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辞旧迎新

    天玄大帝听罢,便突然又没有了言语,便又转身注视着狐妖,语气里藏着悲伤,问她道“我想这是今生最后一次问你了,当年你为何要那般做?当初,你可曾真心待我?”

  狐妖就突然收起嬉皮笑脸来,叹气道“我自然是真心待你的,当年所以那般,其实真如我和你说那般,我是太过胆小怕死,才被迫做出那些事情的,你都已要走了,我还能骗你么?”

  大帝听罢,便没有了言语,一阵过后,才又转身面对着兰帝,仰起脸,沉声开口道“我已留下书信,恳求守望宫长尊放你出去,日后,你要好自为之,勿要再犯下事端,被人再捉回来了……”

  说罢,等了一阵,却不见狐妖说话。便又自叹口气,朝兰帝道“求你一事,说来可笑,我虽决心自裁,替无敌那孩子担下所有过错罪责,了此残生。事到临头,却竟下不了手,如今好在碰上你,望你能助我人生画上这句号。”

  兰帝不假思索便点头答应下来,抬起只手,聚集起黑色剑气,同时朝大帝望去,征询他是否还有旁的遗言。

  大帝看起来很有些紧张,却强自压抑着,缓缓闭上双眼,以迫使自己不再看着兰帝聚集起来的黑色剑气。同时缓缓开口道“替我转告韵那孩子,我所以这般袒护无敌,只因他其实乃我亲子,实是当初后来失意之下犯的另一过错,害无敌生母后来抑郁而终……

  本不想将此事让她知道,让他内心对我这般父亲更为鄙夷,却又不忍让她误会,为父所以为无敌改变主意伤她心的缘故。”

  大帝自说罢这些,眼角忍不住现出泪光,却立马高喝道“动手吧!”

  兰帝明白他非死不可之心,知他不想被守望宫发现时还看到他脸上留有泪痕,知他希望走的体面,维持大帝威严。便毫不迟疑的,朝他斩出手中剑气,黑色弧光一闪即逝,洞穿大帝眉心,继而没入。

  大帝跟随便没有了气息,软软躺倒地上,眸子逐渐失去生气。

  囚房内,变得岑寂。

  半响,狐妖站起,走进大帝尸身,蹲下身,探手轻抚着他脸,自语般道“非是我故意要骗他,只是我太了解他,他来问我,本就不希望知道真相,只有这回答,才能让他既不能相信又不能完全否认,才能让他感到欣慰。他都快死了,思来一直待我也不错,何必让他带着残酷不能接受的真相离开呢?”

  狐妖自语着说罢这些,又凝视大帝尸身半响,终于站起身来,又坐了回去,恢复一脸嘻笑模样道“其实你不该答应他。他说下不了手,是假的。一是在告诉我,他是见着我而不舍得自己下手,二是在算计你,守望宫和天玄无敌都会把这笔账记到你身上,或许还有天玄韵。

  他不放心你,又怕天玄无敌当上大帝后就因惧怕你力量不再设法除了你,故意这般。用他对天玄无敌的恩情,引起他的报恩之心,变成他对你的仇恨,也能利用他身死的罪名,必要是加以编制,成为打击你的极佳理由。”

  狐妖说着,单手托起下巴,望着天玄大帝的尸身,又道“他这人,我早看透了。他们这支天玄家血缘,时代都有秘密遗言交代叮嘱的,道出许多大帝不传外的理由原因。

  这种念头自幼就根植脑海,为此什么手段都使得。别看他似迷恋我极深,其实沉溺情欲极深,若非失魂咒关系,他早已寻旁的女人了。就是这样,当初我才觉得他已经很不好玩了。”

  兰帝便接话道“我知道他打算,今世我在惩处之地长大,后来又在堕落城呆十数年,他心思哪里瞒的过我。只是觉得并无所谓而已。你所说不错,我曾与他交手过,他体内真气混乱非常,为人所不知的事情,绝不止十数件。”

  “是啦。所以他呀,哪里是因为天玄无敌之故,只是因为现在压力太大,自知根本不能作为,日后难免被人看破,到时落的一世英名尽损,不如此刻了断,落个好名,将一切都交到亲子手里。”

  说罢,又突然转了话题,道“你难得来回,既然不怕守望宫的人说你杀死他,不若留下陪我说说话吧。”

  兰帝想想,便答应下来,在她身旁坐下。

  就听她说了许多关于天玄家的事情来,告诉他,锁妖塔过去并非如今模样,在数千年,天玄家有一代大帝淫秽无比,却又顾忌声名影响,后来才不知在谁建议下将这里变做此用。

  又告诉他,天玄大殿过去并非雾蒙蒙一片,只有部分殿堂才是那般。后来的天玄大帝根本就不能奴驾天玄大帝剑,才导致不能控制雾气扩散。

  又告诉他,就是因为这样,当年他引发浩劫时,只能靠太上真尊出手,天玄大帝根本不敢也不能融合玄帝之魂执天玄大帝剑阻止他。

  兰帝听她说了许多天玄仙境,天玄家的诸多秘史,一直到外头有守望宫的人搜寻接近到这里时。狐妖才住了口,却又突然嘻笑道“哎呀,上次说过等你再来告诉你个秘密的,说着闲话就又忘了,那就等下次吧。”

  兰帝便微笑反问道“下次还能在这里见到你?”

