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暗流涌动

    第十五章暗流涌动

  “公子不必担心,”少年淡淡道,“今晚阿凌去杀了他。”

  “……”临风而立的宋璟险些从窗栏栽下去,转过身,白了他一眼,“你以为皇宫大内是大马路么,随随便便就能溜进去杀人?五千禁军,八千羽林军可不是摆着看的。不说怀忠敏心思诡秘,武艺高强,一击不成只会打草惊蛇,就算成功了,宫城内陡然出了人命,左羽林将军李多祚恐怕会大受牵连,到时圣上怪罪下来,梁王便有藉口在他觊觎已久的羽林军中安插党羽了。”

  少年垂下头,惭道:“阿凌知道了。”

  魏元忠拍了拍少年的肩,若有所思对宋璟道,“怀忠敏本是个极不起眼的小太监,去年十一月六日,皇上携众妃登洛阳城楼观看泼胡寒戏,兴起之余,召入他们行赏,谁知胡人蛮子中竟有人冰盆藏剑,暴起行刺,怀公公那时恰在皇上身边,挺身挡了刺客一剑,才得陛下无恙……回长安后,便由一个无名小太监直接擢升为五品太监总管,很快成为皇上心腹。这个人虽然有些贪财,为人嚣张了些,但平日对你我还算尊敬,对皇上也是忠心耿耿,怎么,你怀疑他跟梁王有勾结?”

  宋璟微微一笑,灯光映入他幽邃温润的眸,光华流转,捉摸不定。“那倒不一定。但是事发当晚,立储的消息是他放出去的,他若暗中投了梁王倒好了,如果没有,他的用心就大有可疑。我曾叫阿凌跟踪过他,他除了伺候皇上,训诫下属,就是以采办宫绫为名经常出入长安东市的绮绣庄,而这个绮绣庄,很是古怪。”

  “哦?此话怎讲?”

  “绮绣庄表面看是个很平常的绸缎铺子,内内外外却暗藏着不少高手,而且经常有些神秘人物出入,阿凌有一次夜探绮绣庄,发现内宅之中另有天地,仿佛是很严密的杀手训练营,探察半途中被人察觉,以阿凌的身手,竟险些丧命。”

  老者面色冷凝如冰,他是知道阿凌的实力的,半月前阿凌蒙面与大内第一高手御前侍卫总管董冷昊对决,两人拆了几百招不分胜负,后来羽林军箭阵相助,阿凌才飞身遁去——隐匿民间的绮绣庄,拥有如此强势的力量,不能不说,是朝廷莫大隐忧。

  “怀忠敏勾结外傀,阻挠立储,其心可诛,可是没有证据,皇上是不会相信的!”

  宋璟目光闪烁了一下,“开春来皇上在各地广选秀女,扩充后宫,这佳丽三千,近几日也该入京了吧?”

  魏元忠点了点头,有点迷惑看向他,“那又如何?”

  “听说这位怀公公闽南老家有个妹妹,貌若天仙,也在遴选之列……”宋璟悠悠道,“如果这个未来妃嫔竟敢毒害皇后,那么皇上,会怎么办呢……”

  长安,朱雀大街。

  这几日长安热闹非常,各地选秀女子陆续送入城来,美女如云,争奇斗研,雕车宝马,笑语盈盈暗香去,一时间,长安城中盛况空前,人头攒动,争先恐后想瞧一眼这些从此深藏后宫,难睹芳颜的美丽女子。

  一双素手掀开珠帘,露出一张宛如出水芙蓉的娇靥,惊鸿一瞥下,人群中发出了轰然欢呼的声音,那素手一惊,受惊小鹿一样缩回,水晶帘子轻轻晃动着,犹自传来押送将士的怒喝叱骂人群的声音。

  车厢内铺着厚厚毛毡,奢华名贵,桌几上摆放着各色水果,四壁各有一个冰盆,因此尽管窗外七月流火,厢内却甚是凉爽宜人。

  帘内灵动脱俗的少女轻舒了口气,吐舌道:“吓死人了,外面的人可真多呢。兰筱姐姐,洛彝姐姐,快要进宫了,你们紧不紧张啊,不知道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很凶,戏台上的皇上都是长着一脸大胡子,走起路来大摇大摆,威风的很呢……”

