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那时花开(八)

    那天周聪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回到宿舍的,第二天李文萱告诉他,孙柔下午回来很高兴,周聪文本就没有希望的希望变成了绝望。从此,仿佛一切变得都不顺,学习上面好像遇到一档无形的屏障,本来很简单的事情被自己搞的一团乱七八糟。跟高峰的“良好”关系也让宿舍内的众人十分嫉妒,不断的找茬。周聪文也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不怎么在乎这些,凡事都谦让着。

  “周聪文,你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你的家人会怎么想?”不知道为什么,李文萱字那次以后,经常来安慰周聪文,可以说除了她,周聪文好像再没有什么朋友。

  高峰?他只是看周聪文有利用价值罢了,朋友这高贵的称呼怎么会到他头上,那是不可能的。

  “谢谢你,我只是有些不舒服罢了,很快就会好的”周聪文苦笑道,孙柔也许跟自己确实不是一对,只是自己需要一点时间,只要一点点而已。

  “是我配不上她。”只是这话周聪文没有出口而已,对于涉世不深的周聪文来说,头次接触的女生就如此出色,实在有些难以把持的住自己,周聪文的那些举动只能算是单恋,人家根本就没有感觉,何苦还要像个小丑一般呢?

  看着周聪文坚定却又带有丝丝的空洞眼神,李文萱莫名其妙的心中一疼:“那你也该照顾好你自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都成什么了,孙柔也真是的,一点表示都没有。”

  听了李文萱的话,周聪文才开始正式省视自己:“借我你的镜子好么?”

  李文萱低着头,从随身的小包中取出一面秀丽的小镜子,女生身上是不会缺少着了东西的。接过她的小镜子,顺便还得到了对方一眼似娇带嗲的埋怨眼神,很显然,周聪文现在的形象让对方非常不满意。

  渐渐长大后的脸上开始长胡子了,此刻的毛茸茸的胡须印记很深,两眼有些无神,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显然让人看的不爽,周聪文敢肯定,这很复合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形象,加上衣服上的皱褶,李文萱居然还敢跟自己说话,那简直是对周聪文个人的莫大鼓舞。

  “这是我么?”

  “不是你是谁,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作为你的朋友,我还真是丢人,下回出来要是再这样,我肯不认识你。”李文萱对周聪文挥舞了手中的粉拳,撅着小嘴说道,周聪文不禁有些入神的看着对方。

  “其实你长的挺漂亮的,要是再温柔一点的话。”说完,周聪文就知道这话中的不对之处,李文萱可是非常泼辣的。

  果然,李文萱脸上乌云密布:“你说我不温柔。”看那架势,周聪文要是一点头,立刻会五马分尸,可是转眼之间就见对方又说道:“看来我以后要淑女一点。”没有惹来暴风雨,惊讶的周聪文嘴张的老大。

  “走,去把你的头发修理一下,实在是太难看了。”

  周聪文不好意思的说道:“等我一会儿,钱还在宿舍,我去拿。”

  “哪用得着,今天我请你,有你这样的朋友算是我倒霉。”说完,李文萱不顾周聪文的感受,拉着周聪文奔向一家比较出色的理发店。

  她的手也非常的柔软,让周聪文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被对方握着的手,反而更加有力的回握过去,周聪文只想给对方一个信息,自己的心志没有受到这次事件的打击,自己还很振奋。

  但是李文萱跑动过程中渐渐发红的脖颈还是被周聪文发现了,周聪文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唐突。

  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长长的头发渐渐被修整好,恢复自己本来面目,嘴角边不多的胡茬也被弄的整整齐齐,看上去还不错。

  “小妹妹,你男朋友长的真不错。”理发师是个女的,跟李文萱热切的说道,听到这样的话,周聪文的脸都绿了。对方长的虽然漂亮,可是要找一个母老虎做女朋友,那可真是不敢接受。刚才的握手也不过是下意识的举动而已,千万不要惹来什么误会才好。

  至于孙柔,不知道她现在还好么?不知道是否想过我这个老朋友?我们两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李文萱的表现周聪文不知道,只是没有听见她的反驳,也算是一见幸事。从理发店出来,李文萱提议出去吃一顿,就当是对周聪文这段时间来不正常的举动的悔过饭,周聪文欣然同意了。

  坐在饭馆内,不,准确的说是饭店。周聪文发现这里的设施非常棒,看着豪华的装修,头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吃饭还真有些不适应。看着李文萱就象是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随便,很显然她对这里非常熟悉,家庭条件不是一般的好,能够跟自己这个穷小子在这里吃饭,对他来说是多么的荣耀,周聪文居然有些怨恨起来。

  “怎么了?”李文萱奇怪的看了周聪文一眼。

  “你经常来这里么?”周聪文答非所问的说道。

  李文萱扔下手中的菜单,超服务员说道:“老三样来一些,顺便把大漠羊排来一份。”说完,对周聪文说道:“怎么了?我经常来这里有什么不对了,难道我请你吃个饭,洗洗你身上的晦气也不好了?”

