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两相来告

    天玄韵顿时看的呆住。脱口问道“这便是北冥不知帝么?”

  自然是想起那把无人可用的神剑,就以为兰帝已能如传说中的北冥不知帝执有者般随意制造出威力相当的神剑。

  “杀伤效果虽然等同,严格而言则远不及。北冥不知帝所以厉害无比,皆因其成融会创造者部分甚至近半意识,故而得以成灵,拥有自行积聚运转天地能量转化生成北冥之火神奇功效,且能源源不绝又不耗损使剑者真气精力。”

  天玄韵听罢就明白其中原理,点着头,又问道“那你现今是否已能使得那把剑?”

  兰帝就摇头道“方才已说过。因此之故,那把剑实际上只有创造之人能使,其它任何人试图御使,都必将遭剑反噬攻击。”

  天玄韵这才明白道“无怪过往那许多北冥门精通北冥焰的真尊都不曾听说有用它的。”

  她才说吧,就听有人远远拍手鼓掌叫好着飞近过来,定睛一看,却竟是北冥真尊,也即是昔年以邀兰帝加入北冥之焰组织的北冥仙子,别号英雄。

  久不见面,早容登真尊之位的她神态气度已大有不同。那飘飞中仍旧不见丝毫异动的收敛紫焰防护层,更分明显示出她比之当年不知精纯高明多少的修为。

  见到她来,兰帝才想起当初曾答应加入北冥之焰的事情,想起这么多年来,她还从来没有因此向他求助过什么事,也更没有寻他叙过什么话。

  可谓典型的无事不登三宝殿。

  今天既然她来了,想必是有非同小可之事。

  北冥真尊飞近过来后,便自悬停在两人面前,伸开来双臂,微闭起双眼,一脸陶醉模样的深吸口气,赞叹道“无情真尊好精纯的北冥焰火修为,这能量波动,这冥火燃烧散灭后残留的气息味道,真让本尊不能自已。”

  天玄韵在一旁听的心里喜滋滋的,又想那是当然,我丈夫剑帝之名岂是没有由来,区区北冥之焰算得什么。她这般想,自不会这般说,嘴里却是谦虚客套着,撇过这话题,反称赞着北冥真尊日进千里的修为。

  兰帝却没耐性听她们废话了,问起北冥真尊来意,就见她正色问道可否转去别处说话。

  三人一行就回到忘情山小木屋处,北冥真尊思量又委婉希望天玄韵回避,单独跟兰帝谈谈。天玄韵便有些暗自不快的离开,就觉得,还不就是什么北冥之焰的事情,谁不知道你那组织的存在,还自以为神秘的很。

  待她离开后,关着门的小木屋里,两人分别坐下。就听北冥真尊语气凝重的开口道“不知忘情真尊可还记得北冥之焰?”

  兰帝知她此话意思,就道“不必试探,当年答应之事从不曾忘记,北冥真尊此来为何,且请直言。”

  北冥真尊听他还愿承认此事,语气顿时轻松下来许多,却仍旧不掩担忧着道“相信忘情真尊自知道本尊与师妹徐离焰雨长年的争斗事情,原本她如今已去了守望宫,不再理会北冥门之事,自也该彼此罢休才是。

  但事情却并非如此,这些日子以来,过去支持她的那些门派弟子,因她已成守望真尊之故,在门派内竟越渐狂妄,诸多事情故意横添麻烦,越渐不把本尊放在眼里。

  仅如此,本尊也还是选择忍耐,毕竟这些非是师妹授意,本尊自了解师妹,她所以选择去守望宫,也是希望两相斗争就此终结。”

  兰帝听到这里,心下就想了,既然如此,你还来寻我做什么?

  北冥真尊又继续道“本尊其实也不该理会干预师妹行事,但近日却得知一件非同小可之事。左思右想下,终究认为不能袖手旁观,又觉得此事恐怕非忘情真尊相助不能解决。故才来此打扰清修。”

  兰帝就耐着性子听着。

  “此事说来不可思议,让人难以置信,但又证据确凿,绝非空穴来风。不日前,一名在守望宫任事的师妹无意中撞听见师妹与大帝交谈。”

  兰帝还是不做声的听着,北冥真尊说道这里又觉需要补充,道“所以不为两人发觉,皆因这师妹自幼喜好修习隐匿法术,家传仙术也是极高明隐匿之法,又酷爱以隐匿本事四处闲逛。”

  兰帝就想起来照,过去她也是如此,还曾对他说,她已经习惯了如幽灵般隐藏于黑暗,悄声无息的来往游走。

  “当时那师妹就听到大帝与徐离师妹谈起一个邪魔意识事情,其中大意是说,两人寻到一修为强大的邪魔意识沉睡处,商量着如何筹办足够祭品献上,以唤醒那邪魔,获得强大的力量。”

  兰帝就听的直吃惊,这事确实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堂堂玄门大帝和守望宫长尊之首竟会密谋这等一旦暴露,绝不能容于天下之事?