  她身侧坐着两个美貌女子,一个着紫绮罗襦,百褶云影绣裙,珠环翠绕,华贵非常,瑶鼻檀口,眉间贴着弯弯月牙翠钿,一双丹凤眼微微吊着,别有一番妩媚气息;另一个却甚是素净清雅,脂粉不施,一袭清婉长裙,宛如空谷幽兰徐徐绽放,她纤手持一本诗书,正看得入迷,那样的从容与宁静,让看着她的人不由心中生出一种平和安谧来。听到少女的话,她放下手中的书,嫣然一笑,“戏台子上都是骗人的,我在爹爹那里见过皇上的肖像,已到知天命之龄,面白无须,身材瘦小,用孟老夫子的话说,——‘望之不似人君’。”

  那妩媚女子似被她放肆的言辞激的一愣,皱起秀眉,“你是杭州名士兰芸翰之女吧,你可知道,说这样大不敬的话,会被杀头的。”

  兰筱淡淡看了她一眼,嘴角慢慢浮上一丝冷笑,道,“筱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少女见两人箭拔驽张,忙笑着去拉兰筱的纤臂,“兰筱姐姐,你别生气,洛彝姐姐是担心你呢,其实啊,我才不管皇上是不是老头子,能跟哥哥在一起就很高兴很满足了。哥哥十五岁就入宫当了太监,都十多年没见,听说他现在已经是太监总管,我把两位姐姐介绍给哥哥,他一定很高兴,如果皇上凶我们,有哥哥给我们撑腰了!”

  “是么!”洛彝娜然妩媚的大眼睛蓦的波光盈盈,上前携住她的手,笑道,“原来,皇上很宠爱的那位怀公公是你哥哥?妹妹天生丽质,我见犹怜,又有怀公公相助,将来必定宠冠后宫,到时可得多提携姐姐一下哦!”

  兰筱清婉的目光渐渐冷下来,她垂下眼帘,又持起书,倚在绣榻上看起来。

  “……”少女羞红了脸,局促不安的揉着衣角,“我不想什么宠冠后宫,我只要做一个小小的宫女,绣绣花,弹弹琴,有时还可以见到哥哥就好了……何况洛彝姐姐美艳无双,兰筱姐姐才华出众,都比灵嫣厉害很多……”

  洛彝娜然望了眼羞赧垂头的少女,一脸鄙夷,自古以来,后宫争斗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样没用的样子,注定要被人踩在脚下,而她,洛彝娜然,——统领后宫,母仪天下,才是她追求的目标,美艳的唇角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忽听帘外一阵喧哗,人群中惊呼声此起彼伏,还没等她们掀帘看个究竟,马儿长长一声嘶叫,蓦然纵身而起,狂乱转着圈子,马车夫脸色惨白勉力揪住缰绳,一个劲喊“欤!”“欤!”洛彝娜然惊叫一声,吓得花容失色,紧紧抓着厢壁,怀灵嫣缩进兰筱怀中,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兰筱揽住了她,等她再睁开眼睛,车厢内又多了一个人,而洛彝娜然与兰筱一动不动,似已经昏了过去。

  不知何时,马车已经稳了下来,那凭空而降的,是个约摸十五六岁的少年,身姿挺削,脸盘黝黑,相貌很是普通,只一双光华璀璨的眸子骨碌碌转个不停,动人心魂。他大咧咧在对侧空榻上斜躺下,拈起桌几上酥甜的雪梨片望嘴里一扔,咯吱咯吱嚼起来。这时帘外传来一名护送将领的声音:

  “让小姐受惊了。各位小姐,可安好么?”

  “我们……”怀灵嫣刚要喊他,见少年坐起在兰筱身边,两指挟在她秀美的颈侧,正冷冷看着她,警告意味不言而喻,少女娇躯一震,脸色苍白对帘外道:

  “我……我们没事,将军不必担心。”

  待帘外的人退下后,少年又躺在原处,吱吱嚼着雪梨,看了眼面色惨白的少女,担忧扶住那昏迷的两名女子,惊疑不定,不由嘻嘻一笑,“放心,她们被我点了昏穴,一个时辰就会醒来。你要不听话,我也点了你的穴,把你丢到后山,那些孤魂啊野鬼啊狐仙啊僵尸啊,就会咯吱咯吱来咬你,先把鼻子啃掉,再是眼睛,嘴巴,耳朵,哎,满脸血淋淋的……”

  “不要!——”少女无助的蜷起娇躯,珠泪滚落,惶然泣道,“不要把我丢到山上,不要咯吱咯吱咬我,我听话,我很听话的……”

  少年愣了一愣,丢开手中的雪梨,坐起身来,“真是个胆小鬼,好啦,别哭了,”举袖揩去她的泪,无奈道,“刚才有几个大坏蛋要杀我,为了甩开他们,我才趁乱窜到这马车,本大侠忙得要命,没工夫点你的穴,你就别哭哭啼啼了,好像我欺负你似的。”

  少女马上破涕为笑,笑靥如花绽放开来,“我叫怀灵嫣,大侠叫什么名字?”

