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储争

    房内烛火如炬,在初秋的风里倔强的燃烧。铁贞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全然不顾此时所处的并非自己府邸。他忽而蹙眉苦思,忽而长吁短叹,竟是说不出的烦恼担忧。就在一个时辰前,与他交好的中侍段安偷偷传来一个意外的消息。听到详情以后,铁贞想来想去,终是决定连夜赶来告知柳江风。

  闻得铁贞前来,柳江风诧异之余,连忙披上一件外衣,赤足便急急奔出。到了书房门口,甫一见面笑道:“铁公今天好雅兴啊,深更半夜居然还到我这里来。”

  “你还笑,可知有大事发生了。”铁贞却无心客套,他一屁股坐到了凳上,冲口道:“内廷有消息传来,说道钱浚之下午忽然进宫见驾,竟然以大皇子宽厚仁德为由,上本请立为储君。”

  柳江风本待转身招呼仆人上茶,听得这番话,不禁身子一僵,面上立时爬满了怪异之色:“钱浚之怎会突然对立储有兴趣?此人揣摩上意甚是小心,难道皇上有心早日定夺?”

  “我看未必,内廷的人说,皇上御览奏本时,脸上神情也有些出乎意料,绝非事先安排的。”铁贞低头茫然说道,正是因为想不通其中究竟,他才急匆匆的赶来和柳江风商量。立储一事,实在关乎国运,他哪里敢有丝毫怠慢。

  伸手紧了紧搭在肩头的外衣,柳江风来回踱了几步,皱眉道:“奇怪,若是皇上没有这个意思,钱浚之怎会突然对此感兴趣?他一身荣华全是今上给的,也不曾听说和哪位皇子有过交情。难道,他见皇上日渐疲病,有心留条后路?”

  两人绞尽脑汁猜度了半天,也还是想不透钱浚之如何会一改往日作风,拿出了谏臣的模样。皇帝的子嗣本就不多,又都过惯太平日子,并无什么声望,勉强能摆上台面的只有大皇子和三皇子两个人。大皇子谦冲低调,算得上是个老好人,但遇事退缩的作风总给人懦弱的印象。三皇子虽然年轻,却也正好有着一股朝气,文韬武略说不上多好,可还算过得去。以他们几人私下商量看来,立三皇子为储更合帝国目下之需。然而被钱浚之这么一搅和,怕是要多出许多变数。

  “不管他怎么想,催促皇上早日定储总是好事,如今最最紧要的,是要让皇上选中三皇子。西铁勒虽灭,帝国元气却还未曾恢复,此时需要的果敢能断勇毅进取的明君。大皇子秉性懦弱,少有天子之威,绝不可取。”既然想不透钱浚之的心思,柳江风索性抛开这个念头,考虑起储君人选。

  铁贞点头应是,推荐三皇子,本就是反复权衡的结果,自然不会因为钱浚之的举动而贸然改弦易辙。“那,以柳公之见,我等何时上本为好?”

  “立储一事,我已和皇上暗示过多次,虽没有明言,以今上天纵英才不难猜透。既然钱浚之已经上本,那我明日就进宫,将这事说个明白。”果断地说出自己的态度,柳江风伸手推开窗户。屋外更声雨声,顿时纷纷拥来,落花婉转坠于地面的轻微响动,清晰的落入两人耳中。一道闪电忽而划过夜空,而惊雷,强自隐忍不发,只不知何时才会响起。

  “柳卿又要来劝朕立储么?”皇帝咳嗽了几声,斜倚在榻上,带着一点点不悦一点点疲倦沙声说道。

  柳江风立于榻前,头却昂的笔直。既然总要面对,那就把自己的心愿倾诉个明白吧:“皇上,立储者,国之根本。臣虽愚鲁,却也知道要尽臣子的本分,这件事再也拖不得了。”

  “本分?”嘿嘿的冷笑了两声,皇帝闭目道:“不过是尔等看朕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想着早点定下个新主子,也好明了孝敬的方向吧。”他伸手拦住睁目欲言的柳江风,疲倦道:“卿不必解释,朕不想听也不愿听。你且说尔等的意见就是,也让朕心中掂量一下。”

  强忍着心头的委屈,柳江风躬身道:“臣等之意,三皇子才具超卓,虽年少而志高,有定国安邦之气。臣等愿竭尽所能,襄助三皇子。”

