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改当佣兵(下)

    玛恩先生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地对两人说道:“我是神英帝国的工矿事务部首席大臣玛恩·赫克,萨格是帝国皇家近卫军一个中队长,他的真名叫杜西·哈格。”

  费路西难以置信的望著玛恩先生,虽然他早就猜到玛恩先生的来历不凡,但还是异常吃惊,一个帝国二级重臣跑到这边荒地带做什么?

  “神英帝国目前虽然在陛下的励精图治下繁荣强盛,但却仍然有两个可能致命的弱点或者说是两个要害。第一个弱点很少有人知道,那就是我们帝国是一个晶石净进口国。”玛恩先生接著说。

  此言更令费路西震惊,晶石产生的能源是文明的基础,如果没有晶石,宝晶世界的社会就会无法运转而崩溃。如此重要的资源,神英帝国竟然无法保证自给自足,那一旦遇到不能进口的时候,帝国岂不就无法维持了?

  “还真是天大的机密。”费路西苦笑著说,“我猜第二个弱点就是东云关。”

  玛恩先生回答说:“你很聪明,说得对,就是东云关。只要实力强劲的高沙国仍然占据著东云关,我们帝国的本土就时时刻刻的受著来自西方的威胁。高沙帝国随时能够以连云走廊为基地,挥师出东云关侵略我国本土。而我们帝国却无法给予敌人本土相对的威胁,我们最多只能打到东云关下,连云走廊都进不去。”

  “那这些跟阁下到这里来有什么关系呢?”费路西问,总不会是派你这个工矿大臣来当间谍吧。

  “前些日子,有份情报表示,在北连云山区发现了几个储藏量异常丰富的晶石矿,据估计其产量完全能补足神英帝国的晶矿缺口。此事事关重大,对帝国的意义非同小可,陛下对情报不放心,又派我前来勘查。”

  费路西大脑急剧的运转著:矿产在北连云山区,进入山区的唯一入口是在连云走廊中部,而目前连云走廊是在高沙帝国的控制之下,就算有大量的晶石矿,高沙帝国怎么可能让我国过去采矿?突然灵光一闪对玛恩说:“阁下刚才说过帝国有两大弱点,难道现在陛下打算一劳永逸的把两大弱点全部解决?假如北连云山确实有丰富的晶石矿,只要我们帝国攻占东云关和走廊西口的西云关,这样就控制了走廊,保证晶石矿的开采运输,那么两大弱点就全部解决了。”

  玛恩先生说:“你分析得很对,但攻打东云关和西云关可能有难以估量的消耗和损失,假如北连云山区有丰富的晶石矿,这些损失就是值得的,所以陛下对此极为慎重,要求我亲自前来勘查。”

  “那阁下要我做些什么呢?”

  “此事很机密,我们打算到了此处後,与一直在这里埋伏的帝国内线会合,然後一起进入连云山区勘查。但刚才哈格出去联络时,发现这里的地下组织早在我们来之前就被破坏了。因此我们需要你们帮忙,毕竟经过这么多天的了解,我觉得你们还是可信的。任务主要是拿东西和保护我的安全,听说山区内是盗匪横行的地方,酬金不成问题,或许这是你们年轻人建功立业,报效帝国的大好机会。”玛恩热切的看著费路西说。

  费路西心里有些激动,少年人的心里总是渴望荣誉,功业的,现在一个参与创造历史的机会就在眼前,怎能不兴奋。他想不能让玛恩先生看低了自己,所以尽量抑制住自己的感情说:“我答应了。”

  嘉美看费路西答应了,她毫不犹豫的说:“我和撒多大哥一起。”

  玛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对著门外喊:“进来吧,不用守著了。”

  哈格进来後对著费路西和嘉美说:“为了保密,我现在还是萨格。”

  玛恩说:“天不早了,我们都睡吧,明天就进山。”

  连绵无尽的连云山脉似乎是无穷无尽的,至少在现在的费路西眼里是如此、雄伟的山峰,广阔的峡谷,刀削斧切的断崖,茂密的丛林,零零散散的村落,一切都使得第一次来到连云山区的费路西很新奇,沉醉於大自然的神奇造化中了。

