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0.邀请赛(中)

    

  当领队看了爱德华给他的那张光盘后,他几乎要以为这个老家伙是军情五处出身。这张光盘记录的内容是左林在极限测试中突破90%扑救率的录像,装置在房间里的广角摄像头忠实记录了15分钟测试的全过程,没有剪切没有掩饰。光盘里还附有几段其他的录像,都和守门无关,都是在对内进行分组对抗时候的情况。由于左林,申豹队现在对内分组对抗是双方都不设门将,而左林经常客串各种位置,虽然位置感比较生涩,尤其是防守中经常出现失位、被晃过之类的事情,但依靠良好的身体条件,表现也过得去。考虑到左林进入足球领域才一年,这种表现几乎称得上奇迹了。而在进攻中,尤其是打冲吊,打快攻,跑起来跳起来的左林冲击力可以说得上是勇猛无俦。看到这样的片断,难怪爱德华会感叹左林当门将太奢侈了。

  这张光盘上的内容如果流传出来,是一定会引起巨大反响的。申豹队的极限测试,一直被当作中看不中用的摆设,当作申豹队求好门将而不得的证据,而现在,却成为了申豹队拥有超强门将的证据。如果左林强大到了能够用极限测试作为常规的训练手段,难怪他可以无视一般的门将训练方法,也难怪熟悉了这种节奏的他总是在比赛里恹恹欲睡。这样的光盘,被俱乐部交给那些欧洲豪门作为提高转回价格的砝码,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领队立刻将光盘交给足协领导,同时还将爱德华的那些说法一同汇报了上去。他现在对爱德华的用阴谋来治军的理论也不由得有了几分信心。

  爱德华没有把自己所有的想法说出来。他减免了左林几乎所有训练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左林是那种对于足球只有有限热情的球员,超强的能力背后是一个足球爱好者的态度。在战术课上,他尽可以给左林安排不同的位置去观察,尝试,比较,不断激发左林对于足球的好奇心和好胜心,也让他更能融入球队,但日常常规训练,除了消磨左林对于足球本来就不多的热情之外,没有任何作用。要是让左林一节不拉地参加所有的训练,他一定会服从,可他到了比赛的时候,是不是会睡着那就没底了。

  一周的训练不算长。除了每天下午2点半到4点半的战术课,左林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宿舍里呆着,做功课,看书并且打持续时间很长的电话和张聆、顾明远、燕北斋等人聊各种事情,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业务一一落实。就在他不能随意离开的这几天里,林栋和郭小凌通知他,等他六国邀请赛结束之后立刻飞香港。他们诱捕宙斯快递的代理人的行动差不多安排好了。当打手的工作让左林有些厌烦,可答应下来的事情总还是要去做的。

  在一周的训练里,爱德华充分展示了他作为一个战术大师的功底。他的战术并不拘泥于阵形,而是结合实战,追求实际的战术效果,并且具有非常大的弹性。由于这一次六国邀请赛里的对手普遍比较强,主要演练的是防守阵容和防守反击战术。爱德华把除了左林之外的主力阵容分成两组分批演练前场阻截和后场防守,而大名单里的其他队员包括左林在内也分成两组轮流进攻。左林在不同攻击阵容里扮演着种种不同角色,虽然并不是他熟悉的,但也算是有点意思。

  但是,爱德华的战术课里最快见效的并不是这些进攻和防守的安排,而是他作为战术顾问纵横五大联赛积累下来的犯规战术。他总结了犯规的各种各样的功能和方法,基本上,爱德华的理论是:你当然可以因为看一个人不爽而把他放倒弄下去,不过,为什么不让他呆在场上而更加不爽呢?爱德华传授了一系列的小手段,让以前需要用犯规达成的目的现在可以不用犯规,至于苦肉计假摔之类的手段,爱德华也有着异乎寻常的接受程度,只不过,他觉得既然要玩,就要玩得别人看不出来……对于体能训练和技术训练有时候不够热心的队员们对于这类非常规训练乐此不疲。如果不是因为演练这类动作很有些造成伤病的危险,恐怕专门加练这些内容的人也不会没有。

