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家庭教师

    

  从有些荒凉的农田逐渐进入高楼错综的市区大约用去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认真看着杂志的左林甚至都没注意车窗两侧的景物飞驰。

  车子在一个景致优美的小区里停了下来,一幢小高层的房子楼下已经停着燕映雪的粉红色mini cooper和那辆黑色的宝马。一看,就知道燕老已经带着燕映雪在里面等着了。

  房子有些特别。会在玄关的地方一个高50多公分的汉白玉狮子作为装饰的人家无论如何都算的上极为特别。玄关的地面上铺着的不是瓷砖而是青石和鹅卵石,铺成了一条很短的小路通向客厅。客厅的陈设很有中国式的古典韵味,却又不损失现代生活的舒适。看上去像是太师椅的红木框架里装着布艺沙发的实质,但土布的套子让布艺沙发同样呈现出本土的风韵。边桌上放着青花瓷的瓮作为装饰,靠着阳台的地面上,放着几个造型美观的盆景。只有面对着沙发的墙上挂着的电视和做成小型的博古架造型的音响柜上放着的音响器材才明白宣布着这个房间还属于这个时代。

  古典是很贵的。不仅仅是这些红木材质,传统修饰,却带着现代家具特质的家具,更昂贵的则是这份用心。虽然对其中的细节不甚明了,左林也明白地感受到了这套房子的特别。

  开车带左林前来的年轻男子朝着燕老点了点头,就走进后面的房间休息去了。燕老热情地引过左林,拉着他在客厅里坐下。燕映雪正在阳台上,和一个30多岁的雅致的女子一起给巨大的鱼缸换水,燕映雪正双手捧着一小掬水,认真地看着水里金灿灿的一条小鱼,看了看左林之后挤了个鬼脸就算是问好了。

  “今天专门是为了你的事情来的,”燕北斋豪爽地笑着说,“你不是说想考大学吗?我想问问清楚,你到底是准备随便读个大学体验一下,还是准备认真准备考试,认真去读大学。”

  左林想了一下说:“当然是想认真读。我不知道上海这里怎么样,在山里,读书太难了。如果不是孙老,大概不会有什么老师愿意来我们那个村子教书。”

  看着左林恳切的表情,燕北斋点头说:“那就好。要是你只是想进个大学体验一下,不用麻烦,我随时可以找个学校把你塞进去。反正现在靠着各种名义进大学滚一圈混个资历的人不少。可是,如果真的想好好读书,你就得做好准备了。上海的高考虽然比全国的简单,进大学的比例也高,不过,真的要考好的大学,也不容易。我不知道你的基础怎么样,就给你找了个辅导老师。就算基础差点,辅导一年多,参加明年的高考正好。学籍上,我也会想办法帮你找个高中去挂靠一下。虽然现在谁都可以高考,不过还是有学校方面处理很多事情比较好,省了很多手续和麻烦。”

  当初左林当着燕北斋的面说自己想要读书,虽然的确是自己内心的想法,但他自己却没有将这件事情太当真。对于山里出来的左林来说,读书不见得就是谋生的手段,尤其是,他还有德鲁依这样一个特殊的身份。他深深地热爱着山林,热爱着一切生命。就算能一路读书读下去,左林也明白自己最终的归宿仍然是回到山里,回到和可爱的动物植物打交道的最简单的生活中去。从乡亲们的传闻中,他也曾听说过读了大学再也不回家乡还生怕被别人揭露山民出身的人,或者是读完了大学虚耗了几年找不到工作仍旧回到山里种地养树的人,在他心目中,读书是一个重要的过程,是一种向往,却不是目的,也不是手段,甚至不是一种必须。

  在接受了成为一个足球运动员的生活之后,他开始有些渐渐熟悉和喜欢这种生活,开始努力从中寻找乐趣。而现在,他当初简单的一句话已经让燕北斋为他准备好了所需要的一切。对燕北斋来说,这所有的事情或许只是他几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可是,他这样一个人将左林这些话都记得清楚,一件一件落实,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知道,欠燕北斋的人情是越来越多了。

