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风雨起

    陈留到达天玄门下仙派建立起的营地后,渐渐了解到目前形势的严峻。黑水的污染越来越厉害,哪怕做足防护措施,仍旧不能避免玄门范围内许多山泉河流被人中下黑水之源,而后,让人措手不及的,大片森林土地,覆上黑色。

  目前无论天玄还是地魔,都无法抑制黑水的污染特性,每每发现,都只能以仙阵阻止其继续扩散,终究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仁爱神的出现立足,让谣言越渐具有信服力,两地如今都已是人心惶惶。尤其严重的当数地魔门,黑水侵体后,让肉体拥有的强横自愈能力,经脉的强化作用,导致许多魔门高手自愿服用,不由引起更多人效仿。

  若非如今地魔门已跟仁爱神方面厮杀的厉害,玄门的灾患恐怕更严重。

  陈留在营地里逛一圈,与许多仙门弟子交谈招呼过了,又回去见花自在。便听他交代许多事情下来,却始终没提信的内容,有些好奇想问,还是忍下来。

  花自在最后就交待她再回去一趟,告知兰帝最近有确切消息称逍遥山将表态承认仁爱神的位置,守望宫多翻交涉无果,已决意要联合世俗仙派进逼逍遥山,同时筹划着与地魔门一并朝仁爱神发起规模性进攻。

  忘情门自也难独善其身,便要兰帝决定参与弟子的数目。

  陈留便接下委托,从匆忙又返回了,花言几人则道要留下帮手,便没有同行。待她一路回到忘情山时,就发觉气氛诡异,整座忘情山下,密密麻麻的不知站着多少玄门各派弟子,带头的全市各派长尊。

  她便只能飞着越过一众人,飞落在结界入口前,一干师弟原本紧张恐慌的脸顿时定下来,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围拢上前,七嘴八舌的招呼着她道出变故。

  “大师姐,你还是速速去师尊那吧……“

  陈留尚未明白,又有人接话道“各派真尊以及守望宫长尊全都上后山寻师尊了,我们挡不下来……”

  乱糟糟的,让她完全不知道所以。好在有个稍冷静的,喝住其它人道“且待我说,这般乱七八糟的让师姐如何听的明白?”

  其它几个这才静下来,那人便道“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说法,说什么师尊乃剑帝转世,不久后守望宫长尊们便称什么握有确凿证据,各派全都沸腾起来,集聚到忘情山,叫嚷着要师尊出来说个明白。不见师尊答话,各派真尊便连同守望宫长尊硬闯上山去了!”

  陈留便听的一惊一乍起来,完全不知道怎么理解和接受,便只觉得却是该当先过去一趟再说,就怕忘情山后此刻会否已经打起来了。

  当下在几个师弟催促下,匆匆告辞朝山顶飞去。

  到达后山小木屋时,就见暴风雨气候的木屋前,立着各派真尊,兰帝一个人立在木屋门前,守望宫三长尊离他最近,看众人神色,似是说话陷入僵局中。

  她便有些紧张起来,从没有见过这等阵仗,与这般多一派之尊对面说话。但想起自己身份,便还是提起勇气,坦然大步插将进去,穿过各真尊,走近到兰帝身前,欠身问安起来。

  兰帝便拿眼看她,着她在身后呆着。她便照办,心里头倒也镇定许多起来。

  开始还觉得气氛特沉重的,后来就发觉到有趣现象,各真尊全都实实在在的淋着雨的,就想起,这附近一带,受阵法影响之故,若非立意对抗阵威的话,淋不淋的着雨,全看师尊心意。

  就开始将身子移了移,到兰帝身体挡住后,偷偷的好笑起来,一群真尊在这儿当落汤鸡,真是好玩儿。

  又安静好一阵子,就听见有人开口说话,她就知道,这粗生气的必是守望宫那个三长尊之首,大脑袋的人。

  “忘情尊,无论是否等下去结果都一样。太尊既能将真尊之位传下来与你,我们作为后辈的,岂敢怀疑他老人家的眼光?

  但是,你既当真是剑帝转世,这玄帝之位,无论如何不可能由你继承。只要你放弃此念,又自愿日后不离此山头,将忘情门事另交他人的话,虽你曾经罪恶滔天,天玄门也仍旧能容你待下去!”

  兰帝尚未答话,陈留就已先怒起来,站开出来能见到一众真尊,质问道“敢问凭什么这般肯定师尊身世?师尊来天玄仙境已有多少年月,更曾在悔过宫里头呆那么多年,如今却来说什么他是剑帝转世?岂不可笑!”

  她这般突然插嘴,却没有人呵责她,只有就有几个真尊面露不屑之色起来。那先前说话的守望宫长尊,便一脸正色冲她道“忘情尊自己都已坦言承认。”

  陈留便不忿道“师尊自然不屑解释,你们都说是,他便就说是。”

  那长尊见他模样,就露出笑来,让陈留觉得他真是奇怪的很。又听他道“东方真尊得知此事后,就曾以神仪锁定忘情尊以确定过真假。所以至今才知道,也因为过去一直有太尊他老人家心存庇护,才让我等始终不觉。”

  他才说罢,就听东方真尊开口来道“若非太尊他如今已离开玄门,恐怕就是如今有人说了,本门神仪也不定能告知真实!”

