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回家(下)

    吃晚饭的时候,家里来了几位亲戚。一听说文回来了,而且是从老远的国外回来,关系好的两位姑姑跟一个舅舅来了,这都是困难时期相互牵手一起走过来的,不比那些无情无意的牲口。

  母亲特意的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这次的份量很足,比上次周聪文回家的那趟多了去。

  “文儿,你出去留学的时间也不短了,在那边生活的倒地怎样,听说出去的人往往都是报喜不报忧,你可不要也是这样。再说国外那些洋鬼子的地方倒地如何,是不是跟现在的省城一样?”

  舅舅算得上一辈子吃苦,不象母亲年青的时候做过名角,出过省城,可以说自从*开始,舅舅一辈子习惯了自己的农民身份,直到最近才跟着父亲开始跑三轮业务,比起当农民的收入要高许多。

  “舅舅,你没有看我的身体壮实了许多么,我可没怎么吃苦,那边是瑞士,人们的生活水平在世界上都是有数的,连首都都没的比,加上一直照顾我的杰克人很好,队友们又都照顾我,对我这个外来人来说没什么困难的。”周聪文给众位长辈敬满酒,连忙说道:“再说了,那边的人也算是天天吃肉,早就腻的不行,想吃个菜还没得吃,菜比肉都贵,我没多少钱,所以很多时候就吃肉,您老说我过的怎样?”

  周聪文开了一个不是玩笑的玩笑,立刻惹来大家的笑声,但是一想到国外的好生活,众人都露出向往的神色。

  “不过外国跟国内也一样,好地方虽多,差的也不少,比我们这边穷的都有,整天靠人救济,我也遇到过。”

  众人谈天说地,听着周聪文讲述在国外的见闻倒也乐的开心,也许是女的都比较注意,小姑姑突然发现周聪文手上戴着手表,看上去上其貌不扬,但是周聪文总有些遮遮掩掩的,不禁出声问道。

  “文儿,你手上戴的手表不会是你妈说的外国女朋友送的吧?听说城里谈恋爱的人现在就喜欢送些小礼物,什么手表了,皮带的多的很。”

  周聪文哪想到说着好好的,姑姑居然来了这么一句,脸色马上羞红起来。姑父一看,不禁责骂道:“就你事情多,送的又怎么样,我们文儿这么一个棒小伙,难道还配不上她一个老外么?送个手表有什么了不起的。”

  虽然周聪文没有说什么,但是姑父这一番话无疑表现出对于手表的来源认可,大家争相看着周聪文的左手,都想看看,这传说中有名的不得了的国家,手表倒地是个什么样子。

  “儿子,到底是不是那个姑娘送给你的?”

  趁着大家观看的那阵,母亲小声的问道,周聪文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母亲满意的坐回身去,感觉象是一切没有发生过一般。母亲的表演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虽然众人都看见了,可是母亲却能够做到视若无睹,一个字“强。”

  “老外的水平不怎么样么?看来看去感觉都没有我的表好,亮堂倒是亮堂一些。”

  大姑父举起手上的手表,大家对看一下,外观一眼扫来,大姑父的手表确实不错,卖相很好,但是大家都明白,那是二十元不到的东西,不值钱,难道说就给文这么点破烂打发了?众人疑惑的望着周聪文。

  这些亲戚都是在困那时候互相帮助过的,比不得那些见利忘义之人。为了给大家留下安琪儿的好印象,周聪文咽了咽振声说道:“这是那个姑娘在瑞士给我买的,瑞士最出名的是什么,爸妈,还有各位长辈知道么?”

  “行了,不要在那里装先生了,不就是手表么,谁都知道?”

  父亲忍不住,此时的周聪文早就换下了那身西装,穿着不知道何年的旧衣服,反正是有些显小,不过在自家人面前这点就不担心了,这样才没有隔阂感,比起刚下火车的那刻轻松许多。

  “江诗丹顿!算得上非常有名的东西,妈,你知道么?”

  “听说过,挺贵的!”

