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0.奄奄一息

    

  整个SC省,神农集团只有11个农业技术辅导站,5个常设的收购站,一个物资转运与人员接待处和一个保鲜包装工厂,外加一个设在成都的SC省办事处,全部雇员加起来不到200人,而像他这样能够临时做点调查工作的更是一个都没有。在和左林分开后,徐卫东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联络DJY市当地的帮派。原先他就计划着跟当地帮派那里买些武器,现在,对武器的需要不及对情报的需求迫切了。

  陈建宗作为地区采购经理,手里握着每年2亿不到一点的采购额度,本来是不必到处跑的,他完全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签签字喝喝茶。可到处寻找新品种特产都成了这个同样是资深驴友的爱好。过去几年里,陈建宗手里的采购额,着实让一些颇为穷困的村落焕发了生机,让许多家庭脱贫致富。在四川,陈建宗算是小有名气的“善人”。不少混帮派的年轻子弟出自农家,对于陈建宗这个名字一点也不陌生,和他打过交道的也有几个,而这些人,则成为了徐卫东和帮派打交道的润滑剂。没费太大口舌,在当天晚上,徐卫东就得知,过去几天,的确有一伙外来人“过境”。但他们有枪,装备很好,又依足了规矩交够了过路费,也就没有找他们麻烦的理由。当然,如果徐卫东去找他们麻烦,这些帮派也会装作没看见。

  徐卫东很清楚自己的斤两,他买了支手枪和100发子弹防身,决不会自大到认为自己能凭这个和对方拼。他要做的只是进一步收集情报而已。DJY市的确还有那伙走私贩子留守接应的人在,这几天在陆陆续续买着各类东西屯着,却没有进一步举动了。

  徐卫东得知对方所在的是火车站附近一个叫海兴招待所的地方后,稍稍做了些准备就出发了。稍微观察了下,发现走私贩子一伙不仅仅是在海兴招待所,而是包下了整个招待所。虽然还有些单个的散客入住,但那估计是掩人耳目的。在招待所的院子里,停着两辆大型的箱形火车和一辆集装箱卡车。收购和搬运的行动没怎么看见,从对方志得意满的神色上判断,可能已经准备充分了吧。

  徐卫东不敢太靠近,但他有办法让自己能看到和听到。在招待所对面,有一幢6层高的式样很老的公方。徐卫东给了独居在6楼的一个中年男子5000块钱就将他打发上了火车出去旅游了。在房间里,徐卫东架起了望远镜和监听仪器,勉强也就可以进行观察了。说是监听一起,其实只是一个通常用来收集鸟鸣声的带一个反射罩的高指向性话筒,几乎所有的私家侦探都用这种东西,虽然噪音比较大,但凑合着也能用了。

  在这个深夜,招待所只有少数几个房间还亮着灯,监听器也无法从空无一人的院子和阳台上变出声音来,接着的耳机里只是传来不断的咝咝作响。但是,徐卫东仍然能清楚地察觉对方的谨慎。虽然是夜间,可是停在院子里的那几辆车里仍然有人轮换职守。

  徐卫东一边熬夜观察着,一边和上海方面积极在联络。当得知燕北斋身边的保镖小于和安全局,公安部的人将在几个小时后陆续到达,徐卫东也算是松了口气。

  对于野生动物的走私,国内还没有专门的部门,林业局没有这方面的侦缉能力,公安部没有精通野生动物的专家,由于还牵涉到了一个应该正在坐牢的台湾人,国安方面也要出面,最后凑出来一个由公安为主,国安为辅,林业局的野生动物专家提供意见咨询的联合侦察小组。由于燕北斋最早提供了消息,小于这个原先从公安系统退出来的家伙代表燕北斋出现在这个名单里。