  陈留便语塞,拿眼看师尊时,兰帝就着她自退一旁。她这才相信过来。

  便有些理亏起来,偷偷看各派真尊,马上又忘记先前的尴尬,因发觉人群里头的无情真尊,站的位置很是巧妙,是旁人不留心都注意不到她的位置,而她此刻,却竟在施着法术将落下雨水净化,然后加热,引导进杯子里化成茶水,悠然自得的,事不关己的模样。

  察觉她在看,竟也不收敛,就只淡淡看她一眼,又自折腾起来,似乎压根就不关心此事,甚至都不停旁人说话。又见丰物和黄予两个一直跟师尊关系不浅的,正凑在一块,紧皱着眉头,苦恼困惑的很模样。

  北冥真尊徐离焰雨则自站一头,低头望着地,走着神,不知自个在想着什么。

  她就又觉得有趣起来,忍着要笑时,听兰帝这时候说起话来。

  “我妻非是道要待她们问过大帝回来再说此事。思量反正便当诸位再次陪同观雨,也就答应下来。天玄殿的事,玄帝传承之事自来不由你们决定,玄帝是否传承与我,只看大帝如何决定。而忘情门,何时都论不到你们多嘴,有什想法不满,去寻师尊来与我说。”

  那长尊便道“忘情尊这话就不对了,太尊他老人家自来踪迹难寻,他若知道如今玄门内沸腾的情绪声音,以及很快传至世俗后的影响,该也会支持我等商议后的决定。忘情尊该知自己前世罪孽,难道连一点羞愧改过之心都没有吗?”

  兰帝便沉下来脸色,开口道“各位要继续等我妻回来的话,留下自便。若不等,请走吧。说过的话就不再重复了。”

  顿时就有真尊怒道“忘情真尊你休要目中无人!”

  陈留便去望,认得是南斗真尊,知道他何以如此动怒,听说他曾因花层楼之事来见过师尊,却不能得见,当时就认为受到羞辱,一直耿耿于怀,如今终得发作。

  兰帝就也朝他望去,一字字开口来道“就算本尊目中无人,又待如何?”

  南斗真尊眼见就要发作,守望宫长尊忙打圆场道“两位真尊且请息怒,今日之事,还是尽量和平解决的好。毕竟忘情尊虽为剑帝转世,但今世却未有重蹈覆辙之举,既然天玄小姐已去请示大帝,还是等等再说吧。”

  南斗真尊见他发话,不便拂他颜面,冷哼声,自静下来。

  一干玄门真尊,就又安静淋着雨水在山头等待一阵子,才终于等来从天玄大殿赶回来的天玄韵和照。一见两人,真尊们就纷纷拿眼去望,满是急切询问期待之色。

  天玄韵一脸生气不忿神态,照反倒平静的很。两人双双fei落兰帝身旁,天玄韵有些带着歉意朝他一眼,才转而对一干真尊道“父帝道,忘情尊身世之故,确实不宜继承玄帝之位,然其忘情真尊一职,传承自太尊,非玄门任何门派所能干涉质疑。念其今世并无重蹈覆辙之举,前世罪孽当初都已赎还在忘情剑下,自无追究之理。”

  “这……”那守望长尊之首就见要有话说。

  天玄韵就冷下脸色,开口道“我夫君既已丧失继承玄帝之位资格,诸位心愿也算了却,当该离开了吧。忘情门内之事,自来不受外间干涉左右,难道诸位今日还要逼他退位不成?即便是有此意,这等大事,也当去请示父帝作主才对,这般聚集来此,难道要内斗不成?”

  那长尊便神色不改,丝毫不为天玄韵言语所动,道“韵夫人此言差矣。守望宫自来就有规则在那,非常事,非常处。忘情门之事,本来就不当我等干涉。但如今却非一般情况,仙境弟子等情绪若非我等山上,早已爆发出来。

  可想必然很快传至世俗,如今风雨飘摇之际,将造成多少影响祸乱?韵夫人护夫之情本尊可以理解,但也不可因此忘却此事带来的祸乱。如今唯有忘情尊下放真尊权限,我等对外声称已将其禁制,才能免出将生祸乱。”

  天玄韵就还要说话时,兰帝抬手拦下,跨出一步,正视众人道“我耐性早已耗尽了,话方才已经说过,如今你们要则散去,要则动手降我试试。”

  天玄韵便咬紧牙,稍做犹豫,还是‘嗤’的一声拔出腰间佩剑出来。照手里也无声的多出两把细窄长刀,紧张的不成的陈留,也跟随的站近过来,做备战姿态。

  各真尊见他们动作,便开始有人拔剑,守望宫长尊也不阻止,只是十分遗憾的开口道“非要闹至这步不可么?这般内斗,实不当发生在玄门仙境啊!”

  眼见,战斗一触即发。

  

第一节 风雨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