  “燕老……真的多谢您了。”左林站了起来,向着燕北斋深深一鞠躬。

  “别,别,千万别。”燕北斋连忙扯着左林坐下,说:“又不是什么大事。也别说什么感谢的话。”

  燕北斋喝了口茶,说:“我已经快90岁了。如果不是当年孙老给我打下的基础,我能不能活到这个年纪都是个问题,更不要说现在我身上没什么病,精力那么旺盛,你觉得我现在谢谁去?当年,我只不过是孙老身边的一个小跟班,鞍前马后为孙老料理些杂务,没想到孙老离开上海的时候,将他在上海的生意全都交给了我。我又该谢谁去?你是孙老的弟子,孙老不在,你就代表了他。见到你,我没有称呼一声少爷已经是僭越了。千万别说什么感谢的话。”

  左林笑了笑。无论燕北斋怎么说,有些人情是一定要还的。

  “左林啊,当年,孙老曾对我说过这样一番话。他说,人生是一本太厚的本子,从扉页翻开一页一页按部就班地写下去,再精彩也就是一个和所有人都差不多的经历,怎么也涂不满整个本子。有时候,想要让自己的人生更丰富,需要的就是一点不管不顾,翻开本子,翻到那一页就从哪一页开始写的态度。……尤其是你能够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踢球是一页,读书又是另一页,何必考虑太多呢?多出去走走,有的是碰上事情什么都不想就一头撞上去的毛头小子,俱乐部里你的那些同龄人恐怕多数都是。你什么都好,就是遇到事情想得太多了。年轻人,何必过得那么苦,豁出去玩就是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拿你怎么样吗?”由于还有那个女子在场,燕北斋不能说什么太明显的话,而最后一句已经是在点明左林强悍的德鲁依身份了。的确,左林是很有任性的资格的。

  “受教了。”虽说燕北斋实际上是劝着左林不要学好,但这番话的确是很给左林启发。

  两人严肃的对话引得阳台上那个雅致的女子盈盈笑着看过来,颇为好奇这一老一少互相之间居然那么意思。

  燕北斋看到了女子的目光,拍了拍脑袋说:“呵呵,老了,现在我也开始变得爱说教了啊。来,到书房去,给你找的辅导老师在书房里等了有一会了。

  燕北斋领着左林走进了书房。在宽大的写字台前,一个年轻女生正捧着一叠试卷在那里研究着。看到燕北斋进来,女生连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说:“燕老。都准备好了。”

  看着这个自己今后一段时间的辅导老师,左林有些诧异。在左林的印象里,老师应该是那种有些年纪,至少也是中年人,穿着样式简单的衣服,或许鼻梁上还应该架着衣服黑色塑料框的眼镜。而眼前的这位“老师”则完全没有左林想象的老师的任何特点。这个女子太年轻了,看起来也就20岁左右,最多也就比左林大个两,三岁。兰白相间的跑步鞋,白色的袜子,深灰色的长裤,白色的衬衫外简简单单套了件黑白相间的格子毛衣,毛衣和衬衫的袖子都挽到了肘部,让人无法回避雪白中透着健康的红,纤细美丽的手臂的线条和那双精致的,有着纤长手指的手。自然而然挂在脖子上的随身听耳机取代了项链的位置。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个马尾辫摔在脑后。而那张脸上,五官是那样细致,组成了那样一张美丽的面容,灵动的眼睛里却投射出认真与审视。这样一个女子,如果年龄再长个几岁,活脱脱一个白领丽人,或许还会是能够让办公室死海兴波,大大降低办公效率。她明亮而洁净,虽然身上看不到任何一件装饰品,但这样一个形象却毫无疑问经过精心设计。只是这个形象唯独不适合老师这个身份。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请来的辅导老师,现在在复旦大学读大二,当年高考的时候是SH市第七名,她的名字叫张聆。弓长张,聆听的聆。而这个就是我跟张老师提了不少次的学生,左林,现在是申豹足球俱乐部主力门将。”

