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1.技艺

    “你这样训练,这个女孩子的天赋都被浪费了,不如把她给我当徒弟算了,”在左林教授金晓华德鲁依的格斗术的时候,灵云剑李叙忽然出现了。道术在空间方面的确有独特的造诣,只觉得空气如波纹一般荡开,没有任何征兆,李叙就出现在了当作训练场使用的某个健身房的有氧操教室里。

  李叙的骤然出现让左林浑身上下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不自禁地就透出杀气来。金晓华呼地一下跳开,神色紧张,坐在一边插着耳机玩psp的燕映雪都感觉到了,拉下了耳机,紧张地看着左林。

  “sorry,没事”,看清楚了是李叙,左林一下子安定了下来。可是那一瞬间极为强大的爆发已经深深震慑了大家。

  “Hi,原谅我用这种方式出现,不过这样赶路比较有效率。”李叙笑嘻嘻地说:“左林你对我不用那么紧张吧,吓得我小心肝扑通扑通地。”

  有时候,左林实在是很好奇,才华洋溢自由不羁的天才德鲁依孙老当年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人们总是说,臭味相投,那么,能把现在已经的的确确老不修的燕北斋和李叙这样的人聚集在身边还结下了极为深厚的友谊。

  “……这也是道术?”左林皱着眉头问道。

  “你不是修习道术的?”金晓华诧异道。

  李叙摸了摸鼻子,说:“家门绝学,这可不是谁都知道的。”德鲁依的自然之力体系在中国的土地上曾经是很敏感的,因为来源于西方,很可能不被本土的修炼者接受而引起争端。以神农阁的名义掩饰德鲁依的身份的主意最早还是李叙告诉孙老的,而随后才在孙老手里把这个故事逐渐说圆。而现在,可想而知是左林继承着这个说法。

  左林只是将掩饰身份当作权宜之计,并不将其当作一个长期的事业。“好吧,我想你会发现当中的区别的。”左林说。

  “我来投奔你了,”李叙贼忒兮兮地说,“我听在特种事务局的师侄说,你答应帮他们忙。最近几年老是被师侄拉着去帮忙,那里又没什么顾问费,尽弄点虚的,手里没钱了。你会收留我的吧?”

  李叙当然不可能那么落魄,所谓的投奔也只是个说法而已。不过,遇到左林,这个孙老的弟子的确让他对于今后事情的发展有一个微妙的感觉。他觉得,和老朋友重聚的时候就要来了,而有趣的事情也会陆陆续续发生在他们身边。

  “左林,这两个漂亮女孩子为什么是年纪小的那个比较厉害?”李叙问道。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这个厉害的概念并不是简单的打架谁能赢,而是指身体内的那些奇异的能量和活力。李叙这样修行多年的人对于这种能量极为敏感。

  “我比晓华姐姐厉害?”燕映雪有些不理解地瞪大了眼睛。

  被公然认为比较菜让金晓华有些尴尬:“请问,这位是……?”

  “在下李叙,灵云剑李叙,”说着江湖气十足的话的同时,李叙却非常正规也非常礼貌地伸出了手,像是个在公务场合彬彬有礼的白领。

  “你好,”金晓华下意识的握了下手,忽而醒悟过来,“你那个师侄是不是于海?特种事务局局长?”

  “是啊,”李叙颇为惊讶,这个女孩子居然知道特种事务局的局长,看起来颇有来头的样子,“不过,我们先讨论另外一个问题。考虑到左林同学在指导你的时候没有尽全力,好吧,可能连四分之一都很悬。如果你对于修炼另外一种力量有兴趣,是不是考虑让我来当你的老师?”

  这是公然的挖角,不过,内心有愧的左林也不好多说什么。

  “很感谢李老您的好意,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最还还是留给我和我的师父自己解决?”金晓华同样非常礼貌,却犀利地用李老两个字狠狠打击着李叙。她知道那个于海于局长的年龄,也知道“德高望重”的灵云剑李叙到底多大,只是不明白到底李叙怎么会认识左林,怎么会说出“投奔”这种词汇。

  “师父,你到底留了多少手啊?”等李叙和左林打完招呼,李叙自己去找地方落脚之后,金晓华抱着燕映雪,酸酸地说。

  对这个问题,燕映雪也很好奇,一大一小两个女孩4只好奇的眼睛瞪着,左林也有些招架不住。左林叹了口气,说:“雪雪,你把典歌第一章到第六章唱一遍吧。看看你的进度,也顺便让你的晓华姐姐看看你练的是什么。”

  “好呀。”燕映雪用柔柔的声音答应道。

  已经是半夜里,健身房早就空无一人,倒也不担心有其他人会发现。本来今天的安排就是指导一下金晓华,加上检验燕映雪的进度,才会在深更半夜里把现在绝对应该睡觉的小姑娘带来这里。

  金晓华松开了燕映雪。燕映雪双手互握放在胸前,垂下了头,闭上了眼睛,表情虔敬得像是膜拜整个自然的圣徒。只有天真无邪的孩子,才能有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心境。

