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发芽的邪种

    兰帝回到天玄仙境的时候,逍遥山,天玄无敌正与天玄帝魂融合一体。

  闪亮金光,照亮逍遥山周遭,竟将满天彩云都比下去。

  天玄无敌的身体,逐渐变大,再变大,澎湃的能量迫的他不得不如此。转眼功夫,竟变得有常人十倍巨大,直看的一干仙门弟子目瞪口呆。

  又见他体内,散发出来越渐强亮的金光来,那强大的压迫感,直让人喘息不能般的难受,却非让人恐惧那种,纯粹由心生出的高大威势。

  便有仙门弟子忍不住满带崇尚之情的喊叫出声道“大帝之魂啊!”

  更多人心里跟随着生出莫名激动来。

  天玄无敌的变化却还没完,那被金光覆着看不着模样的身子,渐渐生出金甲来,如鳞般,细密。直到金甲生长成形了,金光才敛了起来,变成覆裹着全身缓缓流动着模样。

  此刻,才让人看的清楚,金顶金甲一身,正气浩然的模样,衬上那巨大号的体形,恍若战神一般。

  在众人惊羡目光下,他缓缓开口来道“仙子虽名扬玄魔两门,被尊奉为天地第二人,然终究只得仙体修为,在真正不灭之神体面前,实要逊色千里计。此时此刻,本帝代表玄门道义,最后劝仙子一句,望仙子迷途知返。”

  坦白而言,此刻逍遥仙子心里当真有些畏惧,她虽自负,但却并不狂妄无知,心知她最大的本钱非是那若干年积累的修为,而是从头到脚无人可攀比的至尊法宝。

  但这些法宝面对这真神玄帝之魂有多少作用和效果,却当真拿不太准。不由就紧张起来,但却顾惯面子,更对逍遥黑心的判断有这惯性的信任,一门心思的就寄托在那从来不曾成功,但自信今日必能施展出来的镇派阵法上头。

  又思量着,她逍遥仙子毕竟不是徒有虚名,自身本事也不是没有的,加上这一身至尊法宝,就是当真斗不过玄帝之魂,也绝非是说让人打败就能立马拿下的角色。

  顿时脸就沉下来道“尽管放马过来,本仙子还惧你不成?玄帝之魂也得看是谁使!”

  说罢,就见逍遥仙子指上有一枚戒指发出亮光,身子就被一层黑光完全包裹起来,手中的彩凤剑同时闪烁,假设起一层彩光护壁又包裹起来一层。

  极个别有见识的,就认得那层黑光护罩。

  数千年前,魔门曾出一个厉害魔头,声名几乎达到被人尊奉为真神地步。这魔头有一青梅竹马的妻子,他对这妻子爱恋机深,那时候由于其在玄魔仇敌极多,又不能时刻伴随妻子左右,就费足百余年功夫,拼着耗损修为,制作一枚法宝戒指,毫无攻击作用,却具备后世被尊为天地第一防护法宝的功效。

  当年那魔头将这戒指送给妻子后,扬言道,即使是忘情门的忘情剑,也不一定能破的开它的防护。这话虽未必是真,却也由此可见,此言出自他这等非井底之蛙的一代魔头口中,这法宝自也有当真果然之处。

  那魔头后来死于一个神秘杀手手中,但他妻子却没有,只是也没有活的太久,自刎殉情死了。那后来,戒指就下落不明,故而天地至尊法宝里头,只将它列为不可定位的厉害宝物,具体如何,就不为人知了。

  不必想,那魔头之死,十之八九跟逍遥黑心有干系。

  逍遥仙子完成防护法术的布置,跟随着就催动起手中彩凤剑,抢攻出手。顿时,天地风云色变,旁人就只见满天的能量彩凤,铺天盖地的盘旋飞舞,刹时就遮挡大片天地空间,化身玄帝之魂的天玄无敌那巨大身子,都被满天彩凤完全吞没进去。

  不久又见天玄无敌被包裹的方位,飞射出一柄巨大的金光剑,一路过去,撕扯的大片能量彩凤成粉碎,速度飞快的径直穿过层层阻隔,狠狠轰着在逍遥仙子身上。

  准确说,是护罩上,一声巨震过后,就见逍遥仙子面前的彩光护罩被震散,金光巨剑余势不消的又轰在黑光护壁上头,巨响之下,黑光护罩却安然无恙,金光剑气反被震散能量,消逝不见。

  传说的神宝威力,果然名不虚传,众人这才感到逍遥仙子一身法宝的厉害,竟能如此正面承受玄帝之魂一击而无恙。

  受下这一击,却让逍遥仙子吃下颗定心丸来,对玄帝之魂的杀伤力掌握个大概,对自身魔光守护的威力也掌握到分寸,手脚就渐渐放开,身上的诸类法宝一件接一件的催动起来,不片刻功夫,满天飞舞的就不止是彩凤了。

