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老师和学生

    “不要动,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打破这个培养皿,大家一起死。”卢米诺夫绝望地叫嚣着。

  萨尔今已经倒在了地上,深红色的血浆顺着实验室地面的斜度慢慢流进了地漏。稠厚沉重的血滴在管道里的回响清晰可闻。

  缺乏警觉,防御不强的别墅从一开始就没能抵挡助攻击。十几名特种部队战士从3个方向突入了别墅,迅速扫平了卢米诺夫雇佣的20多个保镖。原先精心保持的雪白的墙面被一片片鲜红色取代。珠光白色的墙面上沾染了血迹,在黄昏的日照下显得更为苍凉凄艳。

  没有开一枪的左林在战斗中的表现让人咋舌。那些有经验的特种兵翻看被左林杀死的保镖的尸体的时候甚至没弄明白那贯穿身体的伤口是什么武器造成的。左林身边的那支匕首绝对没有那么长的刃部,也没看到左林随身携带着刀剑之类的东西。左林的攻击方式非常简单,就是对准身体上大动脉丰富的地方捅过去。凡是中刀必定立刻大量失血,立刻就丧失抵抗能力。挨了刀之后,不会马上死,还能够清晰感觉到生命力从身体里流走,身体逐渐变冷,心跳越来越慢,呼吸越来越沉重……流血过多不算是非常痛苦的死法,但那种明知要死却无能为力的感觉是残酷的。

  别墅不大,特种部队战士们扫平了保镖之后很快就发现了藏在那个20多平房的衣橱里的实验室入口。这里有两个实验室,一个是制备毒品和研究毒品制备方法的,而另一个,则是一个生化实验室,一个偏重于病毒研究的生化实验室。

  特种部队战士们冲进实验室的时候卢米诺夫正在匆忙销毁菌株。看到冲进实验室的这些人都带着精致的防毒面具和防护手套,衣服上所有的接口都有橡胶的隔离垫,卢米诺夫就知道这一次在劫难逃,只有专门应付生化攻击的特种部队才会装备这种高成本的轻型防护服。

  可是,这些防护服毕竟不是完美的。这些特种兵战士清楚,他们这些人连基础训练都没完成,这些试验型号的防护服只是提供训练中他们熟悉用的,做不到百分之百的安全,尤其是轻型呼吸器,为了保证大运动量的耗氧流量,简化了一部分过滤功能,要是病毒真的在空气中散发,八成就要遭殃。

  “退出实验室。快。”因苏拉果断下令。但左林没有动。

  因苏拉会意地先后退了半步,遮住了自己部下的视线,而左林则投出一枚种子。种子滚进了卢米诺夫脚下的地漏里,开始生长发芽。这是左林收集的一枚烟斗藤的种子,由于和左林想要用的植物的性质非常相近,左林甚至没用什么自然之力就完成了改造种子和注入生长能量的工作。这个时刻,使用自然之力的绿色光芒同样危险。烟斗藤变成了鬼藤,贴着卢米诺夫的裤缝飞快地向上爬,绕过了他的腰之后鬼藤上忽然冒出一个形状诡异的花朵,那花朵看上去就像是电影里异性的嘴,长满了尖利的细齿,花朵窜了起来,一口咬在卢米诺夫拿着培养皿的右手的手腕。

  鬼藤随即缩了回去,重新变成一颗种子,滚进了漆黑幽深的下水道。

  卢米诺夫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可是他忽然发现自己没办法动了。从右手手腕开始,蔓延到全身,没有任何特异的感觉,仅仅是不能动而已,像是一个神奇的魔术,又像是一个恶梦。

  因苏拉冲了上去,一把拿下了培养皿,小心翼翼地捧着培养皿放在了一边的隔离操作箱里,紧紧锁上。卢米诺夫奇异而不自然的姿态被后面那些战士们看到了,左林连忙扯开卢米诺夫的防护服头盔,将一小撮药粉抹在卢米诺夫的鼻子底下。

