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渭雨轻尘

    第十六章渭雨轻尘

  韦擢怒哼一声,纵身跃落马下,举步去掀那流光溢彩的珠帘,蓦的珠帘内传来一个清脆如黄鹂啼啭的声音,珠圆玉润,令他怒冲冲的脚步戛然而止——

  “韦大人且留步。”

  戎装青年一腔怒气登时如烟散了,涎着脸笑道,“兰筱姑娘,嘿,姑娘有何吩咐?”

  “兰筱陋质,何德何能,得韦大人如此眷顾,只是,圣上之令如山,韦大人欲带走兰筱,不但令杨将军为难,将来皇上问罪下来,倒说兰筱行止自专,蛊惑大人。如此兰筱无颜,只能一死谢罪,以堵悠悠众口了……来日方长,还望韦大人三思。”

  听得佳人的天籁之音,韦擢神魂早已颠倒,眼里心里只有这清脆婉转的美妙声音,思忖她的话委实有理,又怕她真的羞愤自尽,只好悻悻放下手,嬉皮笑脸道,“众人为证,韦某不娶兰筱姑娘为妻,誓不为人!你等着,明日本将便进宫,向皇上讨了你来!”一勒马缰,高声道,“冉老弟,我们走!”

  他身边的贵公子从听到兰筱开口,便处于僵化状态,仿佛被电流击中,目瞪口呆,死死瞪着珠帘。韦擢不满道:“冉老弟,兰筱可是兄弟看上的人,你不是想跟兄弟抢女人吧?”

  “……?”冉峰回过神来,忙摆手道,“不敢,不敢,老弟哪里配得上兰筱姑娘?只是,兰姑娘的声音跟老弟一位旧识很像……”

  最后一句时,韦擢已经纵马窜到前面去了,与车厢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冉峰听到那清脆动人的声音低低吟道,“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闻道欲来寻,淮上青舟莲……”

  呼啸而过,再欲回味时,那清雅的低吟声,如水滴入海,早已融入茫茫风声中了……

  ***

  夜深了。繁星满天,恍若一双双苍穹的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俯瞰人间。

  这样璀璨的星光,只有月色被浓云掩住,才会如此夺目灿烂罢?可是,终有一天,月光会洒遍天上人间,清辉如冰,绝采风华,如那道紫色的翩影惊鸿……

  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除了背部还隐隐作痛,——他的身体,向来恢复力惊人,话说回来,他身上哪一点,不是异于常人呢,犹记得为他解去绷带的那一刻,当他海蓝的长发散落,那个孩子惊的下巴都要掉了,之后总会缠着来摸他的长发,像是什么宝贝似的……

  星光下,蓝发男子薄削的唇角勾起了一弯浅浅笑意,夜风仿佛被这颠倒众生的笑容迷醉,柔柔拂过那海水般湛蓝的长发,那飞扬的眉,那幽邃的眸,那薄剑似的唇……那样的俊美无铸,仿佛整块美玉精雕细琢而成,美的诸神都要叹息。

  虫声繁密如雨,他躺在客房的房顶上,双手负于枕后,忽然幽幽叹了一口气。

  中庭之中,不知何时,挺立着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在地面投落淡淡的影子,夜风吹起他的衣袂,徐徐飞舞着,他的目光,落在庭间一谭碧水之中,飘移不定。感觉到他的幽幽叹息,那身影,蓦然透出一种冷峻峭绝的意味,连星光都冷了几分。

  屋顶上的蓝发男子又微微叹了一声,他知道,他若不说,他是不会开口了。仰望着星空,微微一笑,绝美的男子道,

  “当时那一箭,解大哥是故意的吧?”

  星光映在碧谭之中,波光粼粼,有调皮的鱼儿蓦然跳起,揉碎了谭中的星空,涟漪微微。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有种默认的意味,压迫的人无法呼吸。

  立于中庭的男子淡淡开了口,“解某有两事不明,能否请教?”

  终于要算总账了……泓眸光一闪,坐起身,收敛了一脸邪魅不羁,正色道,“解大哥请讲,泓知无不言。”

  解琬淡淡道,“晓语夜闯梁王府,身中飞火流星之毒,你是如何知道的呢?我记得,这是在你遇到我们之前罢。”

  “……”屋顶上的泓微微一怔,笑道,“七幽蛊毒发作时,泓模样可憎,唯恐吓了行人村民,白日自是躲在干草从中,说也凑巧,恰好在你家屋后,所以一不小心,你们平日里说的话,给我听到了。”

  “呵,”解琬淡淡一笑,“原来如此。其实当日解某一直跟在你们身后,天罗四网结阵之时,你便发觉了,昏倒也是假装的吧,晓语被困险些丧命之际,你就一直冷眼看着,任他生死,……”

