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剑魂

    “妖后?”

  躺在绿草上正温暖惬意舒坦着的照,听到这回答,顿时惊的跳起来,一对眸子瞪的老大,不可思议的盯着面前女人。

  “你真的是妖后?是那天在仙境里头破除禁制离开的妖后?”

  “嗯。”

  面前自称妖后的,轻轻应着,一只手抬起来,拢着几缕被微风吹乱的长发。从容不迫的平静,温柔的语气,全都让照无法相信,她会是那日那个冷冰冰的,自以为掌握主宰着一切的女人。

  “你怎么会……”

  照不能相信,问出一半,却又觉得这问题太多余,难道问她,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便顿下来,改了说辞,继续道“你怎么会来?我明明召唤的是地魔神。”

  妖后还是挂着微笑,却微微歪偏着头,眨巴着眼睛道“因为,地魔神也就是我。”

  照便愣住,她知道的,听说的,魔尊才是地魔神的转世,何时变成妖后了?

  心里就堆起疑惑来,又不知道当如何开口说话,便自整理这一脑子杂乱思绪。

  妖后就立她面前,静静站着,静静的微笑。

  半响,照才整理出个所以然来,就想起兰帝不知此刻正遭遇着什么状况,逆天阵成迫在眉睫,便道“那么,你可以帮助我完成逆天阵的运作吗?”

  妖后不答,轻轻飘飞着近到她跟前,抬起手,***着照脸庞,眸子里流露出怜悯神色来。照就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为她的举动,更为她眸子里的神态。

  才要开口时,妖后的红唇轻启,满是爱怜的语气道“可怜的人儿,你明明知道,以真神意识附入你身体,虽能催得逆天阵法顷刻间完成,却必然让你魂飞魄散,从此湮灭于天地间。偏还是要这么做。”

  “我愿意这样,请你帮助我吧!”

  妖后似充耳不闻,还是那般看着她,轻轻说话。

  “可怜的人儿,你可知道。你今日的此刻,在若干年前尚未出世前,就已被我算计在内?你可知道,我拨动着命运之轮,让你存在的意义只为他的成长?你知道了这些,难道仍旧要坚持这决定,坚持要以这收场结束你的存在么?”

  照听着,不能理解,不能明白她的话,也没有动摇自己的决定,但却多处好奇,对她话的好奇,便问“这是什么意思?”

  妖后的眸子里满是怜惜,凝视着她,微微偏转着脸,脸上写满不忍。

  “可怜的人儿,你真要倾听真实,满足你的好奇么?真实却那么残忍,可怕。”

  照便有些迟疑起来,她很想知道,她口中的所谓算计,是什么意思?却又有些害怕,害怕她嘴里的真相,当真无比残忍。转念一想,就又觉得好笑,她马上就要为逆天阵的成就步入湮灭,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是的,我很想知道。我既然已经决定这么做,马上都要不存在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妖后就又正视着她,眼里的哀愁,凝而不散。轻轻叹息,“可怜的人儿,你既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也算是你给予你改变既定命运的一个机会吧……天玄大帝,足不外出。何以会碰着那如他梦幻情人般的狐妖呢?”

  照就被问蒙的,她当真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如今被她说起,才突然疑惑起来,父亲当年怎会遇到那狐妖?那狐妖怎会去到仙境里头?她是不可能近得天玄大殿的,除非恰巧碰上大帝外出到别派。

  照在想,妖后却已经说了。

  “小白自幼贪玩,却也没有那胆子往仙境里头跑。她所以会去,只因为我告诉她,天玄仙境里头十分有趣好玩,她所以能进去,只因听我的,装成潜心修道的妖。她所以会碰上你父亲,只因为,我告诉她进去后于何年何月何日何时何地出现。”

  照听的不能相信,更不可思议,妖后一百多年前已经被封印,难道那时候,难道那时候父亲都尚未成大帝,她便已经能看到未来几十年的事情?

  这太不可思议了。

  震惊过后了,才突然琢磨起她话里的意思,便有些懵懵懂懂起来,边想,边喃喃自语般的问她道“你是说……你是说……”

  “是的。我是说,你父亲和小白是我设计和安排,因此,决定你母亲的负起离开。

  你们姐妹出生的时日,都通过你圣母不经意间看到想到而必然会服用的草药调整出来的,你们的名字,注定你会亲近你母亲,注定你会被她带走,注定你们在惩处之地必遭杀身之祸,注定她死,你活。

  有了这些注定,才有你注定在兰傲和兰帝之间的选择,才有今日你的牺牲。你的存在,从开始就注定,要作为他成长的经历。现在,你愿意改写自己既定的命运吗?”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照便有些失神起来,想着她的话,喃喃自语的否决着,这不可能。她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连想都不曾想过。

