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是非道义

    那利于木屋门外的女子,只看那消瘦薄弱的身形,就能让许多人认得正式无情门大弟子——非语。

  陈留因何如此激动?皆因最近修行总遇难题,兰帝却也不善教徒,关系许多细节的东西他就心里懂得,怎都无法化于恰当言语表述出来。

  天玄韵近日心情极差,哪里还有心情教她?因此之故,兰帝便道改日邀无情真尊及其大弟子非语前来忘情山,让她与非语彼此认识一番,向其请教,二来有个练功好伴。

  陈留自来到忘情门就听说很多关于非语的事情,知道她与轩辕小帝过去是一对情人,知道非语过去的许多奇特,知道她的脾性非常奇怪。

  这些奇怪却只让陈留感觉亲近,她就觉得能了解非语,一直就想要结实,更从兰帝口中听说,玄门九仙门大弟子中,绝无一人配堪非语敌手。不禁对非语修为生出敬佩和崇拜。

  此刻见到非语在小木屋门外,自然欣喜激动异常。

  便这时,就听天玄大帝问徐离焰雨道“这女子就是无情?她就是非语?”

  天玄无敌确实不曾见过非语,但过去也曾听人说起过她,无情真尊为人冷傲,罕有人情走动,自个大弟子继任仪式时也不曾邀请过谁。

  过去他总在天玄大殿里头,哪里有空专程为一个人去见?且非语比之无情真尊的孤僻有过之无不及,就更没有什么碰面机会了。

  徐离焰雨先是远远朝非语点头示意招呼,末了才答道“正是。以本尊之见,玄门今辈仙门大弟子中,绝无一人堪做她对手。”

  说罢又想起陈留,忙冲她道“至于陈留,我实在不曾了解,不能计算在内。”

  陈留却毫不介意道“守望真尊不必在意,师尊也是这般说的。”

  徐离焰雨便不再解释补充,又冲天玄无敌道“此行若请不动无情真尊,能着她许非语参与也足够了。”

  天玄无敌便点头,视线一直不理非语那张没有冷淡的脸。

  说话间,众人已走进过去。非语神态冷淡的朝众人行礼过了,却不问号说话,就又静悄悄的飘退开些许,方便众人入屋。

  天玄无敌本想招呼她,却见木屋的门开着,里头并排坐着兰帝和无情真尊,便只得转而冲两尊招呼,末了便随徐离焰雨走进去。

  无情真尊见两人进来,便起身要告辞。

  天玄无敌忙道“无情真尊且请留步,今日本也要寻真尊商议要事,凑巧这里碰面,也就不必多行一遭。”

  无情真尊闻言倒也没有拂了他玄帝颜面,又自坐下来。徐离焰雨见兰帝淡着张脸,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看那模样也不打算开口似的,又见无情真尊坐下后就自顾喝茶,压根就不会主动说话,让场面很是尴尬,就忙笑起来道“不知两位真尊今日竟有私事,实在打扰。”

  兰帝听她开口,便才说话道“徐离师妹不必介怀,今日邀无情真尊过来,不过是为吾徒之事。”

  说罢又朝门外的陈留说话,着她去向非语请教。才又望两人道“徐离师妹,今日来此所为何事?便直说吧。”

  徐离焰雨听他这般称呼,心里也觉的舒服,知他是过去称呼习惯了,如今也懒得更改,因知他性情之故,便觉得他待自己还是有着不同的情份惦记于心。

  反思方才那般称呼他反倒心有愧疚起来,既高兴又带着惭愧道“那师妹就不同师兄客气了。”

  便代天玄无敌道出此行来意。

  原来中立城异像发生之事禀报到守望宫后,性子谨慎的徐离焰雨丝毫不敢大意,领另外几位长尊翻查许多古老的记载,终于查出究竟。

  更意外得知想不到的事情。

  逍遥山上最可怕的并非逍遥仙子,而是另一个邪恶的神,一个存在不知多久,由太上真尊亲自教授出来的邪神。当初逍遥山建立时,这个邪神就寻到外间以为仙逝,实际上不过是携妻一并进入沉眠的中立真尊意识隐藏地,与之订立被称为神之协议的约定。

  这协议中详细具体内容玄门并不知道,但所知的部分中就有一条,逍遥山之存等同中立城一体,犯逍遥山便等若犯中立城。

  除此之外,更从记载中查处仁爱神真实身份,所谓的仁爱神根本便是太上真尊另一亲传成神的弟子兰长风,而这兰长风,三千多年前在中立真尊才加入玄门大帝座下不久时两人就已相识,成莫逆之交。

