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0.借刀杀人

    

  “这是什么意思?”左林问,“既然你愿意告诉我们买主,那天为什么不说?死那么多人很好玩?”

  左林的语气极为强硬,愤怒的他不自觉地展露着他的气势。澎湃的自然之力在他的身体内涌动,仿佛随时会喷薄而出。

  “那是不一样的。在那天的情况下,如果我告诉你买主信息,那就是我们宙斯快递的责任。我们畏惧于政府的权势而放弃交易,对于任何一个客户都没办法交待。但是既然我们努力过了,打不过你们,拿不到货,那也就没办法了。毕竟我们只是一个……呃……民间机构,不能和国家机器对抗。至少不是和中国这样强大的国家机器对抗。没有任何买家能埋怨我们什么。”保持着双手上举的投降姿势,成迟却没有任何恐惧或者紧张的表情流露出来,他继续侃侃而谈,“而且,买那两只熊猫幼仔的买家,和买那两只成年熊猫的买家不是同一个。同样交不出货,但考虑到两个买家事后不同的反应,我们宙斯快递的善后处置自然也会不同。”

  “哼,你的意思是,买那两个成年熊猫的买家开罪了你们?你们又不方便出手,想来借刀杀人吗?”左林说破了成迟的意图。

  “很高兴你那么快就明白了这个问题。”成迟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那位大爷在得知两只成年熊猫在被运出之前又被截获回去之后,居然不肯接受我们的退款,而要求我们寻找其他货源帮他搞定,甚至要求我们从中国租给海外的其他动物园里去盗取熊猫……任何人都会觉得,那样实在是有点超过了的吧。我们拒绝之后,他威胁要将宙斯快递的消息捅出去。我想,在购物的时候,您也一定注意到了我们的用户协议条款吧?既然他违反了协议,那我们……也只好采取行动了。鉴于现在宙斯快递和中国政府方面显然有些误会,我相信我提供这样的用户信息也算是各取所需。政府威慑了敢动坏脑筋的人,我们也消灭了问题客户。”

  “你似乎很有把握我们会答应这件事情啊,”看着极为自信的成迟,左林说。

  “不,说不上自信,也只是个方案而已。来和你交涉,而不是通过关系去找那些官员,也算是一种诚意吧,因为这不会是诱惑或者恐吓,而仅仅是一种交易。就算你不同意,至少我也逃得掉。考虑到在香港发生的事情,我们愿意再提供两个额外的条件。”

  “哦?说说看。”左林有些好奇。从成迟说的这些话里,左林能判断出,大致这些都是事实。可能里面还有些内情,但都是细枝末节了。既然宙斯快递用这种方式来示好,一口拒绝也不好。

  “第一,原本要退还的2000万美金货款,将无条件转交到你们指定的帐户。当然,这个条件你汇报的时候可以不用对上面说,给我个帐号就行。”成迟笑得很自然,将贿赂的意思也表达得很自然,“另外,宙斯快递从即日起停止开展藏羚羊相关一切业务,由于我们算是国际上最大的藏羚羊中转商,相信几年之内那些盗猎团伙都没办法重新恢复出货量。至于是不是能根除那些团伙,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钱,左林的感觉很迟钝,但这第二个条件却让他很是心动。德鲁依的使命是维持整个自然界的平衡。假如一个物种无法在物竟天择的自然定律中生存下来,德鲁依或许会悲悯地旁观着,在有了现在的科学手段之后,或许会保存下这样一个物种的片断来,为了后人的研究,或者仅仅为了缅怀。但是,藏羚羊的遭遇远远超过物竟天择的范畴了,当一个物种因为一小部分人类的愿望而挣扎在灭绝边缘,那就是不能容忍的了。由于对情况缺乏了解,左林现在还缺乏打击盗猎团伙的计划,但他一直想着要找时间进藏去完成这件事情。

  左林心里一动,说:“我无法给你答复,不过我会把你的意思转达给能下决定的人。我还有个特别的要求,假如这件事情能够谈成,我希望你把盗猎藏羚羊的团伙情况给我。就算你顾忌到你们的‘合作伙伴’,那至少给我所有向其他中间商供货的团伙情报。”

  成迟咧了下嘴,呵呵笑着说:“从您战斗的方式就能看出来,您的确是个珍爱自然的人。对于你的这个要求,我会立刻上报,不过,我相信应该没什么问题。”