  典歌充满了神秘的美感,随着燕映雪以极为优美的嗓音唱出一段段的乐句,四周万物都似乎发生了变化。位于写字楼里的健身房外面就是昼夜不息的SH市中心,光和噪音从来没有停止过打扰在写字楼里的人,而现在,这个世界似乎唯一在散发光芒的就是正在歌唱着的燕映雪,现在,连隔着玻璃传进健身房的噪音都似乎合着典歌的韵律低声哼唱。

  这种玄妙的境界让金晓华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沉静了下来,她盘着腿坐在了燕映雪的对面,一边自己看着燕映雪一边扫视着周围。健身房里放着很多盆栽植物,现在,虽然除了这间有氧教室,整个健身房里的灯都关着,但这些植物却散发着淡淡的,却是顽强表现着自己的光彩。那炫目的绿色让人从内到外地感受到温暖和平和。

  ……燕映雪只能唱到第六段,当燕映雪的歌声停止之后,周围的这些异相才像是水里的余波,一点点地散开,复归于平静。燕映雪期冀地看着左林。左林温和地***着燕映雪的头,说:“学得很好哦,很快就可以学完了,到时候教你更好玩的。”

  “教我变形吧,左林哥哥,”燕映雪撒娇地说,“变形好帅啊。”

  “一步一步来吧,你好好学,好好练,到明年春天教你变形。”左林估摸着燕映雪的学习进度,鼓励地说。

  金晓华惊讶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半天才张口结舌地问:“这……这是什么?这不是道术啊。”

  “这是自然之力的最初级练习,通过学习咒术语言来来和周围的环境共鸣,积累身体内最初的自然之力。……你想学我可以教你,不过,因为体质的关系,大概你很难修习到比较高的程度。自然之力体系是西方的修行体系,掌握了自然之力的人,自称为,也被称为德鲁依。”左林平静地解释着,“雪雪在这方面有着非常好的天赋,她才学了几个月,虽然还不能说是入门,但现在的程度比我当年都好很多很多了。自然之力体系对天赋和体制的要求非常高,虽然你勉强也能修炼,但如果你真的想进步快一些,还是推荐你去找李叙。”

  “……你用什么武器?”金晓华忽然想起来事后看到的关于左林在宋陶那里弄得血流成河却没有死一个人的奇异事件的报告。

  唉,和聪明人,专家打交道就是不容易糊弄过去啊。左林从放在角落的边桌上的花瓶里抽出一支玫瑰,天知道谁会在健身教室里放这种花,随手扯了片叶子一抖,立刻变成了一支晶莹翠绿,有着极为美丽的弧形刃部的长刀。“大概差不多是这类东西吧,那天我用的是马蹄莲的叶子,形状不太一样。”

  “好神奇,而且,这种长刃很漂亮啊,”金晓华羡慕道。

  “据我所知,修习道术好像类似效果的术法很多。……至于是不是漂亮,这个有关系吗?”左林诚恳地说。

  金晓华想了想,说:“我决定跟你学。虽然认识一些修道的人,但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他们学。反而是你,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再说了,不管哪一种修行,归根到底都是要吃苦耐劳的吧,区别不大。”

  燕映雪看起来也相当高兴,说:“晓华姐姐以后就可以和我一起上课了?那多好啊。”

  “还不行哦,你的晓华姐姐体质和你不一样,学的东西也会不一样哦,”左林说。

  由于金晓华的身体在接受治疗的时候已经被自然之力激活过,对于自然之力的觉会非常敏感,只是现在金晓华还缺少感知的方法和收集自然之力的方法。金晓华这种经过激活的体质反而可以脱离德鲁依的咒术体系,直接由身体锻炼入手,积累自然之力,如果能够达到一定程度,那就可以学习变形术,就算达不到,想左林那样能够以植物变化各种冷兵器应该没有问题。由学习通用语和咒术语来进行自然之力的感知和积累固然是正统和稳固的方法,但是,对于现在的金晓华来说,不一定需要这样,再者,假如金晓华的体质让她最终无法成为正式的德鲁依,那么教授咒术德鲁依语给她对左林来说就是违反了德鲁依议会的规定。

  左林在这些问题上也没有瞒着金晓华,详细说了可以告诉她的关于德鲁依议会的一些事情。而金晓华不但没有不满,反而很开心地问;“你是说,燕老是你的师父的侍从?现在能在那么大年纪保持那么好的身体也是因为修习了入门的自然之力?”

  “是的,可是似乎随便哪一个体系,只要开始修行并且达到一定程度,延年益寿都是最基本的吧?……对了,药物。假如有机会,我可以制作一些好东西,给你们两个用。”左林声音很轻,近乎自言自语。

  “我想跟你学习这些,而且,我想成为你的侍从,”金晓华坚定地说,“我从小到大学了很多东西,我想,跟随你会让我的生活变得跟精彩一些。”

  “……随便吧。”左林平静地答应了下来。他从来就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他不会特意要求什么或者拒绝什么,尤其是这种看似对自己颇为有利的局面。

  

  

41.技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