  传说中天地孕育的十二色天龙混沌飞剑,得出不知仿佛来自天外冥冥之中的无极裂空珠,传说天地初开时九头巨蛇所化的九龙魔魄……等等的有记载却功效不详,寻常听说都难得,见之不着的至尊法宝,全都亮了出来。

  各色法宝对天地气候的不同影响,只闹得围山仙门弟子眼里的天地一会黄,一会红,一会黑的变幻个不停,一会听到吼鸣阵阵,一会又感到天摇地晃,就有许多人受不了的昏死过去。

  更多人难受的硬撑之下,胸闷受伤。

  诸般法宝舞动的天地间,别说看天玄无敌和逍遥仙子如何了,就只到看到各种神兽魔怪的影像不停晃动。

  就连平常难得有想法的花自在的,心里都忍不住暗自嘀咕道‘这哪里是什么斗法,纯粹就是逍遥仙子法宝的个人表演哪……’

  当真是让人开了眼界,这天地第二人的名头,还真不能算是虚的。

  不由让许多人想,这般多听都难听人说过的厉害法宝,恐怕就是那天地第一魔剑帝来了,都有他头疼难受的。

  身处其中的天玄无敌,心里头真是既郁闷又无奈。想起临出发时,玄帝那一脸的忧虑和严肃,以及那叮嘱,着他若能避免干戈就尽量避免,倘若万一斗起来,也千万不可小看逍遥仙子,道她名头绝非虚得。

  又道玄帝之魂非是人人使来都正气无敌,又怕伤他自尊般补充道,丧失天玄剑,这玄帝之魂威力不得完全,且不拥有玄帝印痕,又得再打些折扣去,功力修行又再影响些去,万万不能大意。

  那时他虽然听着,但自讨天玄帝魂乃玄门第一帝,就是打上许多折扣,谅也足以对付这非是真神修为的逍遥仙子了。

  不料,如今苦战良久,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就是奋勇一击,打在逍遥仙子那护罩上,也不疼不痒的伤不着她分毫。

  此战对他而言关系极为重大,他失剑一事,足以为人说道,虽然玄帝已想出法子,说服他对外称道乃风露水窃走,但他要继任玄帝,也非得做点什么弥补这跟他必有干系的错误。

  故而才说服玄帝,借用着玄帝之魂,促成这一战。

  无论如何,绝不可败,倘若堂堂天玄大帝之魂都败在这里,外人哪里管这大帝魂魄是否发挥着完全力量,只会说,什么天玄大帝之魂,压根不是逍遥仙子对手!

  思谋下,暗自的就生出杀意来,便想起引风露水救他之故让他拥有的风仙能力,决意要配合大帝之魂的强大意识能力,制造起席卷天地一切的毁灭性风暴,务求一股脑儿将逍遥仙子放出的诸多法宝连她那人一并撕成粉碎去。

  这么一想,就决定将这邪念付诸行动。至于到时候必将连累的许多同道,大可说成是两相斗法产生的无心结果,那罪责也能推托到逍遥仙子身上去。

  这时候,不知怎的,他竟突然被这想法完全占据了脑子,浑然忘却他本当遵循的玄门真正道义,浑然忘记当初曾对风露水说过的许多义正严词。

  就只念着,这一战绝对不可败!

  人与自然之灵的妖精有着决然不同,人无论如何修行,就是变得比妖精更厉害,但对于某种能量性质的运用能力,但论而言也绝无法与妖精相比,因为如风露水这种妖精,本身就是那种性质的能量。

  对于气流形成的风力掌控上,万不是人所能比及。天玄无敌因意外,体质其实已几乎成妖仙,才拥有几乎等同风露水对风力的掌控能力。

  这本事,但论未必算得什么,但若配上真神意识作为支撑,那创造出来的杀伤性风暴,可就不得了。

  无数围聚的仙门弟子,就突然发觉,周遭的气流开始剧烈流转,有些想要动弹的,猛然发觉,流转气流带起的压迫性,根本不容他们反抗。

  心里不由或担忧或惊恐起来。

  渐渐的,流转的气流压力成倍递增起来,有些地方,已渐渐形成黑色风暴,那些修为稍低的,都瞬间被那黑色风暴撕扯成粉碎,就只刹那间而已。

  这等血腥残酷的场面,不禁吓到许多人。就有人骇怕之下,喊叫着天玄无敌的名字,求救起来。

  这些声音却全被风暴的怒吼淹没下去,全神贯注发动着决定性一击的天玄无敌也压根没有分神思考同来的这些同道中人。

  从变故开始不久,就有许多人修为高明的察觉不妥,却只有极少数当真有能力从变化气流中脱身真个逃脱出去。到后来,那些本来能逃的人,也都已淹没在风暴的强大压力之下,欲逃而不再能。

  天玄无敌这制造出来的黑色风暴,竟然足足将逍遥山周遭三百里都完全包裹起来了。

  

第三节 发芽的邪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