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横行修真界

横行修真界在线阅读

横行修真界

枪手1号

仙侠·修真文明·103.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07-08-28 17:29

《神巫传》,作者:何其苦,书号:1334158,虽然上传的还不多,但值得一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张扬被父亲关在了家中的杂物房内。一间只有一个小小的望窗,而且这个望窗竟然还离地足足有两米多高的不足十平方米的杂物间内。

  张扬不得不对自己的父亲心悦诚服,倒不是因为老爹给他吃,给他穿,而是因为老爹两条粗壮的胳膊实在是太有劲了,只是轻轻一提,身高已有一米七五的张扬就被老爹给提离了坚实的地面,再轻轻一掷,我们的张扬就如同一枚玩具一样翻翻滚滚地进了这间小小的杂物间。要知道,张扬也已有了十六岁,而且两条胳膊在他们的学校中也是最有劲的,大概是秉承了他父亲的遗传吧,身上那一块一块的键子肉常常使其他的男同学们既羡又妒,并且让学校那一群群春心萌动的丫头们放声尖叫,有着这样傲人资本的张扬当然是不会放过任何展示自己身体的机会的,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学校的校花段无双理所当然地成了他的女朋友。

  其实事情的起因极其简单,张扬打人了,而且将那小子揍进了医院。

  躺在老头子杀猪用的板凳上,张扬似乎又回到了前几天那令人爽到极点的场面。

  腰中别着父亲用来杀猪的一把杀猪刀,张扬如同一只壁虎般贴在学校后面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中的一棵最大的柳树后,睁着喷火的眼睛看着不远处包尧那王八蛋一手勾在自己的女朋友段无双的腰间,施施然地走了过来,身前身后好几个马屁精簇拥着他们一路行来,看着段无双那哭丧着的脸,张扬就是一阵心痛,他妈的,就在昨天,张扬刚刚被他们一伙打了一个鼻青脸肿,起因就是这包尧看中了段无双,而段无双偏偏又不买他的帐,于是张扬就遭了殃,终于在张扬被揍得在地上翻滚,鲜血横流时,段无双大哭着答应了这王八蛋的要求,当时张扬的心里就像被割了几刀一样的心痛。

  “王八蛋,现在老子要你付出代价!”张扬狠狠地想。

  不知道灾难及将来临的包尧满脸淫笑,一手勾在段无双的腰间,半拉半拖着她向密林中走来,边走边向身后的几个死党使个眼色,身后几人会意地停了下来,嘿嘿笑着看着包尧拉着段无双向里走去。

  此时学校里已放学了,人越来越少,学校后的这片林子更是寂静无比,段无双本能地感到危险,猛地挣扎起来,大叫道:“我要回家,包尧,放开我!”

  包尧大笑起来,两手一用劲,已是将段无双搂在了怀中,淫笑道:“小美人,慌什么,来,亲个嘴我就放了你!”一张臭哄哄的嘴已是向着段无双的脸上拱了过去。大惊之下的段无双用力地撑着包尧的胸脯,头拼命地后仰,竭力地不让包尧得逞,但她哪里是包尧的对手,眼见着对方那流着口水的臭嘴已快要亲到自己的脸蛋上,不由大哭起来。

  “王八蛋!”一声断喝,包尧吓得一个哆嗦,手不由一松,段无双趁机用力将他推开,眼前黑影一闪,张扬手举着一块板砖,不由分说,已是砰的一声盖在了包尧的头上。眼前金花乱冒,包尧只觉得头上一阵温暖的东西顺着前额流将下来,勉强看到一脸凶相的张扬狞笑着手举着板砖站在自己面前,正想说点什么,头上早已是又着了一下,立时天旋地转,原地晃了几下,砰地一声躺倒在地。

  段无双尖叫一声,看着满着是血的包尧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不由慌了神,一把拉住张扬,大叫道:“扬子,你杀死他了,快跑!”

  散在林子外的包尧的几个同党也是察觉到了事情不对,一窝蜂的跑了进来,向着张扬冲了过来。一个个顺手操起从地上捡来的石头砖块棍棒。

  此时,已是打红了眼的张扬一把将段无双拉到身后,丢了手中的板砖,一把从腰间拔出杀猪刀,在空中一阵狂挥,大喊道:“还有谁来?”