  看着她“盛气凌人”的模样周聪文实在发不出火,只好生自己的气,恼怒的说道:“你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当然了,我跟你差的太远了,也许我们做朋友不太合适。”那份菜谱周聪文看了一下,简直不是一般的贵,价钱上实在是太“吃”人了。

  “啪”的一声,李文萱手中的筷子猛然落在桌子上,然后又站了起来,指着我说道:“朋友,要是朋友就不要说这样的话,你看看你,不就是一个女人么?把自己搞的像个娘们一样,就差哭鼻子了,你说说看,大姐好心请你吃饭为你改过自新,你还有什么不满意,难道要我哭着求你,‘你要振奋’呀!你才满意么......”

  周聪文虽然知道对方泼辣,可是没有想到,李文萱居然泼辣到这个份上,但是她确实把自己当成一个朋友,周聪文心里记着,可是坐在这里吃饭自己怎么都不舒服。

  “我们不要在这里吃饭好不好,我带你去个地方,离这里不远,但是味道很好,也很干净,怎么样?”看着周聪文真挚的说道,脸上一副哀求的表情,再看看四周注视这里的人群,李文萱微微点了点头,周聪文立刻四处喜出望外,赶紧拉着她的手出门,丝毫没有觉着有什么不妥,就连服务员在身后大喊什么也没有注意。

  走到半路,回头看着身后的雄伟建筑物,那里居然是个餐厅,周聪文还以为是什么政府大楼呢!现在才发现,跟这个城市的差距也太大了。

  “赶快放开,你还想拉着我到什么时候。”李文萱大声说道,周聪文这才发现,自己的胆子也不小,拉她的手拉到现在,连忙松了开来:“怎么,我的手很难看么?你就是拉都不愿意,好像让你很恶心。”

  看着李文萱怒视自己,这让周聪文有些奇怪,拉你的手你不愿意,松开你的手,你还不愿意,不就是松的快了一点么,有什么大不了的:“算了,大小姐你别生气,已经到地方了。”

  到了马路的拐角处,高楼的背后有一家非常小的饭馆,也就二十来平方米,收拾的很整齐,价格也算是明码标价,在这个城市里显得很便宜,即使如此,周聪文也没有来改善过,只是高峰为了省钱,带自己来了一次,让他知道了这么一个地方。

  看着周聪文熟悉的摇了几份菜,美美的喝了一口桌上的茶,那种满足的神情李文萱从来没有看到过:“怎么了,你经常来么?”

  “不,只来过一次,跟我们宿舍的高峰。”

  “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止一次。”李文萱尝了一口桌上的茶,笑着说道:“茶不错,难得还有这么好的茶,以后应该多来几次。不过奇偶劝你不要再跟高峰他们混了,那几个都不是什么好人。”

  周聪文能说什么呢?只好闷头吃饭。

  上了年纪的老板娘听到前面的话,倒是显得很高兴:“丫头,常来这里是对的,我们虽然没有什么东西来衬托一下,可好歹是附近最实惠的一家,到了吃饭的时间,根本就忙不过来,可惜知道的人少了些,不过养家是没有问题。”

  李文萱也知道,附近的地价很高,这个饭馆是盖前面的大楼剩下的边角料,让这对老板娘算是占了个便宜。

  上饭菜的速度很快,没两下功夫周聪文点的菜就好了,李文萱尝了尝,觉得还行,再看看周聪文的表现,那种满足的神情比之刚才的那口茶,多到那里去了,心中不由的一酸。

  这里的饭菜说不上好,只能说家常,重要的就是实惠,可那也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的,周聪文的状况她很清楚,只要细细打探之下就能够够知道。

  他们宿舍里的活儿几乎都由周聪文来干,以换取每月的九百元收益,虽然事情不多,活儿也不重,可最是丢面子的事情,同学中以此为耻的不在少数,周聪文他自己估计也知道。

  自己虽然表面泼辣,可比谁都心细,反倒是孙柔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忙于学校跟她自己的事情。一想到这儿,李文萱就有些生气,孙柔也真是的,放着周聪文这么好的小家伙不要,偏偏去找那个什么老男人,有钱了不起么?不过想来那个老男人也行,各方面看起来都要好过现在的周聪文。