  卢米诺夫只觉得一阵冲鼻的辛辣味,随后,他又能动了。可他的自由仅仅持续了不到2秒,扑上来的特种兵战士就将他摁在地上,带上了手铐。

  “把查理他们叫来,这里分类调查取证,一个小时弄完。然后能搬走的设备搬走。吉姆,开始安装zha药,我们一走就引爆,烧干净了比较安全。”

  因苏拉一边说着,一边就拉着左林离开了。

  左林的表现因苏拉都看在眼里,虽说作为一个德鲁依,左林的能力并不出众,经验也不算丰富。可他在这整个行动中的表现却可圈可点。他做到了因苏拉让他做的所有的事情,还很好地在那些特种兵战士面前隐藏了真实的能力。不引起怀疑是不可能的,但目前表现出来的这些能力都不会让人想到他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你准备回去了吗?”因苏拉忽然问。

  “是啊。既然你的任务差不多算是完成了,那我也应该快点回去了。我还要读书,明年参加考试。”左林说。

  “我听燕老说过这个事情,我的女儿也在准备考大学,不过她可没你那么用功。美国的大学制度和中国也有些不同。”因苏拉点了根烟,悠然自得地说,“你的表现我非常满意。我也会这样向议会汇报。再次见面,恐怕就是安排你的职务了。孙老既然躲着不肯见我们,按照议会制度,就是由你来继任。应该不是个轻松的活啊。”

  左林茫然地挠了挠头,说:“老师没有告诉我很多关于德鲁依议会的事情。你能跟我讲讲吗?”

  因苏拉摇了摇头,说:“说起来话就长了,而且按照惯例,将是临时代理你们这一系职务的家伙来告诉你相关的事情。不过,在这些时间里,我可以给你点事情做。”

  因苏拉从应该装弹夹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常常扁扁的金属盒子,递给了左林,示意左林打开。

  金属盒子里装着一卷羊皮纸,当羊皮纸展开的时候,从上面密密麻麻的咒术德鲁依语上,左林发现这是记述变形术的渊源和学习修炼方法的。他吃了一惊,变形术是作为一个动物系德鲁依最基本的技术。虽然德鲁依之间的交流是比较无私的,但左林还是不明白,因苏拉为什么将变形术教给自己。

  “你好好学习吧。你的体能和身体状态要比我见过的所有植物系德鲁依都好,甚至比一些动物系德鲁依都要好,变形术是一项基本的技术,我相信一定能让你更强大。”因苏拉的表情非常自然,就像是做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一样。

  “谢谢。”心里翻来覆去无数句话翻滚着,最后,左林却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个词。

  拍拍左林的肩。因苏拉开心地笑着,开着车先回景栋了。

  第二天,左林就从景栋出发,继续翻山越岭穿越国境,然后才搭乘交通工具回昆明。当他重新进入到充满了媒体资讯的大城市,打开了手机之后,才忽然发现,这些天他的忽然失踪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俱乐部方面和国家队解释了一下,他没有能报到没有引起国家队教练组什么意见,最多也就是说他比较贪玩,居然一放假就不见人影。但那些记者看到上了名单的人没到海埂报到,各种各样的猜测可就多了。

  左林先给燕北斋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后,连忙给桑世麟打了个电话。桑世麟很豁达地表示,已经和国家队教练组说好了,这次集训不用参加了。要是左林自己有兴趣,倒是可以去海埂走一次,反正现在只是集中的第二天,还是恢复性身体训练,没什么实质内容。

  既然可以不用参加无聊的国家队训练,左林才懒得去海埂。听从桑世麟的建议给国家队领队挂了个电话解释了下情况之后,他就搭上飞机回到了上海。他难得出一次远门,按照山里人的习惯,几乎给所有他认识的人都带了份礼物。从边境一直到昆明,一路上几乎每个落脚点都多少买了些东西,到了昆明之后又采购了一把,光是将这些东西托运就花了笔钱。不过,对钱还不是很有概念的左林也不觉的什么。因苏拉说了,由于他这次帮忙,按照美国方面对待行动中的特别顾问的待遇,过几天还会有笔相当可观的津贴到帐。由于这次行动缴获了不少先进设备,美国方面整个行动等于都是卢米诺夫和萨尔今买单,这次的津贴应该尤其丰厚。