  妖后便只是站她面前,静静凝视着她,一言不发,眸子里,满是爱怜,疼惜。

  不知过了多久,照猛然清醒过来,眸子里燃烧起仇恨的火焰,双手突然多处两柄细长刀,怒喝着朝面前的妖后挥落。

  “杀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妖后站那,一动不动。照的后挥落,却径直穿透她身体,丝毫不能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如此数次,照惊恐的发现,原来她自己,如今只有形,而无实体。

  换言之,她是透明的。

  发现这点,照顿时没有了挣扎的力气,一腔愤怒,也突然消失的没有了踪迹。

  妖后的手又抚上她的脸,眸子里,全是怜悯。她清晰感觉到妖后的手,温暖的体温,细腻的皮肤。这时候,她自己仿佛又不再透明。

  就又听见妖后说话,问着她。

  “现在,你是否要改变既定的命运?是否仍旧要牺牲自己,去促成这逆天阵法?”

  海风,突然猛烈起来,呼啸着吹卷过来,党中夹杂着潮湿,还夹杂着零零星星的水花,碰在照脸上时,一阵冰冷。

  天玄仙境,水地封印空间里头。

  兰帝和玄帝等真尊,全都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和那焰火惊的住手。

  那焰火中睁开的眼睛血红的,渐渐清晰,兰帝看着,就觉得份外眼熟起来,想不多久,便想起,若非颜色之故,那完全便是他自己的。

  突然就明白过来,这封印空间里头,根本不是玄帝以为的那样,什么都没有。这是意识凝聚成形的火焰,可称之为灵魂之火,往往用于寄存意识,换言之,它就是剑帝留下的意识。

  玄帝是当真不知道这封印空间里头存在这东西,没有人告诉过他。但他现在知道了,他知道,剑帝有三魂,剑魂为血,主天地剑气;神魂为暗,引天地破灭黑暗之力;不灭魂为神体,不死不灭。

  眼前的,便是剑魂。这封印里面,原来藏着他的三魂之一。

  ‘为何太尊师傅从来不曾说过?’

  他自想着,焰火中的那双眼睛,突然射出来红光,逐个照过众人身上,经过兰帝时,停住。而后闪烁起来,紧接着,兰帝眸子里,便也闪动起红芒,两者便仿佛在彼此呼应。

  这诡异景象,顿时引起众尊注意,玄帝见状,心下顿时猜出几分,顾不得考虑其它,就喝道“勿要让他们接近……”

  话方罢,就见那团火焰,一闪就已飞近到兰帝额前,而后猛的爆起来,燃烧的焰火,刹那间就已覆上他全身。已有过经验的兰帝,早已提起精神迎接着,不了火焰焚身片刻后,却没有那种猛然得到记忆意识造成的冲击反噬痛苦。

  就只觉得脑子里一凉,全身上下,就莫明其妙的舒坦起来。

  黑暗的封印空间里头,突然发生变化,整个空间开始剧烈扭曲起来,无数肉眼看不见的黑线,疯一般朝兰帝身体里头冲,片刻前的舒坦,顿时化成痛苦,他只觉得,身体每一个地方,都在毁灭,然后重生,再毁灭,再重生……

  海风一阵急吹,夹杂的水气已将照的头发都打湿一层。

  她突然抬起脸,望着面前的妖后,道“你是不是知道,那怕我知道这些也仍旧会步入那结果。”

  妖后轻轻点头。

  照又问“既然如此,何必还要告诉我这些,何必还要说什么给我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即使是工具,也有知道真实的权力。而你是人,就有在此刻选择的权力,如果我给了你机会,你仍旧要步入那结果,那么,这命运和结局,也是真实的,属于你的。”

  妖后说的很认真。照听完,最后一点愤怒也突然没有了。她明白她话的意思了,她现在给予改变的机会,她也了解到前因后果。

  可以选择生存,可以坚持湮灭。但这些都是在了解到真实后的抉择,无论她选择什么,那结果都不再是别人设计的产物,是她自己的选择。

  “就这样吧……他也许,正陷身危险之中。我当是这样收场吧,无论我怎样做,却始终是选择一个本该选择的人。尽管我并不后悔。”

  妖后脸上就露出欣慰的笑容来,轻声道“很高兴你能明白,伴随永恒的,只有永恒。你的结束,会带动一个新的开始,再见,亲爱的人儿……”

  照再没能有丝毫念头想法,眼前的妖后已化成团光,钻入她身体里,她的意识,瞬间崩溃瓦解,仿佛化成无数碎片,仿佛,被风吹的飘零四散了开去……

  再没有仿佛。她的存在,消逝无踪。

  天玄仙境里,黑红色积云中,突然透出彩光,而后,出现一团彩色云彩,呈漩涡状,高速旋转起来。这又一异变正惊的玄门弟子惊慌议论时,那彩光中,突然射出一道粗大光柱,直朝忘情山头飞落下去。

  

第四节 剑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