  皇帝微微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屑笑:“好个臣等,左领军卫、扬威将军柳江风,谏议大夫铁贞,给事中舒安国,骁骑将军田恺,再加上七七八八的刺史知州。尔等可真算得上是人多势众啊。”

  柳江风猛然抬头,急声道:“皇上,臣等只是在此事上意见相同,并非是结党谋私。”

  伸腰向后一靠,皇帝脸上不带半分喜怒道:“若非如此,卿以为朕会任由尔等频频私聚吗?弹劾尔等的奏章少说也有十份,朕岂不知你们的心意。”

  “皇上圣明!”到了这种时候,柳江风知道除了叩头谢罪,再无其他方法。

  “圣明是说不上的,人生短短数十载,总有去的时候。朕虽心有不甘,却也要面对。只是,卿以为尔等就代表了百官的意思么?”

  闻言愕然抬头,柳江风直起身来,不明所以的望向了皇帝。

  “中书令、羽林领军使钱浚之,右领军卫、振武将军管捷,吏部主簿朱昌理连同大小官员二十七人,也向朕奏请立大皇子为储君。柳卿,你看群臣尚且意见不一,叫朕如何决断?”他不疾不许的缓缓说来,柳江风却早已听得呆了。他只知道钱浚之上本奏立,没成想其中竟纠集了这么多的官吏。

  这般局面,却如何才能说得皇帝心动?

  ******

  如何让皇上心动?埋头在山堆一般的文稿中,柳江风却无心批阅。朝堂之上,关于立储之争近来已是越演越烈,两派人士各抒己见互相攻讦,就连着那些谨小慎微的墙头草也渐渐看出了端倪,纷纷按着各自的理解加入到劝谏的行列中。这些人虽比不得带头之人来的勇敢,可一旦确定了目标,用词之激烈评判之放肆,简直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赌了进去。奈何皇帝也不知怎的,忽然大异往常的果决,今日态度偏向一边,明日忽改变主意倒向另一方,弄得这立储之事沸沸扬扬全没个消停的气象。

  光是立储也就罢了,可各地急报并不因为此番争论而有所减弱。相反,江左李家接连不断的文书越来越显示管捷的耐心快要到了尽头。谈端午虽然忠贞,李宏道固然老辣,但面对手握重兵拼命扩张的管捷,实有力不从心的感受。

  就连原以为从此安定的西北,传来的也不都是好消息。铁勒欺凌各族百年之久,而今一朝崩溃,虽有海威极力阻止,依然无法完全控制各族仇杀的现象。面临死亡的威胁,西铁勒子民的第一个反应便是越过那重重险阻布满艰辛的穆尔古冰峰,去往东铁勒。驻扎在怀州的章扬所部竭尽全力,每日里光是小股巡逻就有二三十队人马,却也只能承认,无法根绝此类事件。

  潜伏的隐患,就像吹去浮沙的泥土,无情露出了丑恶的一面。有时他不得不怀疑,自己当初以为扫平铁勒便可重振帝国的想法是否太过乐观。

  轻到几乎难以耳闻的叹息,从柳江风的口中徐徐吐了出来。曾经藐视天下自认可以力挽狂澜的豪雄,在诡异莫测的现实里开始感到了几许厌倦。

  手中管笔慢慢书出钱浚之、管捷的名字,柳江风到现在还是无法想通这两个人怎会忽然串通一气力保大皇子。即令他调动了手中所有线报,答复只有一个,此二人与大皇子并无太大的联系。钱浚之或许会出于为今后考虑而提早倒向一方,可手握实权心有异志的管捷为何如此积极?大皇子虽然平庸懦弱,也决不可能因为管捷此时的支持便纵容他的野心。这一点,管捷不会不明白。可是?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

  汛期刚到,原江之上,微显浊黄的江水正裹挟着泥沙滚滚东流。按捺不住性子,隐隐开始躁动的波涛中,有几点星帆于江面载浮载沉,慢悠悠的向着北岸航去。

  李文秀立在父亲身后,脸上却不像其他人一样充满了笑容。她伸手捋了捋发髻,投向江心的目光里,疑惑恰如清晨时分飘荡在田头陇间的重重迷雾,朦胧而无法穿透。

  昨日,管捷突然过江登门拜访,在闻讯而来的世家代表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今后绝不会再发生骚扰事件。为了显示他的诚意,甚至还带来了十几颗据称是盗匪的人头。虽说对于前段时间频频越江掳掠的真相,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但能亲耳听到他的允诺,一心只想求得安定的各个江左世家还是禁不住喜出望外。就连她的老父,也由于担心不敌振武军迅速扩充的实力,乐得看见眼下暂时的太平。双方在虚伪的面具下,极轻松的达成了相互体谅的协定。