  徐卫东双眼熬得通红,自从燕北斋打电话让他准备迎接左林的那个晚上开始,他一直没休息过。而后援即将到来的消息支持着他继续观察监视,反正,小于到了就会来顶班的。

  到了早晨8点多的时候,招待所里开始有了活动,跑来跑去吃早饭的,洗衣服的,吆喝着活动身体的,顶替在车里值夜的纷纷出现,监听耳机里从咝咝的噪音转换为不断有各种各样的人语声只用了十几分钟。

  从这些对话里,他一时还听不出什么来,只是依稀觉得对方虽然维持着表面的安定,但内里似乎有那么些紧张和惶恐。

  9点不到的时候,小于给徐卫东打来了电话,他们一行已经到达成都,很快就会赶到。由于先前语焉不详,直到这个时候小于才知道徐卫东和左林分头行动。小于连忙向雁北着报告。

  然而,小于的语气里更多的是惊讶而不是担心,徐卫东更纳闷了,难道这个左林,这个很牛的守门员真的很能打?

  左林不太擅长追踪,尤其是追踪几天前的踪迹对他来说实在是很难。在连续使用了几次和自然沟通的咒术也已经让他觉得有些疲劳了。的确,这种法术消耗的自然之力非常少,更大的疲劳来自于倾听这个过程。万物有灵,可动物植物毕竟没有人类的语言,没有可以进行语言组织的智力,从无数来自于本能的回应中分拣出有用的消息,很容易让人精神倦怠。

  他顺着水路一路追踪到了距离耿达桥不远的一处山中的观察所。观察所只有很简单的一幢两间房间的平房,房间的面积也不大。只有一条泥泞的小路和外面的公路相通。越野性能良好的吉普车在天气良好的情况下勉强能够开到观察所边上。

  观察所有两个人,明目张胆地将手枪别在腰后。一看知道肯定不是什么护林工什么的。左林没有着急采取行动,而是悄悄靠近了观察所,爬上一颗大树,控制着大树垂下一根柔软的枝条,像是蜘蛛一般降落在了屋顶。一个房间里,那两个在这里助手的家伙穷极无聊,不时走进走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而另一个房间里,左林听到了一个极为微弱的呼吸声。

  这种频率,这种深度的呼吸只可能出现在极为虚弱的人身上。左林不再犹豫,他翻身跳进了房间,手一挥,一支匕首透过一个家伙的咽喉,钉在了墙上。几乎是同时左林抽出了插在背包上的弓,弓弦绕着另外一个家伙的脖子,他手腕一转,弓弦绞在了那家伙的脖子上。考虑到要留个活口,左林没急着发力,他轻声说:“不要动,不然这样死得很难看的。”

  那家伙立刻就不动了。左林从他背后抽出手枪,远远扔了出去。命令道:“慢慢走,把边上房间的门打开。”

  这可怜的家伙乖乖打开门之后,后脑勺上立刻挨了重重的一下,晕了过去。左林只是从电影里看到这个方法应该能致人昏迷,从来没有亲身实践过,用力稍稍有些大,可怜家伙的后脑勺上破开一个口子,不过,打晕的目标还是完成了。

  房间里有淡淡的血腥味,左林连忙推开门。在房间堆满了的杂物中间,有一个略显得有些胖的躯体躺倒在地,身上伤痕累累,看这个人的面貌,果然就是陈建宗。

  左林连忙扶起了陈建宗,从口袋里掏出原先制备的外敷伤药撒在陈建宗身上,他右手贴着陈建宗的背心,一股纯正柔和的自然之力送入了他的身体,立刻便激发起了陈建宗身体内的活力。药物含有的有效成分迅速被皮肤吸收,不到2分钟,陈建宗的呼吸就更深更绵长了。基本上陈建宗的伤势算是稳定了下来。

  这个时候,陈建宗的身体内正靠着自然之力融合药力修补机体,不能很快叫醒他,不然,这样一个过程没结束,治疗效果就要大打折扣。而既然救回了陈建宗,其他事情都不着急。

  将可怜的仍然晕倒着的家伙绑在房间里的储物架上之后,左林就取出了小泥罐和酒精炉,在林子里稍稍走了一圈,收集了点蘑菇和几块植物根茎,稍稍清洗之后就炖在了一起。从下飞机到现在,差不多也要一整天了,他还没怎么吃东西,而现在,完成了预定任务,该休息调整一下了。

