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9.利益

    

  在成都机场落地的时候,一辆脏兮兮的牧马人吉普车已经在跑道边上等着了。一个看起来30岁上下的男子躺在车子上,一点也不在乎机场巨大的噪音和激怒着的风。看到左林从登机梯上下来,他立刻开车迎了上来。

  “燕老让来接你,上车。”男子自说自画地接过了左林地背包,仍在后座,“我叫徐卫东。”

  “现在直接去DJY市?”左林问。

  “对,路上还要几个小时,我先跟你说下情况。”徐卫东瞄了一眼左林,并不是太信任的样子,“不知道燕老为什么让你来,不过我会尽力配合。”

  徐卫东也不是四川本地人,但他从20岁在大一的时候第一次参加户外活动开始,主要的活动范围就在四川、云南两个省,后来从事过地图测绘,当过户外运动和登山活动的向导,当过拓展运动的教练,后来则受雇于燕北斋,从事SC省的农产品,动植物特产的调研工作。陈建宗就是在他的指点下才出发前往DJY市附近进行农产品收购的。

  徐卫东对SC省的了解非常深,看到照片,他仔细对照了自己的一些笔记,就判断陈建宗拍摄照片的几个地点,和大致的路线。在陈建宗偏离了采购农产品的预定路线进行跟踪的两天里,他跟到了太偏僻的地方。那种山区边缘的小村落,就算出现一个两个陌生人都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不太可能逃过那些无比警觉的罪犯的视线。之后,在DJY市寄出的快递,在快递公司没有单据存下,根据当时负责这单生意的人说,快递单子是口述的,寄出快递的人普通话很标准,外形也很普通,说不清到底是不是陈建宗本人。

  如果以救陈建宗作为优先考虑的话,那么DJY市和陈建宗最后出现的叫映秀的地方就是关键。如果以追查那些走私贩子为优先,那DJY市,乃至于成都这些交通比较便给的地方需要下相当大的功夫。

  “需要准备武器吗?”在左林思考着怎么着手的时候,徐卫东忽然问,“那些都是亡命徒,我知道哪里能弄到武器,虽然可能不太趁手,勉强也能用了。”

  “到了DJY市,带我去找个运动器材商店,找个药店就行。”左林应道。

  自信是来源于实力的。徐卫东不知道左林的自信从哪里来,但左林的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对于左林的能力,徐卫东作为神农集团雇的一个普通顾问,自然不会知道。但他直觉地觉得,左林的自信不是没道理的。

  DJY市虽然不算什么大城市,但配套还是很完整的,左林轻松就在运动器材商店里买到了碳素纤维和玻璃钢的竞赛用复合弓,和相当不少装置了高锰钢箭簇和合成材料的稳定尾翼的箭矢。拆除了弓身上那些给运动员提供额外的配重,平衡和表尺的装置之后,左林觉得这张弓手感相当不错。宽大的80升背包外面两侧都有用来固定的扣索,正好将弓和箭袋固定住。通常这两边的扣索是用来携带滑雪板和登山杖的,还没什么人敢那么明目张胆地将弓箭这种不怎么好用的凶器装在这上面。

  而当左林在中药店里借用了药店的器材在不到一个小时里制出了一系列包括防虫,止血,外敷和内服的伤药等等药品后,徐卫东已经对左林非常佩服了。左林在徐卫东的眼里很怪,但的确是个有才能的人。

  “徐……大哥,这些药你拿着。DJY市我不是很熟,拜托你在这里调查。碰上了那些人跟着就好,不要动手。我去映秀。如果顺利,大概一天就能回来。”左林说。

  徐卫东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说:“你一个人?……那些人,那些人……”

  左林微笑着说:“又不是一定能碰得上。就算碰上了,到底谁倒霉还不一定呢。”左林很清楚一般人无法威胁到他,就算对方有同样精通非常规力量的人在,以他一个植物系德鲁依的特点,磨也磨死对方了。而有那样能力的人,似乎也不是到处捡的到。