  管捷乐悠悠的走了,自己的父亲兄长也放松了长期紧张的情绪,大大松了口气。然而李文秀对此并不乐观,她内心坚持认为,既然管捷不是一个甘心螫服的人,那么他和李家就绝不可能毫无理由的突然和解。年来的袭扰与眼前的谦恭相比,显得如此别扭而突兀,她下意识的怀疑,在管捷堆满笑容的面容背后,藏着一个无法看透的阴谋。

  岸上的人影已渐渐模糊,回想着送别的人群中,那个秀丽女子若有所思的容颜,管捷摇头庆幸她终究只是个女流,李家虽因她而名声更亮,看来却不会由她来决定道路。只要李宏道还活着一天,自己便少操了许多心事。

  想到此处,他感叹道:“人道世家子弟多为帝国良材,依我看来,这数百年安详日子消磨下来,如今不过一群太平犬耳。纵有一二俊彦,也为家族长幼尊卑所束缚,难能伸展拳脚。”

  卓成闻声知意,抚掌笑道:“将军小试口舌,便令他们放松了警惕,如今遂了心愿还要再加损贬,倘若旁人得知,难免以为将军得意忘形,有些过分了。”

  哈哈大笑两声,管捷扬头对他道:“我如何能不得意,振武军日夜历练,正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岂能收束得住。今日收敛,好似山雨之欲来风暴之将起。可笑这些豪门家主,个个目光短浅,竟连这一层也看不透。”他步到船头,被溅起浪花打湿的脸上,屑笑越发浓厚。

  “将军似乎过于放心了。”卓成心中认同,口上却装作不以为然:“钱浚之虽是按着吩咐走出了第一步,可也未必能走出第二步来。将军现在便开始准备,不怕半途而废难以收场吗?”

  管捷并不接口,只是嘿然而笑。卓成的眼下之意是为了提醒他凡事多多思量一下各种变故的可能,但就这个钱浚之来说,管捷心中却十分笃定。前次为了右领军卫一职,他费尽心机甚至不惜要挟恐吓,可那张底牌依然苦忍着没有翻出。如今钱浚之主动要求连盟,到了今天在立储一事上已无路可退,这时自己再起而发难,定有事半功倍之效。

  “走了第一步,就由不得他不走后面的路了。”冷冷的丢了一句话,管捷的面目忽然狰狞起来:“你暗伏的那颗棋子,原来倒没准备牵扯到他,既然他自己不知死活,想在我身上沾点便宜,那便让他去出头吧。”

  哗啦啦的一阵风帆扯动,卓成抬头望去,见舟船已将近北岸,正在转向减速。他侧目正容,对着管捷道:“既然将军不欲留下后手,那就要把场面闹得大点才是。这棋子虽妙,也只算得一环,将军还需多加盘算,怎也要用它做个环环相扣的引子,把钱浚之死死的扣在咱们这条线上,让他一路搅风搅雨将水彻底弄浑!”

  管捷方要回话,只听风帆又是一阵响动,连带着即将靠岸的船只也摇摆起来。他回头一望,却是江中狂风骤起,吹得船上众人脚底发飘,几乎立也立不住。远处天边一堆堆乌云如同奔马般飞速而来,眼见得就是一场瓢泼大雨。

  “你看,连这天时也要我发威了!”管捷立在风头上毫不退缩,他戟指向天满脸说不出的兴奋道:“风从龙云从虎,我管捷既然自诩人杰,就该在乱世中杀出一条路来。”

  “若是将军生而不幸,偏偏帝国转危为安天下太平,那却如何是好?”

  “若是没有乱世。”管捷深吸一口气,猛然张开双臂,像是要抱住眼前浪急水湍草木招摇的山川河流。只听他迎风狂呼道:“我,便创造一个乱世!”

  

  

第七章 储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