  “跟大自然比起来,人类是十分渺小的。”玛恩先生说:“无论是浩瀚的沙漠,无边的海洋还是这雄伟的山峰,都能衬托出人的卑微。”

  “先生似乎去过不少地方呢。”嘉美问玛恩先生。

  萨格却抢先回答说:“玛恩先生是我国首屈一指的地质学家,年轻时还是个大探险家。”

  怪不得皇帝陛下非要让他来勘查,费路西想著,而且还这么健壮,能跟我一样背著这么大的包袱。

  走了两天的山路,一行人到达了一个叫桑维村的地方。众人站在村门,玛恩先生看了看一张地图,指著村西远处隐隐约约一座山头说:“按照情报,那座山头就是情报中最大的一个晶石矿的中心地带,我们先在村里住下来再说吧。”

  简陋的山村没有什么客栈酒馆之类的地方,大家只好找了一家房子多的人家,花钱租了一间屋子,屋子里还要摆放玛恩先生带来的仪器,四个人都只能席地而坐。

  费路西刚安顿好,出去打听情报的萨格回来了,带回来一个坏消息,那山头最近来了百十个土匪强盗占山为王,强迫附近的十几个村子供吃供喝。

  这里是山区内部,又在边界上,本就是个三不管的地带,按道理说占领了山区唯一出口连云走廊的高沙帝国应该统治这里,但这荒凉广阔的山区里实在没多少利益,派兵派官反而得不偿失。对於高沙帝国来说,只要占领著连云走廊就行了,至於北部的山区就放任自由吧,反正神英帝国也过不来。高沙帝国的对北连云山区放任自由政策导致的後果就是大大小小的盗匪集团各霸一方。

  “唉,这也在意科之中。”玛恩先生发话说:“不过我们不必打扰他们,只要从山上搬几颗石头,挖一些土,拔几根草回来分析就可以了。”

  “我去做吧。”闲坐著无聊的费路西自告奋勇的说。

  嘉美跟著说:“我也要去。”

  玛恩先生叮嘱了一些关於采集的事项就让他们出发了。

  一路上,嘉美哼著小调,在费路西前面蹦蹦跳跳。费路西坏坏的笑著说:“嘉美,我知道你的身材很好,你不用总在我面前卖弄了。”

  嘉美大发娇嗔,却又很突然地反问道:“撒多,你看我们像不像出来郊游?”她心里八成把现在幻想成和费路西正在约会。

  “可惜没带吃的,否则更像。”费路西说:“真希望能尝尝嘉美的手艺啊。”

  “你明明知道我不会做东西!”嘉美想起了路上一次烧糊饭出丑的经历。

  说笑中不知不觉到了西山脚下,费路西抬头看著心中的强盗窝,对嘉美大发感慨:“你瞧瞧那房子,好多还是茅屋,外墙怎么看就是篱笆做的?哪是土匪窝啊,说是贫民村还差不多。”不过还算他没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说完就动手采集标本了,嘉美在一边帮忙。虽然知道可能被发现,但费路西还是满不在乎,凭自己的实力还怕几个强盗?

  其实费路西和嘉美早就被山上放哨的土匪们发现了,那土匪们也很奇怪,这一对男女是来干什么的?砍柴不像砍柴,打猎不像打猎,还这般肆无忌惮,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么?!终於有几个土匪忍不住了,决定下去教训一下这两个嚣张的小孩。

  “啊哈,有一个美人。”

  一句刺耳的声音飘进了费路西耳中,他皱了皱眉头,看看还远在数十公尺外的几个土匪,麻烦来了,他心中想著,但仍有一点欣喜的感觉,嘿嘿,可以在嘉美面前大展威风了。

  土匪过来站在费路西面前,其中领头的一个大声斥喝费路西道:“没看见这是我们玛希克大人的地盘吗,快给我滚,否则甭怪老子我不客气!”然而一转头又对嘉美淫笑:“美人儿,来,上山陪大哥我玩玩。”