  母亲一脸正色的说道,众人不怀疑。

  “文儿,那你说说他值多少钱就行了,你舅舅我可不知道什么是江诗丹顿。”

  看着舅舅一脸的期盼,周聪文伸出两个指头来。

  “2000,那这块可是好表,估计县城是买不上了。”

  江诗丹顿不要说县城了,周聪文手上这块整个中国能找出另一块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是仗着地理位置跟家族的优势,恐怕安琪儿拿下都是个问题。不过也别怪舅舅俗气,经济体质下,要体现一个东西的价值,金钱化是最直接的。

  周聪文摇了摇头,整口说道:“舅舅,您老是走眼了,您说的不对。”

  “难道是是两万,儿子,你那女朋友看样子对你是真不错。”母亲惊讶的说道,儿子居然讨了个国外老婆,而且是个有钱的老婆,虽然现在八字没一撇,她这个做老妈突然觉得有些自豪,儿子在此刻给她脸上争光了,娶媳妇娶个好的,怎么说都有一份她这个当妈的功劳,心里自然高兴了。

  “不是,估计至少二十万。”

  前面想了想,周聪文觉得这个价钱还算合理,毕竟这玩意是限量版的,比起给父母亲带的情侣表身价不同,那都好些钱了,这个牌子更响亮的当然值钱了。

  “什么,二十万?”

  众亲属陷于休克状态,这个价钱是在让人难以接受,看看周聪文的神色,一点都做不得假。再说周聪文吧!如果这个价钱稍微减低一点,来个十五万左右,再把单位变成美元就可以了。

  这样的表在有些情况下不是戴的,他可是身份的象征,甚至不少人买来就是收藏,特别是这些牌子硬的东西。

  为了给安琪儿在亲属面前留下一个好的映象,周聪文可是下了血本,这一个漏价让自己的左手成了香饽饽,比起“钱家卤菜”都吸引人。

  几件还算贵重的衣物在亲戚们走的时候送了出去,未谋面的安琪儿在他们心目中跟富婆没什么区别,在周聪文的劝说下,大家也不好意思的接了下来,看样子出国的果然就不一样,这些礼物是无论如何在国内买不到的,都是洋玩意儿。

  回到家中,父亲正端着周聪文卸下的手表仔细观看,奇怪这玩意怎么就这么值钱,跟地摊货没什么两样。

  “妈,我给你说,回来的时候爸可是一把就将我带给您俩的衣服箱子仍在地上,一点都不心疼。”

  周聪文不知道怎么的,总想开开父亲的玩笑。而听到儿子突然冒出的话,母亲则是怒视父亲,那些衣服以她多年的眼光可以清楚的知道,属于价值不菲的行列,怎么就被他爸给乱扔呢?

  在教训完父亲后,大家再次坐好,而周聪文也将最贵的礼物~~那对情侣表拿了出来给父母亲带上,比起江诗丹顿,这对表的卖相无疑好了许多。

  “这是什么牌子的,不会跟你的那个价钱差不多多吧,那我们可不敢戴?”

  父亲担心的说道,市井中待的时间长了,多少对于贵重的物品有些不放心。

  “哪有,比我的这个稍微便宜一点,东西买来就是用的,您老就放心,这瑞士的表就是走的准,用的结实,一般的磕磕碰碰弄不烂,就是摔两下也无所谓的。”周聪文照直说道,可父亲不想实验,这么好的东西自己戴上多少有些浪费,但是儿子说的也对,东西买来就是用的,不戴干吗!

  “儿子,你爸跟我都觉不出来你那表值钱,怎么就会是你说的那个价呢?”

