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4.踪迹

    

  “最近有人开始调查你了。”燕北斋脸色铁青地告诉左林。虽然掩饰的工作不能说不成功,但燕北斋仍然开始注意起左林身边的情况了。而原先那些被忽略的细节一一浮现。

  “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几个人盯了你一阵了,你没发现?”燕北斋问。

  “发现了,不过觉得没什么威胁。”左林说。

  “唉,”燕北斋叹气道,“打前站的人自然没什么威胁,我怕的是,以后麻烦会越来越多。”

  “他们是cia雇佣的人,只算是小虾米吧。”

  燕北斋说:“不光是他们,最近国安局的一个处长来找过我,问关于你的事情。医院里的事情还没传出去,不过也是迟早的。但宋陶那里,你实在是……相当够手段啊。国安方面的意思,是有点想招募你做一个外勤特工。不过我帮你拒绝了。对你有好奇心的人越来越多,遮掩起来就越来越难,总有一天,你的能力,会被别人知道。我想,是不是有办法把这些事情都解决好。时代不同了,现在大家不像以前那样理解和尊重那些……超越自然的力量了。”

  左林点了点头。“金晓华说想学……神农阁的秘术,燕老你觉得呢?”

  燕北斋呵呵笑着,说:“教你所说的传统武术吧,不牵涉德鲁依的格斗术,光是孙老零碎教你的,足够小姑娘折腾好几年了。多个有用的帮手比较好,尤其是金晓华。她不是普通的保镖,是她母亲将她安排在我这里的。我相信以后有很多机会,金晓华能够帮上你的忙。”

  “这个时代,德鲁依也不需要侍从了吧。”左林无奈地说。

  “我想,主要地问题并不是需不需要,而是有没有人肯当侍从。时代的确不同了。”燕老不胜唏嘘。当年能够成为孙老的侍从,乃至于进入德鲁依议会的外围组织,一直是燕北斋的骄傲。可是现在,不会有什么人愿意放弃自己的独立的身份地位,忠实于某个人了。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经过了药物和自然之力的激活,假如经过训练,金晓华很有成为一个侍从的希望,而关键在于她本身的意愿。

  “你是说,一直瞒着她,直到她足够可以信任?”左林明白了燕老的意思。

  “以后事情会越来越多,你需要有一些可以信赖,办事能力强的人在周围。我年纪太大了,很多事情帮不上忙了。”燕北斋不会从左林身上榨取剩余价值不代表德鲁依议会不会,虽然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的联络过来,但这些年来德鲁依议会人少事多,比较有办事能力的那些人终年不得休息的惨状燕北斋多少也有些了解。培植羽翼说起来不好听,但有时候也是客观需要。“雪雪以后要一直跟着你学习,差不多也就等于晓华一直在你身边。下决心还在于你。但就我个人来看,多一个可靠的帮手,不是坏事。”

  左林觉得燕北斋说得有道理,正准备表示同意。忽然,办公室里的传真机吱吱嘎嘎响了起来。

  燕北斋的办公室电话和传真都是独立的,但一直不怎么用。公司里的所有文件都要首先经过秘书和助理的手做了摘要才再到他的手里。平时,燕北斋的办公室里,这些现代化的办公设备形同虚设。也正因为如此,在门口的秘书办公室里,传真打印都是激光的,而燕北斋的办公室里却放着这样一个极为过时的热敏传真机。

  “左林……孙老出现了……”燕北斋瞄了传真机一眼就冲了过去,将不断从传真机里送出的纸张拢在手里,仔细地阅读着。他满脸激动与兴奋,眼里腾起了淡淡的水光。

  “孙老师?”左林也吃了一惊。连忙之站了起来过去接过传真文件。

  传真是直接从德鲁依议会总部来的。苏格兰的一个城堡,一直都是德鲁依议会进行重要事件会商的地点之一,从中世纪迁延至今,虽然总部的办公地点已经改在了伦敦的一幢写字楼,伪装成一家不起眼的贸易公司,但那幢城堡仍然是非常重要的据点。就在几天前,城堡收到一个邮件,寄给已经在城堡服务了将近40年的老管家。老管家拆开邮件,发现是一系列的法律文书,表示了孙老要将他的一系列资产转移到左林名下。这些资产,是孙老这一系的德鲁依世代相传的,孙老掌握这些资产已经超过了100年。其中一些不动产的增值相当可观。由于这些资产大部分是在国外,资产归属于孙老在英国的一个身份的名下。在孙老销声匿迹之后,这些资产一直是由德鲁依议会的人和那个老管家一家在进行管理和经营。

  当一系列的授权文件被老管家转到德鲁依议会总部的时候,大家大吃一惊。孙老的确还活着,这个已经快要成为传说的强大德鲁依依然活着。将这些资产赠予左林,实际上就是表明他将自己这一系德鲁依的地位,身份和在议会内的职务同时交给了他。这样以来,他在议会内的身份就不需要考核和确认了。

  孙老通过这样一个举动向议会表示了很多意思。他已经知道德鲁依议会和左林接触过,并且,他相信左林的能力能够肩负起自己原先所承担的职责;他不想继续承担议会的常规工作,宁可自己默默修炼,但承认了左林是他的继承人,一旦有了麻烦,做师父的没有躲在后面看戏的道理……而那些一直寻找孙老的人们,则终于通过这样一个比较直接的方式确认了孙老仍然活着。

  “……你需要个好律师,一大堆的事情啊。”燕北斋看了左林一眼说。

  “财产什么的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很想去找孙老师。”