  旁边的一个人劝道:“队长,不能这样……”却被那队长一眼瞪了回去。

  嘉美气的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费路西反应比她更激烈,一眨眼那领头队长就被费路西一拳打出数公尺开外,躺在地上哼哼。费路西身形一动,飞一般的闪到土匪队长前面抬起脚狠狠的又踹又踏——费路西打架都这么帅,嘉美著迷的看著费路西。

  “住手!”突然有人大喝一声,费路西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只见一个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虎背熊腰的大汉凝视著他,这个大汉看起来身高体壮,但细看他的面容却又不是那种粗豪的类型,他的五官还给人一点细致的感觉。

  “我是本山寨的首领玛希克,阁下如此身手,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

  原来是土匪头目到了,费路西想,怪不得那几个土匪半天没动静。

  “首领啊,你一定要替小弟我报仇……”躺在地上的土匪队长不知死活的嚷嚷。玛希克冷冷的看了土匪队长一眼,对费路西说:“小兄弟能让让吗,我要先执行寨规。”

  费路西往边上让了让,看看这个头目究竟怎样执行寨规。

  玛希克走到土匪队长面前,大声宣布:“第四小队长,冈察,私自擅离岗位,调戏女人,违反寨规第三条,第六条,按规当斩。”说罢也不等辩解,拔出刀来一刀砍下了冈察的人头。

  这是什么样的土匪?纪律这么严明,执行起来又这么铁面无情,简直不可思议。

  玛希克一挥手,几个土匪喽罗立刻上前抬起了冈察的尸体,玛希克对他们命令说:“你们先回去吧,念在兄弟一场的份上,好好把他埋了。”几个喽罗齐应一声就走了。

  玛希克处理完这些事後,转过身来向费路西道歉说:“我为我手下的行为向你和这位姑娘道歉。”

  土匪也会这样温良恭俭让的道歉?这还是土匪吗?土匪不是无理也要胡搅蛮缠的吗?土匪不是睚眦必报的吗?一连串的问号闪过,费路西懵了。古语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费路西警醒的想,不是看我武技高强要拉我入伙吧。

  玛希克接著很诚恳地说:“小兄弟武技高超,在下佩服。我当初也曾出过山游历,学过一些皮毛功夫,想跟小兄弟切磋一二,望阁下成全。”

  这还令人可以理解,武技练到一定地步後,不断的与人切磋练习能更快的提高水准,费路西当初也是时常到酒馆滋事切磋练出来的。将心比心,费路西说:“阁下既然有意,在下也不是扫了大家兴头的人。刀剑无眼,我们比比拳脚即可。”

  “好,小兄弟爽快的很。”玛希克说罢摆出了架势。

  那玛希克果然曾经出去游历过,武技极其驳杂,只见他走左一招饿虎扑食,右一式蟒蛇出洞,上一套苍鹰搏空,下一记奔雷扫堂腿,前一下仙鹤亮翅,後一起孔雀开屏,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可惜都是些最基本的入门招数,偏偏又被玛希克当宝一样使出来。逗得一边观战的嘉美乐不可支,他去的地方还真多呢,各门各派的入门招数都被学遍了。

  费路西不像嘉美出身於名门大派,见识不多,只在想著:这玛希克动作招数很简单,可是练的还真十分扎实,天生力气也不小,竟然能跟我的三成真力抗衡,可见下过苦功。

  费路西虽然可以稳赢对手,但是潜意识里不愿意伤害玛希克的自尊,所以一直维持著不胜不败的局面。时间一长,玛希克也渐渐觉察到了,知道对方的实力远在他之上。即使脸皮再厚,玛希克也打不下去了,只好跳出场外。对费路西说:“小兄弟身怀绝技,在下心服口服,今日承让了,以後有缘再会吧。”

  说罢转身要走。

  “慢著。”费路西叫住了玛希克:“你能回答我一些疑问吗?”

  “有什么问题?”