  盯着周聪文手上的江诗丹顿,母亲疑惑的说道,她怕玩意儿子说谎可就不好了。

  “怎么没有这么贵?”周聪文倒反问起来:“这上面听说都是铂金的,那玩意比黄金贵到那儿去了,别的不说,光是这个牌子就值好几万,更别说这个东西水火不进,皮实的很。”

  为了向父母亲展示他的好,周聪文不得不用最通俗的话说,母亲只是知道这个牌子,却没想到这个牌子就值不少钱,更别说还有那些优点了。

  “儿子,娶老婆可是一辈子的事情,那女的怎么样我们也说不准,但是能给你买这么些贵重的东西,家庭条件肯定是不错的,而我们家又拿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以后你们生活在了一起,万一有个磕磕碰碰的,你还不得受气。”母亲收拾完碗筷,有些担忧的说道:“我想,这些东西你都留好,万一不行了就还给人家,我们还是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也省得日后烦心。”

  母亲的担忧不无道理,自己在国外踢球两老也都知道一点,但是自己对自己很有信心,手上的东西虽然值钱,可自己总有一天会挣到的。

  盘算了一下手上的钱,可以给老爹老妈在政府边买套新房,顺便添置一些新家具。舅舅家的地方倒是不小,可惜家里条件不好,外婆去世前花费了不少,也给舅舅身上增添了不少负担,再给舅舅留上一些现钱。

  两个姑姑么,家里都是前年才盖的房子,借的债估计是还的差不多了,但是生活条件一直不太好,比舅舅那边虽说好一点,可几个表弟表妹上学的花费不低,舅舅家的表哥起码出外打工,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了,而且自己上大学的时候两位长辈也支持了不少。

  算了一下,买东西给两位长辈还是不行,反倒不如给现钱来的直接,怎么说自己也算两长辈的半个儿子,小时候在两家可是寄养了好些时间。直接给钱虽然有些.......但是改变现在的状况最重要。

  “妈,这些事情您跟我爸就不用操心了。我在那边吃饭住房都是人家提供的,没花多少钱,再加上球队里给开的工资和每月发的奖金,我都存着,已经够家里花销的,买这些东西的钱我现在还挣不到,但是以后就说不准了。等机会差不多,我就把安琪儿带回来给您老瞧瞧,保准您满意,安琪儿要是嫌贫爱富的也不会看上你儿子我了,而且脾气好得很。”

  “有了媳妇忘了娘,谈恋爱的时候看到的可都是好处,时间长了就知道了,不管怎么样,就按照你说的,挑个时间带回来让我跟你爸看看,我们帮你审核审核。”

  ......

  ~~~~~~~~~~~~~~

  许教练回家没有多久,就发现妻子从厨房内出来小声说道:“老许,你那国外的徒弟昨天回来了,今天一大早就来,看你不在,急急忙忙的就走了,还给你带了个礼物,就在桌上。”

  许教练奇怪自己什么时候有个国外弟子,一想到是周聪文,连忙走了过去。

  “许教练,我昨天回来,时间有些晚,只好今天一大早赶来,而去国家队报道的的火车票又是今天早上的,时间上有些紧,来时师母说您不在,我们师徒俩只好把见面的时间再推迟了。桌上是我从国外带回的一块表,给您平时看个时间用。文儿敬上。”

  一张作业本纸,周聪文写下要说的话,许教练不禁有有些责怪自己,没事老往学校跑什么,连自己弟子的归国第一面都没见上,真是的。

  “老许,吃饭了。”

  “唉!”

  拿起手表,古朴的包装跟不轻的分量,无不说明里面的东西很值钱,周聪文这趟国外是走对了,能够送出这样的礼物,家庭生活状况看来是不用愁了。

  许教练感到很欣慰,周聪文算是在这日常生活方面熬出头了,而且有实力进入国家队,一生有如此出色的弟子叫自己师傅,多么满足呀!

  但是一想到国家队,许教练的心沉了下来,不知道周聪文能不能把握住自己,这可是全看个人的品质了,外界的环境改变起某个人,可是说变就变的。

  耳边仿佛听到阵阵汽鸣声,火车开动了吧!不知道周聪文那小子是不是跟这火车一样,停不下前进的脚步,时时刻刻向另一座目标前进。周聪文的品质自己还算放心,意志也够坚强......

  

第十八章 回家(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