  北冥真尊似明白他内心惊讶,开口道“此事确实不可思议。但那师妹当时听了个完全,徐离师妹所以如此,只因自觉修行太低,听说逍遥山之战状况后,一直耿耿于怀,觉凭一己之力,不知要修炼到何年何月才得以达到那等神般境界。又认为那邪魔所行虽恶,却是别有缘故,值得同情原谅。至于大帝……”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才叹息着道“大帝他却是因为忘情真尊的缘故,似怕忘情真尊终有一日会因失却大帝之位出手杀他,自讨又不可能相抗,才有这等急于求成之心。

  二来,听说大帝曾遣人去禁地惩处寻原夫人风露水,不想那些修为厉害的影子团竟连外围暴风屏障都不能跃过,大帝想要亲去,又自知修为太低。两相刺激之下,竟鬼迷心窍的选择这种途径。”

  兰帝思量着就问她道“不知那邪魔意识名什么?”

  北冥真尊就抱歉道“具体名号并不知晓,当时师妹听他们交谈中的些许顾忌言语中提到‘那邪魔意识’才知其为不善之辈。”

  “那么北冥真尊有何打算?”

  “希望忘情尊出手阻止,若可以,最好能消灭那邪魔意识,以免祸害旁人。虽不知那邪魔名号,却知道它具体所在,当时两人谈论起祭品事情时,曾有提及。

  只要到得那附近,本门自有秘法能轻易寻到具体,只是,本尊怕并非那妖魔对手,这还需忘情尊出手。”

  北冥真尊自说罢,就沉默着等待兰帝答复,他想了一阵,开口道“北冥真尊且先回去,到时着人来传话一声就是,本尊也想见识见识那妖魔是何方神圣。”

  北冥真尊温言顿时不掩喜色的道谢,又一番言语约定日子后才告辞离开。

  兰帝一个人在小木屋中,就自左思右想着,却始终不能断定北冥真尊的话是否属实。所以答应下来,也是想要亲自验证判断。

  所以让他疑虑,则是认为徐离焰雨会做这等事情的动机理由实在不够充分,说天玄无敌会与她合作这等秘事就更说不过去,以天玄无敌性子,若真行这等事情,必会瞒住旁人,凭独孤照那妖魔禀上之事就可看出。

  且天玄无敌既已部署夺忘情剑一事,自不当为追求强大力量***而出卖灵魂于一个妖魔,他虽非了不起之人,但能继任玄帝,自还有些绝不会做之事。

  兰帝正自想着,就又听门外想起徐离焰雨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一得他回应,就迅速开门闪身进来。行动之诡异,不禁让他心里暗自纳闷想,莫不是她又要如过去一般,来说出些与北冥真尊含义截然相反的话吧?

  兰帝才这么想,就听徐离焰雨语气凝重而又急切的开口道“师兄,匆匆又来打扰,实在事出意外且紧急非常。”

  兰帝心里就猜着,嘴里却着她说下去。

  就听徐离焰雨道“方才匆匆受到原来北冥门师弟送来的消息,道师姐北冥真尊近日行为怪异,修为日进千里的增进。那师弟心里疑惑,着许多同门查探下,竟然发现师姐在背地里与一个邪魔意识举行融会仪式,且似已有些时候。

  又知道近日更到关键时刻,似需师姐完成那邪魔意识的某个要求,而师姐也正紧锣密鼓的为此准备。”

  兰帝就只是听着,实不知用什么言语描述这对师姐妹好。

  徐离焰雨哪里知道他所想,自顾着又道“当时我本不信。一再追问下,那师弟又道师姐前不久在真尊殿里时,每每夜深时分,总有怪异声响动静从里头传出。

  昨日就有一个擅长隐匿法术的师妹好奇之下接近去听,这一听,竟听出个天大秘密!”

  兰帝听到这里一点都没有继续听下文的好奇心,只是在想,不知两人口中的那个擅长旖ni法术的师妹会否根本是同一人。

  

第四节 两相来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