  费路西一肚子疑问,又不知从何问起,想了想问道:“你等似乎不是一般的土匪?你的言行也不太像是一个土匪首领?”

  “小兄弟也注意到了?”玛希克自豪的说:“我们当然不是一般的土匪,准确地说,我们的称号是义军,我们的目的是在北连云山建立统一的政权,让北连云山区的父老乡亲们过上与山外人一样的生活。”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费路西不禁也为土匪(义军?)头目的雄心大志感到意外:“你怎么会有这番大志呢?”

  玛希克拍拍胸脯,激动地说:“我在你这个年纪时曾经出去游历十年,饱尝艰辛,一提起我从北连云山区来的,就被当野人看。比起山外人们的生活,我们山区的人何其的穷困?不管是高沙帝国还是神英帝国,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这里。同样是天神的子民,难道就该我们受此份罪?命运虽然如此不公,但我一定要尽我的所有力量扭转它。”

  费路西冲动的脱口而出:“我会帮助你们的。”但说完就後悔了,自己拿什么去帮人家啊。

  玛希克用感谢的眼光看著费路西说:“谢谢你有这份心,你应该是从山外来办事的吧,你有如此的本领,在山外有你自己的锦绣前程,不用为我们这点痴心妄想分心了。”

  突然想起晶石矿,费路西对玛希克说:“不,不是痴心妄想,这里一定会繁荣起来的,你要相信我,你就等著好消息吧。”

  玛希克看著费路西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说:“会有什么好消息呢?”

  费路西神秘的笑笑说:“你等著神英帝国和高沙帝国开战吧,只要神英帝国赢了,山区的好日子就来了。至於为什么,现在我也不能跟你多说,但请你务必相信我。”

  玛希克的直觉告诉它,眼前的这个少年说的话是可信的,不禁就像黑暗中隐隐约约看到了点光明。

  玛希克很热血的大声说:“阁下如果不嫌弃,我玛希克就把你当朋友了。阁下在这里需要帮忙尽管告诉我,朋友之间讲的就是一个义字。”

  费路西心里也为玛希克的豪爽折服,一样扬声道:“在下现在有事,无法在这里耽搁,以後若有空,少不得上山叨扰玛希克大哥。”

  天色已晚,费路西告别了玛希克,带著采集的标本和嘉美一起回桑维村。

  费路西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对玛希克的许诺有点轻率,就算晶矿开采了,这里就一定繁荣吗?到时晶石矿肯定是属於帝国所有的,而不属於这里的人们。

  “撒多大哥,刚才谢谢你。”嘉美走在费路西的身边说。

  费路西轻声的笑了,他对嘉美说:“嘉美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多礼?心里一定有古怪。”

  嘉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撒娇,很不自然的看著费路西,轻轻的问:“撒多大哥,你以後还会这样为我出手吗?”

  费路西毫不犹豫的说:“当然会。”又加上一句:“你自己就很强啊,不一定需要我吧。”嘉美摇了摇头,不过没说话。

  回到住处,玛恩先生著急的当头就问:“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让我担心死了。”

  萨格在一边不怀好意的看著费路西说:“玛恩先生还以为你们被土匪绑架了,你们再不回来,就准备上演雇主救保镖的好戏喽,我说不用担心,—对男女出去,早早的就回来才是怪事,回来晚了很正常嘛。”

  嘉美脸红耳赤的不好意思的躲到费路西背後不敢看人,费路西脸皮比较厚,不理萨格的胡言乱语,迳自把今天的遭遇讲了一遍。

  听完後玛恩先生沉吟道:“其志可嘉可许,没想到这里竟有这样的豪杰义士。”

  萨格说:“只要我们帝国控制了连云走廊,到山里来开采晶矿,这里就会好起来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快完成勘查的任务回报陛下,然後等待大军西征。”

  费路西觉得萨格的话有些理想化了。天下到处都有贫富不均的现象,就算晶石矿开采,这里也未必有多少人能过好日子,但比起现在的荒凉凋敝的景象,那总是好的多了,起码不这么闭塞。

  

第六章 改当佣兵(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