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5.奇异的变化

    

  重新回到了都市生活节奏的左林没向任何人解释什么,睡了一会之后第二天下午就去参加俱乐部的正常训练了。燕北斋也没有向任何机构任何人解释任何话,只是和紧急赶来上海的林业局官员说好,一周之后将两个熊猫幼仔还给他们。

  在四川,或许是因为缺乏隐匿身份的经验和习惯,或许是不觉得有那样的必要,左林从头到尾就没有化妆或者用假身份证。加上燕北斋突兀地让左林先于公安国安等方面的人先期赶赴四川,救回了陈建宗。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加上强大国际机器稍稍派几个人消耗点车马费就轻松查实了他的身份。得知是他赌气带走了两个熊猫幼仔,又出手协助了对走私贩子的围剿,然后才忽然失踪,几个部门的负责人都关注着燕北斋这里,和他打了招呼,左林带走熊猫的事情当作没发生过,对左林协助破获走私团伙的事情也不宣扬。几个部门的负责人主动来说这件事情,应该可以视作他们通过燕北斋向左林示好。人老成精的燕北斋自然也会通过这几个电话,将双方之间的关系调整到最好,答应如果以后国家方面有什么需要,他会出面劝说左林进行协助。

  左林没反对燕北斋私下里和政府机构达成的协议,反而觉得这是很好的机会。作为德鲁依议会的行动部门负责人,他需要很多的机会锻炼自己各方面的能力,不仅仅是战斗能力,也包括社交,包括行动的策划和指挥。通过阅读以前的德鲁依留下的卷宗固然可以了解一些,但是,德鲁依的个性是那样自由、不受拘束,要让他们整理文案报告都是很勉强的事情了,要详细阐述自己的经验教训,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左林确实觉得,自己需要许多许多的行动经验,来丰富自己。

  为了好好陪着两个熊猫玩,燕映雪请了一周的假。上课的时间什么时候都能补上,而照料熊猫幼仔的机会就少得多了。

  从成都赶来的熊猫繁育专家十分惊奇于燕映雪和两个熊猫幼仔,以及活跃在燕家宅邸里的那些小动物们的关系。所有饲养宠物的孩子都会将宠物当作朋友,有时候会对宠物说一些话,或者对宠物下一些千奇百怪的命令。他们对待宠物的宠溺程度和父母长辈对他们的宠溺程度差相仿佛。可是,燕映雪不同,她仿佛是这些动物的领导,她关心这些动物,却不多干涉每个动物的活动。住在燕家宅邸的那些野猫,就经常溜出去复习流浪生活然后又回来。那只小狐狸的活动范围更大。等它们回到了燕家宅邸,燕映雪一样给它们洗澡,准备食物。任何动物要是没遵守燕映雪定下的规矩,一样会被呵斥。到了燕映雪面前,这些小动物们仿佛都能听懂燕映雪所说的话。这无法验证,只是一种感觉。不过,燕映雪打心眼里对动物的喜爱还是很让这位专家感动。趁着照料熊猫幼仔这几天,这位专家也陆陆续续告诉了燕映雪许多关于动物的知识。

  相比无忧无虑,玩得开心的燕映雪,左林的日子过得有些焦头烂额。

  桑世麟已经为他准备了一系列的商业合同。如果不出意外,左林可能是第一个和出版集团签形象代言合同的足球运动员。世极出版集团对左林酷嗜阅读、年轻、健康的形象有相当的期待。虽然合同金额不高,但对于包装左林的形象有不小的好处。其他的那些诸如服装,饮料之类的常规商业合同,更是凑足了一打。虽说拍照片拍广告片之类的事情会陆陆续续安排,但前期确认一大堆广告策划、文案,和广告主、广告公司的代表见面进行初步的交流这些事情也够折腾人的。

  幸好,张聆接过了接洽广告主和广告公司的事情,那些策划案之类的东西,也通过她来进行沟通。虽然并不是学这方面的内容,但广告和营销已经算得上是有志于商业领域的所有人的必修课,张聆在这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尤其在归纳创意中的亮点方面头脑非常清晰。和老牌经纪人桑世麟相比,虽然张聆没有那么多关系可以落实这些广告合同,但她却能够通过和广告主和广告公司的沟通,让每个广告起到最好的作用——为广告主发掘卖点,为左林建立形象。短短几天里,张聆就敲定了3个广告方案,工作质量和效率让桑世麟赞不绝口。