  对方几人立时被张扬的横劲给镇住了,俗话说蛮得怕横得,横得怕不要命的,看着张扬面目狰狞地挥舞着刀子,对方几人不由一个哆嗦之下,不自觉地将手中的东西丢到了地上。

  一把拖起段无双,张扬大摇大摆地从对方几人之中扬长而去。

  但是不凑巧的是,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偏偏有一个当官的老子,而且恰恰是他们当地检疫站的头头,这样的一个小官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是不值一提,但对于张扬的父亲张飞来说,事就大了,因为张飞是一个卖肉的,自己杀自己卖的个体户,得罪了这个人,就给张飞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每天早市时,总有那么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围着他的肉摊没完没了,别人卖完了,他还没有卖出一斤,连续几天后,他终于感到了蹊跷,在对几个制服同志们仔细询问,并花费了近两包大中华香烟之后,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于是我们的张扬就被愤怒的老爹关了禁闭。

  此时,张扬坐在小小的杂物间内,挥舞着父亲的杀猪刀,狠狠地想:包尧,等老子出来了,定然将你揍成狗头,当然,这一回要讲究一些技巧了,是趁着夜色干呢?还是蒙上脸来干呢?张扬翻来覆去地算计着日后的报复计划,总之,是要将这小子打得不敢再去抬惹自己的女朋友,并且不敢告诉他老爹。

  这小子的头也太不结实了,只是轻轻的一板砖,竟然就开了瓢。张扬不无遗憾地想,要是知道这小子这么不禁打,自己就不应当当着那么多人下手了,以至于连抵赖都不成。

  管他呢,老爹气消了,就会放自己出去了,反正他就自己这么一个独子,再说,还有老妈在一边呢!张扬心中异常笃定,伸了一个懒腰,在一条长长的板凳上躺了下来,合上了眼睛。

  当张扬打着哆嗦自睡梦中被冻醒时,已是月上柳梢头了,透过高高地望窗,看着窗外清冷地月光,张扬暗道:看来老爹是真生气了,竟然准备将自己在这么一个地方关上一夜了。纵身一跃,张扬有力的双手攀住了望窗上的钢柱,一个引体向上,就将自己牵引了上去,转动着脑袋一看,自己家的那幢二层小楼早已黑灯瞎火,不见了一丝儿的灯光。无可奈何了跳了下来,垂头丧气地坐在了板凳上,看来只有坐到天明了,这么冷的天,自己怎么还睡得着?

  转过头来,张扬忽地毛骨悚然,一边的墙角里,从天窗射进来的月光正好照亮了四四方方的一块,而在这一小块亮光之间,一个头颅的影像披头散发地出现在墙上,嘴角一滴滴的鲜血顺着墙面流将下来,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正诡异地注视着张扬,嘴角微微上翘,似乎还带着一抹微笑。

  张扬浑身的寒毛一下子竖了起来,饶是他平时胆大包天,此时也是浑身僵硬,张大了嘴巴,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是紧紧地盯住这个头颅。

  在张寒的注视下,这个头颅竟然缓缓转动起来,慢慢地侧对着张扬,然后是脑后,最后又转将回来,终于在转到第三次的时候,惊呆了的张扬慢慢地回过神来,被吓得几乎魂飞魄散的魂灵又慢慢地回到了身上,缓缓地蹲下身来,张扬摸起了自己刚刚扔在地上的那把锋利的杀猪刀,在头颅又一次转到后脑对准他的时候,他一个疾扑,手中的杀猪刀带着一溜风声,扎了过去。

  出乎张扬的意料之外,杀猪刀竟然哧地一声就扎入了墙内,随着头颅影像的消失,地面忽地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向下看看,借着月光,洞下离地面也不过只有一人高的距离。洞的下面,竟然放射着七彩的微光。而洞口的上方,那一方明亮的月光仍旧照在老地方,只不过正中间多了一柄闪着寒光的杀猪刀。

  看着黑沉沉的洞口,张扬不由迟疑起来,自己家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地方呢?家中二层小楼是刚建起来不久的,这里原本是自己家的老宅子,这一间杂房就是拆房时留下来专门放置杂物的,这么多年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诡异的事啊?