  成迟放下了手,但仍然将动作放得很慢,生怕引起左林的误会而发生战斗。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左林,说:“最近我会在上海,至少是在华东地区,有了什么消息,保持联络吧。”

  接过了名片,上面印着一个蓝色的人脸形状的LOGO,那就是宙斯快递的标志。很有科技感的字体写着“成迟 代理人”和一个手机号码,简洁到了极点。

  “另外,你订购的那些东西,都送到了你所在的俱乐部训练基地了。大概对你来说会有些不方便,不过思南路那里有高人坐镇,为了不惹来麻烦,我实在不敢把东西送到那里去。”

  左林微微一笑。燕北斋和李叙两个老不修都快结拜兄弟了,在左林离开的时候,李叙就会很住进燕家宅邸,承担起保护燕家的责任。……同时也名正言顺地骗吃骗喝。等左林回来之后,他也住习惯了,索性就继续留了下来。李叙的功力和战斗力还在左林之上,能够一下子镇住成迟倒也在情理之中。

  左林没再说任何话,他点了点头。成迟欠了下身子算是告辞,随后就慢慢消失在了空气中,仅仅以他消失的时候仿佛融化在空气中的那种优雅与安静而言,他在模糊术上的修为都算得上极高了。

  坐回了车上之后,左林沉默了一会之后说:“晓华,这个事情你去向上面汇报好吗?”

  金晓华关上手枪的保险,升起了车窗之后说:“这样算是很好的接过了吧?”

  “很好吗?”左林不太理解安全局出身的人对于任务之类事情的好坏的理解。

  “相信我,把这些情况汇报上去,上面有八成会同意这个交换的。的确像是那个家伙所说,这是各取所需。当然,他交出客户信息上面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核实,不过,其实情报工作有时候相差的就是一个起点,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寻找线索,一切都很简单。”金晓华非常了解安全局方面的想法。如果不是因为熊猫的事件,本来根本不准备和宙斯快递机构交恶。而如果能达成这样的协议,等于和宙斯快递建立起了某种基本的信任,对于以后继续调查那两只熊猫幼仔的买家,以很有好处。“不过,师父啊,这样一来,之后的行动可能就用不上你了。多数会用狙击手在公开场合击杀,然后通过媒体公开对方身后的隐秘,至于那些从犯,就看情况处理,不过,一般来说主犯一死,想要不知不觉之间对对方的组织进行绞杀不太难,两个到三个精锐的刺杀小组就能够做到了。”

  “没关系,能帮我申请一点杀人额度吗?明年年初我想去一次可可西里。”左林笑着说。他也是在那次去香港的时候才知道,对于有些事前情报准备不太足而面临的局面又很复杂的任务,往往都要事先申请杀人额度,以免有些特工在行动中反应过度。对于非国家机关人协助进行任务,尤其是具有超强能力的人,这种管制更加严格,以免有些人放开手为所欲为。

  金晓华撇了撇嘴,说:“你和李叙李老一起去就行了,杀多少人都没事。李老可以随便杀……实际上,他是杀够了之后补办的手续。到时候能带上我吗?”

  左林计算了一下时间的安排之后说:“嗯,没问题,可能还要带上雪雪。我想到明年初,雪雪就能够进行德鲁依的正式鉴定了。考验或许有些难,但应该比她再折腾上很长时间之后轻松通过对她有好处。”

  “……我有希望成为德鲁依吗?”金晓华坚决地问。在香港的那个仓库里左林的瞬间发挥让她看到了与众不同的战斗方式,而自然之力的积修不但让她越来越平和,对于周围的环境越来越敏锐,也让她越来越向往那个神秘的领域。仅仅成为一个侍从已经不太能满足她了。

  “那取决于你自己。自然之力是这个世界上最开放最自由的力量体系。”左林微笑着,鼓励道。

  回到燕家宅邸之后,金晓华立刻就去通过安全线路进行汇报,请示。而左林,回到自己的房间,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在近期想办法将燕映雪和金晓华的能力都提高一些。金晓华可以在短期内就成为极为有力的臂助,而燕映雪,作为左林的正牌弟子,潜力无限,理应让她有更好的成长。

  

  

60.借刀杀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