  他挥手止住要辩白的泓,冷冷道,“这也没什么。晓语告诉我,那天给你吃的,其实并非乾坤续命丹,而是一颗普通的补药,——那样说,不过为了迷惑南华雪。可是泓,你的本事委实令解某心惊,身中苗疆至毒七幽蛊,受神策宫两少宫主全力一击,又吃天狼弓一箭,随后被牛三郎打得血肉横飞……其中每一样,都能令一名顶级高手死于非命了,而你,仅仅数日,就恢复如常——这等本领,若非心甘情愿,天下又有谁困得住你,谁能伤害得了你?其实,所谓的七幽蛊毒,如果你愿意,随时都能解了吧?……你,——”

  立于中庭的解琬骤然转身,冷冷的目光,穿越了星光尘埃,寒电般射进屋顶上男子依然邪魅笑着的眸中——

  “你,究竟是什么人!机关算尽,不择手段接近晓语,千方百计取得他的信任,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

  虫声凄凄,流萤轻舞飞扬着,屋顶上,庭院中,两道目光在空中相撞,如金石相击,寒星四射。

  “……”泓神雕般俊美的脸上扯出大大的笑容,忽然起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慵懒伸了伸腰,一纵身,优雅从容跃下屋顶,向屋里踱去,“我睡觉去了,解大哥,晚安。”

  “我绝不容许你阴谋得逞,不管你是神,还是魔!”解琬惊愕之下,厉声喝道,“晓语于我,犹如亲弟,你若伤害于他,除非我死!”

  “是么,解大哥,”星光下,美的诸神都要叹息的男子转过身,湛蓝的长发飞扬着,闪烁着幽幽光芒,他依然微笑,眸光却陡然如厉光锐锋,直刺人心,——

  “真的像亲弟弟一样么,在泓五情魔眼下失魂的解大哥,原来心怀坦荡,只是把他当成亲弟弟呵,真是令泓,百思不得其解啊!”

  解琬涨红了脸,冷冷道,“我对晓语如何,不需要你来评价!”

  “彼此彼此!哈哈!哈哈——哈!”泓纵声长笑着,大步迈入房中,远远的,从庭院对面的房间传来不满的嘀咕声,咔一声窗子打开,探出一张睡意朦胧的脸孔,

  “半夜三更的,鬼叫什么,……笑得很好听么!……晤……”还没嘀咕完,只听扑通一声,又倒头大睡去了。

  解琬怔怔立了片刻,蓦然微笑起来,这个心性纯良的孩子,或许,是他终其一生要守护的人吧,犹豫甚么,挣扎甚么,又担忧甚么,害怕甚么,大不了,拼了这条命护他周全罢了……他释然一笑,顿觉多日来萦绕心间的重担轻松许多,自去睡觉了。

  星空璀璨,淡淡的树影间,忽然有青色衣襟动了一下,仿佛睡了很久,要换一个姿势似的,一双寒星似的眸子睁开来,发出饶有趣味的光芒……

  ………

  ………

  烈日炎炎,炽烈的光芒烘烤着大地,树叶恹恹垂落,热气蒸得人几乎窒息,大街上行人油汗满额,匆匆走着。街头巷陌,浓密绿荫下却常有摆着卖冰凉雪水的摊子,十文钱一碗,对顶着炎日赶路的行人,无异于大漠中一泓清泉,销路奇好。所以很快,摊主孙老头眯着眼,笑眯眯将铜钱装进钱袋,准备收摊回家了。

  砰——有人体摔落在地的声音,孙老头吓了一跳,抬头看来,却是有个赶路的褴褛少年晕倒在路边,他赶忙把那少年扶起,舀了碗已融化的冰雪凉水灌进他嘴里,过了片刻,少年悠悠睁开眼睛,虚弱一笑,“多谢,大叔。”声音如同玉石相击,悦耳动听,尽管满面憔悴风尘,衣衫破旧,却掩不住他娇俏灵秀的容貌气韵。

  孙老头见多识广,自是看出她女扮男装,气质举止皆是不俗,恐怕来自世家大族,这样狼狈,想是大小姐脾气犯了,离家出走罢。他摇了摇头,道,“小姑娘,这大热的天,再这样走下去,恐怕要出人命。你还是快回家吧。”

  褴褛少女恢复了些体力,勉强站起来,冲孙老头一笑,“小女还有要事在身,告辞了。大叔滴水之恩,小女恐无力回报,就此拜谢了!”