  陈建宗一直到中午才悠然醒转。他睁开眼睛,虽然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地上,但身上的绳子不见了,身边堆着的杂物也被推到房间一角,空出了足够的地方。靠近门的地方,一个年轻人捧着一个小罐子正在吃东西,那幅悠闲自得的神态几乎要让人意味他是在进行再正常不过的野餐。

  “……咳咳,”陈建宗想要直起身子,呼吸一重,立刻呛到了气管里的血丝,大声咳嗽起来。

  “你醒了啊。”年轻人并没有上来扶他,而是任由他自己靠着墙面坐了起来

  “你是……左林?”陈建宗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咦?你认识我?……”左林抬了抬头,看着陈建宗说。

  “……是你的球迷。……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怎么了?”陈建宗有气无力地说。

  左林从背包里抽出一条巧克力,扔给陈建宗,说:“燕老让我来找你。”

  陈建宗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照片收到了?那帮人抓到了没有?”

  “还没有,我急着来的,除了把你救下来,其他什么事情都还没来得及做呢。……你既然在这里,怎么把那些照片寄出去的?”

  陈建宗呵呵笑了笑,说:“碰到了个朋友,夹着纸条塞进他口袋。以前一起爬四姑娘山的时候认识的。……我没事了,没想到燕老会让你来,你应该是很有本事的人吧?能守门守那么多轮不丢球,一定是很厉害的,你是修真的?不是?……那么,妖怪修炼成人形?也不是?……外星人?不像啊……”

  或许是获救之后太兴奋了,陈建宗开始满嘴跑马。左林皱起了眉头,说:“你好好休息,我先把你送回映秀安顿好。不要多说话了,你现在太虚弱,多节约一分体力是一分。”

  陈建宗咬了一大口巧克力,说:“来不及了,反正你是很有本事的人,你一定要阻止他们。”陈建宗的神色极为严肃,“到了这里,你该知道他们想弄什么了吧?”

  左林想了下,忽然想到这里已经差不多算是卧龙自然保护区的范围,一个物种的名字立刻跳了出来,“熊猫?这怎么可能?”

  陈建宗颓然靠在墙上,说:“不知道。我被打的时候他们里面的一个不小心说的。要不是里面有个小孩的父亲是我的老关系户,估计我现在就是尸体了。……你别管我,先去阻止他们要紧。这可是熊猫啊,别让他们弄成了我就不算白挨打。”

  左林点了点头,说:“我这就出发。”他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交给陈建宗,说:“你给燕老打电话,他会安排人来接你的。……麻烦长话短说,漫游费很贵的,从飞机下地到现在我还没开机呢。”左林很舍不得,但他现在还需要徐卫东的那个pda里面的gps和电子地图,只能这样从权处置。

  无视陈建宗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左林从背包里拿出水袋,睡袋,防潮垫帐篷放在地上,又给陈建宗留下一根甩棍聊做安慰性的防身武器之后就迅速出发了。虽然还是缺乏追踪的方法,但既然知道了对方的目标,多少就有些办法。

  目送左林离去之后,陈建宗艰难地拿起手机。左林这个应该极为富裕的球星居然如此小气,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他拨通了电话,铃声只响了一下,电话就接通了。

  “左林?事情怎么样了?”燕北斋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燕老,我是陈建宗……”

  稍稍交代了一下前因后果,说明了自己所处的为止,陈建宗就挂上了电话。走私熊猫,这种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正在发生。国家对于卧龙自然保护区的管理算得上是非常严格,所有的熊猫都有严格的登记制度和无线电追踪信标,对方准备怎么完成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呢?想着想着,陈建宗又睡着了。他实在是太虚弱了。

  

  

30.奄奄一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