  可对于左林来说,这几天里和张聆的相处让他越来越摸不找头脑了。或许,女人的确是多变的吧,和张聆认识那么久,左林也算是看到了张聆性格里的方方面面,看到了和自己相处的时候,张聆不同态度间的变化,可如今,情况却完全不一样了。张聆的多变体现得有些诡异。

  张聆每天和左林相处的时间很长。进入了大三之后张聆把所有的课都选在了周一,周二和周三上午,每个星期可以空出2个半工作日,加上本来对她而言就难分是休息日还是工作日的周六周日,她可以用整段的时间打工。

  打工那几天,她每天早上9点准时到燕家宅邸,视情况处理广告文案或者看那些左林交给她的关于证券资产方面的文件,由于刚刚涉及这项工作,现阶段主要的工作是翻译文档。

  左林结束训练之后,一般4点左右就能够赶到燕家宅邸。从4点开始,包括用晚餐的时间在内,一直到8点,张聆决口不提补课的内容,而是稍稍交代一下白天她完成的工作,随后就开始和左林天南海北地聊天。气氛极为融洽,融洽得有些暧mei。

  而时间到了8点,无论在聊什么话题,聊到多热烈的程度,她都会一本正经地拿出补课材料,认认真真地开始为左林讲课。直到晚上10点,她会收起东西,准时告辞。

  如果只是时间上这样分配,左林不会觉得什么不满,或者感觉到有些什么奇怪。怪异的是,在这三段做不同事情的不同时间里,张聆完完全全像是3个不同的人。处理白天的工作她干净利落,认真爽快,但遇到有争议的地方,不管是和广告公司讨论还是和在翻译的文档较真,都一丝不苟,锱铢必校。在聊天吃饭的时候,她亲切温柔,娇俏可人,偶尔还向左林小肖撒个娇耍个脾气,言行举止中的亲近让左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到补课时间,她虽然亲切,但却认真严谨,对于一些小地方的疏失也毫不留情。最让左林难以接受的是,张聆简直像是按照时间表在变身。到了晚上8点,他几乎每天都眼睁睁看着张聆脸上明媚动人的笑容骤然消失,变脸似地换上温和而礼貌,稍稍带些审视的标准的教师笑容。开始两天还以为是张聆恶作剧,当再三再四这样的时候,左林觉得,这实在是对心脏很考验的事情。而这后面,似乎有个什么阴谋。

  这一天,燕北斋陪着燕映雪要将两个熊猫幼仔送上回成都的飞机,虽然依依不舍,但燕映雪也非常清楚自己家的院子无论如何不是熊猫的久留之地。这一周,她和两个小家伙玩得很开心,还留下了足够多的照片和视频。这些东西可是足够她回味,或者,炫耀一阵子的了。

  燕家宅邸除了值守在门房的两个保镖之外,只留下了左林和张聆两人。吃着鲜甜可口的茄汁鱼排,左林在想,或许,这是一个问一下原因的好时机。

  “张聆……没冒犯你的意思,我觉得,这个星期,好像你有些怪?”左林用尽量温和的语调说。

  “你才发现吗?”张聆甚至懒得抬起她的头,还是认真地切着鱼排,生怕破坏了鱼肉地肌理,“看来,你对我的事情,感觉还是那么迟钝呀。”

  略有些嗔怪的语气让左林心头里一跳,他说:“觉得……你好像一天要变几个人,白天你是能干的白领,晚上,你是优秀的老师,而现在这段时间……”左林一时想不出什么词汇,更是生怕用词不当引起张聆的反感。

  “像是什么?”张聆轻笑着,只带有三分之一的认真,“像是……朋友?女朋友?情人?……嗯?还是……情妇?”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左林连忙解释道,“只是觉得,你似乎,从来没有那么……和善吧。”

  “和善?”张聆摇了摇头,“这样的用词不准确吧?我以为你语文足够好了,看来还不行啊。……我想,应该是亲热,亲切,亲密,亲昵这样的字眼比较合适吧。”

  左林显得有些尴尬,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是不是觉得,我像是在不同的身份里变化?有点让你受不了了?”张聆善解人意地说,她当然知道左林在这个时候说这个话题的目的。“既然你想知道为什么,那么,好吧,我告诉你为什么。”

  左林的眉头纠结在一起,这样的情况是他始料未及的。可是,张聆想要说的那些,却又是他迫切想知道的。

  “首先,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一件你可能已经明白了的事情,”张聆优雅地微笑着,轻松中透着几分郑重,“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上你了。”

  你早就说过了。左林有点想这样说,又怕引起张聆对那天晚上尴尬局面的回想。克制住了打断张聆的话语的冲动,左林静静期待着张聆将要说出的话。

  

  

35.奇异的变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