  据说两人十分投缘,后来便结义金兰。中立真尊后来所以得以建立中立城而得玄门承认,其中可说一半因为其师当时的玄帝,另一半则是因为兰长风。

  所以,仁爱神占据中立城,将之立为自己领地时,中立真尊夫妻对此没有丝毫反应,知道玄门兵犯逍遥山后,他们的意识才开始复苏,可见目的非常明确,已是将玄门视做敌人看待。

  徐离焰雨说罢这些,喝口茶水,正色道“师兄,依玄门规律,守望宫在遇疑难事时,可随意查阅任一仙门内部隐秘记载。

  关于仁爱神一事,根据记载,实在让师妹疑惑难解,这兰长风前辈绝没有可能做出眼下这些事情,但却偏偏是做了。这位前辈既然出身忘情门下,向来当有关于他后来事情记叙,是故来此望能察知一二,此是今日一件事。”

  兰帝听着,却没说话。徐离焰雨知他在听自己说下去,就又道“至于第二件事,也于第一件密切相关。方才说道,中立真尊夫妻复生必为逍遥山和仁爱神之故。

  然他们复生并非不可阻止,本不敢劳烦师兄和无情真尊,但众尊商议时,道法自然门真尊和无我真尊一致坚持认为此事绝非别派所能胜任,非忘情门和无情门出手参与不可。

  故而才陪同大帝来此,希望师兄及无情真尊最好能亲自出手,阻止中立真尊夫妻复生现世。”

  兰帝不置可否。徐离焰雨忙补充道“师兄,师妹本身也有些个人想法。忘情门如今状况师兄明白,皆因师兄前世身份之故,世人如何知道师兄今世并非前生?

  只执偏见看待师兄,此事对师兄,对忘情门而言都算得是个好契机,倘若师兄能出手,阻止中立真尊复生,免除玄门即将面临的祸患,世人也就知道师兄今生为人。

  那些因偏见和旁人目光压力离开的门下弟子,也都会相继回到门派。其它几仙门也再不能因前世说师兄什么,可谓一举两得。”

  徐离焰雨说罢了就拿眼看兰帝,目光中满是殷切的期待,见兰帝皱眉沉思模样,就又去望无情真尊,盼她回答。就见无情真尊放下一直握着的茶杯,淡淡道

  “本门既为玄门九仙派之一,此事自不能置身事外,然本尊最近因修炼之故不能亲自出手。然无情修为早已不差本尊多少,便着她参与此事,相信她也足以胜任。”

  徐离焰雨忙欣然笑道“早闻无情真尊教导有方,无情修为傲绝玄门各派这代,有她参与,足矣。”

  言罢就拿眼看兰帝。

  就见他皱起眉头,迎着她目光缓缓开口道“徐离师妹,本尊便与你直言,那中立真尊夫妻既能意识三千年不灭,其修为即便未算得神,也已相去不远,试图阻止他们复生,哪怕没有逍遥派和仁爱神之故,也属几无可能之事。

  此举纯属多余,故而本尊是不会去了,但既是你来说,就着陈留去一趟吧。至于查阅本派秘卷之事,自是可以。”

  徐离焰雨闻言便沉默下来。

  斟酌半响,才开口道“师兄,师妹也不多遮掩。其实所谓阻止之法,非无情剑和忘情剑不可,有无情剑出鞘,大可应付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形一阵,有忘情剑出鞘,哪怕中立真尊意识不灭?”

  说罢,略一停顿,又马上道“是故,绝非真要师兄亲自出手,师妹也不希望前去的是陈留。众所皆知,除太尊之外,忘情门自古至今尚未听说有第二人能使忘情剑后而不遭反噬的存在。师兄是否例外师妹不知,但师妹也绝不愿师兄因此冒险。

  所以,师妹是希望师尊能派一人带忘情剑参与此事,至于最后催动此剑灭中立真尊魂魄意识的人选,守望宫和大帝已有协商结果。但事成之后,对外都将称,执剑者乃师兄自己。”

  兰帝一听,顿时好奇起来,忘情门里有本事用得来忘情剑的人选,屈指可数,但这些人里面,有谁会这般做?他却想不出来,花言和花层楼,轩辕小帝,都不可能,陈留和花自在绝不会在不得他指令下私自答应守望宫此事。

  便问道“此人是谁?”

  徐离焰雨毫不隐瞒道“锁妖塔内有一个妖魔,五千年前曾瞒过许多人化身为人拜入忘情门下,后来几乎继任为忘情门一代真尊,终还是被揭穿真实。

  囚禁塔内至今,此妖深悉忘情门功法,修为十分高深。在与他道明此事后,它自愿犯险尝试,一则它自认为有足够修为承载反噬;二则守望宫已许诺,事后无论成败,都许还它自由,并容它在仙境内潜修。算做赎还了当初罪行。”

  兰帝听罢暗自惊奇,他自来不关心这些历史事情,根本不曾翻看过与他自己无关的门派历史记载,当初在锁妖塔里所负责范围也非全部,别处所关禁的妖魔也不知道,此刻听说还有这么一号角色,当即追问道“他当年犯下何事以致被关禁至今?”

  

第九节 是非道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