  “如果孙老愿意被你找到,那他还不如直接来上海找你。你难道还不了解孙老吗?”燕北斋跟随孙老的年头,远不是左林能够相比的,对于孙老的了解也深刻得多。“德鲁依议会很快就会派人来了,恐怕不光是财产,还有非常多的其他事情。虽然不是核心成员,但孙老当年被议会的工作忙得够戗啊。要知道那还是几十年前,生活节奏和现在不能比。”

  左林没听进去,而是仔细地看着那些传真。不单单是文件,连带扫描下来地那个邮件地封皮。在厚实古朴的双层牛皮纸上,孙老写着寄出这份东西的地方:拉萨。左林知道孙老前后用过不少名字,他在山村当老师的时候用的名字是孙屏,而在封皮上,他则用了更早用过的名字:孙亦弘。

  简单几个字,就将左林的思绪带去了遥远的XC。

  更大的震惊来自两天以后。以孙亦弘的名字寄的一个大得惊人的包裹到达了神农集团总部。收件人的署名不是左林——孙老不知道左林现在的收件地址,而是燕北斋。邮包有足足2吨重,包括了200多本各类书籍,两倍于此,写满了各种心得的笔记,和无数的瓶瓶罐罐。那些瓶子里装着的几乎都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名贵药材,和德鲁依才能够使用的各类植物的种子,还有,则是各种各样的成药,迷靛芥这种非常难以制取的药膏有足足4大瓶,按照当天救治金晓华的用量,足够再用上400多次。这些东西的价值简直难以估量。

  “孙老这是要做什么……”将一大堆麻烦的东西统统搬燕家宅邸分类放好,紧张地要求麾下保镖24小时严密看守之后,燕北斋才汗水淋淋地问左林。

  “我怎么知道……这些书,这些笔记我可都没见过。按照我现在的学习程度,一半以上的咒术我都看不懂。……”

  左林翻看着那些发黄变脆了的纸张上写着的东西,他的内心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一个合格的德鲁依和一个强大的德鲁依之间是有距离的,和一个几乎成为一代传说的德鲁依相比,这种差距更是显著。孙老的这些笔记从孙老开始学习德鲁依的能力一直到现在,完整记述了孙老的心得,还有大量的关于其他体系的知识和技能,跟着这些笔记一步一步修炼,左林总有一天能够成为和孙老一样伟大的德鲁依。

  可是,孙老这是要做什么?移交了资产,拿出了更为珍贵的多年积累,给人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孙老是不是作出了什么决然的决定?以孙老的能力,除非他自己愿意死,不然,几乎没有任何能量能够消灭他,哪怕是核弹这样的终极力量都不行。孙老到底怎么了。

  左林和燕北斋如坐针毡。孙老寄来这些东西,用的仍然是孙亦弘这个名字,而地点则是在重庆,从时间上看,比他从拉萨寄出那些资产转移文件还早了几天,只不过由于物品相当大宗,路上耽搁了时间。燕北斋立刻调动了他所能调动的一切力量追踪关于这个名字的一切线索。

  又过了两天,来自德鲁依议会的人到了。这一次不是因苏拉,而是一个名叫卡莱的英国人。

  “请问,你们有关于孙老的消息吗?”卡莱对于这个问题同样显得相当焦急。

  “没有,能够用的手段都用了。孙老拿着一张假身份证从重庆用到拉萨,随后就再也追查不到了。”燕北斋遗憾地说,他实在是太想再见孙老一面了。

  “无论如何,我们先将应该做的事情做完,无论孙老是不是在,需要做的事情还是那样多。”卡莱淡漠地说。他神情坚毅,仿佛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动摇他分毫。“我代表议会来和左林进行资产移交,还有议会的正式任命。都处理完了之后,我将长留在中国,而我的任务,就是继续追查孙老的下落。不过,我想,燕老急于让左林掌握新的技术,有更多的钱可以用,恐怕是因为燕老已经知道了最近的一些事情,只不过,他不觉得需要亲自出面而已。”

  “什么动态?”左林好奇地问。

  “有人在对德鲁依议会下手。”卡莱说,“德鲁依议会是个……怎么说呢,一个很复杂地组织。说起来,我们做的很多事情和那个所谓的‘绿色和平组织’很象,我们珍爱自然,努力用各种方式消除经济发展对自然造成的恶劣影响。抗议和游说立法之类的事情倒是很少插手,我们的方式更直接,更有效,因为我们掌握着巨大的力量。可最近几年,在外面执行任务的德鲁依,有不少人失踪了。非洲3个,美洲一个,亚洲一个。德鲁依议会一共没多少人能够独当一面执行复杂的任务,损失那么多人简直是无法忍受的。孙老是德高望重的德鲁依,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德鲁依,议会里,大家都希望孙老能够回来主持调查和反击这样的事情。”

  卡莱看了左林一眼,继续说:“因为孙老原先负担的职位就是承担这样的工作的,这几十年里虽然陆续有几位德鲁依暂代这份职责,但按照我们的传承体制,毕竟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而现在,孙老的行动明确表明了,他希望你来做这件事。燕先生,稍后请给我们一点时间,我需要向左林宣读正式的任命。左林,我希望你有独立的房子能够用于容纳即将转交给你的相关文件,如果你现在没有侍从可以承担看守文件等等职责,议会将委派几个外围成员来协助你。这些都是其他人的侍从和朋友,在你有自己的人选之后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希望你做好准备。……”

  左林被卡莱的一番话说得有些呆住了,从来没想过,德鲁依议会居然会那么麻烦。“什么准备?”

  “德鲁依议会所有的成员,承担所有的工作,都是自费的。我们是个复杂而严密的集体,但是,我们有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大家都很穷。不动产什么的大家都不少,可流动资金谁手里都不多。”

  

  

24.踪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