  也无所谓了。左林这样想着。由于算下来俱乐部给的一周假期还有一天剩下,左林没有急着回到俱乐部,而是在燕北斋在巨鹿路的那个会所里住下。说起来可能有些奇怪,但左林回到会所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补课。

  现在是暑假,张聆除了给左林补课之外还在一家外贸公司里打工。不过,在接到左林的电话后,她还是很乐于去给左林上课的。

  左林可能是她当家教以来最勤勉的学生。尤其是左林没有一定要升学的压力,也不存在以大学学历作为找工作前提的问题,更是因为现在左林已经是名满全国的超一流门将、球星。有名到这种程度,不要说认真学那些高中课程,一遍一遍做那些雷同的题目锻炼应试感觉了,能够不用鼻孔冲着人说话就很好了。可左林,在补课的时候对于张聆的尊敬从来没有一丝变化。补课的时候有接有送,所有辅导材料一律报销,加上每个小时200元的超高薪金标准固然让人愉悦,更愉悦的则是在挣这笔钱的时候还能遇上一个很好教的学生。张聆每次上课都认真准备,就像她一贯认真对待任何工作,也希望自己手里能培养出一个明星大学生来。但她,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自己家教的工作对象是左林。

  张聆结束了又一天的工作已经快6点了,好在打工的地方距离巨鹿路也才不到20分钟路,她准时在6点半的时候感到了会所,走进了书房。

  “张老师,”左林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向张聆问好。

  “那么快回来了啊,玩得开心吗?”张聆早就从报纸上知道左林没去国家队报到。实际上,左林离开的时候没有向俱乐部报告行踪,却向她请了一周的假,这实际上让她成为了除了燕北斋和燕映雪之外唯一知道左林大致行踪的人。

  左林将一个蜡染的小布包递给张聆,说:“还好吧。我还给张老师您带了些礼物。”

  布包里装着一个少数民族风格的银饰。张聆翻看着,很是喜欢。按照惯例先将卷子拿给左林做的时候,她就在那里翻来覆去地看。

  忽然间,张聆觉得胃有些不舒服,兴许是没有吃晚饭的缘故,咬着牙坚持着。

  平时张聆习惯随时看看左林做卷子的速度,闷头做了20多分钟的卷子后,左林忽然发现今天好像有些特殊。他抬头一看,却发现张聆脸色苍白,虚汗已经讲刘海粘在了额头上。

  “张老师,你怎么了?”

  “胃有些不舒服,没事的。”张聆坚持着。

  “要不今天先算了,我送你去医院。”左林连忙扔下笔。

  “你先做卷子,我去倒杯热水就行。”张聆还想勉力坚持一下,可正当她要站起来的时候,脚步一阵虚浮。

  张聆没有倒在地上,而是一头扎进了左林的臂弯里。随即,她感觉到一只手抄过自己的腿弯,她就这样被左林横着抱了起来。张聆没有挣扎。现在还是盛夏,隔着薄薄的衣服和左林的零距离接触让她没来由地一阵心慌。她的头昏昏的,明知道不妥,却想不出喝止左林的话来。

  “于大哥,用一下车,张老师不舒服,赶紧送医院去。”当张聆挣扎着要从左林的怀里挣脱的时候,左林已经抱着她钻进了楼下停着的宝马里了。左林的手臂是那样坚强有力,张聆挣扎,却无法移动分毫。

  “我没事,真的。放开我吧。”张聆轻声说。

  或许是意识到这样抱着张聆有些不合适,左林把张聆扶了起来。胃部的疼痛一阵阵侵袭着张聆,虽然想要坐直,但团着身体,张聆还是无力地靠在左林身上。

  医院近在咫尺。左林几乎是全程抱着张聆经过了全套的急诊,或许是因为左林的怀抱的确非常给人安全感,疼得浑身无力的张聆没有拒绝。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没有善待自己的胃,但的确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刻爆发。急性胃炎,医生给出了简单的诊断。最近一段时间太累了,当药片开始发挥作用,葡萄糖滴液逐渐滋养身体的时候,张聆睡着了。

  

  

15.老师和学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