  狐妖就笑,压低声音道“肯定能。你以为守望宫真会放我走呀?不可能的,他们知道我晓得太多仙境里的,天玄殿的,守望宫的过去丑事,秘事,哪里会放我出去说给旁人听呢?就算是他求也没用,他当初就想过要放过我,却没有办法,现在人都死了,更不可能啦。”

  “不想离开?”

  狐妖听了听外头动静,感觉离这里还有些距离,便嘻笑答道“习惯啦。呆哪里都没关系,再说,这里也不闷。有那么多仙门弟子跑来让我害呢。”

  “你也奇怪,这般喜欢害人寻乐。”

  “方才不见你这么多话的,就只听我说。这会守望宫的人快来了,你又多话起来,害我想多跟你说会便又知道不成。”

  她自娇嗔着出言责怪,却又赶忙的回答他道“你看,这里的妖精同类们,过的都什么日子,人犯错了能去悔过宫,妖精犯错就被钉在墙上。我怎么会对人生得出来好心?再说,好玩的事情我都做呀,有机会帮人寻乐我也做的,只是在这里嘛,害人和帮人之间,我就觉得害人更好玩儿了。”

  她才说罢,外头就有一干人停在牢房门前,狐妖就立马住了口,脸色也顿时一换,变的又悲伤又凄苦,一动不动注视着大帝尸身的眸子,真是个无限留恋不舍,只看的兰帝都险些当真。

  珠子似的眼泪,泉水似的往外流,她还不是抬起手,狠狠的似要全部擦拭干净,却又有新的,更多的眼泪跟着朝外涌出来。

  那副凄楚可怜模样儿,真是人见落泪。

  这是,囚牢的门被推开些,只一人进来,进来的是守望宫长尊。他看见悲痛万分状的狐妖,看到兰帝,看到大帝地上的尸体,看到尸体额头眉心处的剑气伤痕……

  当日,仙境里头蒙上黑色时,兰帝才自守望宫回到忘情山,回来时,天玄韵在等他,一脸霜色。

  见到他时,主动开口问道“我听说,父帝是死在你剑气之下的,是真的吗?”

  这问题,兰帝今日听到不少人问过,守望宫长尊当时刚进去时,就问他道“大帝额头剑气伤痕,不似玄门任何仙派所有,莫非,是你下的手?”

  兰帝便承认了,末了便在按耐怒气的天玄韵进一步追问下,详细说了其中经过,同时转告了他大帝对她的遗言。

  天玄韵这才能接受些起来,哇的一声哭出声来,抱着他边尽情宣泄着情绪。

  哭喊中,就又责怨他起来。

  “你既然寻到他,为什么不劝阻他,反要助他……”

  “因他立意求死,更不愿临死留下不舍辞世的贪生痕迹,故而成全他。”

  天玄韵似听不见般……

  “是不是你心里恨他将大帝之位传给无敌,是不是你心里本就想杀他……”

  兰帝便不再解释说话了,他突然觉得,天玄韵似乎并非当真这么想,也许仅仅是此刻心情悲痛,责怨他没有救下她父亲,便就将他全往坏处去想,借此宣泄着悲伤情绪。

  于是便那么一直任天玄韵抱着听她一直哭到天色放亮,一直哭到她声嘶力竭……

  不日,天玄大帝后事料理完毕。

  他的死因,很快传到世俗人尽皆知地步。所有人都知道,对逍遥山之战是大帝一意孤行的决定,天玄大帝剑和玄帝之魂都是天玄大帝过失导致失却,天玄无敌曾经极力劝阻,未果。

  因为这些,大帝自觉愧对玄门仙派那无数骨埋逍遥山的弟子,卸去大帝之位,自裁于悔过宫中,以谢罪天下。守望宫尊首,亦因此称其亦过失不容推卸,判处自己终生于悔过宫中面壁反省,卸去长尊之位。

  原本许多丧亲失友于逍遥山的人,得知这些后,怨恨竟都消了,也再没有人将责任推到天玄无敌身上。反倒对这位继任的新玄帝,充满期望,寄托着无数希望。

  天玄门,接连变故之后,辞别故去的玄帝,迎来新一任的天玄大帝,迎来新的希望。

  

第七节 辞旧迎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