坠的美人痣,无不散发着惹人怜惜的韵致。红裳在风中盈盈飘舞,她纤细的娇躯不盈一握,轻盈如燕,真个似跳入金盘,蹁跹起舞的赵飞燕了。

  泓魅惑的眼波转了几转,上前一步,笑道:“原来是洞庭锦瑟坊的各位仙子到了。抱箜篌的美人便是锦瑟仙子吧,果然高贵典雅,‘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难怪江湖人以尊贵的凤凰来形容锦瑟仙子。”

  华丽衣裳的女子锦瑟微微一笑,“江湖人谬赞而已。公子天资聪颖,才华过人,如此溢美之词,锦瑟却是愧不敢当。”

  泓一拱手,转向那温婉女子,笑道:“这位恐怕是紫竹仙子吧,琴音含笑靥,素手把芙蓉,方才一曲仙乐,当真令人俗念尽消,不知人间何年啊。”紫竹抿嘴一笑,没有说话,他又向那白衣清冷女子笑道:“流年仙子箫声空灵绝尘,宛如空谷幽兰,却使我等凡夫俗子,也幸而沾染些仙气了。”

  清冷女子流年冷哼一声,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只冷冷盯着少年,默然不语。

  “哈哈!”那娇俏可爱的少女忍不住捧腹笑起来,眉眼弯弯,“碰壁了吧!以为自己真的是万人迷吗!哈哈!太好笑了!看你一副全身绷带的怪样子,还好意思到处施展魅力!哈哈!”

  泓摸了摸鼻子,向她眨了眨眼,“汀音小仙子,我这浑身绷带的‘君子’,你不满意吗,那为何奏出了,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的曲子呢?”

  “你胡说!”碧绿衫子的汀音气的跳起脚来,“明明是你胡编乱造…….”

  “汀音!”烈烈红裳的纤细女子只一个眼神,竟令暴怒的小姑娘安静下来,泓不禁投来惊异一瞥,那女子却妖娆一笑,风情万种,令在场所有人怦然心跳,“公子不要欺负汀音了。我等姐妹,千里迢迢来此,确实为了一人,既见此人,弦泪云胡不喜?”

  南华炎总算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忙振振衣领,挂上一副潇洒笑容,问道:

  “弦泪仙子所为何人?”

  红裳女子弦泪雪颊边的美人痣盈盈若泣,笑容却妖娆妩媚,糅合成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惹的众人心醉神迷,呼吸不稳,好像只要她说出来,大家便要五花大绑把那人绑到她面前,以偿这百媚横生的嫣然一笑似的。

  她笑着伸出了纤纤手指——

  “他,我们要找的,就是他!”

  话音一落,月光下,神策宫众人的脸色登时变了,泓依然微笑着,仿佛早已料到,解琬淡淡皱起了虎眉,手抓紧了天狼弓,少年却瞪大了眼睛,下巴几乎掉下来。

  泓微笑着,揽住他的肩,“小恩公,她说的没错。牛魔王,天罗四网,神策宫,洞庭锦瑟坊,他们找的,都是同一个人——”他的手指,指向少年身后躺在木板上的那个人,

  “这个全身骨骼尽断,幸而被你捡到才免于一死的家伙,就是传闻中,杀父噬母,夺了鸾青鸟,叛宫出逃的神策宫小宫主,南华宸。”

  ***

  要记得投票哦~

  

第十二章 风情万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