  张扬忽地兴奋起来,莫不是自己的老祖宗还给后辈留下了什么宝贝吧?要真是这样,自己一家可就发大财了,对着黑沉沉的洞口,张扬忽地暇思起来,嗯,自己有了钱,第一件事是要好好地教训一下那包尧,老爹不用再去巴结那姓包的了,自然就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了。

  嘿嘿地笑起来的张扬完全被祖宗留下来财宝的心思迷住了心窍,完全忘记了刚刚将自己吓得半死的头颅,勾腰自墙角拖起另外一柄杀猪刀和一把剔骨刀,义无反顾地一纵身跳了下去。

  跳下去时就做好了落地准备的张扬失算了,他估计的一人多高的距离完全不对头,在一瞬间的失神之后,张扬就惊慌失措地发现了这一问题,自己跳下来起码有五秒钟了,但自己还在做自由落体运动,而且速度还有愈来愈快之势,抬头向上,那小小洞口映出来的亮光已越来越小,慢慢地变成了只有手电筒粗细的亮光了。

  我的妈呀!张扬终于惨叫了起来,原来这个洞口是一个勾魂的口子呀,对了,那个头颅,一定是那个头颅搞得鬼,我一定是被那个王八蛋当作替身了。张扬不无后悔地想,人为财死啊,可惜自己正是大好年华,还是一个真正地童男子呢,无双不知道要便宜哪个小子了。

  身体依然向下掉落着,张扬估摸着以这种速度下坠,到得落地的时候,估计自己到时完全可以和鱼子酱相比美了。

  速度越来越快了,自感必必死的张扬反而镇定下来,心中不由一阵奇怪,按说以这种速度下坠,自己应当感到透不过气来才是真的,怎么自己就丝毫没有呼吸困难的感觉呢?两眼也是看得清清楚,自己的四周,也就是这洞口的四壁上,完完全全被一种七彩光茫笼着,光茫的背后,到底是泥土还是什么,自己完全是不知道。

  张扬忽地出了一身冷汗,自己莫不是被外星人捉了去吧?要是被当做一只被外星人做实验用的白老鼠,那可就糟透了。

  正自忽思乱想,张扬忽地感到自己停了下来,没有任何征兆,就这样说停就停了下来,张扬此时已是完全镇定了下来,既来之,则安之,怕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打量着四下的环境,脚下完全一片黑暗,看不见任何的东西,哪不同于自己平日所见过的一种黑暗,而完全是一种虚无的黑,自己的前面,一条白色的光道出现在眼前,略一迟疑,张扬举步向前走去。

  一,二,三,张扬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步数,想以此来估计自己向前所走的的路程,大约到了一万二千步左右的时候,前面的光道尽头,陡然出现了一个无边无际的虚空,一副巨大的图案呈现在了张扬的面前,一个长发飞舞的巨大人形影像在这无边无际的虚空中飘浮着,张扬不由倒抽一空冷气,自己与这个人比起来,完全就像是大象面前的一只小小的蚂蚁,根本不成比例,这个影像的面前,一个闪着紫色光茫的环形物体不住地旋转着,不时有丝丝毫光射出,射在了那庞大的人像上,而那庞大的人像每接受一次毫光的射入,原本有些暗淡的影子立时就亮上几分,如此周而复始。

  “宝贝!”张扬不由惊叹出声,下意识地伸出手去,伸向那环状的紫色物体。

  出乎张寒的意料之外,那紫色的环状物竟然像是在响应他的呼唤一般,旋转着慢慢地飞扬张寒,一个呼吸之间,看似遥远的距离竟然是近在咫尺,那环状物体已是稳稳地落在他的手心。又惊又喜的张寒仔细地打量着这闪着微光的宝物,竟然是一条如同项链一般的东西,顶端一个小小的镂空的坠件,打造的极为精致。那七彩的光茫就是从这个小小的坠件那无数的小孔中射将出来的。

  “血玲珑!”小小的坠件上几个七彩的字体忽隐忽现,似乎是在向张扬做着自我介绍。

  戴上它,戴上它,张扬心中响起一个极为强烈的呼唤,慢慢地举起这条闪着奇异光茫的项链,张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猛地将它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一声霹雳响起,整个虚空忽地亮如白昼,空中那巨大的影像飞速地变幻起来,忽尔变成妙龄少女,忽儿是糟糠老头,刚刚还是慈目善目,眨眼之间已是凶相毕露,这会儿是一脸正气的得道之人,下一刻忽尔又变成了三头六臂的凶神恶煞。

  七彩的光茫从那小小的坠件中放射出来,将张寒紧紧地罩住,整个巨大的空间开始急剧地缩小,飞快地压缩,很快这一个巨大的白色空间变成了一个白色的弹丸,慢慢地分解得无影无踪。

  杂屋间内,那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柄插在墙上的杀猪刀仍旧闪着寒光。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修真文明小说

横行修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