  看到左林已经下了决心,徐卫东并不太坚持。“这是我的pda,你会用吧?”看左林点头,徐卫东继续说道:“照片拍摄的地点我都标记出来了。Pda有gps功能,你照着坐标去就是了。映秀地方不大,地图也在pda里,实在不行,你可以随时上网用google earth……”

  这一刻,徐卫东罗嗦得像个老头子。

  以没有驾照不会开车为理由拒绝了徐卫东将吉普车留给他的意图,目送瞠目结舌的徐卫东的车子尾灯消失在大路尽头。

  在街边的小旅馆里租了个房间,预付了3天的房钱之后,左林就躲进了房间。褪去身上的衣物,收在背包里。他轻轻吟着变形咒文,又一次变成了狼。这一次,没有从骨子里透向每一丝肌肉和神经的痛苦,只是单纯地感觉到强大的力量如滚水一般流淌在身体里,从内心到外在,他现在都像是这个天地的主人。

  以狼的身体将背包缠在身上稍微有些麻烦,但并非不可能。毕竟在这头巨狼的身体里,栖息着一个强大的德鲁依的灵魂,比起一般的狼来说,知识和阅历的差距更甚于身体强度的差距。

  从窗口跃出,左林钻进了最幽暗的巷子,朝着映秀的方向跑去。

  作为一个德鲁依,显然四川这里多山多水的地理环境更适合他,可现在他同样习惯了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生活的便利,知道了物质和金钱的作用,明晓了科技产品对于德鲁依的能力的补强,开始懂得和人打交道并且不说不该说的话必要的时候说谎,渐渐正视已经逐渐习惯了的物质享受并视为生活的一部分……这些同样也是一个德鲁依的生活。

  可是,有些时候,他还是喜欢象这样在山林里忘情奔跑。

  到了距离映秀的城区只有很短距离的一个山头上,左林停了下来,俯视着这个不算大,不算繁华的地方。狼的身体有柔韧的背脊和有力的爪子,让他这一路的奔跑非常轻松,几乎没有消耗什么体力。

  他抖搂着身体,重新变回了人形。穿上了衣服,像是一个普通的旅行者一样背着大背包走下了山头,走进了城镇的边缘。

  顺着pda里电子地图的指引,左林很快就找到了陈建宗按下第一次快门的地方。那是一个综合交易市场边上的处于半废弃状态的仓库。映秀这个地方处于水路边上,距离国道也不远,各种物资的交易在这里比较频繁。所谓的综合交易市场基本上就是交了管理费,什么东西都可以进来设摊卖,只要不是明显违法,管理人员一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这里采购各类物品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陈建宗是为了采购农产品才会在这里碰上那些人吧。

  由于已经是深夜,交易市场里只有寥寥几个大灯泡还亮着,对于偌大一片地方,这些照明有些力不从心。左林绕过了交易市场,来到了仓库。

  仓库已经人去楼空,显得有些冷清。整整3幢并列着的高大但粗糙的框架建筑里,能够正常运行的只有普通的水电管道和一个很小的冷库。仓库的大门都紧紧关着,但其中一个仓库能看到里面有灯亮着,靠近之后还能听到里面传出清晰的人语声,似乎是几个人在打牌。

  左林没有贸然靠近,更没有升起任何想要询问的意图。他靠近了仓库后满是野草的平地中间的那颗突兀的老槐树。他将自己的双手贴在了树干上,迎合着树叶的沙沙作响,左林吟唱起一段极短的咒文。这句咒文只有两个叠合字符,却是所有植物系德鲁依都掌握着的最基本的咒文,基本到了大部分动物系的德鲁依都可以有限度地使用这个咒文,因为这个咒文象征着德鲁依最基本的能力之一——与自然沟通。

  老槐树像是在欢迎一个朋友一般抖动了下上上下下的枝桠。一束极为清灵的自然之力传入老槐树的树干,波散到了老槐树的没一片叶子,每一丝叶脉。这是对于它的回报,因为只有通过它,左林才能了解到这里周围,曾经发生过一些什么。