  被人叫了一声大侠,少年只觉周身舒泰不已,比大热天喝了冰镇酸梅汤还舒服,笑眯眯道,“我叫采晓语。哪,就这样,多笑笑,皇帝老儿才会欢喜,你也就不会受人欺辱,知道么?”

  少女刚止住的泪又流下来,流过那凝脂般雪白娇嫩的脸颊,格外楚楚动人,“晓语哥哥,你,以后能来看我吗?我进了皇宫,像入了笼的鸟,再也出不去,”她扯住那月白色的衣袖,泣道,“你还来看我,好不好?”

  晓语拍拍她的香肩,灿若星辰的眸露出一丝悯意,这个仿若璞玉浑金的纯真少女,能经得住,皇宫中的残酷倾轧么,若能再见,恐怕已物是人非了吧……

  微微一叹,他从袖间掏出一方光华流溢的温润玉珏,放在她手心,道,“这个你拿着,如果在宫中有人欺负你,你就拿着这‘碧烟清’找李多祚将军,他会保护你。”

  少女含泪点头,晓语听帘外喧嚣声渐弱,知道已经快到皇城大门了。——三日已过,南华宸果如他所料,苏醒过来,但他在给他的药方中略施了些麻沸散,这样既减轻了他的痛苦,也让他暂时头脑混沌不清,言语颠倒,无法准确说出“鸾青鸟”所藏之处,如此,神策宫与牛魔王等人便不会杀他,顾忌到他的身体,也不会轻易动刑。趁众人守卫松懈,他与解琬打晕了几个看守的神策宫人,偷偷用早准备好的马车将解琬的娘亲和仍然卧床的鸿运至长安城中,沿途,遇牛三郎与锦瑟坊挡路,险些全军覆没,幸好有一神秘人出手相助,并一路护送他们到客栈。安顿好两人,他与解琬出客栈去抓药,半路竟又遇到神策宫人和锦瑟坊等人沿路搜索,两人立即兵分两路,追追逃逃,一直到他银针惊马,混乱中窜入马车,才摆脱了他们。

  晓语烦恼地挠了下头发,神策宫人冷酷无情,锦瑟坊功力深厚,牛三郎力大无穷,再加上一个比毒蛇还恶毒,比狐狸还狡猾的‘宝贝’,如附骨之蛆的追杀,真是让人头痛,也不知道解大哥怎样了。少女见他一脸烦恼神色,切开一个蜜橘,蘸了雪白吴盐,纤手递到他嘴边,“晓语哥哥,吃。”

  晓语一口叼住,啧啧道,“晤,酸中带甜,清凉爽口,带一点淡淡咸味,好吃!好吃!”忽听窗外传来嗒嗒的马蹄声,疾如风雷,转眼近在耳侧,珠帘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只听帘外传来一个粗鲁莽撞的声音,喝道,“闪开!本将要见兰筱姑娘!”冲着车厢嚷嚷,仿佛带着浓浓酒气——

  “在下御前侍卫副总管韦擢,久闻兰筱姑娘一代才女,惠质兰心,貌美如仙,韦某倾慕已久,不知能否有幸一睹芳容?”

  怀灵嫣心中咯噔一声,面色煞白,紧张地看向还在津津有味吃着蜜橘的少年,晓语一笑,打了个让她放心的手势,只听外面将领下马行礼,惶恐道,“韦副总管,万万不可!兰筱姑娘是献给皇上的人,在殿选之前不能见男子的,请韦副总管高抬贵手,莫让末将为难。”

  “杨将军,你可知道我姐姐是谁?”粗鲁的男子声音厉声威胁道,“我姐姐可是当今皇后娘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要在皇上面前说一句话,你全家人头就得搬家!别说区区一个兰筱,就是这车里所有姑娘我都要了,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滚开!”

  那将领苍白着脸,一声不吭,却依然直挺挺跪在马前,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韦擢大怒,刷的抽出腰间金刀,就要砍落,他身边马上一个华衣锦服,贵公子模样的青年忙拦住他,“韦兄,韦兄息怒。杨将军并非成心违逆,职责所在罢了,无故斩杀军中大将,有违国法,恐怕皇上会责怪你。”

  韦擢怒哼一声,纵身跃落马下,举步去掀那流光溢彩的珠帘。

  ***

  女频pk中,手中还有票的大大们支持一下吧……太低了,太低了,紫漫羞愧遁去……

  ps:已回校,恢复更新

  

  

第十五章 暗流涌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