  她深深作了一揖,挺直脊梁,向那烈日下大步走去,孙老头却是一惊,少女话中分明已有死志,那纤弱的身影,分明有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萧瑟……孙老头没有拦她,这样烈烈风骨,玉石俱焚的狠绝,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这个风骨铮然的少女能一路平安。

  褴褛少女走了约半个时辰,烈日晒得她昏昏欲坠,全身仿佛着了火,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时,眼前蓦然一亮,街角不远处翠竹环绕处有一座清雅轩舍,悬着“渭雨轻尘”四个飘逸字迹,翠竹掩映,柳叶低垂,分外清净出尘。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少女喃喃着,秀丽眸中掠过刀锋般凛冽的恨意,抽出匕首,狠狠一咬贝齿,反手刺在自己背上,登时鲜血四溅,心魂俱裂!她痛哼一声,扑倒在地,奋力向那清雅轩舍爬去,痛呼出声,“救命——救命……救命啊——”

  当那雅舍中匆匆脚步声传来,大门吱呀一声开了,还没等到她看清来者容貌,神志已然撕扯涣散开来。陷入黑暗的瞬息,耳边仿佛响起了幽幽的叹息,仿佛千百年来俯瞰人间的神佛,叹尽人世间所有不幸与悲哀,悲悯清冷……

  ………

  玲珑水榭,横于碧波之上,九曲回廊,百转千回间,一道温润如玉的青色身影疾步而行。脚步虽快,却是轻尘不惊,明晃晃的太阳挂在中天,他清俊的眉角沁出晶晶的汗珠,却自有种从容洒脱之气,毫无浮躁焦虑之态。

  临水亭榭之中,轻纱飞扬,雪衣女子垂手立于曲廊尽头,风姿卓绝,宛如仙子,冷冷盯着那道青影,容颜依然冰冷似雪,心中却泛起微微的波澜——

  不愧是教中四神之一的清衣使,接到疏桐令,尚能如此从容不迫……

  “疏桐令”为殊衣教招讨之令,向来是传召严重触犯教规之徒,回教之后如查属实,轻则身陷九重囹圄,囚禁终生,重则斩杀示众,以示警诫,因此颇多教众接到“疏桐令”后,惧而自杀,偶有逃遁者,教中必杀令一出,夙清阁使出雷霆手段,也多半令其颤栗自绝。

  慕芎身居高位,岂会不知接到疏桐令之紧急严重?这样的从容洒脱,只是表面上吧?……

  思绪飘扬间,青衣人已在距水榭几步的地方停住,神色平静,微笑道,“雪衣使以疏桐令急召于我,不知有什么吩咐?”

  话音刚落,飞扬的白纱尚未飘落,雪色流光一闪,天地之间,蓦然寒如冰水,雪衣女子身形已在他跟前,那柄霜雪也似的容渊剑,寒锋潋滟,直直抵在他的颈前!

  剑散发的冰冷气息,激起肌肤层层寒栗——只需轻轻一送,他的生命,便如尘烟般,无声无息消散……

  剑锋如水,微微晃动,映出青衣人一脸云淡风轻的笑容,“雪衣使功力愈发高了,慕某望尘莫及。如此这般,总有一个理由吧?”

  风恋荷冷冷盯着他,眸光冷冽,一字一顿道,“七月十五日,你在华山擅自逼死华山七剑,屠尽其十八堂弟子一百六十八人,血流成河,武林俱惊。你可认罪?”

  “……”慕芎脸上笑容蓦然僵住,对这样莫须有的指控,一时间震惊得无法言语!

  “未奉教主之令,滥杀人命,是为不忠;逼死手下败将,赶尽杀绝,是为不义;就连老弱妇幼,你都不放过……”风恋荷冰雪似的眼睛中寒光陡盛,杀气汹涌,他的颈上传来尖锐的刺痛,血丝丝渗出,“贺史恒才八岁的小女儿,你竟也下得了手!——慕芎!教主令我传召于你,你还有何话说!”

  望着那雪眸中透出的深恶痛绝,慕芎心中蓦然涌上深深的无力与挫败,——教主也信了么,那个自来敬若天神的紫衣男子,竟是一道指令便定了他的生死么,多年并肩作战,浴血前驱,忠心耿耿的结果,换来的原来不过如此啊

  惨然一笑,垂下眼帘掩住了浓浓的悲怆之情,青衣男子淡淡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雪衣使请动手罢。”

  风恋荷面沉如水,她没有说话,纤腕一震,只听容渊剑铮的一声,犹如凤鸣鹤唳,慑人心魂,那一道仿佛来自地狱的寒光,毫不犹豫向他颈上挥落!

  微风过,白纱飞扬起来,剑光挥下的一瞬间,水榭之中蓦然传来一个清冷淡漠的声音:“住手!”

  ***

  票票呼唤中……

  

  

第十六章 渭雨轻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