  一系列实用的“超限战”手段让领队和中方教练组觉得毛骨悚然,一方面希望已经够坏了的队员们不要被污染,另一方面则希望这些内容永远不会到达任何一个记者的耳朵里。

  就在这样的很有趣的一周之后,中国队终于来到了赛场上面对六国邀请赛的第一个对手:RB。

  有进行长时间赛前动员传统的中国队这一次破天荒没有进行任何动员。爱德华在更衣室里以很有趣的口气问:“我听说,中国和RB关系不太好?好像从二战开始仇恨就很深,我想你们和RB队之间的矛盾很深,应该不用我多说什么了。”

  左林立刻用标准牛津音英语硬生生回了一句:“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我们和英国就开始有仇恨了。您绝对我们应该恨你吗?”

  爱德华赞赏地看了一眼在比赛前毫无紧张或是任何负面情感,只是有些懒散,像是要犯瞌睡的左林,说:“这种说法很好。”

  站在国际比赛的赛场上,左林的感觉和打那些联赛、足协杯,还有极端无聊的南北明星赛毫无区别。在他眼里,对手是谁,是哪国人之类的并没有太大区别。除非对方队伍里也有超越一般人的存在,不然想要攻破他的球门就是妄想。他的兴奋程度只取决于对手的强度。至少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比极限测试那个房间更强的对手。

  不过,在另一个场地作战倒是让他很有兴趣。上海体育场的草皮和申豹队在虹口足球场使用的草皮使用的草种完全不同。如果说虹口足球场用的草种是生命力旺盛有些放荡不羁的浪荡子,那上海体育场采用的草种就像是在公司里消磨掉了锐气,循规蹈矩的雇员。相比于虹口足球场,上海体育场的草皮更容易修剪和护理。草种分布均匀,长势均衡,却有些暮气沉沉的样子。作为一个德鲁依,尤其是一个植物系德鲁依,他始终很享受那种踏入一片新的土地的时候,周围的生物感受到他这个朋友的存在而散发出来的有形无形的好意。但这片草皮,连欢迎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人类世界里,经常把一些植物品种的生成和固定称为“驯化”,看来的确有它的道理。

  满心不爽的左林,立刻就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在了比赛对手的身上。

  RB队在国际足联的排名上比起中国领先了有好几十位,可是,无论是教练、队友还是球迷和媒体,都并不觉得两者之间的差距真的有那么大。或许相形之下的确是弱了一些,但并不是不能弥补。但是,开场之后,还是RB队获得了一定的主动。

  RB队因为平均身高比较惨了那么一点,一直都采用地面渗透的打法。虽然各种地面进攻的套路这些天爱德华都讲过,但配合还没有那么纯熟的中国队后防线还是出了一些疏漏。

  一次造越位失误造成RB队前锋单刀突入禁区,仗着速度快,他居然想过掉左林之后再射门。像是一道磐石般矗立着的左林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但左林也没有要轻松放过他的意思。左林单手朝着球抓去,毫不在意RB队前锋的腿同样快要触到球了。

  “乒——”球场上立刻发出一声响亮而沉闷的声音,左林抓住球的同时,RB队前锋的腿也触球了。

  这样一次手和腿的力量交锋的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左林稳稳地抓住了球,抛了出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但是,RB队前锋却倒在草皮上。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左林。全力出击的抽射居然被左林用手把力量化解了。从左林轻松自在的样子上看,显然还有很多余力,着是个很可怕的结果。RB队前锋立刻就跳了起来,拖着有些麻木的腿,一跳一跳地朝着己方半场跑去。

  或许是足协杯上用超技术动作给对手造成减员这类地事情容易上瘾,在RB队冲击球门的时候,左林不知不觉就把这些小动作用了出来。他双手抱住了一个高空球的同时,手背在一个RB队中卫头皮上方轻轻蹭过。录像里看不到接触,看不到左林动的手脚,只看到RB队中卫在争点失败后杀猪一般嚎叫着,在地上打滚。

  左林立刻一脸无辜地退开一边,连连打手势向裁判示意和自己无关。

  左林的动作浑若天成,一点都没有故意伤人的痕迹。裁判上来之后没有看左林,反而催着RB队队员快站起来不要影响比赛。左林暗自偷笑,要当坏人的确是方便啊,他都快迷上这种恶作剧般的感觉了。

  

  

50.邀请赛(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