  我这是怎么了?李文萱不由的小脸一红,怎么感觉在吃孙柔的醋,眼前的男生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学习凑合,看起来俊朗一些么?其他是要什么没什么。

  再偷看周聪文一眼,正吃的高兴着,哪里发现了这边的乾坤,立刻觉得浑身不是滋味:“吃,你就知道吃。”

  周聪文茫然的抬起头来:“怎么了,你又不高兴了。”其实看李文萱吃饭也是一种享受,比起孙柔的吃相来看,李文萱更具有魅力一些,可是好像跟周聪文没有关系。

  今天的穿着打扮让李文萱的女人味尽漏无宜,虽然一说话就露出本质,可看来还是赏心悦目,平时在学校,这家伙明显是故意将自己打扮成那样,可惜一吃饭就暴露出来,她也是个文静的女生。

  女生要有气质,什么样的气质,这些周聪文虽然没有研究过,可是大部分的男生都喜欢温柔型的绝对不错,周聪文也不能免俗,看惯了李文萱大咧咧的一面,此时这么一来,还真有些跟不上节奏的感觉,这孙柔是越看越美丽了,难道是孙柔找了男朋友的缘故?

  李文萱一身橘黄的外衣里面,白色的白衣更衬脸上的白皙,肤色粉润,比起孙柔的白皙更是不成多让,芊芊小手上看上去更适合弹钢琴,可惜李文萱不是那块料,真是浪费了。身下的修长美腿让她的舞姿更显动人,而事实也说明了这点,她的舞姿比孙柔更有感染力,可惜现在不是看腿的时候,周聪文也不是那种色狼,对于朋友容不得亵du,何况这是自己现在仅有的朋友。

  “看什么看,你那牛眼瞪的那么大。”李文萱怒声说道,可惜看着周聪文出神的望她,心中没来由的一喜,转念即逝。

  一顿饭吃了半个多小时,两人都很满意,走在会学校的路上,我们都没有提出来坐车的打算,反正离学校不是太远,也就六站的路程,又不是没有走过,再看看李文萱穿的鞋子,并不是高跟的那类,还行。

  “来学校有一个学期了,满意么?”李文萱一路走来,心下有些不满,这个呆子也不知道找自己说话,只顾着看四周的景色,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周聪文的呆也让李文萱放心,因为并没有别的男生那样,眼光四处顺着美女转。

  “还行吧!”这里跟家乡的区别虽然很大,可是人情冷暖方面差不多,想到父母亲,心中就是没来由的一痛。

  “你父母亲是剧团的,工资应该不低吧?可在学校里面怎么听说你老是为钱的事情......”

  看着李文萱疑惑的表情,很显然自己的那点事情她都知道,也用不着来隐瞒:“那些事情你知道吧?”对于周聪文打断她说话,李文萱没有什么惊愕的表情,反而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其实知道也没什么,你是我现在唯一的朋友,知道了也好。”

  双手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得插在裤兜里,高瘦的身形更显修长:“父亲只是一个小官,小的不能再小了,母亲下岗也有些日子,自己坐点小生意湖口而已,我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上次请孙柔吃了一次甜点就花了我不少的积蓄,要不是高峰接济我的九百大元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生活才好。”

  说着,周聪文就陷入沉思之中,怪不得别人对自己冷眼相看,自己如此的家室有什么奢求的,按照父亲说的坐好本分倒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可那是自己追求的么?

  看着周聪文苦笑的表情,李文萱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才刚刚开始上大学就尝试人情冷暖,想来都可怕,能够建康的活着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心理上没有存在什么问题,也算上天的照顾了:“那也没什么,你现在不是熬出头了么!怎么说都是大学生了,再说抚远的条件不差,很快就可以出人头地的,何况你的学习不错,金融每学期的奖学金应该不少。”

  “学习?”周聪文转身望着李文萱:“我原来的学习只能说一般,可我在高三的时候知道我以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了之后,才开始努力的学习起来,就是想证明我自己,可是事实又这么样呢?学校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但是宿舍里剩余的三人都是靠关系才进来,我们系不也号称‘贵族系’么?除了个别的几个,别人想进都进不来,而我都没有想到,我居然也成了其中的一员,我很怀疑,这是不是上天跟我开了个玩笑。”

  那天周聪文说了很多,李文萱一直无语,只是默默的在一旁静听着,眼睛有些发红,有些事情是大家都知道,可现实没有方法改变的。

  

第九章 那时花开(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