  被称呼为张老师,张聆没有谦让。虽然这一次有些特殊,但当家教对张聆来说也不是希罕的经历了。

  “张老师,那左林就交给你了。我是想,左林高中没有读完,想用一年多时间交给您辅导,希望能赶在明年高考前能攒出一定的底子。左林想参加考试,多少也是个经历。这就拜托您了。”燕北斋对着张聆又重申了一遍请来她的目的。虽然对着一个20岁上下的女生,燕北斋却一点也没有摆架子,反而一口一个张老师,用着“您”的敬语。对于燕老这般年纪的人来说,达者为师,尊师重道的精神早就刻在了骨子里。

  张聆这时候有些不好意思了,说:“燕老,您太客气了。我一定会尽力的。燕老,我准备了些题,先给左林摸摸底,这样也好安排以后的进度,您看呢?”

  燕北斋笑着说:“这个我没意见,所有辅导功课的事情你直接和左林自己说就是了。你们先聊。”

  燕北斋走出了书房之后,张聆招呼着左林做下,略略问了问左林之前的学习情况。所有的科目几乎都是一个老师教的,读到了高二上的进度,这样的情况已经很让张聆挠头了。而当得知左林抛荒了3年功课之后张聆的眉毛几乎都拧到一起去了。幸好孙老教学生是教完一个年级的内容直接就往下教,大致等同于跳过了几级,不然,现在左林就是不折不扣的大龄考生了。

  “先做做看这些题目再说吧。”无奈之下,张聆有些痛苦地说。

  将打印的卷子放在左林面前,张聆就捧着书房里的藏书躲在一边看去了。而左林,则开始和久违了的考卷苦苦搏斗。

  只有填空题和问答题,一半测试水平一半考验人品的选择题一道也没有。扔下了几年的功课一下子要都捡起来可能真的很难,左林的额头上很快就有了细密的汗珠。俱乐部里玩极限扑救测试都没那么辛苦。

  一个多小时候,加上测试了几句英语口语后,这次简单的摸底考总算是结束了。

  “语文很强,古文功底恐怕比我还好不少;英语,明显是英式英语,尤其是牛津音很道地,老师是老牌海归,现在考试偏美式英语,不过这倒不是问题;理科,底子很扎实,一些公式用得不熟练,也不是问题;文科,好像有些问题……”张聆在左林面前评价着根据这份考卷和口试评估出来得左林应考的能力。而在张聆心里也开始有些好奇,什么样的老师能培养出这样的学生来。古文和英语都很好,这种特点很少出现在任何学生身上,至少张聆就从来没有遇到过。将所有学科放在一起评价,考虑到抛荒了3年,那先前左林的基础应该是相当不错,远不止高二上这种程度。

  而现在,张聆对于完成燕北斋交托给她的任务很有信心。这不仅关系到不小一笔奖金,还关系到燕北斋关于某些事情的承诺。

  “燕老,”和左林一起走出书房,张聆连忙汇报道:“卷子做完了。左林基础很不错,我想,我一定能完成任务的。”

  这个时候,刚才和燕映雪一起给鱼缸换水的女子已经换了套衣服,盘腿坐在茶几边上监督着燕映雪练毛笔字。燕映雪的凝神静气的小模样实在是可爱无比。而这个女子,乍看并不给人惊艳的感觉,却耐得住长时间得审视,越看越是觉得漂亮,她身上的宁静典雅的味道更让她像是散发着一种特异的光辉。

  燕北斋看到左林和张聆出来,笑着说:“张老师,那就摆脱你了。回头研究了左林的训练和比赛时间表以后,我让秘书作个辅导时间的安排,给你送去。到时候就在这里给左林上课,您看好吗?”

  虽然有点远,但还是可以接受的。张聆连忙答应道:“没问题,那我就先走了。”

  

  

9.家庭教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