  发生过什么?所有的动物,植物或许无法了解这样的语言这样的表达,却很快明白了左林的意图。通过老槐树的枝叶颤动的声响,通过老槐树的根系,这个问题像是月光的呢喃,像是一个水滴坠入了平静得有些寂寞的湖面,一圈一圈传递了出去。

  无论传回的答案是怎么样,倾听自然的声音永远是让人平安喜乐的。左林的力量只能影响一个200多米的圆周,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点点的地方生机有限。可是,对于左林来说,这周围传来的声音已经相当庞杂了。最简单的真菌只能传回一个简单的致敬,那些鸟类、那些住在房间里或者屋檐下的有主人或者没主人的猫猫狗狗则会将自己看到听到的讲述给左林听,那些花草树木将会将自己身体记忆着的事情以细微的摇曳表达出来,它们无处不在的根系忠实记录着每一个活物从它们上方碾压过去造成的影响……声音太多太杂了,以至于空气中弥漫着很轻很轻的嗡嗡声。

  得知几天前这里落脚的一个不小的车队离开了,只有几个人留下,这里没有发生过争执,左林就明白了陈建宗不在这里。他靠近了仓库,从外面的金属梯子爬上仓库,从差不多2层楼多的地方的通风窗望了进去。仓库的中间摆着一张方桌,扯着一根长长的电线的落地灯充当照明,几个满身戾气的青年就凑在桌子上打牌。仓库角落,阴影里停着一辆货柜卡车。

  空旷的仓库本身就是极好的声音聚集的结构,让左林不必费心思就能听到那些人的交谈。

  “……老彭他们明天后天就要回来了吧。”

  “说的是。吕彝那个台巴子不错,带来这单生意足够哥几个混一年了。”

  “以前是老彭没门路,小肖又不喜欢这种生意。挣得虽然多,风险也足够大啊。被抓了就是枪毙,没说得。”

  “宰了卖和活着卖价钱差太多了,差20倍啊。风险大一点也正常。风险不大,谁会出这个价钱。”

  “……也真是奇了怪了,听介绍吕彝的老大说,吕彝不是跑台湾福建的生意的吗?也就是把人运到RB或者东南亚比较拿手,这次怎么来这里。”

  “听说吕彝是接货的老板指定的人,不然老彭联系了另外的门路准备出手的。”

  “老彭原来就有路子了?”

  “500来万,美金。接过,吕彝跑过来就把价码翻了4翻,2000万。老彭利马答应下来,得罪了原来的买家也不管了,看着是准备拿着钱上岸享福了。”

  “2000万,乖乖,那帮有钱佬还真舍得。一次生意抵得过小肖拼10年了。”

  “小肖的日子不好过了哦,毛皮什么毕竟不值钱。”

  “值不值钱又不是我们说的,再值钱,大头也不落在我们身上。太平做完这单,拿了钱回家,看看能不能置办什么其他营生再说了。再做一单这种生意,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命花钱。”

  “是啊是啊,那个心跳得厉害啊,再来这么一次,就该给医院去上贡了。”

  …………

  听着几个人一边打牌一边笑谑着,可能是那些人留在这里留守的。无论要运什么东西出去,无论最终目的地是哪里,恐怕他们还要经过映秀一次。不然,这些人不会冒着被怀疑被发现的危险固执地在这里留这么几个人。

  2000万美金,的确是个相当惊人的数字了。出发前,左林曾浏览过现在国际野生动物走私价格的清单。一只金丝猴才20万美金,小熊猫10万,大部分的蛇类不超过5万一条,倒是蝴蝶和昆虫的价格比较高,或许是因为生存条件比较苛刻吧。2000万美金,到底能买什么呢?

  无论如何,左林决定先看看能不能找到陈建宗,然后,他将利用这个仓库布一个杀局。仓库里的这些人,应该庆幸自己还可以多活那么一段时间。

  

  

29.利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